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九邀請完,司馬合面色不悅,但閉口不言,而墨山與雷九則面露喜色。

    龍蠻帥龍琥一直沒有說話,等雷家說完突然用不太標準的人族語道:「我聽說,你竊取了原本屬於龍嶺的石刻?」

    方運一愣,自己剛才已經把龍息石刻送入飲江貝中,而且從來不曾對外人說,龍琥不可能知道龍息石刻的去向。

    「石刻?我不明白。」方運舉起身前的紙,上面寫著字。

    龍琥張口道:「凶……休怪我把你碎屍萬段,若是你不交出石刻的話!」

    方運愣了剎那,別人或許會認為龍琥人族語不好導致語序古怪,但方運知道,這龍息石刻是凶君與龍蠻人一族的交易,凶君利用石刻換取龍嶺幫助他成為星之王。

    方運聽完「凶」字后意識到,一定是凶君懷疑是自己殺了他的分神,奪走他的飲江貝和一切,所以才告訴龍琥說龍息石刻在自己身上。

    「方運,什麼石刻?」張知星好奇地問。

    雷九也盯著方運,心中不知在想什麼。

    方運搖頭,提筆寫字后舉起:「我也不清楚,估計這個龍蠻人腦子不好使,瘋了。對了,我因為寫過帝王騰龍詩,能引發龍氣眼的異變,希望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只要不會害我們便無妨。」雷九突然變得非常寬容。

    方運放下寫著「那就好」三個字的紙后,龍氣雲載著他向前飛行,而他默默拿出一張紙舉了起來,上面寫了兩個字。

    冤枉。

    四個進士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不知道怎麼回事。

    龍琥緩緩太高下巴,看著方運道:「既然你不準備把石刻還給我,還敢與這四個人奴聯手搶我的龍氣眼,那就來吧!我就站在這裡讓你們攻擊,等我吸收完這個龍氣眼,身體里的龍紋將達到四道,到那個時候,看我如何將你們一拳打成肉醬!我喜歡肉醬!」

    龍琥緩緩舉起被龍鱗覆蓋的右拳,拳頭上妖煞火焰熊熊,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眾人望去,火焰扭曲了空氣,龍琥簡直如同妖中王者,隨時可以滅殺眾人。

    「方運,先對我們使用藏鋒詩!」墨山說著收起唇槍舌劍,雷九與張知星隨後照做,而司馬合的唇槍舌劍受損,只能在一旁看著。

    方運點點頭,飛到三人身前,連續寫了三首藏鋒詩,為三人的唇槍舌劍附加力量。

    龍琥不為所動,完全不把方運的藏鋒詩放在眼裡。

    寫完第三首藏鋒詩后,方運看向三人。

    就見墨山、張知星與雷九三人眼中閃爍著欣喜之色,此刻三人也不能開口,張知星在提筆書寫。

    「沒想到方運的藏鋒詩如此了得!若早早有方運的藏鋒詩,殺那些妖蠻根本沒必要激發星位的力量!準備一下,讓龍琥不敢小覷我人族英才!」

    五人稍作準備,立刻展開攻擊!

    除方運寫了一首《荊軻刺秦歌》喚出黑霧刺客,其他四人一起書寫進士戰詩《白馬篇》,喚出白馬將軍。

    四人稍稍歇息,等才氣震蕩減輕,書寫進士防護戰詩,保護好眾人,再一起書寫進士戰詩。

    在這個過程中,龍琥依舊紋絲不動,滿面淡然。

    但是,巨型龍氣眼動了!

    巨型龍氣眼開始向方運所在的位置移動。

    所有人都發現了這個異象,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雙方暫時忘記巨型龍氣眼的存在。

    片刻后,一條水龍,兩座山峰以及一頭騎著巨象的大將共四首戰詩的力量依次攻向龍琥。

    方運發現,這四首戰詩的銜接簡直完美無缺,沒有重疊浪費力量,也沒有脫節,四道戰詩必然會連綿不斷落在龍琥身上。

    四人如此強,龍琥之前竟然沒敗下陣,可見龍琥強到什麼程度。

    方運以前聽說最強的妖蠻可以無視相同妖位的敵人的攻擊,以前不信,現在有些相信了。

    除了司馬合,其餘三人在詩成后,口吐唇槍舌劍,三道劍光如天之痕迹掠過,發出刺破空氣的轟鳴聲,以超過兩倍音速的二鳴之速飛向前方。

    在三把唇槍舌劍之後,是四個白馬將軍射出的強弓箭。

    在弓箭之後,是墨山的獅虎機關獸。

    張知星右手托著一座人頭大的地動儀,地動儀外形如倒扣的酒桶,八方各有一座頭衝下的青龍,龍口銜珠。

    在龍頭下面,各有一尊蟾蜍張開大口,準備接著珠子。

    代表正南的龍突然輕輕張口,珠子重重落下砸進蟾蜍的嘴裡,發出一聲輕鳴,接著西南的龍頭張嘴,第二顆珠子落下,後面的珠子依次落下,一個比一個快,在八顆珠子都落下后,地動儀出現裂痕。

    八隻蟾蜍口銜珠子鑽入地下消失不見。

    龍琥挺直胸膛站在原地,原本要左拳破滅戰詩詞,右拳震碎三道唇槍舌劍,可發覺三把才氣古劍的劍光不對,大喝一聲,就見他身後的祖靈炎龍之首張開大口,一邊晃著頭顱一邊噴塗熾熱龍火,形成漫天的火焰攔截四首戰詩詞。

    與此同時,龍琥左拳砸向張知星的劍,右拳砸向墨山的劍,同時口吐血光妖煞,凝聚成一根妖術龍牙,直刺雷九的唇槍舌劍。

    突然,八隻古銅蟾蜍從地面出現,從八個方向包圍龍琥,同時向龍琥噴吐出古銅珠子。

    「轟轟轟……」

    每一顆古銅珠子都在由內向外爆裂,如同千里地震聚於一寸。

    八聲地動山裂、天崩海嘯的聲音同時響起,猶如群山連倒,又如群星隕落,聲傳千里,所有人都被巨大的轟鳴聲震得暫時耳聾。

    連龍琥也不例外,他的動作出現極短暫的停頓,而就是這極為短暫的停頓,讓三個人族最頂尖的進士找到機會,即將擊中龍琥的身體。

    同時快要落在龍琥身上的,還有八顆地動銅珠。

    「嗷……」

    關鍵時刻,龍琥身後的祖靈炎龍之首直撲他的后心,與他融為一體,他周身的妖煞暴漲一寸。

    在千鈞一髮之際,龍琥做出了最後的選擇,用全身的力量去攔截威脅最大的八顆地動銅珠,他相信,以自己的妖煞護體和龍鱗足以輕易防住三個進士的唇槍舌劍。

    龍琥在一瞬間連續揮出八拳,拳拳破空,聲聲爆鳴,整整八道氣浪隨著他的拳頭向各處噴發,而他的八拳也準確地擊中八顆地動銅珠。

    前六顆地動銅珠被擊飛,而最後兩顆分別鑽進龍琥的左拳和右拳,讓他的雙拳炸裂。

    龍琥判斷的沒錯,張衡世家的文寶地動儀太強,那每一顆地動銅珠都吸收了地震的一部分力量,被張知星同時激發,殺傷力遠遠超過翰林文寶。

    不過,方運的藏鋒詩也不弱,是星之王所化君之星位的力量,最為克制妖族,無論是氣血還是更強的妖煞!

    墨山與張知星的唇槍舌劍掠過龍琥的兩肩,兩條布滿紅色鱗片的手臂拋飛出去。

    雷九的唇槍舌劍由一頭完整的寒蛟遺骨孕育,威力無窮,帶著冰封兩極之寒冷,穿透龍琥的心臟。

    但是,雷九太貪了。

    龍琥的祖靈乃是炎龍之首,炎龍,乃是最強大的真龍之一!

    寒蛟雖強,在炎龍面前不值一提。

    冷熱相激,雷九的唇槍舌劍表面出現細微的裂縫,若非上面已經有了兩道龍紋,此劍必然化為粉塵,可能徹底消失。

    雷九身體輕震,一縷鮮血從嘴角溢出,不得不收回唇槍舌劍。

    「雙臂給我復原!」龍琥大叫,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他的兩肩傷口處沒有任何異動,心臟的傷口依舊裂開。

    龍琥沒有驚慌,沒有憤怒,此時此刻,眼中只有不解,只有疑惑。

    但是,哪怕心臟被洞穿,龍琥依然不倒!

    失去雙臂的龍琥猛地抬起頭,周身的火焰更加旺盛,湛藍的雙目竟然也燃燒起來。

    四個白馬將軍的箭矢連綿不斷地落在龍琥身上,都被他的妖煞火焰燃燒成灰燼,甚至碰不到他的龍鱗。

    墨山的獅虎機關獸張開血盆大口,咬向龍琥的頭顱。

    「滾!」龍琥雙目一瞪,妖煞爆發,猛地踢出,把一丈高的巨大獅虎獸踢飛。

    龍琥的身體卻失去平衡,退了兩步才站穩。

    巨型龍氣眼繼續向方運所在的地方移動。

    司馬合欣喜若狂,大聲道:「好!他完了,連巨型龍氣眼都遠離他!敢斷我手臂,毀我唇槍舌劍,大仇可報!」

    方運這才知道,原來司馬合的手臂和唇槍舌劍是被龍琥所傷。

    龍琥緩緩抬高頭,看到巨型龍氣眼遠離自己,皺起眉頭,然後看向方運,臉上浮現複雜的神色,有憤恨,有不甘,可還有一絲的快意,道:「果然,千年一出的孔家龍,萬年一出的方鎮國!沒想到你奪了星之王,而且能把星之王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哪怕是妖皇,也只能把星之王的力量發揮到七成而已!」

    方運不由得想起文宮中的文宮主星,按理說,自己也不可能發揮星之王的力量,畢竟源自妖族的妖祖。但是,文曲星碎片長期在星之王座下,已經改變了星之王的力量。

    那塊文曲星碎片化為方運的文宮主星,那方運就可以憑藉文宮主星把星之王的力量發揮到極限。

    聖院進士的唇槍舌劍加藏鋒詩加君之星位是強,可也只能傷到分心的龍琥,若龍琥不是被地動儀吸引了大部分力量,三把唇槍舌劍最多只會讓龍琥身上多幾處傷口,而不是斷臂。

    「你也很強,恐怕僅次於那個傳說中的獅妄。」方運舉起一張紙。

    龍琥突然發出怪異的笑容,明明身負重傷,必敗無疑,卻絲毫不驚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