🏡
PTT小說網
x
    方運明白,自己把《望江南》送出后,谷國人第一時間拿走,然後請人對他的詞進行改編,再把改編的詞提前誦讀出來。

    現在,方運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誦讀自己的原詞,但童行垵的詞先出現,方運的后出現,事情會很尷尬。

    若是方運重新寫詞,短短几十息內必然寫得極差。

    這種事對方運的文名打擊不大,最多是污點,但這對谷國人來說足夠了,成功噁心了他。

    方運靜靜地看著主持者,許久不說話。

    臨江閣內鴉雀無聲,眾人齊齊盯著方運,意識到事情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沒有人知道那個童行垵的詞與方運相似,連喬居澤等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方運掃視一樓中身穿景國進士服的人,其餘人都很正常,唯有一人神色出現明顯的變化。

    方運緩緩道:「童兄,我方才寫的是《望江南》,你寫的也是《望江南》,而且你寫的詞句,我依稀在夢裡見過。你在孔城居住多年,怕是忘了景國家鄉飯菜的味道,等你回了京城,我設宴款待。」

    童行垵身體輕輕一晃,仰頭看著三樓的方運,拱手道:「若再回景國京城,在下必當赴宴。」

    一些閱歷豐富之人看到這一幕,隱隱猜到事情真相,但方運不說,他們更不能說什麼。

    方運點點頭,目光掃視谷國的上舍進士,又看了看主持者,微笑道:「其實我當時想了一首半《望江南》,那一首我寫得不好,但第二首又想不全,便草草交付。方才我望著窗外,見到有女子在樓閣望江,我突然想全了第二首《望江南》,谷國的諸位,我把第一首詞廢棄,直接誦讀第二首,可否?」

    幾個谷國上舍進士神色不安,看向一樓文台的谷國主持者。

    那主持者看向谷國的一位上舍進士,那進士輕輕點了一下頭。

    主持者微笑道:「那首詞既然丟了,也沒人知道你寫了什麼,既然你想誦讀第二首,並無不妥,反正我們就當你只寫了一首。諸位,你們說是不是?」

    無人應聲,所有進士都看出有些不對,明哲保身。

    方運緩緩道:「那在下就以《望江南》為詞牌誦讀一首詞作,以饗諸位。」

    「梳洗罷。」方運說著轉身,慢慢向窗邊走去。

    有人低聲道:「方才說是看到女子,那這『梳洗罷』應該是寫女子清晨剛剛起床。」

    方運走了幾步,又道:「獨倚望江樓。」

    眾人微微點頭,之前那人說的不錯,這兩句就是寫女子在清晨洗漱完畢后,一個人倚著臨江的樓閣,望著江面。

    「過盡千帆皆不是。」方運緩緩誦出。

    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憑空出現,每一個人的心裡突然沉甸甸的,所有人細細琢磨這七個字,許多人赫然愣住,因為這句話簡直如一把刀捅在人的心裡,讓每個人都明白那女子的思夫心切,竟然痴痴地盯著每一艘路過的船,可沒有一艘船是自己丈夫的。

    「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喬居澤只覺心猛地一跳,彷彿看到一個女子從清晨開始望著江面,一直到斜陽西下,餘暉脈脈照在緩緩流動的江面上,最後只能傷心欲絕地望著江中的小島。

    整座臨江閣寂靜無聲,所有人都被這首閨怨詞所震撼,沉浸在一個女子思夫的感情中無法釋懷。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一人輕聲背誦。

    醫家一人突然輕輕道:「望江南,又名野扁豆,平肝火,明目。」

    嘆息聲四起。

    「好一個『過盡千帆皆不是』,區區七字道盡閨怨思夫,如畫中白描,不過簡簡單單一句話,盡奪此方天地之光華。」

    「孔城多騷客,年年迎新人,日日盼舊人,每天不知多少痴情女子望著小長江,只盼離開的那人回來。方運怕是看懂了她們的心。」

    「『過盡千帆皆不是』,太沉重了,重得我幾乎說不出話來。這才是詩詞的力量,不過一句話,道盡世間愁。不愧是方鎮國。」

    「我一生若能寫出這等詩詞……不,只需寫出一句,也足以含笑九泉了。」

    「這詞一出,花樓的花娘們怕是又要瘋狂一陣。」

    「何止瘋狂,不知道又有多少清倌人決定非方運不嫁。前些天我就親眼見過一個才貌雙全的清倌人決定攢錢去景國找方運,唉……」

    「我要是女人,讀了方運的詩詞也絕對不會對其他男人有興趣,方運害人啊!」

    「谷國幾人和谷國主持者的臉色似乎不對啊……」二樓的一個聖院進士似乎是不經意間提起。

    眾人這才觀察谷國那幾人,發現他們臉色要麼變得蠟黃,要麼浮現不健康的紅色,要麼獃獃地站在那裡,要麼悔恨萬分,好像受到巨大的打擊。

    方運離開窗邊,慢慢下樓,景國其餘進士急忙跟著下去。

    許多人卻好像忘了方運,繼續琢磨這首詞,尤其是那句「過盡千帆皆不是」,恨不得揉碎了吞進肚子里。

    不多時,方運帶領景國的上舍進士走到正堂門口。

    一人突然大喊:「方鎮國,你不要彩頭了嗎?那可是三千兩銀子。」

    「幫我捐給孔城的善堂吧。」方運說完,離開臨江閣。

    谷國主持者獃獃地望著方運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低頭看了看被撕開的紅紙袋,心中疑惑不解,到底是上了方運的當,還是方運真的能在幾十息內想到一首絕世好詞?

    他又看了看谷國的那些進士,輕輕一嘆,搖了搖頭。

    「我們為這場文會準備了許久,就算不能傷他文名,也會讓他噁心一陣,可現在在他看來,今天發生的一切不過是聽到一聲狗叫吧……」

    方運等人回到住舍后聊到深夜便各自散去,

    第二天,掌院大學士帶領景國的上舍進士離開孔府學宮,返回京城。

    方運的生活恢復了平靜,白天和普通的舉人一樣去聽課,若遇到學宮有大學士講課必然前往聆聽。

    和之前相比,方運的日常生活多了一環,錘鍊戰詩詞。

    每日放學,方運前往學宮練習戰詩詞的場地,不斷消耗才氣使用戰詩詞,增強自己對戰詩詞的掌控。

    方運默默為登龍台積累。

    在這些天,霧蝶也完成了沉睡,正式成為家中的一員。

    不過和好動的奴奴與小流星不同,霧蝶除了每天醒來接受第一道陽光的洗禮,平日就喜歡在方運懷裡或肩頭大睡。

    奴奴幾次想把霧蝶當蝴蝶結戴在頭上,最後都以霧蝶逃跑而告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