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多條龍紛紛落下,化為人形,有男有女,女的格外英武,男的俊美健壯,每一人眼中都有人族王侯都不具備的霸氣。

    唯獨小黃龍沒有變人,以龍身游到方運近處。

    小黃龍比其他龍小,但體長一丈,直立起來遠遠比人族高。

    「你就是方鎮國?」小黃龍昂著頭,兩根龍爪抱胸,用清澈的龍眼看著方運,充滿龍族特有的傲氣。

    青衣龍侯隨手一拍,把小黃龍拍飛,笑道:「不用管這死孩子,走,我們一起入龍宮,我就不信誰敢阻攔!」

    那海象力士低下頭,什麼也不敢看,什麼也不敢說。

    十多個龍子龍孫簇擁著方運,一邊說笑一邊向里走。

    大學士郭子通愣在原地,因為所有人都忽視他,呆了好一會兒,他才無奈跟上。

    小黃龍游到郭子通身後,把頭搭在郭子通的肩頭。

    郭子通看到一個小龍頭突然出現,嚇了一跳,然後全身僵硬停在原地。

    「小氣,不就是懶得遊了讓你帶著我走么!」小黃龍鄙夷地看了郭子通一眼,一搖尾巴,躥到前面。

    郭子通擦了一把額頭的汗,隱約猜到這條小黃龍的身份,心道太嚇人了。

    龍宮偏殿內。

    十九人坐在偏殿各處。

    聖院七進士亦在其中。

    兵家傳人孫仁兵手裡捧著一本兵書,口中默讀,兩耳不聞窗外事,他胸前綉著「仁」字,後背綉著「兵」字,極為醒目。

    文王世家的天才姬守愚明明是個絡腮鬍的大漢,拳頭大的可以當石碾子,可正握著小楷筆在書寫,那娟秀的蠅頭小楷跟他的外貌形成極大的反差。

    孔家的孔德天則閉目養神,彷彿世間的一切都跟他無關,但他眼縫中時而散發出的光華讓附近的人心驚膽戰。

    墨家的墨山身形微胖,面帶笑容逗弄身前的一隻小狗,小狗白白胖胖,只有一尺高,十分可愛,一個小姑娘都可抱住,但小狗每叫一聲,最近的幾個人眼皮就跳一下。

    熟悉墨山的人都知道,這小狗可是墨家機關術的精華,整個身體都是由大妖王的骨骼皮毛製成,平時就有巔峰進士的能力,一旦激發所有的力量,足以媲美翰林。

    張衡世家的張知星手裡正玩弄一個小型渾天儀,那渾天儀不過人頭大小,發出咕嚕嚕的輕響,而他看著渾天儀出神,嘴角含笑。

    只是他周身兩丈內沒有任何人。

    張衡世家的地動儀與渾天儀極為可怕,這張知星公認是比張衡更有天文地理天賦之人,還在舉人之時就能憑藉張衡世家的獨家文寶地動儀製造地震,成為進士獲得半聖意志星位后,更是能憑藉渾天儀接引星力,製造隕石天降,所有跟他文戰過的人都沒好下場,至少要準備一顆生身果防止重傷不治。

    雲國的雲弄章正在觀摩偏殿中的四海江山圖,那是顧愷之的名畫。

    雲章是書法別稱,雲弄章之父希望雲弄章在書法上有所成就,所以取此名,但他的書法天賦平平,反倒在畫道方面有著驚人的天賦。

    雲弄章別的不多,就是戰畫多,與人文戰之時,最喜歡做的事是先使用防護戰詩詞,然後捧著一大捆戰畫挑選。

    李龍嘯正笑嘻嘻地與其餘幾個進士談天說地,身為李廣的後代、曾子世家的女婿,他不僅以唇槍舌劍出名,更是以和善出名。

    但他的和善只是外界的傳聞,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千萬不要碰觸他的底線,否則他會瞬間翻臉不認人。

    被他教訓過的同窗或家族數不勝數,而死在他手下的妖蠻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姬守愚,孫仁兵,孔德天,墨山,雲弄章,張知星,李龍嘯,這七人就是聖院中最出色的七個進士。

    聖院七進士未必是人族最強的七個進士,但一定是人族最強的進士中的七個。

    在龍宮偏殿中,一人微笑道:「雷兄,從今以後,聖院七進士可要變成八進士了。」

    雷九淡然一笑,道:「荀兄此言差矣,我不過剛得星位,哪裡能與七進士相提並論。更何況我的星位是半聖意志,比起你的荀子亞聖意志相差何止千里。」

    荀銳低聲道:「以雷家底蘊,出了此次登龍台,雷兄必然有爭七進士之能。」

    雷九眼皮輕輕一動,提高聲音道:「雷某自知能力有限,只想在登龍台中找幾處龍氣眼,文宮之上多三五道龍紋即可,絕不會爭聖院七進士之位。」

    荀銳笑道:「雷兄果然是謙謙君子。若我所料不錯,你的文宮之中至少已經有了三道龍紋吧!你們雷家,和龍族關係太深。」

    雷九臉上浮現淺淺的傲色,隨後惋惜道:「可惜我家的登龍石被人騙走,不然我此次至少會多得兩處龍氣眼。」

    正在與朋友聊天的李龍嘯微笑道:「我李龍嘯最見不得說瞎話之人。雷兄,雷家登龍石之賭,我等都有所耳聞,不論方運其他如何,此登龍石他贏的堂正,何來『騙走』之說?」

    「李兄不要提方運了。此時離進大殿不足一刻鐘,若我所料不錯,方運趕不及了。」宗聖世家的宗集道。

    雷九、宗集與荀銳三人相視一笑。

    那李龍嘯似乎懶得多言,回頭繼續與友人交談。

    偏殿里的議論聲突然大起來。

    「方運為何不能來?」

    「我之前聽到風聲,妖族會傾盡全力阻止方運參與登龍台。方運來晚,怕是與此事有關。」

    「我也聽到傳聞,說不僅有留在聖元大陸的妖蠻偷襲,甚至連親妖蠻的龍子也會出手。不出意外,方運來不了了。」

    宗集微笑道:「我敬重方運的才華,但他區區舉人連星位都沒有就進登龍台,被妖蠻獵殺的可能性極大。與其死在登龍台,不如老老實實留在學宮讀書,老老實實等下次登龍台開啟。」

    少數人看了看宗集,然後轉回頭,各做各的。

    「上次進聖墟前,也有人如此說方運。」姬守愚一邊練習楷書一邊道。

    荀銳道:「姬兄此言有理。方運能以一人之力壓我荀家十舉人,可見他確有特別之處。只是登龍台不比其他地方,龍氣眼太過珍貴,連大儒甚至眾聖都想得到,登龍台的慘烈可想而知。不讓方運來,是對他好。」

    雷九聽到方運二字就覺得無比刺耳,冷聲道:「一個註定不能參加登龍台的人而已,理他作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