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無奈,看來孔德天與雲弄章是不打算讓自己參戰。

    雖然說眼前的古妖侯不是登龍台最強的那幾位妖侯,而那些聖子妖蠻也不是最可怕的那幾位聖子,但兩人絕不可能戰勝如此多的敵人。

    「象族不退!」聖子象破高傲地揚起頭,象牙如同兩把利劍直刺天空。

    雲弄章道:「那你們就做好死亡的準備吧!」

    孔德天微微低著頭,眼皮輕輕耷拉著,眼中竟然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一道道無形的才氣自兩人的身上散發,吹得衣衫鼓脹,吹起細微的灰塵。

    鼠越嘿嘿一笑,道:「我們沒有做好準備,因為死的會是你們!」

    就見五頭妖帥聖子體表浮現濃郁的氣血之力,很快凝聚成覆蓋全身的血色鎧甲,這是妖帥的天賦力量,擁有強大的防護能力。

    血鎧不破,則無人可以傷到他們。

    王者血鎧更是強大,那需要融入大量聖血,等閑聖子難以凝練,他們五妖都不具有。

    鷹惑、鼠越、象破與狼叢身上只凝聚血鎧,但猿岡則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根粗糙的大鎚。

    這大鎚乍一看像是直徑三尺的大鐵球安裝在鐵棍上,但仔細一看,上面坑坑窪窪,到處都是血跡,偶爾有一角凸出,散發著駭人的寒光。

    方運看到這大鎚不由得皺眉,妖族使用兵器的不多,但每一件妖兵都格外強大,這巨錘看似粗糙,但材質乃是妖界之物,遠比大部分妖族的身體堅硬,勢大力沉,最是兇悍。

    最重要的是,方運從這大鎚中感受到淡淡的凶意,這大鎚必然久歷戰場,吸收妖界的凶煞而成,無論對氣血鎧甲還是對人族的防護戰詩,都有強大的破壞能力。

    那狼叢看到這大鎚后本能地橫移半步,哪怕他擁有氣血鎧甲,在這可怕的大鎚面前也會一擊而裂。

    五頭聖子妖帥正要向前,就見那身高兩丈的古鱷侯伸指一劃,就見一條暗紅色的氣血之力從他指尖激射而出,落在地面快速移動,在五頭聖子妖帥身前犁出一條一指寬的溝線。

    古鱷侯指了指五頭聖子,然後向他們後方一揮手,示意他們不準動。

    猿岡與鼠越沒有絲毫反應,但兇殘成性的鷹惑與狼叢立刻發出低聲咆哮,怒視古鱷侯,而那象破體表的氣血越來越濃,雙目逐漸被血色籠罩,它的鼻中不斷噴著氣,尾巴不耐煩地抽打著,似乎在剋制什麼。

    古熊侯用稍微變調的妖語,慢慢道:「人族,交給,我們。你們,滾。」

    狼叢上前一步,眼中凶光畢露,喉嚨中發出低吼。

    猿岡伸手阻攔,道:「我們想殺方運,他們也要殺方運,就隨他們去。等他們敗了,我們再上,沒有必要爭先後。」

    其餘幾頭妖蠻聖子面露不悅之色,猿岡的說法不符合妖蠻的法則,無論是獵物還是戰利品,妖蠻都要先戰勝競爭者再奪取。

    方運就是他們的獵物。

    不過,眼前是四頭古妖侯,而不是古妖帥,妖位比他們高一層,雖然不是聖子但有龍族血脈,與他們旗鼓相當。

    鼠越笑嘻嘻道:「那我們就看他們斗,只要殺死方運,大功完全可以算我們的!」

    「嗯。」象破輕哼一聲,周身的氣血之力緩緩消散。

    四頭古妖侯一起向前,最後停在方運等人的三十丈外。

    古鱷侯一指方運,用簡單的妖語道:「把你的飲江貝交出來,你可以離開!」

    孔德天一言不發,左手激發翰林文寶半山吟硯的力量,一座一丈高的半透明山峰包圍他,隨後提筆在聖頁上書寫曹植的著名傳世進士戰詩《白馬篇》。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並遊俠兒……」

    《白馬篇》是一首長詩,足有一百四十字,但此篇形成的白馬將軍非同小可,遠可用弓,中可用槍,近可用劍,只要有才氣支撐,便可一直存在。

    每遇戰鬥,若時間足夠,幾乎每個進士或翰林都會吟誦出來,讓自己身邊多一位實力不下於妖帥的白馬將軍。

    孔德天乃孔家嫡傳,書法早就進入二境,就見他筆下生花,僅僅是書法力量就讓此篇戰詩詞增加兩成威力,更不用說他的文寶筆、墨汁和聖頁的力量。

    方運一看孔德天不到危急關頭就用聖頁,心想不愧是家大業大,自己雖然手裡有數十聖頁,但絕不會在這種時候用出來。

    就見《白馬篇》上的寶光層層,竟然出現了詩魂寶光,而且方運從中感受到一種奇異的力量,那力量沒有形成寶光,但性質卻遠在寶光之上。

    方運立刻明白,那力量是君之星位,孔聖意志。

    這意味著,孔德天喚出的白馬將軍必將達到妖侯的實力!

    古鱷侯、古熊侯、古狼侯與古蛇侯齊齊嘶叫一聲,就要前沖,方運右前方的雲弄章隨手拋出一幅戰畫,然後低頭也書寫《白馬篇》。

    戰畫當空打開,方運看出那是一幅山水畫。山水寫意,不如工筆技法精緻,所以無法以畫成兵,但山水寫意也有工筆技法做不到的,那就是展現山之巍峨、水之奔流。

    方運眼尖地發現,這幅山水畫用了自己發表在《聖道》上的技法,其散發的氣息遠遠強於普通進士山水畫,這說明畫道新技法已經開始增強人族!

    那戰畫飛到半空,化為一座三里長的高山落地,擋住古妖侯,隨後百丈寬的洪水夾雜山石自山上奔流而下,衝擊敵人。

    古蛇侯冷笑道:「人族的進士戰畫而已,我剛剛見識過,不堪一擊!」說完張口使出妖術。

    就見古蛇侯口中氣血奔涌,隨後氣血化蛇,萬蛇相聚成一條一丈粗的超大巨蟒,狠狠撞向那水流。

    「轟……」

    水與巨蟒相撞,水流僅僅是減慢,但那巨蟒則被生生沖碎。

    「不對!這進士戰畫有古怪,聯手擊破,不能讓他們寫完戰詩!」古蛇侯大叫。

    在古蛇侯說到一半的時候,另外三頭古妖侯同時使用妖術,轟擊水流。

    百丈波濤被轟碎。

    青山依然在。

    四頭古妖侯面面相覷,雖然山水戰畫以防禦見長,但也不至於被三人聯手轟擊而不散。

    「繞路!我們追趕了太久,不能把氣血浪費在這戰畫之上!」古鱷侯立刻帶領另外三古妖急速奔跑。

    「猿岡,怎麼回事?」鼠越用爪子撫著鬍鬚。

    「人族的山水畫我曾經見過許多,但此戰畫明明只是二境戰畫,卻格外靈動,山傲水秀,定然是用了方運的新畫道技法!」猿岡道。

    鷹惑眯著眼,道:「方運的強弓詩《擒王》與戰詩《石中箭》已經威脅到那些妖民、妖兵與妖將,現在他的畫道技法與琴道技法廣為流傳,為禍更深!此人留不得!」

    狼叢低聲道:「對,無論如何,都要殺了方運!」

    「找機會!」鼠越輕聲回應。

    五頭妖蠻聖子一起點頭。

    在四頭古妖侯繞過高山阻礙來到近處的時候,孔德天與雲弄章已經喚出白馬將軍,而方運也以《荊軻刺秦歌》喚出一個黑霧刺客。

    孔德天的白馬將軍比雲弄章的整整大了兩圈,身披金甲,手持巨弓,見到四頭古妖侯挽弓便射向最笨重的古熊侯。

    古熊侯怒吼一聲,熊掌上氣血如火,狠狠拍向飛來的箭矢。

    就見箭矢竟然穿破熊掌上的氣血鎧甲,擊中它的身體,可惜古妖侯身體太強橫,那箭只在上面留下淺淺的傷口。

    「敢傷我!」古熊侯咆哮衝過來。

    孔德天與雲弄章的才氣古劍竟然不見,等四頭古妖侯靠近,孔德天與雲弄章突然張口,兩把才氣古劍從口中飛出,分別襲向古鱷侯與古蛇侯。

    這兩把才氣古劍表面與之前有細微的差別,但古鱷侯與古蛇侯並不在意。

    古鱷侯張嘴便咬,普通才氣古劍根本無法承受它那恐怖的咬合力。

    古蛇侯也毫不在乎,蛇尾飛出,要把雲弄章的才氣古劍拍飛。

    但是,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孔德天的才氣古劍竟然猶如利刃割草一樣,把古鱷侯的牙齒紛紛切斷,並切開他的嘴角,眼看就要切開他的喉嚨,但隨後被強大的氣血之力沖飛。

    古蛇侯突然慘叫起來,就見整整三尺長的尾部被切斷,直到尾尖落地,古蛇侯都不相信眼前是真的。

    沒有被唇槍舌劍攻擊的古熊侯與古狼侯也被這個場面嚇到了。

    戰畫高山消散,五頭妖蠻聖子這才看到牙齒掉光的古鱷侯與尾巴斷掉一截的古蛇侯。

    「兩人的才氣古劍怎麼變得那麼厲害!」鷹惑全身鷹毛直立,難以想象。

    猿岡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隨後道:「我明白了,是藏鋒詩!方運曾寫過一首藏鋒詩!」

    方運聽到猿岡大喊,不由得多看了這個猿妖一眼,這猿岡不僅知道的多,而且很聰明。

    孔德天與雲弄章本就是難得的天才,一個是孔聖世家,一個是半聖世家,孕劍之物都是完整的蛟龍骨,又得家族全力栽培,唇槍舌劍的威力遠超普通進士。

    若僅僅是普通的藏鋒詩,還不至於如此強,但偏偏方運擁有妖祖的君之星位,能接引諸天星力,乃是妖族的剋星!

    「不要怕,我們用氣血恢復傷處!」古蛇侯不甘心地嘶叫一聲,大量氣血湧入斷尾處。

    血止住了,但沒有絲毫肉長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