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硯龜已經被古蛟侯奪走,希望下面之物不會太差。」雲弄章充滿期盼。

    那機關鼠看著不大,但挖掘效率極高。很快,一處玉色的東西露了出來,好像是圓柱體的一角,只是參差不平。

    「那是玉?」

    「看著像是石頭。」

    「龍骨!」孔德天一眼就認出來。

    不等眾人驚訝,機關鼠把龍骨上的沙土挖開,露出一道金燦燦的龍紋,那龍紋猶如黃金澆鑄,作勢欲飛,張揚霸氣,是任何畫師都畫不出來的自然之美和野性之美。

    眾人在見到那龍紋的一瞬間有種錯覺,那龍紋下一刻就能化龍而出。

    一些人想起自己才氣古劍上的龍紋,輕輕搖了搖頭,怪不得才氣古劍上的龍紋被龍族稱之為虛龍紋,比這真實的龍紋差太遠了。

    「這龍骨,似乎有些大啊。」

    「定然是龍聖之骨不錯了,只是不知道是身體哪一部分的。」

    機關鼠繼續挖,過了一會兒,雲弄章突然輕呼:「龍紋斷了!」

    眾人看著龍紋斷裂處,心頭一沉,若龍紋斷了,價值雖然很高,可終究不如龍紋相連的。

    隨著機關鼠不斷挖掘,眾人看到更多的龍骨。

    「是脊椎骨!最珍貴的龍骨!」賈德輕呼。

    眾人連連點頭,哪怕是龍紋斷裂,這龍聖脊椎骨也比其他地方的龍骨更加珍貴,因為龍骨裡面有龍髓,可以入葯,是龍族身上僅次於龍珠的神物。

    「希望裡面的龍髓沒有石化。」

    漸漸地,外露的龍骨越來越多,這根龍骨極為粗大,圓柱形龍骨橫截面直徑達到一丈,有五六個人合抱那麼粗。

    「定然是龍聖脊椎骨,不然不可能如此大!」

    「繼續挖!咱們也別閑著,既然知道了龍骨脊椎的粗細,可以用唇槍舌劍幫助機關鼠!」

    經過兩刻鐘的挖掘,半截龍聖之骨展現在眾人面前。

    這龍聖之骨不僅有脊椎骨,更有龍頭骨,明明只是一部分,卻足足有三十丈長。

    眾人初看驚喜萬分,這截龍骨太珍貴了,有了這截龍骨,人族可以製成許多文寶或機關。

    不過,等眾人看清龍頭后,卻個個目瞪口呆。

    巨龍的嘴張開著,口中竟然有東西。

    龍口銜棺!

    龍骨平躺,龍口朝天大張,而一座棺材斜立在龍口之中,正好面對半空的眾人。

    那棺材乃是不透明的骨制之物,而棺蓋是透明的,裡面躺著一個類人生靈,那隻不過那生靈比普通人高大,足足有一丈高。

    這類人生靈的衣著極為古怪,不是綢布,也不是金屬,而是由一枚枚溫潤如玉、大小不一的骨玉構成,如同一件華貴的鎧甲,把那人從頭到腳都包裹起來。

    玉甲原本只是微光,但在機關鼠清理龍口的過程中,玉甲開始散發著淡淡銀光,越來越耀眼。

    這人的面甲只露出眼睛,不過此人眼睛緊閉,眾人只能看到合上的眼皮,和人族幾乎一模一樣

    「這……難道是不知名的異族?」眾人相互看了看,全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若是死人就罷了,可這人身上的玉甲開始發亮,似乎會有什麼變動。

    方運獃獃看著這全身被包裹在玉甲中的人,在古妖傳承中,倒是有過零星的記載,但古妖對這個種族所知不多,很多都是靠猜測。

    「怎麼辦?」

    眾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玉甲的的銀光突然大作,化為數不清的星辰碎屑在環繞,最後形成漩渦星河一般的景象,圍繞著此人旋轉。

    突然,那人睜開眼。

    天地忽明忽暗,無數奇異的景象出現在漆黑的天空,有太陽坍塌,有星辰對撞,有一界生滅……最後異象消失。

    自沙荒之地的兩顆太陽消失后,這裡變成灰濛濛的一片,可此時突然大亮。

    此人的左側,成片成片的綠樹和草地出現在沙漠上,河水湖泊憑空誕生,宛若仙境。

    在此人的右側,大雪飄落,大地冰封,強勁的寒風呼嘯。

    春天與冬日被此人創造,又被此人分割。

    一目春生,一目冬滅。

    眾人全驚呆了,改天換地,這可是聖道力量!

    眾人下意識看向此人睜開的眼睛,那裡只有兩處虛空,不斷幻滅,彷彿在上演著創造與毀滅,生命與死亡。

    棺材蓋表面浮現大量的裂痕,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隨後崩散。

    此人身體直直向上升起,腳踏虛空,明明站得比方運等人都低,明明在仰頭看著他們,但所有人族進士都感覺對方站在萬界之巔俯視自己。

    這人此刻除了眼睛,正面全身上下都被玉甲包裹,不過腦後卻有一頭烏黑的頭髮,垂到腰間。

    此人的玉甲原本是十分貼身的,但在直立后,玉甲甲片從上到下如水流流動,交錯重疊,稍稍膨脹,發出輕微的金屬交鳴聲,隨後化為更加華麗也更加威武的銀白色戰鎧,散發著金屬色澤。

    戰鎧的頭盔組合成猙獰的龍頭,肩部向兩側形成奇異的獸頭,胸前則有萬星崩滅的花紋,腰下的戰鎧下擺如裙如甲,無風自動,而腳下的戰靴表面則浮現龍爪。

    此人身後,浮現一顆百丈高的星辰虛影,散發著無窮無盡的凶意。

    這人雙拳被薄薄的甲片包裹,輕輕一握,拳頭周圍突然生出細微的黑色虛空裂痕又迅速消失。

    此人緩緩呼吸,鼻下的空間突然裂開,形成黑色的虛空裂痕,又迅速癒合,往複不歇。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傻了,身體僵硬得一動也不敢動,人族半聖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甚至妖族半聖也做不到,至少要妖祖大聖才能做到「呼吸裂空」。

    這人開口說話,開始聽的時候非常悅耳,可聽著聽著就如同天地共鳴,萬物同聲,無數奇異的聲音在每個人耳邊震蕩,根本沒人可以準確地聽到對方在說什麼。

    這人說的彷彿不是話,而是天地之語,萬界之音。

    方運突然操控龍氣雲,站到所有人前方,護住其餘進士,左手指著自己,右手奮筆疾書,寫完后把紙向後豎起展示給其他人看。

    「此人的語言跟古妖語有相近之處,可能是傳說中的『帝族』,名字可以翻譯成『帝洛』,他應該在問,是誰打斷他的沉睡。我懷疑此人要對我等不利,你們快逃,我與他周旋片刻!」

    但是,在方運把那張紙舉起的一剎那,那玉甲帝族人眨了一下眼睛。

    隨後,所有人都從帝洛的眼中看到,方運寫的那些字竟然全被拆解,隨後組成大量的文字,而這些文字又在無形力量的牽引下,形成人族的詩詞文章。

    接著,眾人從帝洛的眼中看到一部部人族名著,《論語》《禮記》《春秋》……等等應有盡有。

    最後,這些文字化為奇奇怪怪的甲骨文後,突然崩散。

    這帝洛原本目觀虛空,可此時雙眼恢復為和人族一模一樣的黑白分明的雙眼,只是這雙眼睛格外明亮,也格外明媚,不僅能照耀天地,甚至能照耀人心。

    所有人冷汗流了下來,都在心中猜測,這人到底是什麼怪物啊,竟然根據方運區區的幾十個字,先演化出人族所有文字,然後又演化出人族所有著作,直到推演出甲骨文後才中止。

    這人的面甲突然有了細微的浮動,好似嘴角微翹,正在微笑。

    不過這個細小的動作很快消失,而此人目光毫無變化,眾人都以為是幻覺。

    「人族?妙!」那帝洛突然張口,人族兩個字的咬音有些不準,可「妙」字的咬音非常准。

    幾個進士有撞牆的衝動,跟這人比起來,人族的天才都成了蠢貨。

    一眨知千年,兩字定聲音,這絕對是實打實的聖道力量,而且絕對是半聖之上的聖道力量。

    帝洛向方運伸出手,道:「借我『鎮荒天刻』,他日再遇,十倍奉還。」

    帝洛的聲音格外清脆。

    眾多進士的注意力沒有放在帝洛說什麼上,而是全都被帝洛面前不斷誕生又不斷癒合的虛空裂痕吸引了,這人要是放到聖元大陸,吹口氣就能掀翻一州之地。

    方運立刻意識到,自己從凶君手裡得到的那龍息石刻竟然叫「鎮荒天刻」,只是不明白上面為什麼有淡淡龍息。

    事到如今,一尊聖位大人物向自己借東西,方運就算再膽大也不能不借,更何況目前來看,基本用不到石刻了。方運原本以為那是龍族之物甚至祖龍遺物,可現在意識到,那東西可能跟龍族關係並不大。

    方運默默地從飲江貝中拿出鎮荒天刻,拋給帝洛后,立刻提筆寫字,然後舉起紙張。

    「前輩,能先付訂金嗎?」

    眾進士齊齊翻白眼,這方運簡直神了,換成普通進士不被嚇死就不錯了,可他竟然跟聖位大人物討價還價,而且還相當理直氣壯。

    帝洛雙眼微彎,似乎多了一抹笑意,道:「我不奪你天地瞳就算是訂金了……咦?」

    帝洛突然好奇地看了看方運,突然點點頭,道:「那我便指給你一道方向。」說完,伸指點向方運。

    帝洛所指,天升地沉,空間崩裂,虛空成河,一股奇異的力量直入方運的眉心。

    方運只覺頭腦炸裂,連悶哼都來不及,就昏了過去,倒在龍氣雲上。

    方運身後的人什麼都沒做,可聖道力量餘波散逸,所有人都被無形的力量錘中,大口吐著血向後倒飛,血肉四濺,骨骼粉碎,全都奄奄一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