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發獃之後,雷九和古蛟侯差點瘋了。

    「方運!我雷九與雷家與你不共戴天!你搶奪我的龍氣也就罷了,竟然連屬於我的祖龍真血也搶!簡直恬不知恥!簡直喪心病狂!簡直棄仁絕義!簡直……」

    古蛟侯立刻以妖語接道:「簡直豬狗不如!」

    豬妖聖子與狗族聖子大為不悅,斜眼看著古蛟侯。

    方運身邊的幾人差點沒笑破肚子,之前方運就搶過雷九與古蛟侯的龍氣,當時古蛟侯就要動手,可祭壇碎裂,骨妖出現,讓方運躲過一劫。

    方運一直舉著那張紙,「真冤枉」三個大字在龍族、妖蠻與龍妖眼裡格外刺眼。

    「放屁!放你娘的屁!」堂堂聖院進士雷九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

    方運又指了指自己臉,讓這些人好好看自己的表情,真不是裝的。

    方運真是無奈了,祖龍真血雖好,可自己不是龍族,無法激發裡面祖龍意志,效用大減,而且會被四大勢力同時視為眼中釘,再蠢的人也不可能做。

    方運此刻根本弄不清怎麼回事,心裡既懷疑是帝王詩,又懷疑是奇書天地搞鬼,而帝洛也有嫌疑,甚至還覺得文宮星空中的微型文曲星也脫不了干係。

    雷九和古蛟侯不斷咒罵,無論別人如何勸說,兩個人的火氣都止不住,而西海龍族與妖蠻的眼神也不對。

    唯獨敖煌開始糊塗,不知道是應該奪走祖龍真血,還是應該不管方運。

    獅妄身邊的蛇族聖子低聲道:「獅妄殿下,看樣子古蛟侯他們不會放過方運,我們應當如何?」

    獅妄道:「祖龍真血終究是祖龍之物,哪怕方運無法激發祖龍意志,等出了登龍台,也等於多了一個殺手鐧!此物可以給任何人,唯獨不能給方運!」

    「那……」

    獅妄突然仰頭大吼,鬃毛豎起,盡顯百獸之王的威嚴。

    「古蛟侯,我阻攔敖煌,你率領龍妖與其餘妖蠻聖子殺方運,可否?」獅妄道。

    古蛟侯已經陷入瘋狂,毫不猶豫叫道:「好!不殺方運,我死不瞑目!」

    獅妄回頭看了一眼那黑衣蒙面人。

    那蒙面人輕輕點了一下頭,彷彿一切盡在掌握。

    獅妄看了看方運,他嘴角含笑,眼中滿是憐憫之色,如同在看一個可憐蟲。

    「能看到人族千古第一天才在我面前隕落,是我的榮幸!」獅妄又轉頭看向敖煌道,「敖煌!他們都說你可勝過我,那今日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力量!」

    說完,金光燦燦的獅妄調動所有的力量沖向敖煌。

    其餘龍族知道敖煌的脾氣,全都後退。

    除了兩條東海龍宮的龍帥堅定地靠向方運,其餘龍族都默默地看著,並不相助,畢竟祖龍真血被方運得到,最後結果如何還無法確定。

    雷九不斷後退,一邊退一邊壓抑著怒火道:「方運!現在妖蠻要殺你,身為人族,我不能與你內鬥!但等出了登龍台,我必然要與你生死文戰!報奪龍氣之仇、搶祖龍真血之恨!不死不休!」

    方運卻看都不看雷九,盯著緩緩走來的古蛟侯,以及它率領的龍妖與妖蠻聯軍。

    宗集與司馬合跟著雷九離開,但其餘聖院進士卻堅定地站在方運面前,擋住方運。

    孔德天緩緩道:「諸位,沒想到我們避開了龍聖屍氣,卻還是面臨如此險境。不過,方運不僅是我等文友與戰友,更是人族未來中的未來!若不保方運,就是不保人族!」

    「孔兄無需多言,我等知曉!」孫仁兵說著,從手中翻出一本兵書。

    七個白衣進士在方運面前一字站開形成人牆,毫不畏懼地望著妖蠻與龍妖聯軍。

    另一邊,獅妄全力以赴,強如敖煌也無法在短時間將其擊退。

    「鏗……」

    一聲清越激昂的劍鳴突然從方運的文宮中響起。

    「不錯!」孔德天輕輕點頭,但和其他人一樣,臉上沒有任何喜色,而那些妖蠻龍妖也滿不在乎。

    一個人的唇槍舌劍並不能扭轉戰局,更何況剛剛孕育出來的唇槍舌劍。

    在他們看來,唇槍舌劍剛剛孕育完成,威力不僅有限,而且方運的才氣必然已經耗盡,不可能遺留任何力量。

    方運再強,也不過是一個稍強的進士,僅此而已。

    「方運,今日你死定了!」古蛟侯突然加快速度。

    但是,方運突然開口誦詩,誦的不是戰詩,也不是其他,而是在孕劍詩之後的開鋒詩。

    開鋒之詩的重要性雖然不如孕劍詩,但也極為關鍵,開鋒詩越好,則唇槍舌劍的威力越能儘快達到極限,若開鋒詩不佳,則唇槍舌劍需要自然成長很久才能達到進士層次的極限。

    「十年磨一劍……」

    方運口出第一句,無數半透明的劍氣憑空出現,掠過他前方的進士,飛向敵人。

    這劍氣不僅蘊含唇槍舌劍與開鋒詩的力量,還有之前方運為自己寫的藏鋒詩的力量。

    這些劍氣雖多,威力並不大,只有舉人戰詩的層次。

    但是,這僅僅是開始!

    開鋒詩才出現一句!

    眾多聖院進士比其他各族都明白這裡面的意義。

    雷九突然大喊:「方運的第一劍將擁有無以倫比的威力,你們萬萬不可小瞧!一定把方運當成人族天才翰林!」

    「嗷……」

    古蛟侯立刻口吐真龍龍炎,他眼中除了憤怒,還有一絲不屑,它吸收了半聖龍珠碎片,在一個時辰內擁有實打實的真龍力量,這些舉人根本不可能擋得住。

    熾烈的紅色火焰如巨浪撲來,眾人紛紛拿出防護翰林文寶阻擋。

    但古蛟侯乃是妖侯,相當於人族翰林,又得暫時的真龍血脈,強到無法估量,所有的防護戰詩詞碰觸龍炎后立刻消散。

    「霜刃未曾試。」方運誦出第二句。

    古蛟侯的速度太快,若任其前沖,方運不可能誦完開鋒詩。

    開鋒詩只能用口誦讀,而且不能太快或太慢,會影響開鋒效果。

    就見孔德天伸手對準古蛟侯一點,身體散發一股奇異的氣息,隨後他的身後浮現一尊巨大的半透明老人虛像。

    不僅是在場的人族,連那些妖蠻與龍族都認得這位身形高大、面色稍黑、額頭凸出的老者。

    孔子。

    孔德天激發君之星位的孔聖意志。

    「吾知春秋,迎寒暑,送風霜。天命在吾,汝為逆!」

    孔德天一指點出,就見他前方十丈方圓內一切都變得緩慢起來,無論是古蛟侯的龍炎還是其他進士的唇槍舌劍,都慢得如蝸牛爬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