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登龍台中,陸島如雲。

    方運與孔德天並排飛行,不到半刻鐘,附近陸續有龍妖或妖蠻前來。

    龍妖一族除了先前的古鱷侯,還多了古狼侯和古熊侯。

    古熊侯和古鱷侯一樣是獨自前來,而古狼侯率領了整整七頭古狼帥,這八頭古狼的奔跑速度不如古鱷侯,但在從一座浮空雲陸到另一座的時候,它們會齊心協作,反而跨越一些古鱷侯獨自無法跨越的障礙或距離。

    這頭古狼侯的額頭上同樣有三道龍紋,實力與古鱷侯和古熊侯相當。

    妖蠻除了原本的鷹族聖子,還多了猿族聖子、鼠族聖子與體型龐大的象族聖子。

    方運對妖族具體人物所知不多,只認得那頭大名鼎鼎的象族聖子象破,但孔德天身在聖院,對所有稍有名氣的妖族聖子了如指掌。

    「那鷹惑名聲不顯,但實際上他的身份在這四頭聖子中地位最高,他經常出入萬亡山,那裡是妖族最強大的歷練之地,遠比兩界山和其他普通古地更兇險。妖族的內鬥遠比人族慘烈,每年都會有各妖位的十大血戰,爭奪排名。」

    「鷹惑在去年排第幾?」

    「鷹惑根本不屑於參與妖帥血戰,就在前不久,他用三招打殘今年的十大妖帥排名第八的狼絕,認定與第一妖帥蛟曲不相上下。」

    方運點了點頭,怪不得這鷹惑那般小心,原來是有名的妖帥強者。

    「那猿岡實力不顯,在妖帥血戰中只排名二十七,但卻是最為聰明,據說人族諸子百家的書他都已經背下,若是他參與科舉,至少也能成進士!」

    方運看了看猿岡,猿岡是一頭很像大猩猩的猿族,身體高大,猿毛濃密,人族特徵很明顯,雙目有神,眼中絲毫沒有其他妖蠻那種嗜血的光芒。

    「至於那鼠越,最為狡詐,我與他在兩界山交過手。我的實力如何,你應該略有耳聞,但拿它毫無辦法。鼠族就是這樣,殺敵能力或許一般,但保命能力連壁虎一族都無法相提並論。」

    「象破就不用多說了,天縱奇才,雙祖靈,同時能以象鼻、象牙、象吼與象腿發起四重攻擊,連續三年位居妖帥血戰之首,今年說是厭煩了,不再進入妖帥血戰。大多數象族的性情都相對溫和,但這象破有一個祖靈繼承了古妖猛獁的力量,平時和其他象族差別不大,一旦戰鬥起來必然發狂。」

    方運點點頭,象破的事迹連他都知道,去年的三谷連戰中,象破不僅以一己之力連勝三個人族進士,甚至還與人族一位天才翰林打平,因此震驚人族。

    四頭妖蠻聖子相鄰較近,一邊腳踏龍氣雲飛行,一邊在低聲交流。

    古鱷侯與古熊侯越走越近,有聯手的趨勢,而古狼侯則只率領自己的狼群展開追擊。

    妖族不知真龍遺骨,但這三頭古妖侯都懷疑真龍遺骨與方運有關,緊追不捨。

    方運和孔德天一時間逃不掉,而妖蠻與龍妖也追不上,三方陷入短暫的平衡之中。

    繞過一處豎立的浮空雲陸,就見前方一座普通的浮空雲陸上,一個白衣進士正坐在龍氣雲上,慢慢騰騰從含湖貝中拿出一張又一張戰畫並使用。

    在他身前,四頭龍妖帥被數以千計的妖將與妖帥圍攻,這些妖將妖帥都是半透明的身體,被戰畫召喚出來,實力比真正的妖將妖帥略弱,但數量上彌補了實力上的差距,四頭龍妖帥已經油盡燈枯。

    在方運與孔德天飛到雲弄章所在的浮空雲陸上空的時候,四頭龍妖帥終於被大量的戰畫妖蠻徹底殺死。

    這四頭龍妖帥的額頭都有龍紋,每一頭死亡,額頭上的龍紋就會離開身體,化作金光進入雲弄章的眉心。

    這登龍台的規矩是遠古龍族制定,龍族把龍妖當成幼龍的食物,幼龍每殺死一頭有龍紋的龍妖,都可以獲得對方身上的龍氣。

    雲弄章扭頭看過來,先看了看方運與孔德天,然後看了看四頭妖蠻聖子與三頭古妖侯,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我可憐的戰畫,又要破費了。」

    說完,雲弄章駕馭龍氣雲迎向方運與孔德天,在雙方相距百丈的時候,他突然瞪大眼睛,吃驚地看著方運。

    「怪物!真乃怪物!」雲弄章一邊說著一邊搖頭。

    等三人靠近,雲弄章微笑道:「德天兄,是殺是逃?」

    「先逃,甩不掉再拚命!」孔德天道,「你恐怕也看出來了,方運已經成為聖前進士,而且正在孕劍!」

    雲弄章雙眼放光,道:「等孕劍之後,方兄可否讓我一觀你的孕劍詩?」

    方運微笑點點頭,孕劍詩只有一次功效,哪怕宣揚出去也無妨,許多進士還經常比較孕劍詩,也有許多讀書人在研究如何才能寫出更強大的孕劍詩。

    「好!」雲弄章從含湖貝里拿出一卷有些古舊的戰畫遞向方運道,「此乃一幅舉人戰畫,但卻是三境戰畫,所耗才氣少但效用極大,最適合現在的你。」

    方運一愣,三境畫道之人足以成為歷史名人,而舉人三境大師在歷史上一共也只有三人,這三人畫作的價值還在普通畫道三境大師之上。

    方運沒有立即去接,先是拱手真誠謝過,才用雙手接過這卷老舊戰畫。

    孔德天先是扭頭看了看身後的妖蠻和龍妖,認定沒有危險,才好奇地看向方運手中的戰畫。

    戰畫微黃,毫無特異之處。

    方運慢慢打開畫卷,一開始毫無變化,但在畫卷全部展開的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幅《百鴉圖》原本只是畫在平面之上,可畫卷打開后,裡面的山峰與妖鴉竟然形成立體的實物立在畫卷之上!

    紙上完全就是一座縮小的孤峰和一群縮小的妖鴉。

    方運伸手觸摸孤峰,沒錯,和山石的感覺一模一樣,而不是墨跡。

    整整一百隻妖鴉猶如活物一樣分散在孤峰各處,或巡邏,或產卵,或求偶,或爭鬥,在方運眼裡,它們根本不是畫,而是一個微型的世界。

    「畫道三境,躍然紙上,果然名不虛傳啊!」方運心道。

    孔德天見過的三境畫作比方運多,他的目光掠過落款,隨後注意力集中在一百隻妖鴉上,道:「原來是大師默虛的作品,雖然他早年屢次進士不中憤而棄考,再也不參與進士試,但也因此在畫道之上一日千里。這百鴉圖中,有鴉妖侯一頭、鴉妖帥十二,其餘都是鴉妖將,足以抵擋龍妖侯多時,偏偏使用的時候所耗才氣不多,果真是保命重寶!」

    方運合上畫卷,放下胸前擋板快速書寫:「多謝弄章兄相贈,此物連舉人都可使用,價值之高,甚至在普通翰林文寶之上!在下不能收。」

    雲弄章卻笑道:「我不留畫方得畫,我若留畫畫不留,這是我恩師教的,所以我雖然戰畫無數,但都會在恰當的時候使用。更何況我恩師早就有預言,說是『方得畫』,此畫若不給你,我以後必然得不到戰畫。」

    方運與孔德天微微一笑,「我不留畫方得畫」的本意是不貪戀畫作才能得到新畫,雲弄章卻把「方」的意思改成方運,語意便成為他不能留下的畫就要給方運。

    方運搖搖頭,把畫遞向雲弄章,若是兩人交情深厚可安然收下,但兩人不過見了兩次面,而且此畫價值太高,換做任何讀書人都不可能收下。

    雲弄章卻不伸手接,正色道:「方兄誤會了。我此畫不是贈與你,是贈送給那個能夠保我人族平安的未來方運!此畫若能保你一瞬平安,便可不枉默大師的一番心血!若你將來遇到危險,有此畫可救你一命,我卻沒有贈送,我會愧疚一生。」

    方運還要推辭,孔德天冷聲道:「你一人之安危,已經不是你自身之事。你若身隕,你家人親族當如何面對?你所在的景國當如何?那億萬萬人族的期盼又當如何!」

    方運一愣,竟然無法反駁孔德天的話,他說的一點沒錯,就算自己一直把自己當與他人平等的讀書人,不會因為地位高而驕傲自大,但自己終究不同。

    方運想起在和李文鷹一起去孔城的時候,李文鷹說過的一句話。

    「你有改變景國的力量!」

    方運看著孔德天與雲弄章真誠的眼神,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收起《百鴉圖》,放入飲江貝中。

    雲弄章與孔德天欣然微笑。

    方運雖然未進過聖院,卻突然非常嚮往那個地方。

    那裡或許會和景國一樣有腥風血雨,但也必然有陽光明媚。

    「天地間若有一線光芒,我便可繼續前行!」

    方運在心中默默記住此時的誓言。

    方運提起筆,深吸一口氣,在紙上認真書寫。

    聖院之光。

    寫到「聖」字的時候,一切還是尋常,但寫到「院」字的時候,方運手中的半峰筆發出輕輕的鳴聲,墨汁的光線也在變化。

    寫到「之」的時候,這個字上面浮現淡淡的光華。

    寫完「光」字的一瞬間,這個字的周圍開遍潔白鮮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