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所在的地方,龍氣眼消失,再無龍氣進入他的眉心文宮。

    八座超巨型龍氣眼只剩七座,每座都被佔據。

    遠處的龍族、人族、妖蠻和龍妖雖多,但離龍氣眼從幾百里到萬里不等,需要很久才能飛過來。

    「方運過來!」張知星突然舌綻春雷,然後腳踏龍氣雲,飛向墨山。

    墨山並沒有跟張知星商量,聽到張知星的話,微微一笑,道:「這超巨型龍氣眼的核心位置很大,足夠幾十人同時吸收,而且等其他各族到來,我們都吸收不完。你馬上去張兄那裡,吸收完再來我這裡。與其被其他幾族搶奪,不如都給你!」

    方運急忙擺手,表示不要。

    張知星卻舌綻春雷道:「我都已經離開了,你難道要讓龍氣眼閑置?」

    方運長長一嘆,向兩人拱手致謝,然後急速飛向原來屬於張知星的龍氣眼。

    墨山坦然一笑,道:「方兄不必如此,沒有你,我們也來不到這裡。能者居之,這是聖院的規矩,雷兄,你說可對?」

    雷九沉默不語,聖院沒有太多的規矩,但聖院學子們卻能判斷遵守規矩衍生的事務。之前沒有外敵壓迫,他可以一口咬定方運搶奪龍氣眼,可現在有外敵在,按照聖院的規矩,只要方運吸收龍氣足夠快,最後他也應該讓出龍氣眼。

    他可以不讓,但必將會被許多聖院進士唾棄。

    另外一道龍氣眼中的司馬合很鬱悶,心裡不斷祈禱方運吸收不完。

    方運很快進入第二座超巨型龍氣眼中,再次以變態的速度吸收龍氣。

    方運以為自己文宮擁有九道龍紋后,剩餘的龍氣會直接進入正在孕育的唇槍舌劍中。

    但是,一切都沒有變化,一半的龍氣依舊注入文宮牆壁之中,而另一半的龍氣依舊注入唇槍舌劍中。

    方運無奈了。

    龍氣注入唇槍舌劍是好事,但負面影響是,龍氣與真龍遺骨乃是同源之力,讓方運的孕劍越來越慢。

    文宮本來最多只能有九條龍紋,可現在方運的文宮明明已經超出九條,還在吸收,方運無奈了,也糊塗了。

    方運神入文宮已經看到,九道龍紋越來越亮,明明只是一道道龍形紋路,可現在好似要被撐起來。

    「希望別出事,別把九道龍紋給撐爆了。」方運只能在心中祈禱,畢竟從未有人遇到過這種事。

    人族、龍妖、妖蠻或龍族雖然都能吸收龍氣,但最後形成的力量不同。

    龍妖的龍氣與氣血之力會在他們的額頭上凝聚龍紋,但它們額頭每形成一道龍紋,不僅需要龍氣,還需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以及妖位。

    龍妖的龍紋,是綜合實力的標誌。

    龍族則不同,龍族自身就有龍紋,它們的龍紋附著在龍骨上,外界的龍氣會直接進入它們的龍骨龍紋,不會形成新的龍紋,只會增強他們的力量。

    龍族的龍紋,是力量的源泉之一。

    妖蠻的龍氣會進入它們的心臟部位,在心臟上形成龍紋,龍紋會慢慢改造妖蠻的氣血,讓它們的氣血變得更加強大。

    人族的龍氣首先是進入文宮牆壁,讓文宮形成龍紋,在文宮擁有九道龍紋后,唇槍舌劍才能承載龍紋。

    方運此刻文宮還在吸收龍氣,所以唇槍舌劍上無法形成龍紋。

    大聖之子獅妄匍匐在超巨型龍氣眼中,龍氣源源不斷進入他的身體,他的胸口不時有龍紋浮現,每次龍紋出現都閃四次。

    這說明他的體內已經有四道龍紋。

    獅妄此刻的四道龍紋,相當於人族唇槍舌劍上有四道龍紋,在龍紋的作用下,它一爪拍出,力量比之前多四成,而妖術的威力增加兩成。

    獅妄眯著眼,看向方運的方向,突然,他抬起頭,掃向東南方,看到一朵龍氣雲上的一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嘴角浮現神秘的笑容,繼續低下頭呼呼大睡。

    在場之人各個精明無比,立刻循著獅妄的目光看去。

    那黑衣人的衣服有連衣帽,罩在頭上,而且稍稍露出來的地方也似乎有面具,只是他的手異常奇特,手上的血管突出,而且突出的血管裡面流動的是烏黑色的血液。

    眾人都非常詫異。

    隨後其他地方的各族人馬也發現這黑衣人的不同之處。

    這個黑衣蒙面人腳下的龍氣雲比所有人的都快,至少得到八顆登龍石才能達到。

    這意味著他至少殺了八個聖院進士或聖子妖蠻。

    孔德天、雲弄章、孫仁兵以及姬守愚在一起。

    「這是誰?從東海龍宮進入聖院的進士一共只有二十人,絕不可能有這個蒙面人!」雲弄章道。

    「此人吸收了至少八顆登龍石,應該大都是妖蠻的,可就算只有一個是屬於人族的,那對聖院來說也損失巨大。」孔德天道。

    孫仁兵手捧一卷《孫子兵法》,一邊看一邊道:「此人必然是從其他三海龍宮進入登龍台的,應該是逆種進士。守愚,你說呢?」

    姬守愚鄭重從飲江貝中拿出一片陳舊的竹簡,但是,在竹簡出現的一剎那,一股無形的力量浮現,落在那竹簡之上。

    姬守愚輕嘆一聲,收起竹簡,直視那蒙面人,雙眼中浮現文王所創的後天八卦圖,但隨後他突然悶哼一聲,閉上嘴,嘴角有一絲鮮血溢出。

    三根黑髮悄然變白。

    那蒙面人突然看向姬守愚,對準姬守愚伸出食指輕輕一點。

    「他在威脅你!」雲弄章道。

    姬守愚擦拭嘴角的鮮血,道:「他身上的氣息有些古怪,不像逆種,但比逆種更加黑暗,更加深邃,更加……」姬守愚突然說不出話來。

    「怎麼,姬兄為何不說?」雲弄章問。

    孔德天卻無奈道:「別追問了,不是姬兄不說,而是強大的力量堵住他的嘴。」

    「什麼?」雲弄章與孫仁兵大吃一驚。

    孫仁兵書也不看書了,道:「世間有這種力量的屈指可數,至少也是聖人之位!人族孔聖隕落,不存這種性質的力量,難道是妖蠻的聖神?這個人難道是聖神特使?」

    「說不通啊,那絕對是個人類,在聖元大陸之外,其他種族不可能給予人族如此高的地位,逆種文人也幾乎不可能有如此地位。」

    姬守愚低眉垂眼,一言不發。

    「世間那個層次的大人物,我們兩隻手可以數得過來,完全可以猜到。」雲弄章道。

    「我們知道的大人物兩隻手可以數得過來,但我們不知道的呢?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要招惹此人。但若此人主動為難我等,我等也無需退縮!」孔德天道。

    「自然。」姬守愚突然道,他的語氣比所有人都堅定。

    孔德天低聲道:「此人的危險程度恐怕還在獅妄等人之上,一定要告之所有人族!」

    「此次登龍台,怕是要出大事啊。以前登龍台可沒聽說過有什麼祭壇。德天,你消息最靈通,知道這祭壇是什麼嗎?」

    孔德天搖搖頭,道:「此祭壇極可能跟遠古時期的龍族與古妖大戰有關,應該是龍族所建,至於再具體,我也不知曉。」

    「先向方運靠攏吧。」雲弄章道。

    孔德天微笑道:「方運進入登龍台後簡直如魚得水,你們看看他,已經在吸收第二個超巨型龍氣眼,連黃龍敖煌都比不過他。」

    眾人莞爾一笑,那敖煌正拚命地吸收龍氣,但無論怎麼努力,吸收的速度都遠遠趕不上方運。

    龍妖一族的領袖古蛟侯似乎什麼都不在乎,只來這裡吸收龍氣,但它卻偶爾瞟一眼方運。

    沒有人發現,古蛟侯在為其他龍妖搭建道路的時候,有兩頭龍妖帥偷偷告訴了古蛟侯一件事,真龍遺骨在方運身上。

    對龍妖來說,真龍的一切都無比珍貴,都是龍妖一族突破登龍台封鎖的機會。

    方運沒有發現古蛟侯的變化,而是若有所思地注視著祭壇。

    古妖傳承中沒有這個祭壇,但卻有相似的。

    當年龍族被古妖殺得節節敗退,有些財寶或神物無法帶走,或準備留給後代,一些龍族大人物就利用相似的祭壇保護那些寶藏,而祭壇也理應被做成偽裝。

    方運仔細看著這祭壇,心中不解,這祭壇這麼明顯,龍族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就讓祭壇堂而皇之地擺在這裡。

    方運的目光落在極遠處的雲霧上,恍然大悟,登龍台這片區域的雲霧很可能就是龍族用來掩蓋祭壇的,而且成功掩蓋了無數年。

    方運立刻提筆書寫,道:「此祭壇內龍族寶藏,大家小心,若是太貪心,很可能死無葬身之地。我吸收完龍氣就躲遠處看著。」

    敖煌微怒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是不是姐姐吃裡扒外……咳咳,本龍忘記前面說什麼了,姐夫您真厲害!」敖煌說著學人族那樣豎起一根爪子稱讚。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隨後寫道:「那些妖蠻與龍妖越來越近,諸位準備好迎戰!」

    敖煌冷聲道:「有本龍在,誰敢放肆?來一個吃一個,來倆吃一對!」

    獅妄輕哼一聲,突然大聲獅吼。

    「諸位妖蠻聖子,快快前來,爭奪原本屬於妖族的龍氣眼!等八道龍氣眼消散,就是龍族寶物出現的時候,你們千萬不要漏掉任何寶物!」

    敖煌大怒,道:「小獅子你等著,若你引發各族大戰,我先殺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