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龍氣眼中的敖煌、獅妄和張知星等人愣在原地,耳邊似乎能聽到雷九與古蛟侯心底的罵聲。

    「這方運,膽子不小啊!」敖煌不斷眨眼,要重新認識方運。

    「總算知道他為什麼叫『狂君』了,搶雷九的龍氣也就罷了,怎麼連古蛟侯也不放過。古蛟侯可是登龍台之王,幾百年來多少妖蠻或人族進入,可沒有誰能威脅到它!」墨山目光有些獃滯。

    「不如趕緊勸方運逃跑?」張知星道。

    「方運這是找死啊,而且還拖累我們!」司馬合差點哭出來,心想怎麼攤上這麼一個禍害,身為聖院進士,方運若遭到攻擊,他不可能見死不救。若是他跑了,文膽只是震蕩,不至於開裂,可是一旦回到聖院,必然會被開除。

    任何人都可以見死不救,但聖院不需要此等讀書人!

    此時,各族人馬已經接近這裡,最近的已經有十幾里,許多都在中心空島上,離這裡不足五百里。

    大量的妖蠻、龍妖、人族與龍族看到方運強奪雷九與古蛟侯龍氣的那一幕。

    所有龍妖氣炸了肺。

    「龍妖之王在登龍台被搶了龍氣,這簡直是一族之恥!」一隻古鷹侯尖叫。

    「敢搶古蛟侯的龍氣,殺了他!吃了他!」一頭古虎侯大叫。

    「目中無妖!目中無妖啊!我古妖一族雖然敗於妖蠻,但也曾戰勝龍族,怎能被人族進士羞辱!」一頭古猿侯無比憤怒。

    「殺!殺!殺!」一頭古象侯雙眼通紅,兩隻門板大的耳朵不斷扇動。

    那些龍族相互看了看,低聲議論。

    「人族越來越猖狂了,別看我們是龍族,龍妖是我們的食物,可碰到古蛟侯,咱們都是有多遠跑多遠。」

    「方才的龍嘯聲很奇怪,似乎是從方運身上發出來的,莫非他有什麼我們龍族秘寶?」

    「廢話,沒有我們龍族秘寶,他怎能搶奪龍氣眼?」

    「哼,這個蠢貨,死定了。」一頭西海龍族冷哼道。

    正快速趕過來的妖蠻則兩極分化。

    「哈哈,笑死我了,方運真是被豬油蒙了心,竟然惹到古蛟侯頭上。連獅妄都不願意得罪古蛟侯,他竟然敢這麼做,真是不知死活!」

    「有獅妄和古蛟侯聯手壓制那個龍崽子,我等定然可以滅絕人族!」

    「走,我們也去爭奪龍氣眼!」

    「不過,這方運如此神勇,不失為人族中的妖蠻啊!」

    「不錯,他生在懦弱的人族真是浪費了。連古蛟侯都不怕,此等悍勇之輩,若入我妖族,必當是一尊妖皇!」

    「方運此人能在妖界如雷貫耳,果然是有膽氣的!」

    「佩服佩服!」

    而正在趕來的聖院進士們則反應各有不同。

    「方運瘋了!」姬守愚捂著額頭。

    「會不會在用什麼兵法計謀?」孫仁兵疑惑不解。

    孔德天與雲弄章相視苦笑,齊齊搖頭,兩人都見過龍氣眼自動飛向方運的情景,這次恐怕和以前一樣,不是方運故意的。

    祭壇邊緣,身在一處龍氣眼的獅妄目瞪口呆看著方運,脖子上的鬃毛全都炸起來了,道:「這個人族不簡單啊!勇士!英雄!放到我妖族,那就是鐵錚錚的妖族楷模!」

    方運身在兩條超巨型龍氣眼之中,聽到獅妄的稱讚哭笑不得,完全就是一個誤會,自己怎麼就成了妖族楷模了?

    方運翻了翻胸前擋板的紙,第四次舉起那張紙。

    冤枉!

    雷九怒視,古蛟侯怒視。

    方運默默地放下紙,在前面添加了一個字。

    真冤枉!

    無人相信。

    「殺!」古蛟侯雙目冒火,四爪踏空,五丈長的蛟身飛舞,晴空落霹靂,無風起烏雲,天空眨眼間形成方圓百里的烏雲,大雨瓢潑。

    「滾!」敖煌如一道金色閃電飛出,兩爪抓向古蛟侯,張開大口對著古蛟侯噴吐一道淡金色的火焰。

    龍炎過處,空氣扭曲,古蛟侯的身體明明離龍炎還有三尺,可鱗片突然燃燒,迅速變黑。

    古蛟侯嗚嗷一聲,身體急速翻轉,以最快的速度逃離。

    「小破蛇,敢在本龍面前殺方運,你死定了!方運,記得告訴姐姐我救過你!」敖煌說完直直向古蛟侯衝去。

    敖煌與古蛟侯離方運越來越遠,突然,獅妄毫無徵兆地竄向方運。

    之前龍蠻聖子龍琥妖煞外放,形成火焰,而獅妄此刻突然全身金光大作,整個身體如黃金鑄就,簡直就是一顆獅形太陽。

    風神翼帶著獅妄在半空飛行,在飛行的過程中,獅妄低吼一聲,就見一陣腥臭的黑風在他面前形成。

    雲從龍,風從虎。

    呼呼……

    黑風高達十丈,長百丈,黑風過處,三尺地面被生生刮成灰塵,整個天地都好像暗了三分。

    黑風如傾倒的山峰一樣砸向方運,其中竟隱藏著比氣血之力更強的妖煞力量。

    「方運小心!獅妄的妖術已經達到妖侯的層次!」張知星張口噴出唇槍舌劍,直刺獅妄。

    方運左手握頌龜鎮紙,就見一頭五丈長的巨龜虛影浮現在他的周身,牢牢保護住他。

    與此同時,方運腳踏龍氣雲急速後退,右手提筆書寫舉人戰詩《滄浪行》,立刻形成一道巨浪向前抵擋黑風,接著方運低頭又寫。

    第一道《滄浪行》形成的巨浪迅速與黑風相撞,隨後第二道、第三道……一直到撞碎第五道大浪,黑風才撞到《頌龜歌》形成的巨龜之上。

    黑風在途中被五道大浪消耗了太多了力量,撞在巨龜上只是讓巨龜輕輕一晃,對方運沒有形成任何傷害。

    「好強!」司馬合忍不住低聲道,方運不僅一息詩成,而且五次《滄浪行》之間沒有絲毫的停頓,任何舉人都不可能做到,因為文宮的才氣在形成戰詩詞后,必然會形成一定的震蕩,哪怕翰林寫舉人試都起碼要停頓半息,可方運沒有。

    但是,方運擋得住妖術,卻擋不住獅妄。

    「不好,這妖術不是為了攻擊,是為了掩護它!」

    張知星與墨山的唇槍舌劍一起飛向獅妄,想要阻攔它片刻,但兩人的唇槍舌劍落在獅妄身上,發出清脆的金屬交擊聲,舌劍立刻被彈回。

    獅妄的黃金之身上僅僅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迹,很快就恢復如初。

    獅妄離方運只有數丈,它爪尖的光芒更加耀眼,顯然要動用最強的力量。

    「罷了!」墨山手中突然解開身上束衣服的衣帶,然後向方運一拋。

    那腰帶突然放射出無窮量的光華,頭尾相連,迅速變大,落向方運,在落地時候,衣帶竟然化為圓形的黑石城牆,保護住方運。

    獅妄重重地撞在城牆之上,城牆劇烈晃動,但沒有絲毫破損。

    「墨守成規!」獅妄不甘心地望向墨山,眼中殺機乍現。

    楚國伐宋,魯班為楚國製造了一種攻城的機關雲梯,足以輕鬆攻下宋國,墨子找到魯班,一同見楚王。

    墨子以衣帶為城牆,以木片當雲梯,與魯班模擬攻防戰,無論魯班的機關如何巧妙,永遠無法突破墨子的防禦,最終楚王不得不放棄攻打宋國。

    後來,衣帶化城,墨守成規,便成為墨家最強的防禦力量。

    古書記載,墨子成聖后,出天外遭遇五頭妖聖圍攻,墨子拋下衣帶,墨守成規,然後呼呼大睡。三日後,墨子睡醒,五頭妖聖已經不知蹤影。

    獅妄可以輕易殺死幾百次墨山,但要突破墨守成規的力量,至少需要十息!

    墨守成規蘊含著墨子的聖道!

    墨家人一般只有到翰林才可能通曉墨守成規之法,可墨山區區進士就已經用出墨守成規,這讓獅妄對墨山起了殺心。

    十息的時間足夠敖煌返回。

    「小獅子狗,你找死!」敖煌轉身回返,殺向獅妄。

    獅妄本想殺墨山,但見敖煌如此兇狠,不得不一振風神翼,轉身逃跑。

    沒有人發現,祭壇一些地方出現細微的裂痕。

    敖煌還想追趕獅妄,發現古蛟侯回身虎視眈眈,不得不停下,擋在方運身前。

    「混賬妖蠻,有本事跟龍爺爺我大戰三百回合!」敖煌看一眼左面的獅妄,看一眼右面的古蛟侯,龍頭不斷左右轉動,生怕兩妖偷襲方運。

    兩處龍氣眼開始枯竭,龍氣已經全部進入方運的文宮。

    方運身在墨守成規之中,閉上眼,神入文宮。

    此刻,文宮上空發生巨大的變化,淡金色的五爪光龍開始第二次塑造身體,龍頭不變,而由龍捲風組成的龍軀由上到下開始變化,逐漸出現鱗片、龍身、龍爪……

    最後,龍尾凝聚。

    「昂……」

    一聲更大的龍嘯從方運的文宮上傳出,震得方運頭暈目眩。

    第二聲龍嘯聲傳十萬里。

    龍嘯過後,方運鎮定心神,仔細一看,文宮上的所有龍紋都沒了!

    但是,一條金光巨龍用身體盤在四四方方的巨大文宮上,幾乎用整個龍軀包住方運的文宮。

    龍蟠文宮。

    方運又驚又喜,驚的是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個結果,喜的是,誰都看得出這龍蟠文宮比龍紋文宮強大無數倍。

    「只是不知這龍蟠文宮具體會有什麼好處。」

    方運心裡想著,仰頭望著金光巨龍。

    那金光巨龍盤住文宮后,緩緩閉上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