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膽輕輕一震,方運只覺腦中一片轟鳴,隨後意識到自己已經從書法一境晉陞到書法二境。

    妙筆生花。

    方運在回味這書法突破的同時,把寫著「聖院之光」的紙遞向雲弄章。

    「送我的?」雲弄章咧著嘴,露出潔白的牙齒,哪裡還有一點聖院七進士的傲氣,完全是一個受寵若驚的小孩子。

    方運點點頭,繼續回味書法二境,完全不在乎其他。

    雲弄章用顫抖的雙手捧著方運的字帖,仔細觀摩。

    孔德天面帶羨慕之色,道:「若將來方運成為半聖,此篇大作價值必然高於《百鴉圖》,因為這是進境之字,生花永留,作用不大但意義重大!」

    說完,孔德天目光一閃,依然直直看著前方,但手卻快速伸出,摸到方運身前的托板,把之前方運用來對話的紙張全部抽走,快速放到自己的飲江貝中。

    自始至終,孔德天目光向前,滿面正色。

    雲弄章看著「聖院之光」四個字不斷點頭,喜不自勝,完全沒有發現孔德天的小花招。

    過了好一會兒,雲弄章小心翼翼把「聖院之光」帖放入含湖貝,扭頭一看,愣住了。

    「為何不見方運托板上寫著對話的紙張?」雲弄章詫異地問。

    孔德天抬頭望天。

    雲弄章瞬間就懂了。

    「我重質,你有量,各取所需,扯平了。」雲弄章道。

    「那我跟你換啊?」孔德天扭頭看向雲弄章。

    雲弄章抬頭望天。

    方運沉迷了足足一刻鐘,才緩緩回過神。

    方運提筆要謝雲弄章和孔德天,讓他先堅定本心,又因為在心思最為赤誠的時候寫下文字,讓文字與心靈和文膽共鳴,從而徹底明白字由心生,文字不是獨立的存在。

    結果,方運發現自己之前那些有對話的紙張都沒了,無奈一笑,拿出白紙重新書寫方才的感悟。

    我心赤誠,手執妙筆,紙上生花……

    方運還想寫第四句,但想了想停下筆,可能要等自己到書法三境才能寫出來。

    方運不過分神剎那,就見一左一右兩隻手按在紙張上。

    雲弄章與孔德天都是一起向前看,可發現自己拿不起那頁紙,才緩緩扭頭,四目相視。

    兩人的目光對撞,方運好似看到電閃,聽到雷鳴。

    方運眨了眨眼睛,抬頭望天。

    「雲兄,你已經有了聖光帖,此赤誠帖理應歸我。」

    「孔子曰:多乎哉?不多也!常言道,寶物德者居之。」

    「冒昧問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畫孔城十美的詳細過程一一轉告弟妹?」孔德天道。

    「孔兄名中有『德』,此物自然歸你。」雲弄章默默收回手。

    「弄章兄客氣了,出了登龍台,我請你喝酒。」

    「既然德天兄如此說,那我便卻之不恭。」

    方運啞然失笑。

    孔德天心安理得收好方運的字帖,拍了拍飲江貝,道:「弄章,你進入登龍台後,有沒有在附近見過其他人族或妖蠻聖子?」

    「見過一個妖蠻聖子,我習慣性拿出十幾卷戰畫要與他決一雌雄,結果它轉身就跑,我很是氣憤!」

    方運微笑,聖院七進士的實力非凡,那妖蠻聖子除非進入妖界十大妖帥之列,否則遇到聖院七進士最多旗鼓相當,平白浪費時間,而且一不小心就會死亡,更何況雲弄章這種靠戰畫打消耗戰的人。

    聖院七進士中,雲弄章絕對不是最厲害的,但絕對是最讓人惱火的。

    雲弄章繼續道:「至於咱們人族我一個都沒見到,若是見到,自然聯袂而行,共同進退,那樣得到的好處反而多。若孤身一人,能得到卻未必守得住,畢竟開啟龍氣眼的時候,會引發天象變化,驚動周圍的生靈。」

    雲弄章話音剛落,一股無形的大風襲來,三人的龍氣雲不由自主輕晃。

    孔德天立刻道:「說曹操曹操就到!普通的風再大也吹不動龍氣雲,只有開啟龍氣眼的時候才會形成此種大風!」

    雲弄章拿出一支千里鏡四處張望,隨後指向一個方向,道:「你們看,那裡白光衝天。」

    方運也用千里鏡向那裡觀看,果然有噴泉狀白光,是元氣過於濃郁形成的異象,和來之前學宮先生說的一模一樣。

    三人相互看了看,突然齊齊一笑,一起變向飛過去。

    方運默默地提筆書寫。

    「虱子多了不怕癢,再多可以一起養。」方運道。

    雲弄章笑道:「此言大善!我們既然難以擺脫他們,乾脆就該做什麼做什麼,龍妖與妖蠻的仇恨更深,若真引來大量的妖蠻與龍妖,我們或許可以渾水摸魚!」

    「不多!」孔德天與雲弄章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聖院進士,廝殺經驗豐富,不會被這種程度的困難嚇跑。

    方運點點頭,回頭看向妖蠻和龍妖。

    那些龍妖雖然不能飛行,但畢竟算這裡的原住民,對浮空雲陸的了解遠超人族和妖蠻,哪怕暫時被拋開,也會在不久后重新追上。

    只不過龍氣雲的優勢太大,可以在半空改變方向,龍妖只能憑藉浮空雲陸移動,差了許多。

    孔德天道:「老規矩,若對方是人族,我等幫他守護,站在邊緣吸收散逸的龍氣,反正他無法吸收。若是妖蠻或龍妖,能殺則殺,不能則騷擾,盡量爭到更多的龍氣!」

    方運與雲弄章一起點頭。

    方運早就知道,在登龍台沒有開啟的時候,平時也會顯現龍氣眼,但數量極少,每一次顯現龍氣必然會引發周圍的龍妖進行生死搏鬥。

    在登龍台開啟的過程,龍氣眼的數量呈爆發性增長,變成人族、妖蠻與龍妖三方爭奪,經常會形成混戰。

    在這種時候,哪怕三方內部矛盾重重,也會放下恩怨,共同對外。

    不多時,三人便看清那龍氣眼的位置。

    那龍氣眼位於一座百里浮空雲陸的一端,就見一道淡金色的龍捲風豎立在那裡,高達百丈,而百丈之上是噴泉狀白光。

    那淡金色的龍捲風就是龍氣眼開啟后形成的景象,距離龍氣眼中心越近,則吸收龍氣的速度越快。

    就見一個白衣進士站在龍氣眼中,無數個淡金色光點連綿不斷飛入他的眉心,那些光點甚至連成許多光線,如同四面八方的光線匯聚在那人的眉心。

    白衣進士在吸收龍氣的同時,兩手持文寶,口中不斷出口成章使用戰詩詞,並且控制唇槍舌劍斬殺來敵。

    在龍氣眼的內圈,有一頭狼蠻聖子和一頭兩紋古蛇侯與白衣進士爭鬥,三方打成一團亂,誰也不放過誰。

    龍妖可以與同妖位的聖族妖蠻並駕齊驅,但絕對無法戰勝同妖位的聖子妖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