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是幻象!是兵法!」鷹惑雙目中閃過血色光華,隨後它看到,那裡根本不是三個人,而是一頭戰畫之鷹。

    「三個人」被淹沒在妖術洪流之中,炸成無數的碎片,但是,沒有血肉,只有戰畫之影炸裂后的流光,《三十六計之瞞天過海》的力量隨之消散。

    那裂縫在不斷增大,已經形成巨大裂谷,三個人腳踏龍氣雲從大裂谷的不同方位升起。

    孔德天與雲弄章離之前的幻象較近,一左一右,相距五十丈,而方運則站在孔德天另一側,相距二十餘丈。

    孔德天與雲弄章手中各握著一件翰林文寶,激發封入的兩首翰林戰詩詞。

    戰詞《龍山會》化為一條水龍,張牙舞爪撲向鷹惑。戰詩《破海鯨》緊隨其後,形成一頭巨大的鯨妖撞過去。

    在兩首翰林戰詩詞抵達之前,孔德天與雲弄章的才氣古劍猶如兩道寒光在鷹惑周身飛舞,不去接近它的鷹嘴,在它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傷痕。

    隨後水龍與巨鯨接連而至。

    「救我……」鷹惑大聲慘叫,調集所有氣血之力保護自己的殘軀。

    但是,雙方相距太近了,兩件翰林文寶的力量生生把它打得昏迷,隨後孔德天的才氣古劍斬下它的鷹頭。

    就見它的登龍石突然炸開,化為一線光芒進入孔德天腳下的龍氣雲,讓龍氣雲大了一圈。

    與此同時,鷹惑的屍體中飛出一些金色光點,那是它殺死龍妖帥后得到的龍氣,一起飛入孔德天的文宮。

    「殺了它們!狼叢,你我殺孔德天!猿岡,你去阻攔雲弄章,不要拚命!鼠越,方運交給你了!」象破突然說出一連串妖族密語,連方運都聽不懂。

    活著的四頭妖蠻聖子中,鼠越最為精明,它意識到這是人族的分兵之計,但其餘三個聖子卻因為氣血涌動導致被殺意控制理智,沒有發現。

    鼠越正要提醒,發現方運孤零零站在那裡,立刻面露喜色。

    殺死方運,則可以獲得眾聖的大量賞賜!

    鼠越沒有被殺意蒙蔽理智,卻被貪婪覆蓋,它周身氣血噴發,化為一道堅實的血鎧,然後猶如一道紅色光箭飛射向方運。

    鼠越眼中紅光閃爍,它身後浮現一頭巨鼠祖靈,隨後融入它的身體,讓它的身體迅速暴漲,像一頭大水牛。

    進士若控制唇槍舌劍,則不能使用戰詩詞,若書寫戰詩詞,則唇槍舌劍力量大減,力量並不能疊加,但是,妖族的氣血之力、氣血鎧甲以及祖靈的三者力量可以完美疊加!

    這是普通妖帥強於普通人族進士的原因。

    一股淡淡的凶威自鼠越身上散發出來,若是那凶威凝聚成實質,就是妖煞,是一種源自氣血之力卻比氣血之力更具有破壞性的力量,本來只有妖侯才能形成。

    妖族和人族不同。再天才的人族,在進士時期也不可能擁有翰林的天賜,但妖蠻的聖子們因為有父母的血脈,使得他們往往能得到一部分高一層妖位的力量。

    此刻鼠越身上的力量雖然連凶煞雛形都算不上,僅僅算是凶威,但卻讓它的血鎧防護能力足足增強五成!

    在奔跑的過程中,鼠越興奮地張開嘴,鼠族的牙齒格外強大,藉助祖靈和氣血之力,甚至可以咬掉同層次真龍的鱗片!

    沒有任何妖族敢讓鼠妖的牙齒接近自己的喉嚨。

    「方運,你會死在我鼠越手中!」鼠越大聲吼叫。

    在鼠越跑到一定距離,方運突然提筆書寫,一息詩成。

    在方運提筆的時候,一隻潔白如玉的蝴蝶從他的懷中飛起,張口噴出一條細流,細流落地,迅速化為一條一丈寬的小河向前流淌。

    霧蝶輕輕閃動翅膀,一股無形的風吹起,卷著河流的水向前涌動。

    鼠越面露驚色,只想罵自己蠢貨,只因為方運從未用過霧蝶的力量,竟然完全忘記這件事。

    不過,鼠越並沒有放棄,它相信自己堂堂妖族聖子,有氣血之力、氣血鎧甲與祖靈三重力量,外加一絲的凶威力量,足以衝過奇風與弱水,殺死方運。

    霧蝶只是幼年,它所調動的弱水與奇風的量少,威力也少,尚不能把奇風弱水化為更多的形態,在很多時候僅僅像是裝弱水與奇風的工具。

    方運寫的不是別的詩,是《風雨夢戰》。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原作寶光、傳世寶光、書法二境寶光、文房四寶帶來的寶光……以及詩魂寶光!

    《風雨夢戰》成功進入戰詩二境,擁有詩魂寶光。

    就見漫天的弱水與奇風突然變得猶如陽光下的水晶一樣閃爍明亮,隨後,戰詩的力量撲到弱水與奇風之中。

    一個個由弱水與冰塊組成的弱水騎士出現,足有四百騎。

    在弱水騎士身後,同時出現了一百多方運從未見過的騎士,這些騎士的身軀同樣由冰塊組成,但是他們手中握著的不是冰槍,而是冰弓,而且他們身後的箭筒中有三支由白色氣流組成的長箭。

    奇風騎士。

    在看到兩種騎兵出現的時候,鼠越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殺死方運的誘惑太大,而且鼠族擁有強大的逃生能力,它還是選擇了繼續前沖。

    地面鋪滿厚厚的冰層,普通戰將都會滑倒,可鼠越竟然如履平地,只是速度稍稍減慢。

    馬蹄敲擊冰面的聲音響起,弱水騎士在前,奇風騎士在後,發起衝鋒。

    鼠越輕蔑地喝罵道:「滾!」說著口吐氣血之力,隨後氣血之力竟然落在它的血鎧之上,形成墨綠色的苔蘚,全身變色。這苔蘚不僅有強大的防護能力,更蘊含鼠疫之毒。

    鼠越根本不認為一首舉人戰詩可以傷到自己,哪怕用了詩魂,哪怕蘊含弱水與奇風的力量。

    嗖嗖嗖……

    一百餘奇風箭飛向鼠越,隨後一把把冰槍掠過前方的弱水騎士飛出,最前面的弱水騎士準備刺向鼠越。

    冰芒閃爍,殺意衝天。

    鼠越迅速躲閃,最後只有三十餘奇風箭與七支弱水冰槍擊中它。

    噗噗噗……

    每一支箭、每一支槍都刺破妖術苔蘚和氣血鎧甲,刺到它的皮毛。

    這些箭與槍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甚至無法刺破它的皮毛,但是,這不是普通的戰詩,這是一首同時消耗才氣與文膽之力的戰詩。

    槍箭及身,風雨入夢。

    一絲文膽力量在鼠越的體內炸開,而且是文膽二境的力量!

    「噗……」

    鼠越吐出大量鮮血,身體失去平衡,倒在冰面上向前滑行。

    最前面的弱水騎士挺槍,刺出。

    噗噗噗……

    一個又一個血洞在鼠越身上出現。

    十息后,鼠越身上的登龍石化為一點金光飛入方運腳下的龍氣雲中。

    隨後,它體內的龍氣盡數進入方運的文宮中。

    這時候,其餘妖蠻與兩人還未交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