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些人看著雷九,另一些人手裡把玩著避水珠在笑,雷九被方運一幅上聯逼得跳樓逃竄的事已經成為十國笑柄,雖然都知道那是雷遠庭拉著雷九做的,但雷九名氣最大,事情自然要算到他頭上。

    「雷兄此言有理。此次登龍台,乃是我們爭先之地,那種人既然來不了,就無需多說。我等既然入了登龍台,只要得一處龍氣眼,日後成長迅速,方運必然追之不及。」

    「方運文比文斗或許遠勝我等,但文戰卻不一樣,他恐怕連完整的蛟龍骨都沒有,在場之人隨便選一個,就能把他壓下去。」宗集笑道。

    一些人輕輕點頭,但還有一些人不以為然。

    就在此時,一隻身穿人族長袍的龜妖遊了過來,只是這龜妖體長超過三丈,猶如一棟屋子出現在偏殿中,他的衣服簡直可以當行軍帳篷。

    「諸位讀書人,還差半刻就要開啟登龍台,請諸位去正殿。」龜妖雙眼發綠,眼中沒有一絲感情。

    孔德天起身,向龜妖王一拱手,道:「前輩,我人族方運還未到來,可否寬限片刻。」

    龜妖王正要開口,雷九立刻道:「身為讀書人,得龍宮邀請未到,實乃違禮;身負人族厚望卻不知自重,實乃不義,定然是有了些許成就便驕傲自大,目中無人!前輩,我們還是儘快進正殿吧,登龍台的開啟充滿變數,不能為一人讓整個人族受到拖累。」

    「雷兄說的是,德天兄說的也有道理。只不過助方運一人乃小義,守時守禮才是大義,還望德天兄三思。」荀銳道。

    「荀兄所言甚是。」宗集道。

    文王世家的姬守愚卻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抹嘲弄之色。

    那龜妖王目光一閃,冷冰冰道:「請諸位馬上前往正殿,過時不候!」說著轉身游向正殿,掀起陣陣水波,發出嘩嘩的聲音。

    孔德天欲言又止,輕嘆一聲,只得起身,握著避水珠跟隨其他人一起向前行走。

    雷九、宗集與荀銳三人面帶微笑,昂首前行。

    繞過長廊,前面出現一片水簾,就見兩隻蝦衛一弓背,掀開瀑布似的水簾,有幾人覺得有趣,多看了幾眼。

    眾人陸續走出水簾,來到正殿。

    最前面幾人邊走邊掃視正殿。

    龍宮正殿極為寬闊,乃是一處長寬各兩里的巨大殿堂,如同一座大廣場,珠光寶氣,富麗堂皇,哪怕十國皇室所有的珍寶加到一起,也不及這龍宮正殿的十分之一。

    被人族當為珍寶的珊瑚、夜明珠、玳瑁、珍珠等等甚至沒有資格擺在這裡。

    龍宮的頂部有兩隻碩大的虎眼,一股澎湃的妖聖威壓自那裡散發,但被無形的力量過濾,變得有益無害,兩顆眼睛形成的光芒比一萬顆夜明珠更加明亮。

    正殿的最裡面的牆壁上,有一副壁畫,名為眾聖圖,就見群星之下,站著許多妖聖,諸如蛟聖、龍蠻聖、狼聖、蛇聖、獅聖和鷹聖等等共二十七尊半聖。

    在眾聖圖的中央,還有一尊象族亞聖,象鼻指天,象牙指地,如眾聖之主,彷彿隨時可以撕裂壁畫降臨,改天換地。

    所有人都不敢正視那象族亞聖之眼,彷彿看一眼就會被殺死似的。

    在場的人對東海龍宮都略知一二,此眾聖圖可不是繪畫,而是歷代東海龍聖的收藏,這些眾聖都是被殺死後封印在其中。

    一旦龍宮有難,這二十八尊妖蠻眾聖將會破壁而出,迎擊來敵。

    而在二十八尊眾聖之後,還畫著一座起伏不定的高山,在場所有人都忽視那山,沒人覺得那座山有什麼新奇之處。

    人族所有至寶中,唯有孔聖親筆書所書《春秋》真本才能與龍族《眾聖圖》相提並論。

    只是哪怕人族亞聖也無法發揮《春秋》的全部威力,除了孔家半聖,必須要掌握一種神秘的無上文心才能做到。

    眾人看完傳說中的《眾聖圖》,都有一種震撼之感,甚至感覺有輕微的目眩,過了好一陣才恢復清醒。

    「人族進士帶到。」那龜妖王開口。

    一眾世家進士扭頭看向龜妖王前方的龍子龍孫,所有人都愣住了。

    其中以孔德天為首的幾人愣住之後,微微一笑。

    其餘人大都露出疑惑之色。

    而雷九、宗集和荀銳三人發愣之後,臉上浮現一抹羞惱之色。

    方運正站在那裡,與那些地位比世家進士還高的龍子龍孫們暢談。

    「不愧方鎮國,總是出人意料。」孫仁兵含笑道。

    一些進士偷偷看看雷九三人,就見三人已經面色如常,只是目光有少許不安,而雷九更是一手握拳,似乎在掩飾憤怒。

    方運聽到龜妖王的聲音才扭頭看向人族進士,目光一掃,除了認識雷九,其餘人都沒見過,但看孔德天、墨山和張知星等人有些許面善,因為方運曾多次與孔家、墨家和張衡世家之人打交道。

    這些進士都是各世家進士中的第一人,長居聖院,或者在古地險地,將來連四大才子之名都不爭。他們在聖院中大名鼎鼎,出了聖院之後名氣反而極小,所以方運幾乎都沒見過面。

    孔德天向前一步,拱手微笑道:「在下孔德天,見過方鎮國。」

    「原來是德天兄,德論常提起你,說你是他的榜樣。」方運微笑回應。

    「哪裡哪裡。」孔德天看似很受用,但方運知道對方自然不會在意這種馬屁,與自己的誇獎一樣,都是一種客套。

    「姬守愚,見過方文侯。」一臉絡腮鬍的姬守愚拱手道。

    方運回禮笑道:「姬家年輕一代若十分《易經》,則八分在守愚兄。」

    「過獎!」姬守愚的回答乾脆利落。

    「孫仁兵,一個小謀士,聽說方兄在兵法一道頗有建樹,日後定當請教。」孫仁兵看方運的眼神有些熾熱。

    「都是傳言,不足為憑。」方運心中無奈,看來自己從軍時候運用兵書之事已經被孫家知道,以孫家的力量,自然可以知曉那兵法是他自創,孫仁兵想要請教理所當然。

    「在下張知星,我見過你,你倒是未見過我。可惜啊,你本來能當我妹夫的。」張知星手裡依舊把玩著渾天儀。

    方運本能看了一眼渾天儀,然後笑道:「我與張兄神交已久,等回京城后,一定共飲一場。」

    「那就說定了。」張知星笑道。

    一旁的李龍嘯道:「首先謝過方鎮國作詩《石中箭》,書寫我先祖李廣之箭威,並喚出先祖聖魂。其次,我一定要與你比一比射獵!」

    方運哈哈一笑,道:「好,有機會便一比射獵!」

    在場不過十九個世家進士,眾人陸續自我介紹,最後連宗集和荀銳也出於禮節不得不自我介紹。

    至於雷九從頭到尾一言不發。

    「雷兄,京城一別,今日更勝往昔。」方運一本正經問候。

    雷九怒視方運,隨後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登龍台中分高下!」

    一些進士低頭輕笑,甚至連幾個龍子龍孫也在笑。

    那小黃龍哈哈一笑,道:「你就是那個跳樓的雷九?蠢死了,找誰的麻煩不好,竟然找方運的麻煩。對了,那個『煙鎖池塘柳』你有沒有對出下聯,小蜘蛛?」

    一眾人差點笑出聲,當日雷九出了個上聯是「鸚鵡能言難似鳳」,方運則對了下聯「蜘蛛雖巧不如蠶」,這小黃龍竟然記住了,還擠兌雷九。

    雷九面紅耳赤,別人不知道這小黃龍的身份,他只看一眼就認出來。別說他,就連雷家家主也不敢對這小黃龍有任何不敬,他不敢答話,把所有怨氣壓在肚子里,然後惡狠狠剜了方運一眼。

    「少在這裡廢話,進入登龍台後若是找不到祖龍遺物,我扒了你的鱗!」青衣龍侯猛地一拍小黃龍。

    小黃龍啪地一聲被拍到地上,絲毫不生氣,掙扎著站起來,得意洋洋道:「雨薇姐說了,等我進入登龍台,就可以解開一道封印,到時候我直接從妖帥晉陞到妖侯。那個時候我也是龍侯,若是在登龍台得了好處,修為定然超過你,回來我第一個揍你!」

    小黃龍的兩個小爪子相互摸索著,不懷好意看著青衣龍侯。

    青衣龍侯面色一變,道:「我馬上去給你搜羅冰海龍貝,此事就算了結!」

    小黃龍得意洋洋道:「好,十二隻冰海龍貝,我以後不欺負你。」

    「不行,三隻!」

    「六隻!」

    「四隻!」

    「成交!」小黃龍說完趕緊擦了擦嘴角的龍涎。

    方運眼睛一亮,那龍涎雖然是龍的口水,但卻是寶貝,尤其這小黃龍氣息很像是真龍,他的龍涎定然了不得,可惜自己得不到,只能作罷。

    青衣龍侯點點頭,神色一變,嚴肅地掃視眾人,道:「登龍台遠在無盡虛空,只有四海龍宮才能接送各族進入。我東海龍宮只負責人族和我東海龍族進入,其他三海龍宮負責接送妖蠻聖子妖帥。沒錯,此次進入登龍台的妖帥,都是聖子,是妖蠻眾聖的親子!」

    眾人點點頭,表示明白。

    「登龍台不比別處,壓制一切能損害到幼龍的力量,所以無人可使用聖血,至於大儒真文之類的強大力量也不能使用,最終靠自身實力,你們若是害怕,現在可放棄。」

    無人應聲。

    「那好,現在送你們每人一顆登龍石。」青衣龍侯說著,向衣袖裡一抓一拋,整整十九顆拳頭大的扁圓石頭飛出,飛向十九個世家進士。

    隨後青衣龍侯再次把手伸入衣袖,這次只取出一顆登龍石,拋向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