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數的淡金色光華飛入方運的眉心,越來越多,越來越快。

    一個小型龍氣眼足夠一個普通進士吸收兩個時辰,但方運僅僅用了一刻鐘就吸光。

    在吸收龍氣眼的過程,方運書寫《送常東雲赴邊關》,用這首藏鋒詩的力量包圍正在孕育中的唇槍舌劍。

    吸收完這個龍氣眼,方運立刻去之前讓龍息石刻發熱的地方,果然,又找到一處龍氣眼。

    吸收完第二個龍氣眼,方運才明白,原來迷霧陸島的龍氣眼遠比想象中密集。

    可惜這裡霧氣太大,能見度越往裡越低,現在方運已經只能看到一里範圍的東西,再遠什麼都看不到。在這種環境下找龍氣眼要麼靠運氣,要麼一個浮空大陸一個浮空大陸慢慢搜尋,一天最多能找到兩三個。

    有了龍息石刻,一切都不同了。

    方運繼續飛行,兩刻鐘后,龍息石刻再度熱起來,而且明明是剛到龍氣眼範圍的邊緣,石刻的溫度就相當於在小型龍氣眼的中心!

    「至少是中型龍氣眼!」

    方運手持龍息石刻飛向龍氣眼的源頭,不多時,果然看到一道新的龍氣眼出現在前方。

    小型龍氣眼的外形是淡金色的龍捲風,高達百丈,而這處龍氣眼足足高兩百丈,比之前的更加粗大。

    方運急速飛過去,和之前一樣,快速吸收。

    龍氣眼大了,他吸收的速度也更加快了。

    方運站在龍氣眼的核心,心中不斷思索。

    「這龍氣眼為何主動靠近我?我吸收龍氣的速度為何比別人快那麼多?莫非跟騰龍詩有關?或者跟我吃下的偽龍珠有一定關係?」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默默地想著各種可能,但始終沒有頭緒。

    方運站在淡金色龍捲風中四處張望,腳下是陸地,一裡外是霧蒙蒙的,什麼都看不到,若是在這種時候遇到敵人,那真是天下第一號的倒霉蛋。

    方運從懷裡拿出那塊血滴獸皮。

    血滴獸皮原本有三滴聖血,在方運挖掘真龍遺骨的時候,一道龍紋進入其中,而在救古妖負岳的時候,妖祖的血也進入裡面。

    四滴血和一道龍紋在黑亮的獸皮上,明明看似很隨意,但方運卻覺得這四血一龍紋外加一張獸皮在進行看不見的驚世之戰。

    方運摸了摸黑漆漆的獸皮,手感依舊沒有變。

    「不知道這獸皮以後會不會增加新的住戶。」方運心道。

    方運突然眉頭緊皺,盯著龍紋,回憶得到真龍遺骨的過程,可總覺得自己似乎遺忘了什麼,而且十分重要。

    一刻鐘后,方運吸收完這座中型龍氣眼。

    方運離開此地,繼續往前飛。飛著飛著,突然感到龍息石刻微熱,比遇到小型龍氣眼的時候溫度更低,心中好奇,因為龍氣眼最小也就那麼小,再小的話龍氣不足會自動崩潰。

    方運沒有大意,利用龍息石刻向發熱的源頭飛去,不多時,前面出現一處浮空雲陸。

    別的浮空雲陸的邊緣參差不齊,有的甚至不斷向下掉落碎石,但這處浮空雲陸的邊緣平滑如鏡,如同被利刃切過,不知道多少年,仍然保持原本的狀態。

    一粒沙不掉,一顆石不落。

    方運立刻意識到,這裡恐怕就是古妖與龍族的廝殺之地,古妖傳承中有類似的恐怖力量。

    吹氣生雲,眼開星落,那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偉岸之力。

    方運小心翼翼接近,到了近處才發現上面散發一種可怕的氣息,撕裂天穹,破滅萬界。

    這僅僅是一記斬痕。

    方運感到不對,竭力去想象古妖傳承的畫面,一陣淡淡的古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那恐怖的氣息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這力量太恐怖了,從遠古大戰到現在不知道過了幾十萬年,上面依舊遺留著這麼強的氣息,比獸皮上的聖血和龍紋都可怕,只有妖祖之血能與其相提並論。

    方運小心翼翼飛到浮空雲陸上,發現這裡除了山丘多,和別處區別不大。

    龍息石刻的溫度一直不變,這讓方運覺得有些古怪。

    不多時,方運看到前方的迷霧出現一座小山峰,有五十層樓那麼高,但古怪的是,這山非常薄,厚度僅僅只有半丈,像是一塊立起的石片。

    龍息石刻的溫度終於有了少許提升。

    方運仔細觀察這山,上面布滿了塵土和一些褐色植物,除了外形奇特沒有特別之處。

    方運想了想,誦詩《風雨夢戰》,就見數百普通的寒冰騎士落在地上,用力鑿擊石片山。

    這石片山似乎經歷了太多的風霜,一些地方變得很脆弱,不多時,整座山倒塌,而從斷裂處,方運看到了不同尋常的東西。

    裡面散發著淡淡的龍息。

    方運愣了片刻,使出舉人戰詩《大風歌》,就見石片山被龍捲風攪碎,但總有一些微亮的東西絲毫不被龍捲風影響,靜靜地躺在地上。

    不多時,《大風歌》形成的龍捲風把附近吹得乾乾淨淨,只留下一塊塊拇指大小的水晶。

    方運立刻再次使用《風雨夢戰》,喚出寒冰鐵騎收集地上的東西,不多時,一座半人高的水晶小山出現在方運面前。

    霧蝶飛出,翩翩起舞。

    方運拿著一塊小水晶仔細觀察,可以感受到裡面淡淡的龍息,又試了試水晶的硬度,無比堅硬。

    「莫非是巨大的龍鱗?」

    普通的龍聖鱗片可以十萬年不朽,更強的龍聖的鱗片可以百萬年不朽,前提是沒有強大的外力影響。

    這裡是古戰場,掉落的鱗片必然被古妖聖的力量侵蝕,變得無比脆弱,絕對撐不了這麼多年。歷經這麼多年還遺留了奇特的水晶,這種鱗片必然是龍身上最堅硬的逆鱗,比龍骨都堅硬。

    最後,方運終於確定,這石片山根本就是一頭龍聖的逆鱗,而這些水晶,是逆鱗中最精華的部位所化。

    這些逆鱗水晶被古妖聖力量侵蝕還依舊存在,其價值不言而喻,方運全都收到飲江貝中,以後自己留著用,或者從龍族手裡交換什麼好東西。

    方運第一次見這種逆鱗水晶,無論是人族、星妖蠻還是古妖的記載中都不曾出現,無法確定價值。

    方運見霧蝶似乎有興趣,就把一顆小逆鱗水晶拋給它,它立刻抱著鑽進方運懷裡。

    龍息石刻的溫度恢復正常。

    方運觀察片刻,腳踏龍氣雲,開始使用《大風歌》攻擊那些山區。

    一連摧毀四座山丘,裡面的確不是普通的石頭,接近骨頭形成的化石,可惜那些化石沒有任何價值,其中或許有妖聖甚至龍骨,可這裡是戰場,各種力量衝突,哪怕龍族大聖的骨骼也會腐朽或石化,力量流失。

    不過方運發現了幾塊很漂亮的石頭,應該是龍聖的龍骨化石,這種被外力侵蝕的化石不能藥用,但當美玉卻是世間最頂級的。

    把那幾塊龍骨化石收入飲江貝中,離開此地,按照預定好的方向飛行。

    方運一路前行,平均每個時辰都會遇到兩處龍氣眼,一開始小型居多,而後來是中型龍氣眼居多,甚至還遇到一處大型龍氣眼。

    文宮的龍紋越來越多。

    一直飛行的話,一萬里只需要兩天多一點就能到達,但方運把許多時間用在尋找和吸收龍氣眼上,足足飛行了四天才到達預定的地點。

    只要在百里之內,「連字帖」自然有反應,但方運此刻卻感應不到其它兩人。

    「他們兩個人找到的龍氣眼比我少,應該早就到了,要是出了變故,我的連字帖不可能感應不到。難道是……距離或方向出了問題?」

    方運想了想,以此地為中心,開始向其他方向飛行,識圖通過「連字帖」感應另外兩人。

    兩個時辰后,方運沒有感應到兩人,但卻吸收了三個中型龍氣眼。

    方運輕嘆一聲,自己文宮的龍紋終於達到了六道,可若是其他進士吸收了如此多的龍氣,不僅文宮會有九道龍紋,而且唇槍舌劍也會多出好幾道龍紋。

    他的文宮龍紋離九道遙遙無期,更不用說讓唇槍舌劍上生出龍紋。

    隨著時間的推移,孕育中的唇槍舌劍越來越大,只不過真龍遺骨太厲害,越到最後,孕劍的阻撓越大,但方運有文膽和小型文曲星鎮壓,孕成唇槍舌劍只是時間問題。

    方運看了看周圍的迷霧,輕輕一嘆。

    這裡的迷霧更濃了,能見距離已經減少到百丈!

    「再找找吧。」方運心中無奈,心中已經決定,再等一天後兩人若是還不來,極可能是三人都失去了正確的方向,乾脆撕碎連字帖。

    方運掂了掂手中的龍息石刻,選了一個方向向前,決定先飛三百里再回來。

    在飛行的同時,方運一邊警戒,一邊在奇書天地中快速瀏覽裡面的書,不求完全理解,但求有一定的印象。

    龍氣雲飛了近三百里,方運正要回返,右手一抖,口中突然輕嘶一聲,本能地要拋出龍息石刻,但最後急忙收手。

    「怎麼這麼燙!」方運無比驚訝,隨後臉上浮現濃濃的喜色。

    「一定是傳說中的巨型龍氣眼!」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急忙向讓龍息石刻更熱的方向飛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