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最怕妖蠻近身攻擊,但那白衣進士憑著一口唇槍舌劍與戰詩詞和文寶,逼得狼族聖子與古蛇侯不敢持續迫近,只敢偶爾襲擊。

    龍氣眼內圈中,三人相互攻擊,在三人的腳下和附近,躺著十七具龍妖的屍體,有龍妖帥,還有更弱的龍妖將。

    在數百丈的外圈,則站了七個帶傷的龍妖帥,它們並不敢進入內圈,只敢小心翼翼吸收散逸的龍氣。

    方運三人迅速靠近,等看清裡面白衣人的相貌,三人的表情都出現細微的變化。

    孔德天與雲弄章一起看向方運,目光里似乎隱藏著什麼。

    方運放下千里鏡,平靜地看著遠方的白衣人。

    宗集,雜家宗聖後裔,宗午德堂叔,但年紀只比宗午德大五歲,慶國人,與景國敵對。

    當年方運棄考時,宗集雖然沒有主動發文抨擊方運,但也支持慶國人對方運的攻擊。

    方運提筆寫字。

    「幫。」

    孔德天與雲弄章齊齊點頭,無論方運如何選擇,兩人都不可能不相助。

    孔德天深吸一口氣,舌綻春雷道:「我等偶然前來,不知宗兄是否願同我等一起抗敵。」

    巨大的聲音傳遞數百里,那座浮空雲陸的妖蠻人全都聽到,一起收手後退,向方運所在的方向看來。

    宗集同樣拿出千里鏡仔細一看,眉毛緊緊皺起又緩緩鬆開,舌綻春雷道:「請三位文友助我一臂之力,我等共抗妖蠻,共享此龍氣眼!」

    「好!」

    雲弄章道:「這是小型龍氣眼,已經被吸收一些,我們到達那裡后,只要站穩兩個時辰,就可以吸光裡面的龍氣。」

    「畢竟是宗集先發現此地,按照規矩,宗集站在核心,我等稍稍遠離他,與他一同把妖蠻與龍妖逼到外圈!」

    雲弄章道:「可惜墨山那個傢伙沒在。若是有他的機關獸在,這些妖蠻未必打得動。不過,我們三個進士夠了!」

    方運白了雲弄章一眼。

    雲弄章笑道:「怎麼?你也想參戰?你不要忘記,你在孕劍,才氣和文膽之力要用來凝聚唇槍舌劍。就算你天縱奇才,現在恐怕也剩不了多少才氣,勉強能使用一些秀才或舉人戰詩詞。所以你老老實實觀戰,緊握防護文寶就好。」

    「方運在聖墟得了不少好處,他應該不缺文寶。不過,怕就怕那些妖蠻舍龍氣不要,非要殺他。」孔德天道。

    「那些龍妖的態度很怪,妖蠻對方運的殺機濃烈,而龍妖對方運幾乎沒有什麼殺意,但也沒有善意,應該是他們知道方運有什麼寶貝。方運,你可知道?」雲弄章問。

    方運搖搖頭,他真不知道原因。

    「也罷,反正已經被他們盯上,若他們要戰,那便以龍氣眼為決戰之地!我自從成為進士,還從未全力激發孔祖意志!」孔德天的語氣中流露一絲傲氣。

    雲弄章和方運眼前一亮。

    除了一些無法考證的傳說,人族目前只知道兩種君之星位,一種是孔聖意志,另一種就是星之王,而星之王可以說是妖祖意志。

    星位平時能形成很強的力量附加在讀書人的戰詩詞、唇槍舌劍等各方面上,若全力激發,會形成更強大的力量。

    雲弄章笑道:「我在兩界山的時候,倒是親眼見過有人激發孔聖意志『知春秋』,但從未進入過。若德天兄激發孔聖意志,他們不近身則已,近則必死!」

    方運點點頭,許多讀書人都知道激發孔聖意志知春秋的可怕之處。

    孔德天微笑道:「我倒是好奇方運全力激發星之王的力量后,會有多強,畢竟人族從來沒有誰能將星之王化為君之星位。」說到最後,孔德天的語氣充滿了惋惜。

    方運與雲弄章心中明白,若孔家之龍沒死,那將是第一個將星之王轉化為君之星位的人。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表示自己也想知道。

    孔德天隨後道:「弄章,你們雲家的半聖意志也非同尋常。雲聖通《三禮》,若全力激發雲聖意志,則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

    雲弄章急忙擺手道:「那是大禮,我所掌是小禮,勉強能分親疏、決嫌疑、別同異、明是非。我文位有限,大概也只能分親疏而已。」

    「此戰之中,若方運有危險,可能需要你的公之星位相助。」

    雲弄章正色道:「自然鼎力相助!」

    方運想了想,開始默默地背誦《十國史?武史?陳聖慶之世家》的內容,並默背有關陳慶之的相關內容。他習慣了做筆記,所以在涉及到陳慶之重要經歷的時候,會在紙上寫一些字。

    一鼓破魏、斬關夜退、破城於豫、七千白袍……

    孔德天與雲弄章看了幾眼,意識到方運在溫習半聖陳慶之的歷史。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不明白方運為何要在這種時候研究一位半聖的經歷,不過知道方運自有其用意,並沒有打擾。

    三人離宗集所在的龍氣眼很遠,至少需要三刻鐘才能到達。

    此刻龍氣眼中的宗集、狼蠻聖子與古蛇侯停手,站在原地不動。

    宗集站在中心,超過六成的龍氣光芒進入他的眉心,而另外三成則湧入狼蠻聖子與古蛇侯的身體之中,最後一成向外散逸。

    雲弄章道:「蛇龍同屬,古蛇一族最能發揮龍氣作用。這古蛇侯雖然只有區區兩道龍紋,但卻不容小覷。若不是這古蛇侯對狼叢的殺意更重,宗集一人根本無法站在核心之中。看來宗集是用了手段激怒古蛇侯,不錯。」

    「那聖子狼叢與古蛇侯顯然是養精蓄銳,等待他們同族前來。哼!」孔德天對妖蠻與古妖的態度極差。

    隨後,兩處的妖蠻與古妖通過氣血高呼傳話。

    聽了一陣,孔德天突然譏笑道:「妖蠻很猖狂啊,那鷹惑竟然說要不惜一切殺死方運,而且它看出方運已經成為聖前進士。」

    「可惜我只懂妖語,不懂古妖語,不知道那些龍妖在說什麼。孔兄,你們孔聖世家應該對古妖語略有涉獵,他們說了什麼?」雲弄章問。

    孔德天搖頭道:「除了孔祖本人,我孔家沒人真正懂古妖語,只能知道一些簡單的古妖詞語。我只聽懂他們提及方運,要聯合之類的,別的一概不懂。」

    方運一言不發,側耳傾聽雙方人馬的交談,聽了好一陣終於明白,之前追他的三頭古妖侯沖著自己來的,但沒向古蛇侯透露消息,只是約定最後有了好處會分給古蛇侯。

    最後四頭古妖侯妖做出決定,活捉方運。

    聽到這裡,方運忍不住莞爾一笑,這可不是壞消息。

    「方運你笑什麼!」雲弄章好奇問。

    於是方運就寫出四頭古妖侯的決定。

    孔德天與雲弄章盯著方運許久,唉聲嘆氣。

    雲弄章道:「連古妖語都懂,你說吧,你還有什麼不會的!那可是古妖語啊,連妖聖們對古妖語都一知半解,那可是需要特別傳承,別族不可能學會!你到底在聖墟里得到什麼了!」

    孔德天微笑道:「這個秘密你先不要說,等哪天你有什麼需要,比如想去聖院卻被阻攔,你就直接說你懂一些古妖語,保證聖院的『尋古院』會全力收納你。」

    方運書寫:「還有此事?那我記下來,以後有機會去尋古院走走。」

    方運知道人族有尋古之學,乃是人族研究史前時代的學科,從周文王成聖為起點,之前的歷史都是他們研究的範圍。

    尋古院在十國的名聲不大,但聖院每任四聖都是尋古院的名譽掌院,而所有半聖都是尋古院的成員。

    這個名聲不顯的尋古院為人族立下汗馬功勞,與史家、醫家和墨家的關係尤為親密,無人敢忽視。

    「既然妖蠻要殺你,龍妖要活捉你,那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可惜你不能說話,不然我們完全可以挑動龍妖們先殺妖蠻。」孔德天道。

    兩人說、一人寫,開始討論對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三人腳踏龍氣雲,終於來到龍氣眼附近。

    孔德天與雲弄章二話不說,立刻口吐唇槍舌劍,外圍的龍妖帥們撒腿就跑,就見兩道才氣古劍直刺宗集近處的狼叢與古蛇侯。

    狼叢和古蛇侯立刻離開龍氣眼內圈,與妖蠻或龍妖匯合。

    方運三人立刻飛到龍氣眼內圈,但並不進核心。

    龍氣眼的外形就是淡金色的龍捲風,核心無風,宗集站在其中,方運三人則站在被風吹動的地方。

    宗集鬆了口氣,拱手道:「多謝三位文友相助,他日若有機會,一定相報!」

    宗集看方運的神色很正常,好像根本不知道方運在阻撓宗家與宗聖的聖道。

    方運仔細觀察宗集,相貌跟宗午德有些許相似之處,是一個英俊的中年人,只是眉宇間有些陰沉,不像是能輕易接觸的人。

    「不必客氣,都是……」孔德天只說到一半就愣住了。

    龍氣眼動了!

    龍氣眼快速移向方運,並讓方運位於核心!

    宗集、孔德天與雲弄章三人一起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眼睛瞪得好似大銅鈴。

    隨後,不遠處傳來妖蠻與古妖們的驚呼聲。

    「怎麼可能!龍氣眼不能動啊!自登龍台出現過,龍氣眼就沒有動過,現在怎麼主動向方運移動了!」鷹族聖子鷹惑感到莫名其妙。

    聖子猿岡疑惑道:「這就是人族常說的猿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