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色的龍聖屍氣如大霧彌天,如同一頭不斷膨脹的怪獸,不斷向四面八方蔓延,彷彿在吞噬天下、滅絕萬物,所過之處一切都會陷入死寂。

    如地府的使者,妖界的凶神。

    方運依舊站在原地不動。

    「方運,你瘋了嗎?快跑啊!」張知星大叫。

    賈德嘆息道:「知星,算了吧,不要做徒勞的掙扎了。這可是龍聖屍氣,若是無人阻止,僅僅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些,就能讓整座聖元大陸化為人間煉獄。」

    「可是……不甘心啊!挑燈苦讀,筆墨耕耘,二十餘年的努力將付之東流!」孔德天心神震動,眼中蘊含悲色。

    張知星憤恨道:「我死無妨,既然進入此地,就做好死亡的準備。可方運明明有半聖之資,若死在這裡,對我人族來說是無法估量的損失。古蛟侯,我就算化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他!」

    「我不信,一定可以有辦法解決龍聖屍氣!」

    「屍氣本身就是龍聖聖道力量所化,代表著終結與死亡。這裡又如此多,就算我人族半聖前來也只能勉強保證不死而已。至於半聖之下,來多少死多少!罷了,無非一死而已,只是被古蛟侯害死,實在不甘心!」

    「唉……我不想死啊。」孫仁兵唉聲嘆氣,說出每個人的心聲。

    死亡的陰雲籠罩在眾人的頭頂,彷彿暴風驟雨來臨的前夕,每個人的心裡都沉甸甸的。

    在死亡面前,龍聖屍氣面前,哪怕是這些天之驕子、聖院進士,也感到了彷徨和無助,感到了深深的絕望。

    這是聖道力量,就算大儒親至也無力回天,只能束手待斃。

    那龍聖屍氣越來越近,天地昏暗。

    孔德天突然向眾人一拱手,笑道:「我孔德天一生光明磊落,雖然不甘心死於此地,卻也沒什麼憾事。那些在聖院、在兩界山的日子,歷歷在目,恍如昨日,多謝諸位這些年的照拂。我來過,哭過,笑過,要走了,先道一聲告辭。」

    眾人一愣,紛紛微笑起來,每個人的目光都充滿了坦然。

    「不錯,我們也算是有緣,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卻做到同年同月同日死,黃泉路上有諸位相伴,想必也不會寂寞。」孫仁兵笑著拱手。

    「仁兵說的好,能與諸位人族最頂尖的進士同年同月同日赴死,也算是我的榮幸。無憾了,無憾了!」賈德笑道。

    突然,孔德天的眉心發出一聲脆響。

    眾人一愣,立刻紛紛祝賀。

    「恭喜德天兄文膽一境大成!」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孔德天微笑道:「朝聞道,夕死可矣!」

    對於方運與顏域空來說,文膽一境大成或許只是開始,但對其他任何一個人來說,在進士期間達到一境大成都是極高的成就。

    鋪天蓋地的龍聖屍氣越來越近,已經來到眾人百丈開外。

    龍聖屍氣的飛行速度太快了,形成奇異的聲響,眾人如同貓爪撓心一樣,心神不寧。

    一股奇異的聖道氣息籠罩所有人,之前眾人的無畏和無懼被這強大的聖道氣息徹底衝散,每個人陷入深深的恐慌之中,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悲涼之感。

    這種力量沒有作用於他們的身體上,而是如同大山一樣壓在他們的文宮、文膽和神念之上,也壓在他們的心上。

    但是,哪怕這聖道力量無法抵禦,每個人仍然挺直脊樑,只是眼裡不再是坦然,而是濃濃的悲哀。

    「謝過諸位,一同含笑赴死吧!」孔德天擠出一個難看的笑臉,嘴角輕輕地抖著,他正在用全力抵抗那聖道的氣息。

    但是,聖道就是聖道,哪怕是散發出來的氣息,也不是任何進士所能承受的。

    「悲!悲!悲!我奏一曲,送我,也送諸位一同上路吧!」雲弄章說著坐在地上,取出一架瑤琴,開始彈奏古曲《長門怨》,一陣陣悲涼之意隨琴音四散。

    在聖道力量和怨曲力量的雙重影響下,所有人終於開始流淚。

    「天亡我,非我之過……」雲弄章緩緩道。

    「聖道崩,無力回天……」

    與此同時,方運卻突然長長鬆了口氣。方才他進入文宮,試著用神念與那天樹幼苗交流,因為天樹幼苗所需要的第一種神物,便是龍聖屍氣!

    方運本以為自己永遠不可能讓天樹幼苗成長,可見到龍聖屍氣后大喜過望,立刻進入文宮。

    方運感應到天樹幼苗可以吸收龍聖屍氣后,離開文宮,眉心裡傳出一股巨大的吸力,近處的所有龍聖屍氣旋轉起來,轉成一支錐狀雲氣,尖端進入文宮,被天樹幼苗吸收,沒有對方運造成一絲一毫的損害。

    方運心緒平復,聽到後面傳來哭聲,扭頭一看,疑惑地快速書寫,並舉著一張紙。

    「你們哭什麼?」

    哭聲戛然而止。

    方運的五個字猶如聖道利劍斬斷所有聲音,每一個人都抬起頭,目瞪口呆地看著方運。

    此時此刻,上空的黃色龍聖屍氣已經形成一道粗大的龍捲風,大量的龍聖屍氣被龍捲風的頂端吸入。

    龍捲風上粗下細,最下面細如銀針,直接插在方運的眉心。

    方運一臉疑惑,跟沒事兒的人似的。

    在眾人眼裡,方運彷彿成了暴風之主!

    所有人急忙揉眼,揉一遍還不夠,揉了兩三遍才停下。

    「你你你……你在吸收龍聖屍氣?你瘋了還是我瘋了?你還是人嗎!」雲弄章大吼。

    「你……解決了龍聖屍氣?」孔德天完全傻了,孔家藏書無數,各種人物傳奇、半聖奇迹他知道的最多,可一個新晉進士竟然吸收龍聖屍氣,這是連半聖都做不到事!

    龍聖屍氣的聖道氣息被天樹幼苗切斷,怨曲也停止,眾人立即反應過來。

    「對啊,我們哭什麼?」孫仁兵一邊抹淚一邊問。

    孔德天這才發現自己淚流滿面,急忙用袖子遮住臉,用才氣清洗乾淨。

    方運看到堂堂的聖院進士們個個哭成大花臉,忍俊不禁。

    孔德天面色一紅,黑著臉道:「你不準把此事說出去,否則我們顏面全無!」

    方運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嗯!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堅決不能!你要是敢說,我們就……」雲弄章想了想,竟然不知道拿什麼威脅方運。

    「嗯?你們能怎麼樣?」方運斜視雲弄章,手中又舉起一張紙。

    「我們就……堵你家門口!」雲弄章說完展現出一身潑皮無賴氣質,讓方運和其他人都哭笑不得。

    「正事要緊!方運,你……你這是如何做到的?那可是龍聖屍氣啊!你能吸收龍聖屍氣,那就是掌握聖道力量!你若是將來能藉助龍聖屍氣殺敵,半聖之下誰還是你的對手?」

    方運正要說自己有天樹幼苗的事,但意識到這種事不能亂說,這些人或許不會出賣自己,但這些人若是告訴了親友,那些親友可未必能守口如瓶。

    方運搖搖頭,表示不說,隨後目光一閃,向眾人示意一下,然後轉過身,閉上眼睛。

    其餘七人立在方運身後,靜靜地看著眼前讓人震撼的一幕。

    一開始,前方的龍聖屍氣是洶湧而來,然後被方運頭頂的屍氣龍捲風吸收,可過了一會兒,就變成那龍捲風主動吸收四面八方的龍聖屍氣。

    整座沙荒之地的龍聖屍氣都好像被迫飛向方運。

    「大開眼界!本以為他吸收龍氣的時候已經超出人族極限,現在看著他吸收龍聖屍氣,才明白,他已經超出了妖族的極限!」

    「何止妖族的極限,我敢說,除了龍族大聖,連那位東海老龍聖也不可能如此輕而易舉吸收龍聖屍氣!」

    孔德天分析道:「我方才猜測方運已經得到天樹幼苗,而天樹幼苗恰恰需要龍聖屍氣。不過,這也說不通,因為龍聖屍氣要經過方運的文宮,還會觸及方運的身體,不可能沒有絲毫影響,太奇怪了。」

    「的確,不可能只是因為他能寫出帝王詩。不過,或許跟他的登龍石也有一些關係。」

    「不錯,他的登龍石乃是龍族專用,或許有所不同。」

    「應該跟天樹無關……」

    在眾人議論的過程中,方運神入文宮,只因為孔德天一句話。

    孔德天之前說若是能引動龍聖屍氣的力量,那天下無敵。

    方運站在文宮之中,四處觀望,就見一條被壓縮得很細的龍聖屍氣穿入文宮,進入那棵天樹幼苗之中。

    與此同時,方運清晰地感到,龍聖屍氣中的一絲聖道氣息在文宮蔓延,隨後文宮星空的微型文曲星光芒大作,鎮壓住聖道氣息。

    突然,文膽中的唇槍舌劍發出一聲輕鳴,一絲極少的聖道氣息突然鑽進唇槍舌劍中。

    方運大驚,生怕聖道氣息影響孕劍的時間,緊張地觀看那金燦燦的才氣古劍。

    盯著許久,方運鬆了口氣,那聖道氣息沒有加強真龍遺骨的力量,而是進入龍紋之中,增強龍紋的力量!

    原本的龍紋雖然凝實但仍然是平面的,可現在,才氣古劍上的龍紋微微鼓脹,凸了出來,真的猶如黃金雕刻而成。

    方運心中大喜,這應該是傳說中的真龍紋,因為龍族龍骨上的龍紋和這種龍紋一模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