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吸收龍氣的過程中,文宮的第一條龍紋在快速增長。

    若是普通進士吸收了一整座小型龍氣眼的龍氣,必然可形成半道龍紋,可方運的第一道龍紋僅僅完成十分之一。

    方運第一次意識到文宮大的缺點,不過仔細一想,若吸收的龍紋多,那唇槍舌劍的力量或許會更強。

    就在龍氣眼消失的同時,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五頭聖子妖蠻在那裡小聲嘀咕,指指點點。

    「怪不得古妖一族被我們妖蠻趕盡殺絕,你看看它們,連合作戰鬥都不會!」

    「這種古妖別說遇到最強的妖蠻十三軍,就算遇到那種二等三等的妖軍,也不堪一擊!」

    「孔家的那位果然不凡,根本不給古妖任何機會,只要古妖稍有問題,就會被他利用。我在兩界山大戰中遇到過他,拿他毫無辦法,當然,他對我也束手無策!」象破驕傲地道。

    「你們象族本來就是戰場之王,最強十三軍中,你們象軍排在第三,他瘋了也不會沖你們象軍去。」

    「不過,兩人再強,若沒有方運的藏鋒詩,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優勢。而且方運的眼光也很毒,好幾次古狼侯想憑藉速度衝過去,都被方運阻礙。看來傳言沒錯了,他定然是得了星之王,現在和孔家進士一樣有了君之星位!」

    「你們看,他竟然吸光了龍氣眼,太快了!真龍都沒有這種速度啊!」

    「方運必須死!」

    五頭妖蠻聖子對方運的殺機更加濃烈。

    戰場中,已經被重創的古鱷侯與古熊侯雖然依舊在戰鬥,但卻已經不敢向前沖。

    古熊侯低聲道:「這兩個人族進士是什麼來路?看上去與其他進士相差不多,可為什麼一個有用不完的戰畫,另一個的舌劍與戰詩詞里有著一種強大的力量,我們的力量都會被削弱。」

    「大概碰到人族的孔家或六大世家之人,太強了!」古蛇侯低聲道,說話的同時甩動斷掉一部分的尾部,抽飛大量戰畫戰兵。

    「只能怪一開始的兩把唇槍舌劍突然發威,若一開始沒有被傷,我與古蛇侯不至於如此狼狽!不如我們先後退,把古蛟侯找來?」古鱷侯萌生退意。

    就在此時,古蛇侯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它的心臟部位竟然被孔德天的唇槍舌劍擊中,雖然僅僅在心臟上開了一個口,但君之星位的力量已經深入其中。

    四頭古妖侯中唯有古狼侯只是受到輕傷,但它的皮毛遠不如另外三侯強。

    古狼侯怒道:「馬上走,否則再也走不了!你們想想他們的攻擊順序!古鱷侯鱗甲最強,是他們第一個目標。而古熊侯皮糙肉厚,氣血最足,隨後被重創。古蛇侯雖然龍紋不如我多,但古蛇侯的蛇鱗強大,更擅長毒術,對人類的威脅比我大。而我空有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唇槍舌劍!」

    四大古妖侯突然醒悟,他們這些龍妖終究是古妖,更喜歡直來直去的戰鬥,很多時候甚至懶得使用妖術,可面對有自保能力且會算計的人族,他們的弱點就被無限放大。

    方運從頭看到尾,越發明白古妖一族為什麼會沒落。

    孔德天的確比龍妖中最強的古鱷侯強許多,雲弄章也比古鱷侯強一絲,可四頭古妖侯至今沒有逼得兩人激發星位力量,兩人現在用的僅僅是星位附帶的力量。

    但若是把那四頭古妖侯換成實力相同的人族進士,現在孔德天與雲弄章必然會被迫激發星位力量,最終哪怕勝利也是慘勝。

    「撤!」四頭古妖侯立刻逃跑,孔德天與雲弄章沒有追去,而是一起看向方運。

    三人相互看了看。

    孔德天道:「以妖蠻的貪婪,斷然不會放過這些龍妖,我們先走為妙!」

    方運和雲弄章一起點頭,然後立刻控制龍氣雲快速向後方飛去,遠離那些妖蠻聖子。

    五頭妖蠻聖子愣住了,事情竟然和他們之前想的不一樣,他們原以為等雙方戰鬥到最後再撿便宜,可古妖侯雖然敗了但不傻,竟然提前逃跑。

    鼠越最為焦急,抓耳撓腮道:「怎麼辦?三個重傷,一個氣血消耗過半,最差也是兩龍紋的,相當於一個中型龍氣眼,不能放掉啊!」

    「可方運怎麼辦?」

    鷹惑立刻道:「聽我的!我與狼叢劫殺那頭完好的古狼侯。你們三個任選三頭古妖殺死!古狼侯的龍氣歸狼叢,我要親自殺死方運,好處不多,但我要這個榮譽!至於獵殺榜的獎勵,我等平分!」

    四頭聖子妖蠻都很精明,殺死人族第一天才的榮譽可不一般,是巨大的隱性財富,但鷹惑是攔截方運等人的關鍵,而且他不要四頭古妖侯的龍氣,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答應,否則很可能兩頭空。

    「我對付那頭古熊侯!」象破道。

    「我對付古鱷侯!」猿岡拎著妖兵巨錘。

    「那條傻蛇就交給我了!」鼠越貪婪地望著古蛇侯。

    五頭聖子妖蠻對四頭古妖侯展開追殺。

    方運三人則在飛出這座浮空雲陸后不斷下降,消失在妖蠻與古妖侯的視野里。

    四頭古妖侯三重傷一輕傷,古狼侯想要甩掉另外三頭重傷的古妖侯,可他還有七頭狼帥手下,它們逃不了,隨後四妖侯與七頭狼帥抱團停下,面對五頭狼蠻聖子。

    五頭狼蠻聖子輕蔑一笑,立刻收起登龍石,展開攻擊。

    七頭狼帥很快被殺光,四頭古妖侯雖然或重傷或氣血不足,但困獸猶鬥,雙方展開激烈的戰鬥,打得浮空雲陸輕輕震蕩,地面塌陷,無數的裂痕蔓延。

    經過一番苦戰,四頭古妖侯全部被殺死,死後他們額頭上的龍紋化為龍氣,進入殺死他們的妖蠻的身體。

    五頭妖蠻聖子傷痕纍纍,氣血消耗近半。

    「那頭狗熊實力不怎麼樣,但臨死前拚命起來真厲害,斷了我一條腿和象鼻。不過他太蠢,想再斷我的象牙,結果被我象牙捅死!」象破說完,一口咬掉古熊侯的頭,用新生的象鼻捲起送入嘴中,嘎吱嘎吱大嚼,一邊吃一邊稱讚。

    「那古狼侯真難纏,他臨死前一擊,我左面的翅膀至少要等一刻鐘才能恢復。」鷹惑輕聲道。

    「沒關係,我們一定能追上方運他們,先休息片刻,等我們完全吸收龍氣,殺他們輕而易舉!」

    「嘿嘿,那條蛇的尾巴斷掉,移動不便,被我憑藉速度殺死了,誰說鼠族怕蛇族?我喜歡吃蛇膽!」鼠越說著就要去尋找古蛇侯屍體里的蛇膽。

    突然,大地裂開,兩道寒光凜冽的唇槍舌劍飛出,一起刺向鷹惑,在鷹惑反應過來之前斬斷它的翅膀和兩爪,兩劍還要取鷹惑的頭,但它鷹嘴如劍,連點兩下,把兩把舌劍震飛。

    「不好!他們從下面偷襲!」象破大吼。

    「跑!」猿岡、鼠越、象破與狼叢四個聖子立刻向四個方向飛去,甚至都沒看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鷹惑。

    「你們……」鷹惑慘叫起來,它的登龍石隨著半截爪子掉在地上。

    「祖靈救我!」鷹惑身後浮現一尊碩大的半透明巨鷹,隨後融入它的身體。

    只要氣血足夠,身體可以慢慢恢復,現在時間緊迫,只有祖靈能讓它迅速恢復。

    巨鷹祖靈的力量進入鷹惑的身體,鷹惑感覺到洶湧的熱流,鬆了口氣,低頭看著傷口。

    傷口不流血,但也沒有重新長出。

    「是方運的藏鋒詩!是星之王的力量!完了!」鷹惑瞬間明白。

    隨後,兩首進士戰詩攻到,一首詩是雲弄章的《送寒冬》,凍結萬物,一首是孔德天的《詠山》,化為一座小山砸在鷹惑的身上。

    兩首進士戰詩很強,但鷹惑及時把祖靈與氣血之力外放,形成強大的血色鎧甲保護自己,最後血鎧崩碎,但它身體所受的傷並不重。

    鷹惑大吼:「別跑!合力殺他們,不然他們殺死我後會讓龍氣雲增強,你們一個都跑不掉!他們只有兩人!方運現在是廢物!別跑啊!我們妖蠻的四個聖子,難道怕了人族的兩個進士?你們是妖蠻中的恥辱!象破,你連野豬都不如!猿岡,就是一隻猴子!狼叢,你就是一條看門狗!鼠越,他們身上有重寶!」

    「你說什麼!我們象族沒有敗類,不可能不如野豬!」象破猛地轉身回返,巨大的象腿踩的地面咚咚作響,身後浮現兩頭祖靈,一頭是巨象,一頭是古妖猛獁。象破雙眼瞪得通紅,妖蠻受不得激將的弱點在它身上顯現出來。

    「不準說我是猴子,你這隻會飛的雞!」猿岡揮舞著巨錘返回,虎虎生風。

    狼蠻聖子狼叢轉身張口大叫,恐怖妖術狼嘯化為血色波紋,沖向鷹惑身邊裂開的縫隙,狼嘯所過之處,地面陸續碎裂,碎成細密的沙土。

    鼠越眼珠子轉動,小心翼翼地往回走,鼻子迅速動著,彷彿在尋找危險的氣息。

    方運、孔德天與雲弄章從巨大的裂縫中出現。

    「死吧!」象破前兩隻象腿高高抬起,重重落下,如決堤江水般的氣血之力湧入地面,通過地面迅速傳導到方運三人面前,凝聚成一頭兩丈高的遠古猛獁,撞向三人。

    鷹惑、鼠越與猿岡也同時使用妖術。

    五頭妖蠻聖子的妖術眨眼間落在三人身上。

    這一次,五頭妖蠻聖子用盡了全力,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人族。

    但在釋放出妖術后,鷹惑發現了三人的異常,大叫道:「不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