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禮樂是多年的進士,上場后第一時間吟誦防護戰詩保護自己,然後再開始使用唇槍舌劍攻擊。

    和崔望有求勝之心不同,陳禮樂先從最基礎的方式開始攻擊。

    學宮有相關的教材教導唇槍舌劍,還有許多名家編寫運用技巧,唇槍舌劍的運用方式已經形成體系。

    擊、破、追、裂、退、繞、虛、切和守等舌劍九大技巧被數不清的讀書人研究,而各種小技巧同樣層出不窮。

    僅僅是「擊」就分短擊、長擊、輕擊、重擊、連擊、分擊、合擊等等十六種公認的擊法,而讀書人自己認定的擊法還有數十種。

    唇槍的攻擊方式和舌劍有不同之處,也有相同之處。

    在人族,唇槍舌劍的運用已經成為一門學問,無論是景國學宮還是聖院都有舌劍課和唇槍課。

    方運雖然不是進士,但早早就閱讀了市面上能買到的所有唇槍舌劍相關的書籍,已經全部記憶下來,掌握了豐富的理論知識,等到成進士孕育唇槍舌劍成功,便可立刻實踐。

    經過不斷修鍊后,唇槍舌劍也會根據主人的經歷而形成變化,如聽雷大儒賽霄宇一劍出雷光閃爍,而李文鷹劍出血光彌天,文相姜河川的劍名為晴空,他心胸堂正,配合浩然正氣,劍出則如無雲晴空,容不下半點邪惡。

    「我除了精通最基本的『擊』法和『切』法,在『破』和『裂』方面也略有小成。我不會控制速度,但會控制力道。下面我向你展示所有的擊法,你要學會如何抵禦,不僅想現在,更應該思索日後有了唇槍舌劍該如何。」

    陳禮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如同師兄甚至師長一樣指點方運。

    方運心中感激,對半聖世家的底蘊更加了解,這位陳禮樂僅僅是旁系就能如此,那陳家主家弟子更加不同凡響。

    那崔望一開始還在一個人思考,但在陳禮樂說完這番話后,立刻走到近處觀戰,目光炯炯有神。

    其他上舍進士點頭暗贊,能入上舍之人果然都有不凡之處,這個時候崔望若是還自己在悶頭思考,那簡直是在辱沒上舍進士的身份。

    足足過了三刻鐘,陳禮樂才演示完自己所有拿手的攻擊方式。

    「多謝陳兄指教!」方運累得一身汗,才氣已經耗盡,和陳禮樂這種成名多年的進士文戰切磋實在太耗費才氣,而最耗費的是心神,在陳禮樂這種進士面前,不用腦子的代價就是什麼都學不到,而且會被對方的唇槍舌劍持續碾壓。

    方運絞盡腦汁才不至於一敗塗地,而且從中獲得了在書上學不到的經驗。

    「多謝陳兄指教!」其餘八位上舍進士也一起向陳禮樂拱手致謝。

    陳禮樂擦了擦額頭的汗,微笑道:「客氣。」

    突然,眾人覺得寒意降臨,下意識望向掌院大學士。

    掌院大學士郭子通目光如冰,緩緩道:「今日之事不得外傳,若外傳一字,當以逆種論處!」

    「遵命!」所有人沒有半點的猶豫,郭子通在實戰方面不如李文鷹,但身兼要職,乃是文院系第二人,若李文鷹不成大儒,更進一步才能成為掌院大學士。郭子通本身也在聖院中有職位,他現在顯然是以聖院的身份說話。

    連康王系的柯垣都沒有絲毫二心,一旦泄漏此事,他三族和康王一家都可能被定罪,康王哪怕是景國王爺、半聖世家的女婿,在聖院面前也與普通秀才毫無區別。

    「方運你去聖廟中讀眾聖經典,恢復才氣,一個時辰后回來。從明天起,白天你與上舍進士切磋,一旦才氣耗盡,就從側門入聖廟誦經,夜晚時間由你自己分配。」

    方運大喜,前些天群臣最終定下來的封賞中,的確有入聖廟誦經一日,但前提是等他殿試結束。

    為了方運是否有資格入聖廟誦經一日,景國百官在朝堂上爭了整整三日,可見入聖廟誦經的重要性。

    方運沒想到自己現在就可以得到額外的誦經時間,急忙道:「謝過掌院。」

    「這是你應得的。」郭子通面帶微笑。

    其餘上舍進士先是一愣,全都沒反應過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羨慕地看著方運,崔望的鼻子突然用力嗅了嗅,小聲道:「誰打翻了醋罈子,一股子醋味啊。」

    眾人齊笑,喬居澤道:「說不羨慕是假的,景國除了大學士可入聖廟誦經一日,大儒可誦經十天,成半聖后可進入聖廟閉關半年,別人幾乎不可能進入其中誦經。不過,掌院大人說的沒錯,的確是方運應得的。」

    「快去吧,帶著我們的醋味去吧,你再不走,我們會妒火焚心。」陳禮樂半開玩笑道。

    方運卻道:「掌院大人,此事未經過百官討論,沒有四相與國君連印,似乎不妥。」

    郭子通笑道:「我也問過文相,文相道,不告訴他們就沒事了,就當是你提前支取賞賜。」

    上舍進士們齊齊翻白眼,都說文相是坦蕩君子,做事公正公平,從不徇私,甚至對付左相也堂堂正正,從來不以大儒的身份壓左相,可現在一出手就是能把景國捅破天的大事,而且還一點都不在乎。

    不過文相這麼做,那些官員還真束手無策,因為除非值守聖院的東聖親自揭發,否則沒人會知道,也沒人能找到證據。這些上舍進士絕對不敢外傳半個字,就算傳了也找不到證據。

    「文位高就是任性。」方運心想。

    「那我先行告辭,一個時辰后見!」

    方運快步離開文戰場,來到景國學宮中心,附近有許多人走動,聖廟正門緊閉。方運穩步進入側門,發現裡面無人值守,然後從側門中進入聖廟正殿。

    聖廟內沒有燈燭,甚至也看不到光源,方運本以為裡面漆黑一片,但此時裡面卻一片光明,方運不知道這些光從何處來,只是覺得這光芒溫暖安寧,所有的雜念都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方運認真打量學宮聖廟。

    方運去過濟縣、玉海城和大源府的聖廟,還是第一次來景國最大的聖廟。

    這座聖廟更加恢宏壯觀,也更加古老,時間積澱的痕迹隨處可見。

    聖廟的結構和方運見過的聖廟沒有區別,兩側是壁畫,正前方最上面有孔子的雕像,孔子雕像下是六位亞聖的小雕像,而六位亞聖之下則是所有半聖的聖牌。

    京城聖廟不僅僅是一棟建築,也是整個景國讀書人的中心,連通最偉大的聖院。

    在這裡誦讀眾聖經典,能與眾聖的意念發生共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