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當方運練琴的時候,霧蝶都會乖乖地趴在琴上,尤其是在彈奏歡快曲子的時候,霧蝶必然翩翩起舞。

    霧蝶乍一看就是普通的白色蝴蝶,只有巴掌大小,但若仔細看,就會發現它的白色翅膀猶如半透明的白玉,裡面流動著迷人的色彩,可那迷人的色彩中蘊含著一種令人恐懼的力量。

    為了霧蝶,方運甚至找趙紅妝借宮廷里的藏書,結果趙紅妝的回復是連聖院都沒有霧蝶的詳細記載。

    方運翻遍古妖傳承的記憶也找不到有關霧蝶的具體事項,因為奇物是在古妖衰落後出現的,有關奇物的爭論一直存在,有人認為奇物是新誕生的,而還有人認為奇物是秉承太古力量經過億萬年孕育而復甦,否則無法解釋奇物的可怕。

    奇物天生強於同層次的人族或妖蠻,尤其是其獨特的性質,更是難以估量。

    和人族與妖蠻不同,人族和妖蠻都需要成長,不可能揠苗助長,奇物不同,只要有成長所需的神物,他們就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急速成長,這方面連龍族都無法相比。

    自從霧蝶醒來以後,敢靠近方運的人越來越少。

    誰都知道,霧蝶是可以操控奇風和弱水的可怕生命,偏偏足夠強大的奇風和弱水是眾聖也無法抵禦的力量。

    十月十五,十國各地的文院鐘聲齊鳴,殿試的結果揭曉,十國和孔城的進士最後排名正式確定。

    景國今年的狀元沒有絲毫意外地落在計知白的身上,他在軍略、教化、政務和農事方面幾乎碾壓景國其他同榜進士,哪怕在整個十國中也名列前二十,在景國是多年不遇的天才。

    若不是同榜的進士中有墨家和醫家之人,計知白能在各方面冠絕景國。

    換做以往,哪怕計知白是左相的人,就憑他的才能,景國學宮的學子們也會歡欣鼓舞,自發形成千人的隊伍去北門迎接。

    但是,景國學宮的學子們卻彷彿忘記了計知白的存在,除了柳風社的學子前去迎接高中狀元回京的計知白,其他學子全都沒去。

    十個上舍學子無一人前往。

    從方運為景國贏得大比第七后,一些流言就在京城傳開。

    「計知白勾結慶國放棄上舍進士拒絕參與十國大比,險些導致景國被慶國壓制,罪大惡極。」

    這個消息雖然無人可以論證,但卻瘋狂在景國學宮內蔓延。

    計知白的殿試成績位列景國第一,十國前十七,這放在過去是爆炸性的消息,但景國人拿計知白和方運對比后,赫然發現,計知白這些年加起來的一切成就,也不如方運在十國大比中的大。

    更何況,方運還有更多的成就。

    十月十五的清晨,方運像往常一樣讀書。

    京城北門外十里的街亭處,站著數以千計的學子,和每年狀元歸來的場面差不多。

    不多時,一隊蛟馬從北方疾馳而來,慢慢減速。

    一個劍眉星目、身形挺拔的白衣進士坐在馬背上,他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猶如午後的陽光一樣溫暖。

    計知白掃視迎接自己的隊伍,臉上的笑容突然就淡了三分,過了數息之後才恢復正常。

    這支迎接他的隊伍中,以童生和秀才居多,舉人很少,進士更是少得可憐,好像是有人花錢請了各書院的學子來充數。

    計知白翻身下馬,望向京城的方向,巍峨的京城城牆清晰可見。

    計知白似乎要看京城裡的一個人。

    「你若是能活著離開登龍台,我在春獵等你!不過,前提是今年你能不能參與進士試!」

    計知白的眼睛中閃過莫名的光芒,隨後面帶微笑走向迎接的隊伍。

    十月二十日,十國進士爭國首,無一人成功,國首連續懸空七年。

    十月二十五,登龍台門庭鬆動,龍族發出提醒。

    十月二十六日,掌院大學士郭子通召集上舍十人,前往學宮文戰場。

    吃過午飯,方運便慢慢悠悠向文戰場走去,那裡不是普通的練習場,而是正式文戰的地方,不成進士沒有資格進入。

    文戰場和軍中的馬球場相似,中間是橢圓形的草地,四周是石頭階梯,階梯上可以坐十數萬人。

    方運緩緩進入文戰場,就見六個上舍進士正在場地邊緣聊天。

    在柳山的門生嚴則唯離開景國學宮后,又有一人進入上舍,這人不是柳風社的。

    至此,景國學宮上舍十人無一人是左相門生。

    崔望一見到方運就急忙道:「方兄,可不是我要得罪你,一會兒我若是出手重了,你可不要怪我!」

    方運來之前並沒有收到消息,見崔望這麼說,問道:「掌院大學士叫我來這裡,是要讓我與你們文戰?」

    「文戰切磋,但和文戰差不多。」喬居澤道。

    方運看了看六個上舍進士,最後看著崔望道:「別的上舍進士成名已久,憑藉一柄唇槍舌劍足以壓制我。至於你,剛成進士,唇槍舌劍才孕育不久,而且不是用蛟龍骨孕育而成,對付你我的勝算大一些。」

    崔望一瞪眼,道:「少瞧不起人!無論如何我都比你年長,我堂堂上舍進士怎會輸給你!」

    「等掌院大學士來了,我就與你試試。」

    「試試就試試!」崔望不服氣道。

    其餘進士笑看兩人鬥嘴。

    方運不再理會崔望,開始慢慢跑步,一邊跑步一邊做著各種動作,讓自己的身體舒展開。

    讀書人雖然不是士兵,但活動開的身體必然比僵硬的身體好。

    「這種小動作就想贏我?我別的比不過他,不信現在連文戰都勝不過他!」崔望道。

    「方運管這個叫熱身,我感覺不錯。軍中士兵比較重視活動筋骨,而我等讀書人仗著身體好反而不重視,不好。」喬居澤道。

    不多時,上舍十人到齊,掌院大學士郭子通腳踏白雲落在場中。

    郭子通身穿大學士綉雲青衣服,相貌看上去只有五十歲許,實際是年過八十的老人。

    郭子通降落後開門見山道:「舉人之下與舉人之上的文戰方式大不一樣,接下來,他們十人會輪流與你切磋,讓你熟悉進士的戰鬥方法。熟悉之後,我會安排你與妖帥廝殺,畢竟登龍台中異類才是真正的敵人。」

    「謝郭大學士。」方運恭敬回答。

    郭子通掃視上舍進士,一指崔望,道:「你與方運入場文戰,方運可以用一切手段,你只能用一柄唇槍舌劍。」

    「夠了!只要能用唇槍舌劍我就不懼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