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不言不語,飛到高處,發覺自己的才氣震蕩極其輕微,竟然可以在寫完《石中箭》后立即寫其他戰詩詞。

    一旦才氣震蕩幅度過大,讀書人便無法寫出戰詩詞,而且連唇槍舌劍的威力也有所下降,才氣越穩固,則相同時間內使用戰詩詞的次數越多。

    文位越低的戰詩詞,造成的才氣震蕩越輕微,所以許多擅長戰鬥的讀書人會選擇主修一首自創的秀才戰詩或舉人戰詩詞。

    秀才戰詩詞若能達到二境詩魂層次,則威力等同舉人戰詩詞,而若達到三境喚聖層次,則威力堪比進士戰詩詞。

    三境秀才戰詩詞與普通進士戰詩詞威力相等,但前者的才氣消耗還不到後者的百分之一,而且形成的才氣震蕩極為輕微,可以連綿不斷施展開,異常可怕。

    人族對這種能把低文位戰詩詞修鍊到三境的人,尊稱為「詩狂」,這種人實力極強,一般都是年紀大且天賦不是特別高的進士或翰林,這些詩狂在殺妖滅蠻的效率上,甚至遠遠強於許多世家子弟。

    至於能把一首戰詩詞修鍊到四境的詩狂,都是兩界山等險地重要人物。

    李文鷹就是詩狂之一,但他比尋常詩狂更狂,因為他達到三境的戰詩乃是進士戰詩《風雨劍詩》,三境的進士戰詩,其威力相當於大學士戰詩!

    許多人都希望李文鷹把《風雨劍詩》修到四境,到了那時,他便可以源源不斷施展威力相當於大儒戰詩的《風雨劍詩》,別說那些普通大妖王,就算是聖子大妖王乃至龍族大妖王都可能被他用這一戰詩活活耗死。

    若非戰詩詞練到三境或四境極難,幾乎所有經常戰鬥的讀書人都會選擇當詩狂。

    方運站在龍氣雲上,筆墨如飛,一息詩成,第二支石中箭出現。

    雖然方運此刻的四道才氣總和只有一寸二分,但這是才氣如臂的進士才氣,才氣總量仍然是巔峰舉人的幾十倍,方運源源不斷使用秀才戰詩《石中箭》是目前最有效的戰鬥手段。

    普通的二境《石中箭》就有舉人戰詩詞的威力,加上文寶筆、龍腦墨硯、原作和傳世寶光,再加上君之星位的力量,方運的《石中箭》至少有進士戰詩八成的威力。

    《石中箭》中蘊含的穿透之力最為致命。

    第二支石中箭飛出,兩頭龍妖帥都沒有掉以輕心,一頭立刻躲避,而之前手被射穿的龍妖帥不服氣,張開大口,氣血涌動,大吼一聲,就見血色的濃煙從它口中飛出。

    濃煙迅速擴大,並凝聚成一個個龍頭,如同一頭血色百頭怪物撲向方運。

    「嗖……」

    石中箭無聲無息穿透妖術怪物,直奔龍妖帥的胸口。

    龍妖帥大驚,急忙躲避,就聽嗤地一聲,石中箭洞穿它的肩膀,裡面的蘊含的力量在傷口處爆開。

    妖術崩潰,龍妖帥慘叫一聲,低頭一看,肩膀上已經多了一個碗口大的洞。

    「有古怪!退!」那頭沒有受傷的龍妖帥迅速後退。

    受傷的龍妖帥露出忌憚之色,緩緩後退,道:「這個人族很不一樣,恐怕是眾聖世家的天才。我們站在這裡等,等妖侯大人前來,他必死無疑。」

    「你不應該大聲說話。」另一個頭龍妖帥不滿。

    「人族聽不懂我們古妖語言,不用怕。我很想知道他的箭中蘊藏什麼力量,竟然能視我的鱗甲如無物!哪怕是強大的進士戰詩可只能讓我的鱗片損傷,絕不會造成如此可怕的傷口!」

    「我也不知,等妖侯……不對,他要跑!」

    兩個龍妖帥目瞪口呆看到,方運腳踏龍氣雲,快速升空,向遠方飛去。

    方運把兩個糊裡糊塗的龍妖帥拋在腦後,眉頭緊鎖,心中不斷思忖。

    「聽這兩頭龍妖帥話里的意思,竟然把我當成目標,甚至有龍妖侯為我而來,莫非是之前晉陞聖前進士的時候驚動了龍妖侯?原本我的敵人只有妖界的妖蠻和雷九三人,現在卻又增加了龍妖侯!」

    「若有唇槍舌劍,我哪怕無法對付龍妖侯,也能從容離開,但現在不要說唇槍舌劍,連才氣都不足,根本不敢用過於強大的進士戰詩,在龍妖侯面前不堪一擊。」

    方運回頭望了一眼,忽然看到在後方數百裡外的一座浮空雲陸上浮現一線煙塵,而且那煙塵正在快速向這裡蔓延。

    方運急忙把墨家人贈送的千里鏡從飲江貝中拿出來,放在眼前望向煙塵。

    就見在滾滾煙塵中,一頭足足有二層樓高的巨大龍妖在奔跑,這頭龍妖侯全身布滿青黑色的鱗片,但鱗片的邊緣有極淡的金色。

    那兩頭龍妖帥像是直立的蜥蜴蠻族,但這龍妖侯則像是一頭強壯的鱷魚蠻族。龍妖侯的雙足極為有力,奔跑過程中地面龜裂,煙塵四起,速度遠超方運的龍氣雲。

    方運仔細觀察,就見龍妖侯臉上有足足兩深一淺共三道龍紋!

    方運面色微變。

    龍妖一族辨別實力的方法很簡單,靠臉上的龍紋。擁有兩道淺色的龍紋就是妖侯,相當於翰林,可這妖侯足足有三道龍紋,而且是兩深一淺,絕對是登龍台中最強的龍妖侯之一。

    方運很快判斷出這龍妖侯的實力,自己在有唇槍舌劍的情況下也未必能殺得死這頭龍妖侯,更不必說現在。

    「殺死那兩頭妖帥不會得到太多龍氣,但若能殺死這龍妖侯,必然會得到大量龍氣。這龍妖侯死後散發的龍氣,至少能比得上一個中型龍氣眼!不過,現在我還不是它的對手,等唇槍舌劍孕成,必拿龍妖侯祭劍!」

    方運轉回頭,掃視前方的浮空雲陸,根據龍妖侯的實力,很快計算出哪座浮空雲陸龍妖侯登不上、哪座能登上。

    龍妖侯不能飛行,有先天的劣勢。

    方運立刻選定一座龍妖侯短時間內無法攀登的浮空雲陸,直飛而去。

    那兩頭龍妖帥恭敬地等待龍妖侯,但那龍妖侯卻瞪著寶石紅的雙眼,仰天大吼,然後減慢速度,好似自知追不上。

    龍妖侯沖龍妖帥叫道:「你們何時到來!真龍遺骨在不在他身上!在這裡還見過誰!」

    兩個龍妖帥一愣,然後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眼中充滿驚慌之色。

    「沒見過真龍遺骨!」

    「沒見過,就他一個人,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龍妖侯悶聲不吭向前疾跑,雙目中的憤怒無法遏制。

    兩頭龍妖帥相視一眼,竟然分頭逃跑,因為他們意識到會被龍妖侯吃掉。

    「懦夫!」兩丈高的龍妖侯猛地腳踏地面,大地發出咚地一聲巨響,地面爆開,而他一躍三十丈,從高空俯視這座方運曾經待了許久的浮空大陸。

    「沒錯,真龍遺骨的氣息源自這裡。我若吞吃真龍遺骨,必然可成妖王,那樣便可進入登龍台幾處秘地。一旦得到裡面的寶物,定然可以成為大妖王,甚至有機會封聖,徹底離開此地,逍遙萬界,恢復我古妖榮光!」

    龍妖侯尋遍整座浮空雲陸,什麼都沒有發現,突然高高躍起,在天空中的時候,他的後背浮現一頭龍頭鱷魚身的古妖祖靈,那半透明的祖靈足足有五層樓之高。

    隨後古妖祖靈鑽入龍妖侯的身體。

    「嗷……」龍妖侯張開血盆大口,身體化為一頭龍頭鱷身的怪物,足足有三層樓那麼高,然後握緊右拳,向地面擊出。

    一頭龐大的龍頭古鱷自他的右臂飛出,龍頭古鱷凶意滔天,猛地撞擊地面。

    「轟……」

    半徑十里內的地面塌陷成巨大的大坑,隨後半透明的龍頭古鱷擊穿千丈厚的浮空大陸,從浮空大陸的下方鑽出,緩緩消散。

    「轟隆隆……」

    以龍妖侯站立的地方為中心,一道道深深的裂縫猶如妖蛇向四面八方擴散,兩百里長的浮空雲陸搖搖欲墜,竟然開始崩裂。

    龍妖侯向邊緣跑去,在這座小型浮空雲陸就要崩裂的瞬間,高高躍起,跳向下方的另一座浮空雲陸,然後轉身看向崩潰的浮空雲陸。

    這座浮空雲陸從外到內快速剝落,流沙如雨,落石如雪,最後整座浮空雲陸徹底消失。

    「這座雲陸沒有絲毫真龍遺骨的氣息,或許與那個人族有關係!哪怕僅僅有一點可能,我也不能放棄!」龍妖侯沿著方運逃跑的方向追去。

    方運聽到巨大的震動聲,回頭一望,眼皮重重一跳,沒想到兩百多里長的浮空雲陸竟然這麼快被生生打崩潰了,就算這種浮空雲陸不如大地山峰堅固,但普通的妖侯至少要半天才能將其擊碎。

    妖侯和翰林層次相同,而這個境界的妖蠻或人,其力量用一個詞可以形容,碎山。他們的全力一擊之下,可以打碎一座百丈山峰!

    「龍妖不愧是繼承古妖和龍族的雙重力量,又在這裡不斷得龍氣滋潤,太強悍了!唇槍舌劍不出,一定繞著他們走!」

    方運在前面飛,那頭古鱷侯在後面全力追趕。

    方運發現自己小看了這頭古鱷侯的跳躍和滑翔能力,不得不重新根據浮空大陸計算路線。

    慢慢地,一人一妖的距離被拉開。

    突然,方運聽到古鱷侯用古妖語大吼:「寶物在一個人類舉人身上!」聲音蘊含著古鱷侯的氣血之力,不斷向四面八方傳播,至少能傳到五百里之外。

    方運一聽差點回頭大罵,這次人族進來二十人,就他一個舉人,妖蠻兩族與所有進士都知道,這古鱷侯一喊,妖蠻、龍妖和人族三方敵人都會來殺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