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心空島的氣氛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一方是真龍妖侯,一方是大聖之子,一旦雙方廝殺,妖蠻必須幫助獅妄,而人族與其他龍族必須要幫助敖煌,必然觸發大戰。

    獅妄道:「殺我?隨你!古蛟侯,我不能與你聯手殺真龍,但敖煌若殺我,我全力以赴,你若偷襲它,或許能得真龍遺骸,或可讓你突破妖侯之境,晉陞妖王!待到他日,或可成為妖聖,突破登龍台的封鎖!」

    古蛟侯一聽,兩眼放光,五丈的身軀輕輕抖動,心臟突然砰砰巨響兩下,聲震幾十里。

    方運等人族詫異地看著獅妄,獅妄先表示自己不殺真龍,避免出了登龍台被龍族追殺,又引誘古蛟侯借刀殺人,正常妖族可做不到這種事,這種程度在妖族已經算是奸詐了。

    敖煌眯著眼看著獅妄,道:「小獅子狗,別讓我單獨遇到你!否則本龍非吃了你不可!」說完不理獅妄,眼珠子直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多時,方運耳邊傳來敖煌的傳音:「方運,你有什麼壞點子,幫我幹掉獅妄,出了事我負責。」

    方運白了不遠處的敖煌一眼,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的嘴。

    「算了,我自己想辦法,你現在還需要我保護,萬一之後戰鬥起來,有多遠跑多遠。我勸你別進祭壇,就算進,也應該與其他人族一起,你當個跟班就行。裡面……嘿嘿,除了我,誰都進不到最裡面,普通龍族也不行!除非他們手裡有什麼秘寶。」

    方運點點頭,心中仔細分析敖煌的話,原來祭壇裡面別有天地,只是不知道裡面會有什麼,畢竟不同的龍族寶藏形勢也不同。

    看到方運有思索之意,敖煌嘿嘿笑著傳音:「其實龍族寶藏太多了,當年遠古龍族統帥萬界,什麼都是龍族的,凡是我們龍族喜歡又帶不走的,就想辦法封印。知道登龍台為什麼開啟嗎?」

    方運搖頭。

    「每次有寶藏開啟,登龍台就會開啟!這個秘密只有我們龍族和雷家知道,不過西海龍族那幫傢伙可能把消息泄漏給了一些妖蠻。這些寶藏有大有小,平時的都是小寶藏,這次就是少見的大寶藏,這祭壇里肯定有好東西!具體是什麼我就不跟你說了,你站在一旁羨慕就好。當然,若是你為我寫一首詩廣為流傳,我不介意分潤你一些寶物。當然,像龍龜……咳咳,不能透露寶物詳情。」

    方運一聽,心中頗為震撼,沒想到連龍龜都出現了,而且是敖煌最先說的,可能是最不重要的,那更重要的不知道到什麼程度。

    龍龜就是贔屓,也稱霸下,乃是祖龍親子之一。方運一直很懷疑祖龍的審美以及愛好,不過純血龍龜的確是可以與真龍相提並論的生靈,只不過後世的龍龜血脈混雜,已經不能稱其為霸下。

    龍龜乃是瑞獸,若是能放在一國國都,甚至可增強國運,與真龍不相上下,不過人族十國還沒有能力請龍龜鎮國,鎮壓國運。

    敖煌就是個碎嘴,又有真龍的驕傲,這裡誰都看不上,只能跟方運聊天。

    「對了,你覺得『敖煌一身是金鱗』這句當詩的開頭怎麼樣?霸氣不?」

    「我告訴你,龍宮裡的東西特別好吃。我現在已經是妖侯,可以去十國遊玩,去景國京城的時候,我給你抓幾條龍鯨……算了,有點大,別把一條街壓塌了。」

    「不是我說你,你在人族有什麼好的,直接來龍宮,我撮合你跟我姐!我姐可漂亮了,四海龍族以及妖蠻都想辦法當我姐夫!」

    「你啥時候中進士?等殿試的時候你管的地方缺雨,找我,我幫你行雲布雨。你看哪個代縣令不順眼,告訴我,我去弄一場大澇!別客氣,咱倆關係這麼好!」

    「你唇槍舌劍裡面有蛟龍骨嗎?你應該早點說,我去蛟龍宮要一條上好的蛟龍遺骨給你,而且是聖子遺骨!」

    「你有時候寫的詞太娘娘腔,我一點不愛看!不過我姐喜歡。我倒是喜歡你寫的《白蛇傳》,能不能為我寫一本書?就叫《萬界之主敖煌傳》,把天下各族的美人都給我……」

    方運終於忍不住了,提筆書寫,然後舉起紙張。

    「我寫個蛆族公主給你要麼?癩蛤蟆族女王怎麼樣?」

    敖煌睜大眼睛看著方運,被方運噁心到了。

    「本龍也挑食的好吧。」敖煌說完悶悶不樂趴在地上,大尾巴甩來甩去,地面堅硬的石頭如同豆腐一樣被掃得碎石四散。

    一干人族看得滿頭冷汗,誰要是被敖煌那麼一掃,必然變成肉泥。

    不多時,方運吸收完第二座超巨型龍氣眼。

    在場所有人都看著方運無語了,連古蛟侯都一臉的稀奇,低聲道:「這小東西若是一直在登龍台,我們龍妖遲早因龍氣不足死光。」

    站在另一處龍氣眼中的司馬合臉色有點不好看,因為張知星與墨山正盯著他。

    張知星沖方運一招手,道:「這座墨山的龍氣眼歸你了,我們去司馬合那裡。」

    張知星與墨山腳踏龍氣雲,直奔司馬合那裡。

    司馬合一句話也不說,因為這是聖院學子潛在的規矩,更何況想反抗也反抗不了,且不說他拿張知星與墨山沒有辦法,更何況敖煌在,而且這時候敖煌的心情很不好,堅硬的地面被他活生生用尾巴掃出個大洞。

    方運自知無法推辭,只得進入龍氣眼。

    八處龍氣眼只剩六處。

    方運的文宮還在吸收龍氣!

    方運這次徹底無奈,文宮明明早就有了九道龍紋,可還是在繼續吸收,完全顛覆了所知的一切。

    別人沒有感覺到,敖煌似乎有所察覺。

    「你眉心散發的龍氣氣息太強了,難道這些龍氣都被你吸收到文宮裡?龍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只有龍聖才能形成。這登龍台的龍氣更特別,多多少少蘊含祖龍的氣息,這可是祖龍親自建造!別說你,我吸收多了都受不了!你的文宮還沒開裂嗎?」敖煌問。

    方運搖搖頭。

    敖煌無奈道:「好吧,算你狠,比我都狠!等你將來缺龍氣了,我想辦法把你偷偷帶到龍聖爺爺那裡偷點龍氣,反正他很多,用不著。」

    方運拱手致謝,但立刻感到不妙。

    果然,敖煌得到道謝后心情大好,完全忘記蛆族公主和癩蛤蟆女王的事,又開始展現話癆龍的本色。

    「方運啊,你說我周遊十國的時候,是化成壯漢好呢,還是化成書生好?到時候我孩子太多怎麼辦……」

    方運默默地聽著,不時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方運吸收的龍氣越來越多,眼看這第三座超巨型龍氣眼就要枯竭,方運只覺文宮一震,意識到發生了大事,急忙神入文宮。

    在進入文宮的一剎那,天崩地裂,文宮搖晃,文宮中的方運神念站立不穩。

    「不會真撐爆了吧!」方運立刻向外望去,然後如同石化一樣,就見布滿文宮的九道龍紋真的炸了,而且炸成許多金色的光點,包圍文宮。

    就在方運心驚之時,一聲奇異的龍嘯聲自文宮上空響起,聲傳百萬里。

    方運愣了。

    祭壇周圍的人、龍、妖愣了,正在向中心空島附近趕的各族也都愣了。

    「怎麼回事?誰在裝龍!」敖煌瞪大眼睛看著方運。

    「龍嘯是從他文宮裡發出的不錯,方運不會真的是真龍轉世吧?」張知星看呆了。

    雷九傻了,這方運也太奇葩了,進聖墟把人族帶到第七長廊,考個舉人聖筆評等,在凌煙閣不聲不響七亭全十籌,十國大比也是前無古人的滿籌,連進了登龍台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還是人嗎?

    獅妄突然起身站立,喉嚨中發出低低的咆哮,全身的筋肉緊繃,隨時可以撲殺方運。

    「你不再考慮考慮?」敖煌的聲音突然響起,斜眼看著獅妄。

    獅妄想了想,抬頭看了一眼快速接近的黑衣蒙面人,輕哼一聲,重新趴下。

    古蛟侯的龍氣眼就在方運一旁,他思索片刻,一動不動。

    方運仰頭看到,自己的文宮上空,竟然浮現了一個龍頭!

    一個由淡金色龍氣組成的龍頭,龍角崢嶸,龍面威武,龍鬚飄揚,雙眼明明空洞無物,卻彷彿眼觀萬界,目視蒼生。

    方運眨了眨眼,甚至停止了思考,這也太誇張了,自己文宮上怎麼可能出現龍頭!

    大量的龍氣光點飛向龍頭,慢慢融入龍頭下面,很快,龍頭有了脖子,龍氣光點繼續聚集,龍身慢慢增加。

    但是,在龍身凝聚到八成的時候,方運發現龍氣不足了!

    「完了!」方運心中升起一絲絕望,文宮生龍這種從未有過的異象實在太不一般了,自己很可能失敗。

    在最後一絲龍氣融入龍軀后,這條淡金光龍竟然缺了一條尾巴!

    龍氣沒了。

    「轟……」

    殘缺的淡金光龍炸裂。

    「徹底完了,唉……咦?」

    方運看到,明明炸裂的金龍再次凝聚,不過和剛才不同,這次龍頭以下竟然形成了龍捲風。

    隨後,方運看到大量的龍氣自外部進來,沖入文宮,融入龍捲風中。

    方運愣了一下,感到不妙,急忙退出文宮。

    方運看到,左右兩側的超巨型龍氣眼竟然相互環繞著,把自己夾在中間,兩座超巨型龍氣眼的龍氣瘋狂地注入他的眉心。

    「又奪我龍氣!」方運左側的雷九暴跳如雷,簡直氣瘋了。

    方運右側的古蛟侯獃獃地看著方運,腦子有點轉不過彎。

    「一個人族小進士敢搶本侯的龍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