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來聖廟的路上,方運一直思索,讀誰的著作,就會與誰的意念形成共鳴,所以選擇著作最為關鍵。

    通常來說,讀六位亞聖與孔子的著作最佳,先不說七聖的思想境界高,單單他們遺留在人間的力量就遠超其他半聖,形成的共鳴更強。

    六亞聖中,除了周文王的《周易》,其餘五人都算是孔聖的弟子或再傳弟子,與其讀他們的書,不如直接讀孔聖的著作。

    孔聖曾編寫六經,乃是《詩經》《尚書》《周禮》《易經》《樂經》和《春秋》,是儒家的六種最高經典,也是聖元大陸儒家的思想源頭。

    方運很想讀《易經》,但《易經》乃是孔子親封的諸經之首,包括《周易》和《易傳》兩篇。最後若不是孔子親自為《周易》作序並寫下《易傳》來解釋《周易》,連周文王的後代們都讀不懂。

    現在精通《易經》之人,要麼是孔家子弟,要麼是周文王的後代,他們有天生的優勢,別人若專攻《易經》很難在境界上超過他們。

    儒家有三禮。

    《周禮》記載了周朝的官制,並且孔子編修后,利用官制來表達儒家的治國理念。

    《儀禮》則是孔聖弟子合編的禮儀制度,以士大夫的禮儀為主,包括冠禮、婚禮、喪禮、祭祀等等制度。

    人族的禮儀制度一直在變,所以在《周禮》和《儀禮》之後,出現了更適合讀書人的經典,《禮記》。

    《禮記》則是西漢半聖戴聖之作,《禮記》內容有四大類,第一類是解釋《周禮》和《儀禮》,第二類是記載各種禮儀,第三類記錄孔聖及其弟子言論,第四類則是儒家代表人物的所著文章。

    其中《禮記》中最出名的就是《大學》與《中庸》兩篇,《大學》乃是亞聖曾子之作,而《中庸》則是孔子的孫子亞聖子思子之作。

    在華夏古國的宋代,《大學》和《中庸》甚至被朱熹剝離《禮記》,與《論語》和《孟子》並列為「四書」。

    在聖元大陸,沒有四書五經之說,只有六經、十三經等說法。

    現在聖元大陸更重《禮記》,對《周禮》與《儀禮》並不重視,所以方運也不準備誦讀三禮。

    《詩經》乃是詩歌源頭,《樂經》則是音樂和聲律的源頭,可見詩詞與音樂在儒家的地位極高,甚至有後人猜測,孔聖之所以編寫《詩經》,就是為以後的戰詩詞打下基礎,所以此時哪怕人族無詩聖詞聖,許多人也認定人族的詩詞積累到一定程度后必然會出現詩聖與詞聖。

    人族一直在進步,從《周禮》到《儀禮》再到《禮記》的變遷就是最好的證明,連最守舊最古板的禮儀制度都在變更,其他方面更不言自明。

    只不過《詩經》和《樂經》對文位的幫助有限,只能用來輔助。

    至於《尚書》方運想都不用想,這可是記載堯舜以及夏商周時期的古代歷史文獻和散文集,書中所言極為晦澀,哪怕大學士都難以完全理解。

    在第六山中,有個神秘人靠誦讀《尚書》阻止方運,被方運獲得了部分《尚書》真意,但因為殘缺太多,方運根本無法修習。

    想到那個神秘人,方運低頭看自己的右手,手掌依舊有一條橫著的纖細傷痕,至今無法痊癒。

    那根頭髮絲已經被鎮壓在奇書天地中。

    最後,方運發現自己只能學《春秋》。

    其實方運最想學《論語》,因為上面記載了孔聖與眾弟子的言論,可《論語》並非孔聖親書,而是其弟子成書,勉強停留在亞聖層次,而《春秋》則是實打實的聖人之書。

    想到《春秋》,方運就想起自己在十國大比中讀完萬卷書後的神秘經歷,自己進入了七彩河流中,然後親身經歷了春秋時期二百餘年發生的事,甚至看到了《春秋》和《左傳》等書籍上並沒有記載的事。

    不過,方運有種錯覺,其實《春秋》中已經記載了一切,只是很多人看不全而已。

    方運又想起古妖傳承記載的「太古星河支流」,他已經與妖蠻眾聖對賭,太古星河支流就放在聖院之中,只要自己能得到太古星河支流,而且文位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利用古妖傳承記載的方法進入那傳說之地,獲得真正的至高之秘。

    不過,進入傳說之地的過程要經歷可怕的力量洗禮,方運想起親歷《春秋》二百餘年後出現的彩色手環,確信《春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自己。

    於是,方運深吸一口氣,走到聖廟中心,像春秋時代的人那樣坐在地上,面朝孔聖雕像,張口朗誦《春秋》原文。

    「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公及邾儀父盟於蔑。夏五月,鄭伯克段於鄢……」

    在方運讀出第一個字的時候,眼前的一切突然崩碎了,隨後他看到一把刻刀出現在眼前,刻刀下面是鋪開的空白竹簡,而一隻蒼老的手握著刻刀,正在緩緩雕刻文字。

    刻刀入竹簡本來只有輕微的聲音,這把刻刀刻字卻引發奇特的聲音,時而如清泉石上流,時而如巨錘擊銅鐘,時而如萬軍喊殺,時而如星辰崩裂……

    那一筆一劃彷彿在打造一個新世界。

    方運誦讀到哪個字,蒼老的手就刻哪個字。

    每刻完一個字,就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在字中凝聚,最後形成金色文字飛出,迅速飛入方運的眉心,讓方運如沐春風。

    方運欣喜若狂,這可不是簡單的「意念共鳴」,而是更高層次的「聖筆親書」,只有眾聖最有天賦的後代才有機會激發。

    聖院,東聖閣。

    房間中紙張與書卷漫天紛飛,看似雜亂實則井然有序,一位老者正在神遊天外,雙目不斷閃過斗轉星移、日升日落的景象。

    突然,老者眼中的畫面消失,扭頭向北,看向景國京城的方向。

    「善!」

    老者僅僅說出一字,房中百筆起舞,萬卷自鳴,墨汁生花。

    孔府中。

    「出大事了!《春秋》自鳴,一滴聖血暗淡,好似有人竊取孔祖意念!」

    整個孔家亂了。

    京城,學宮聖廟。

    方運繼續誦讀《春秋》。

    舉人根本無法完全吸收聖筆親書的力量,方運知道這部分力量會潛移默化影響自己,直到自己成長到極高的文位才能完全吸收。

    在方運誦讀《春秋》的過程中,才氣以不可遏止的速度恢復,僅僅過了一刻鐘,三道才氣就滿溢十寸,不能再增加。

    方運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待足半個時辰后才起身,此時《春秋》,沒有完整讀完,但方運並不著急,回來可以接著讀。

    方運再次回到文戰場,看到張承宇正在指點崔望,兩人見方運回來立即停手。

    掌院大學士郭子通點頭道:「不愧是方鎮國,我也猜測你會提前恢復才氣。下一個,柯垣。」

    方運與柯垣開始切磋,柯垣與之前的陳禮樂一樣,僅僅以唇槍舌劍展開攻擊,讓方運熟悉進士的戰鬥方式。

    待到才氣耗盡后,方運再度前去聖廟,繼續徐徐誦讀《春秋》。

    方運現在不去強行理解《春秋》中的大義,也不去強行聯繫與《論語》和《孔子家語》等書籍中孔聖的思想,只學不思,因為涉及聖道萬一走錯方向,必將萬劫不復。

    誦讀滿半個時辰,方運再度去文戰場文戰切磋。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方運持續與九位上舍進士切磋,一開始他們只用唇槍舌劍。

    到了第三天,只有三人的唇槍舌劍能擊潰方運的防護力量。

    然後他們開始用進士戰詩詞攻擊方運,讓方運熟悉進士戰詩詞。

    到了第五天,無一人能僅靠戰詩詞勝過方運。

    最後,上舍進士兩者並用,只有五人可以勝過方運。

    這個過程不止方運在進步,每一位上舍進士也在進步,他們進步的空間遠遠比方運大,畢竟方運已經達到舉人的極限,不成進士很難再增加文戰力量。

    後來方運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唇槍舌劍和進士戰詩詞方面,通過化解進士的攻擊方式來間接增強自己。

    自始至終,方運都沒有動用霧蝶的力量。

    與此同時,一個消息在眾聖世家裡傳開,孔府莫名其妙消失了一滴孔聖真血。

    十月過去,十一月來臨,靠近北方蠻族的景國已經開始下起雪。

    不過景國人並沒有穿太厚的衣服,因為聖元大陸元氣充足,普通人也十分強壯,而有了文位后,更是寒暑不侵。

    十一月初三清晨,東海龍宮傳出龍聖諭令,命有資格參與登龍台的人族前往東海龍宮。

    一刻鐘后,方運匆匆告別家人,踏上郭子通的平步青雲,一起飛向東海龍宮。

    路過圖明山,數千妖族突然襲擊,其中甚至有一頭與大學士同層次的妖王。

    方運心驚肉跳但面不改色。

    郭子通隨手拿出一頁大儒真文念誦,殺盡千妖,最後以唇槍舌劍親手斬殺妖王,在路過下一座城市的時候傳書讓官員前去處理屍骸。

    半個時辰后,路過渤海畔,第二批妖族襲擊,郭子通再次滅殺所有妖族。

    飛行三個時辰,遇到四次襲擊。

    到達東海海域,兩頭二十餘丈長的毒蛟大妖王突然衝出,竟然同時激發一滴妖聖之血的力量。

    大妖王等同大儒,再有聖血相助,足以在眨眼間滅殺方運與郭子通。

    千鈞一髮之際,一張金燦燦的半聖真文從郭子通懷裡飛出,迎風暴漲百丈,如大日東升,照耀天下,看似輕飄飄飛向兩頭毒蛟大妖王,不等半聖真文靠近,兩頭毒蛟大妖王就炸成碎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