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

    眾聖樹上一片凌亂。

    「北斗七星之破軍星光大盛,為何投射入妖界的星力不僅不增加,反而減少!那多餘的星力去向何處?」

    「妖星之主天狼星有所變化,北極紫微星好似也在響應什麼,不知何故。」

    「北斗七星突然移位,猿昌,你們猿族掌我妖族典籍,你可知這是何等異象?」

    「北斗七星並未全都移位,而是破軍歸位。」

    「破軍歸位何解?」

    「結合龍族與古妖兩族的記載,只有一個可能,帝君降臨。」

    眾聖樹上死一般的寂靜。

    眾聖殿中,一聲奇異的鐘聲響起,向四面八方傳播,召集眾聖。

    東海龍宮門庭改換,四海龍聖齊聚。

    登龍台。

    沙荒之地的小太陽墜落形成的破壞力太大,通道全都被亂石封死。

    眾人也不敢用太過於強大的力量破壞,防止雪上加霜。

    墨山不得不用小機關獸四處探索,最終找到一條被堵塞的不是那麼嚴重的通道。

    眾人一路向前,輪流把堵路的石頭收入飲江貝或含湖貝中,再輪流扔出去,過程十分順利。

    在那條通道快被疏通好的時候,方運輕哼一聲。

    方運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的神念竟然不知不覺進入了文宮,立刻回憶起帝洛給自己的「訂金」。

    方運感覺帝洛似乎把一種力量送入文宮,仔細觀察,終於發現文宮中有兩處變化。

    在雕像的手腕上,原本有一圈彩色手環,那是在十國大比中讀萬卷書後,進入歷史長河,歷經《春秋》萬事後得到的獎勵。

    但是,現在那彩色手環的表面多出一層朦朦朧朧的白光。

    「這是何物?」

    方運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

    隨後,方運看向文宮的第二處變化。

    文宮壁畫早早就被摧毀,之前完全像是一片參差不齊的泥牆,但現在,一幅新的文宮壁畫出現。

    帝洛的形象出現在文宮壁畫上,不過那壁畫十分淺,像是用針輕輕畫上,而不是用斧鑿刀刻。

    和之前的帝洛不同,壁畫上的帝洛好似正在邁步,右臂向右下張開,手持一柄劍,劍與手臂在一條直線上,隨時可以出劍攻擊。

    那劍最為奇特,不像是雕刻上去的,而是一道耀眼的光芒,彷彿有莫大的威能。

    方運不懂帝洛進自己的壁畫做什麼,而且以帝洛之能,真要害自己,自己早就死了。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仔細回憶古妖傳承,也只知道帝族傳承悠遠,有的古妖甚至懷疑帝族的歷史比龍族都更久遠,但始終找不出證據,甚至沒有古妖親眼見過帝族。

    「那帝洛的骨玉鎧甲倒是很華麗,如同聖衣。」

    方運離開文宮,睜開眼,從龍氣雲上站起,發現眾人都在挖掘通道。

    「方運醒了!」雲弄章腳踏龍氣雲從通道中飛出來,其餘人緊隨其後。

    「怎麼樣,感覺如何?沒有傷到你吧?」孫仁兵道。

    方運搖搖頭,表示自己很好。

    孔德天道:「帝洛臨走前,把棺材送入你的飲江貝中,還說,讓你去帝極那裡借『勾皇甲』。」

    方運眉頭緊皺,無論是帝極還是勾皇甲,他從來都不曾聽說過,古妖傳承中根本沒有這兩個名詞。

    不過方運還是點點頭,表示記住了。

    孔德天又道:「帝洛十分神秘,我懷疑等我們出了登龍台,會全部忘記事情的經過,只有你能記住。帝洛既然不想外傳,那你千萬不要外傳,哪怕是半聖之令,你可明白?」

    其餘人神色肅穆,都把之前發生的當頭等大事來對待。

    「我明白。」方運舉起手中的紙。

    「那就好,我們不多言,你先休息,通道很快挖掘完成,到時候一起離開這裡,前往東方,看看這座寶藏迷宮裡到底有什麼了不得的特別神物。」

    方運點點頭,沒有推辭。

    其餘人繼續去疏通通道,方運則突然摸了摸自己的手,然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更加強壯,身體充滿了力量,一拳足可以打死一頭大象。

    方運想了想,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方黃銅鎮紙,這不是文寶,但製作精美,乃是景國貢品,由太后賞賜。

    方運輕輕一掰,一尺長的黃銅鎮紙如同木條一樣被掰彎然後折斷。

    「我並沒有用全力就有如此力量,這意味著,我的力量已經不下於普通的妖帥。一定是在我昏迷后發生了什麼事情,應該是帝洛相助。」

    隨後,方運神念進入飲江貝,觀察那骨玉棺材。

    方運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任何異樣,那好像就是由白玉與水晶組成的普通棺材,沒有絲毫特別的氣息散發。但仔細一看,在美玉之中有一道道奇異的暗金色紋路,彰顯棺材的不同之處。

    不多時,通道疏通完成,眾人離開這沙荒之地。

    臨走前,方運回頭望了一眼,隱隱感到一場暴風驟雨即將來臨。

    眾人腳踏龍氣雲,在通道中飛行。孔德雲在方運身邊,把方運昏迷后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方運全都記下,認真分析帝洛的意圖,可還是猜不透上哪裡去找帝極,更不知道什麼是勾皇甲。

    飛行了半個時辰后,眾人終於發現戰鬥的痕迹,立刻全身戒備,其中三人放出唇槍舌劍警戒,四人閉口不言,由方運寫藏鋒詩相助。

    路上不斷發現屍體,但大都是龍妖的。

    姬守愚道:「看來是古蛟侯指揮龍妖分兵,一部分跟它進入沙荒之地,另一部分來這裡。這裡只有妖蠻聖子和龍族的血,沒有他們的屍體,看來不是沒死,就是被龍妖吃掉。」

    「戰鬥不是很慘烈,看來他們都無心戀戰,都想得到寶藏中最好的神物。」

    眾人繼續前行,越往前,戰鬥痕迹反而越少。

    前方的道路有所變化,經常會出現恢宏的山洞,或有小型祭壇,或有被打碎的大門,看樣子之前的那些人遇到了很強的阻礙。

    眾人又飛行了半刻鐘,前面傳來響動。

    「滾!都給本龍滾,否則別怪本龍不客氣!」敖煌的咆哮聲傳來。

    「敖煌,這裡可不是你們東海龍宮!你只要敢逼我走,我就與古蛟侯聯手對付你。更何況,我身後這位不出手則已,一旦出手,你性命堪憂。不過,妖蠻與龍族本可為友鄰,我們看在四海龍聖的面子上不殺你,你可不要太放肆!」獅妄道。

    「放肆?這裡是龍族之地,是我們的地方,你們才是放肆!」

    方運等人出了一段通道,來到一處燈火通明的大殿之中。

    這大殿足足有四五里長,屋頂高達百丈,殿里燈火通明。

    這大殿就是方方正正,沒有支柱,也沒有什麼雜物,地面和四壁很乾凈,都是黑色的石頭打造,但在大殿的最裡面,屹立著一尊龍頭雕像,那龍頭足足三十丈高,緊緊閉著嘴,但嘴縫裡發出淡淡的光芒。

    那光芒極淡,輕輕流轉,好像能照耀整座巨型大殿,讓人感到溫暖。

    在巨大的龍頭之下,站著龍族、妖蠻、龍妖以及人族。

    雷九三人站在龍族一側,妖蠻站在龍族的對面,而龍妖們站在另一邊,三足鼎立。

    那些人齊齊扭頭看過來。

    妖蠻們露出不悅之色,不希望龍族有如此強大的援軍。

    龍族們咧開嘴笑起來,這些聖院進士的實力雖然遠遠不如敖煌,可攻伐之力絲毫不下於普通龍族妖帥,只是身體遠不如龍族強橫。

    雷九三人神色複雜,雷九一開始面色不好看,但似乎想到什麼,輕蔑地看了方運一眼,眼中浮現難以抑制的洋洋自得,好像要讓方運好看的意思。

    龍妖一方大都只是不高興,可古蛟侯卻身體一抖,四隻爪子在地上輕輕摩擦,全身的蛟鱗微微顫動,發出清脆的聲音,雙眼瞪得溜圓,不斷眨眼,根本不相信看到的這一幕。

    「你……你們不是死了嗎?」古蛟侯脫口而出。

    孔德天哈哈大笑,向古蛟侯一拱手,道:「多謝古蛟侯相助,讓我們在沙荒之地得了些許寶物,若非你殺光那些龍妖后突然離開,我們也沒有機會得到寶物。」

    其餘龍妖下意識後退,遠離古蛟侯。

    「你放屁!那些龍妖是被天上的太陽封石砸死的,與我無關!」古蛟侯道。

    孔德天能把古蛟侯的古妖語猜個七七八八,但其他人不知道,方運快速書寫,翻譯古蛟侯的話給眾人看。

    「那就怪了,若不是你殺的,為何他們全都死光,一個活口都沒留,唯獨你只是輕傷?你是不能保護他們,還是故意不想保護讓他們送死?哦,你是不是沒告訴這裡的龍妖,你在沙荒之地得到一件硯龜,而且是龍龜硯龜!」

    妖蠻、龍妖、龍族與雷家等所有人雙目放光。

    一頭虎族聖子低聲道:「硯龜可是少見的奇物,若是龍龜硯龜,說明硯龜吞噬了整整一頭龍龜,我們若是想辦法吞食煉化硯龜,說不定獲得龍龜血脈,成聖的機會至少增加一成!」

    司馬合低聲道:「可惜了,硯龜只有給我人族才能發揮最大作用!」

    敖煌嗷嗷大叫,一邊叫一邊道:「龍龜是我龍族先輩,龍龜硯龜理應歸我龍族!馬上還來!」

    古蛟侯嘿嘿一笑,道:「對,龍龜硯龜就在我手裡,那又如何?有本事殺了我!」

    黃龍敖煌就要撲殺過去,但餘光發現獅妄眉目似喜,立刻停步,暗道不能讓獅妄漁翁得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