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喔。」帝洛很無辜地眨了一下眼睛,左側的綠色世界稍稍枯黃,一股無形的生命力進入七人身體。

    七人的身體瞬間痊癒,而且充滿了生機,遠遠比以前更加強大。

    七人衣衫凌亂,急忙拿出飲江貝或含湖貝里的備用衣服穿好,相互看了看,一句話都不敢說。

    帝洛又眨了一下眼,左側的綠色世界再次枯黃,大量的生命力量進入方運一個人的身體。

    帝洛對準前方伸出右手,所有人嚇得急忙後退,只見帝洛用食指在空中一劃,開出一道兩丈高的豎立虛空裂痕,經久不散。

    帝洛左手握住那鎮荒天刻,輕輕一搓,上面的龍息突然消散,隨後散發出亘古悠遠的氣息,遠比龍息更加浩瀚,更加強勁。

    鎮荒天刻外放出一絲絲白霧,糾纏到那道虛空裂痕之上,把裂痕變成了虛空之門。

    帝洛抬起腳正要進,突然看了方運一眼,對眾人道:「他醒來后,請他幫我一個忙,就說向帝極借勾皇甲。」

    說完,帝洛突然扭頭望向東方,眼中閃過一抹驚詫,面色凝重,隨後微微歪著頭,思索了剎那,再次伸指點向方運。

    剛才的一幕重現,一指破開虛空,一道奇異的力量進入方運眉心。

    本來就昏迷的方運身體一顫,昏死的更徹底。

    帝洛邁步進入虛空之門中,臨走前隨手一揮,就見他原本置身的棺材飛入方運的飲江貝,而且已經崩碎的透明棺材蓋也一同進入,只是棺材蓋表面多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那七個進士一動不動,足足過了幾十息,七人相互看了看,齊齊伸手抹汗。

    「這還是人嗎?」

    「明顯不是,是帝族,不知道是什麼生靈,我孔家藏書無數,我從未見過!」孔德天沉聲道。

    「我們似乎遇到了一尊了不起的聖位異族。」

    「我怎麼感覺這人不像是在沉睡,而是被鎮壓封印。」孫仁兵低聲道。

    「慎言!」姬守愚急忙道。

    「咳咳,反正都已經走了,說說而已。」孫仁兵擠出笑臉。

    姬守愚道:「下次你若與他見面,他看一眼就知道你曾說過什麼!」

    孫仁兵的笑容僵在臉上,一言不發。

    「那位實力太強,身份太神秘,還是不提的好,不過……你們說方運是幸運還是倒霉,本來就昏過去了,又被他點了一下。」

    「誰知道聖位大人物怎麼想,應該不會害方運。對了,他剛才說不搶方運的什麼來著?」雲弄章說完怪異地看著眾人,滿面驚容,不敢相信不過這麼短的時間,自己就記不住帝洛說了什麼。

    其他人竭力思索,都想不起來。

    孔德天無奈道:「大概是那位用了什麼手段,那東西不該我們知道,忘記就忘記吧,反正不久之後我們連他說的整句話都會忘記。」

    「方運給了那人什麼?」雲弄章又問。

    眾人齊齊搖頭,竟然也忘了。

    「不過,那人可真捨得,竟然幫我們增強身體!我感覺此刻身體充滿了力量,一拳可以打死一頭蠻將!」賈德擼起袖子,左看右看。

    墨山道:「我這裡有個小機關犬,可以用來測出我們大概的力量,我先試一試。」

    墨山說著拿出小機關犬,通過擊打后機關犬表面的痕迹,得出結果。

    「我現在的力量超出普通妖將,達到王族妖將的層次,但還比不上聖族甚至聖子妖將。」墨山道。

    「日後被妖帥近身,我等將不再坐以待斃,絕對有機會出其不意憑藉好的寶劍將其重創,甚至反殺!」

    「不錯!以這等力量,配合上好的寶劍,足以斬殺妖帥!」

    「我懷疑,我們至少憑空增加十年的壽命!」孔德天道。

    「多虧了方運啊,要不是那人伸指點向方運,我們也不可能獲得這麼多的壽命和力量。」

    「我們都有資格得到延壽果,再加上這額外十年的壽命,我們不死,幾乎必成大儒。而這多的十年壽命,讓我們成聖的機會多了那麼一點點!」

    眾人紛紛點頭認可。

    姬守愚突然道:「受方運影響的人年輕一代越來越多,從童生、秀才到舉人,現在又到進士,一百年後,恐怕所有新晉半聖都受過方運恩惠。」

    眾人悚然一驚,這個可能不僅存在,而且可能性極大,到了那個時候,方運若成半聖,必將成為眾聖之首。

    「若真是那樣,對我人族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的確,總比現在眾聖不合好。」

    眾人討論了片刻,最後目光都落在那龍骨之上。

    「還是收集龍骨為重。」孔德天看著下方巨大的龍骨,緩緩拿出一方潔白貝殼,貝殼表面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孔家果然家大業大啊,竟然捨得把吞海貝交給進士帶入登龍台。」孫仁兵羨慕道。

    「我們這些世家子弟,哪怕成大儒,有一件飲江貝就不錯了。」張知星道。

    孫仁兵道:「這吞海貝可是好東西,一枚吞海貝足以讓十萬大軍不愁糧草。當年陳聖陳慶之率七千白袍軍無敵天下,依仗的就是吞海貝里的糧食和軍備。」

    孔德天道:「這龍骨若是破壞拆分入飲江貝,價值大減,只能用吞海貝盛放。不過諸位放心,反正我等無法利用龍聖之骨,不如交給聖院,換取軍功,利用軍功獲得各種神物。再者,以後這龍骨和龍髓煉製之物,我等擁有最先的獲取權。」

    「當然,龍聖之骨太過貴重,我等無法利用,只是那龍角……」

    眾人望向龍聖之角。

    龍角可磨礪唇槍舌劍,沒人願意把龍聖角換軍功。

    孔德天道:「龍聖之角太過稀少,我等還只是進士,用龍聖角磨礪唇槍舌劍有些浪費,唇槍舌劍至少達到九鳴,用龍聖角才不至於浪費。不如這樣,我們折中一下,一支角平分八份,一人一份,等我們唇槍舌劍九鳴后再用。另一支龍聖角送交聖院,換取軍功,讓其餘大儒儘早獲得龍聖之角的磨礪,如何?」

    「德天兄是老成之言,此種處理方法甚好!」

    眾進士無人反對,哪怕龍聖之角價值巨大。

    「不過,那棺材恐怕比整條龍聖骸骨都珍貴。」雲弄章道。

    無人說話,沒人敢打那棺材的念頭,帝洛太恐怖了。

    隨後,孔德天手握吞海貝,把整段龍聖之角收入吞海貝中。

    「走吧,讓方運在這裡休息,我等去挖通道。」

    「不知道他得到什麼,也不知道多久才能醒來。對了,我們挖開通道后,要去哪裡?」

    「自然去東方,看看這寶藏中最珍貴的之物!」

    「對,爭不到去看看也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