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春秋》是史書,而春秋兩字也代表歲月、時間。

    孔聖意志,便是有改變時光之能。

    文位越高,孔聖意志越強,這就是連妖蠻兩族也不願與孔家人爭鬥的原因之一。

    古蛟侯的半個身體都被孔聖意志的力量籠罩,他充滿驚訝地看著眾人,拚命想要撤退,但他終究只是妖侯,哪怕擁有暫時的真龍血脈也無法抵擋如此浩瀚的力量,身體只能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向外移動。

    孔德天等人都被孔聖意志的力量籠罩,一切同樣減緩。

    而兩頭東海龍族相視一眼,立刻繞過孔聖意志的範圍,向古蛟侯落在外面的半邊身體發起攻擊。

    這就是孔聖意志的可怕之處,一旦身體被分割,那麼孔家人若有外援,敵人只能任其宰割。

    但是,古蛟侯身後跟著大量的妖蠻與龍妖,它們一起動用妖術攻向兩頭龍族,迫使兩條龍族不得不後退。

    在雙方戰鬥的過程中,方運終於誦讀完開鋒詩的第三句。

    「今日把示君……」

    整座大殿狂風驟起,方運口中金光凝聚,隨後一聲傲嘯萬界的真龍之吼在方運文宮中炸開,聲傳百萬里,遍布整座登龍台。

    方運前方的妖蠻也好,龍帥也好,甚至連那黑衣蒙面人與大聖之子獅妄也被驚得身體一顫,形成短暫的失神。

    在場的所有龍族都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方運,不敢相信區區人類的文宮中竟然有真龍之吼,雖然這吼聲不如龍聖之音,但真龍之吼可是龍族最高的命令,除卻龍聖無人可以吼叫出來。

    「難道他調動了祖龍意志?」雷九驚駭莫名。

    真龍之吼僅僅是讓人驚異,可接下來那些普通妖蠻與龍帥卻感到深深絕望。

    方運在口誦開鋒詩的同時,竟然提筆書寫,方運在用無上文心一心二用的力量!

    龍劍詩。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

    精光射天地,雷騰不可沖。

    一去別金匣,飛沉失相從。

    風胡歿已久,所以潛其鋒。

    吳水深萬丈,楚山邈千重。

    雌雄終不隔,神物會當逢。

    首本寶光,原作寶光,傳世寶光,紛紛閃耀,文寶筆、龍血墨錠、書法二境等其他力量的寶光也隨之浮現在紙頁上,使得這首戰詩的威力必將更加強大。

    在所有寶光穩定后,一種前所未有的瑰麗寶光出現。

    其他寶光猶如一層透明的蛋殼附著在詩文上,但這一道寶光的源頭卻是詩文內部,形成的白色光芒向四面八方噴發,寶光四射,讓所有人睜不開眼睛。

    方運身在白光之後,如聖如神,周身散發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氣質,彷彿有開天闢地之能,又有開創萬世之力。

    所有知道這寶光的妖蠻、龍族與人族異口同聲大叫。

    「詩祖寶光!」

    第一首殺敵詩、第一首防護詩、第一首藏鋒詩、第一首阻敵詩……等等任何類型的第一首戰詩詞的創造者都被封為一代詩祖。實際上,很多戰詩詞的起源是《詩經》,許多詩祖的名字消失在歷史長河,只有像藏鋒詩等有限的幾種詩的詩祖廣為流傳。

    此詩有了詩祖寶光,那方運便是一種新類型戰詩詞的詩祖!

    就見方運書寫的《龍劍詩》飛到高空,雷九、宗集與司馬合三人只看了一眼,就憑藉進士的過目不忘記下整篇詩文,並迅速讀懂詩意。

    《龍劍詩》是一首詠嘆著名神劍幹將與莫邪的詩篇,詩中寫幹將與莫邪煉成后猶如兩條蛟龍,而劍身潔白如雪,甚至可以當鏡子映照出花朵。劍光上通天穹,下照大地,連雷霆都遠遠無法相提並論。

    可惜後來兩把劍分散,天各一方,不再相隨。因為賞劍名家風鬍子已經死亡,無人可以認出這兩把神物,於是兩把神劍隱藏鋒芒。

    一劍隱藏在吳國萬丈深淵,一劍藏身於楚國的蒼茫群山,但幹將莫邪兩把雌雄雙劍終究乃是神物,必然會有重逢日!

    幾乎在看完的一剎那,三人就聯想到這首詩的作用,尤其那最後一句。

    神物會當逢!

    在詩祖寶光形成的同時,獅妄瘋狂大叫,心跳突然聲如擂鼓,隱藏在心臟處的大聖血脈全然激發,身形暴漲一倍,同時口中發出驚天動地的獅吼,連黃龍敖煌都被震懾。

    獅心之力。

    「縱然萬界無疆、十方無盡,也容不下詩祖!方運必須死!」獅妄周身的金色血鎧突然厚了整整一寸,頭頂赫然浮現王冠虛影,猶如萬妖之王撲向方運。

    獅妄高高舉起右前掌,掌上金光大作,一拍之下足以把一座山峰化為石粉!

    「滾!」敖煌突然大吼一聲,動用龍珠力量,一道和他身體一模一樣的龍形金光從他口中飛出,重重撞在獅妄身上。

    強如獅妄也無法抵擋真龍的龍珠之力,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側飛出去,在半空的時候扭頭看向那個黑衣蒙面人。

    「殺了方運!殺了他!」

    蒙面人緩緩伸出手,用食指點向方運。

    他的手指慘白,但慘白的皮膚下浮現一條條清晰可見的黑色血管,黑色血管如青筋暴露,猙獰可怖。

    一點黑色的虛空漩渦出現在蒙面人的食指指尖,整座大殿開始晃動,灰塵下落,牆體裂開。

    方運神色不變,那首詩仙李白的《龍劍詩》形成后,口中也誦完賈島名詩的最後一句。

    「誰有不平事!」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

    開鋒詩成,一聲劍吟徹天地,劍鳴中彷彿帶著莫大的委屈,好像在替方運訴說不是他主動搶奪龍氣與祖龍真血,道盡心中不平。

    方運口中飛出一道煌煌金劍,這真龍之劍乃是真龍遺骨孕育而成,劍長三尺,劍本身如白光古劍,可劍身外面被一條金光燦燦的龍形光芒包圍。

    別人劍出如龍只是蛟龍虛影,可方運的劍出如龍乃是實打實的真龍!

    那龍張牙舞爪,龍口張開,口含劍尖,龍體包裹劍身,龍尾組成劍柄,光芒四射,威臨天下。

    劍身上環繞一道刺目的真實龍紋,而不是別人那種半透明的虛龍紋。

    一陣陣橫掃十方、洞破虛空的奇異波動自真龍之劍向四面八方擴散。

    在真龍之劍的下方,懸浮著一柄只有主劍一半長的黑色墨劍,此劍因方運書寫《神策軍碑》而成,蘊含大唐皇帝巡視神策軍的威儀,劍意堂皇浩大,有帝王之相,又因書法四大家之一柳公權之作,更顯俊逸不凡。

    孕劍詩、真龍骨、藏鋒詩、真龍紋、開鋒詩、大量龍氣、和墨劍共七種力量形成了方運的唇槍舌劍!

    各族人感受真龍之劍散發的氣息全都無比驚駭,剛剛孕劍成功就有如斯天威,絕對是千古第一劍!

    「為什麼他的龍紋和我們的不一樣?我感覺他一道龍紋比得上我兩道龍紋!」宗集喃喃自語。

    「我也是劍出如龍,我的唇槍舌劍是利用完整的蛟龍骨孕劍,可為什麼遠遠不如他的劍?」司馬合感覺全身無力。

    但是,真龍之劍的力量並沒有達到巔峰。

    那首新型戰詩《龍劍詩》燃燒后,一把與真龍之劍一模一樣的才氣古劍憑空出現,甚至連墨劍都多出一把。

    在場的所有人全傻眼了。

    此刻孔聖意志的力量散盡,古蛟侯拚命後退,而保護方運的七個聖院進士也全都回頭看著方運,然後仰頭看向方運頭頂的兩把唇槍舌劍!

    在場的各族精英看著這一幕,已經震撼得說不出話,殺敵詩不算什麼,再強的進士殺敵詩對人族的增強也微乎其微,但是,這種能喚出一把一模一樣的唇槍舌劍的戰詩,卻充滿了顛覆性!

    人族進士的力量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進士恰恰是人族力量的中堅!

    「此子不能留!」一頭妖族聖子拚命大叫。

    那黑衣蒙面人指尖的黑色漩渦終於成形,對準方運輕輕一點。

    天地變色,就見黑色漩渦突然膨脹數千倍,隨後一個巨大的血色龍頭從旋渦中衝出來,那龍頭高達百丈,根本就是一座山峰。

    血色龍頭黑目金瞳,銀牙紫舌,眼中帶著濃濃的邪意,全身散發著滅世之威。

    「鎮獄邪龍!不是被鎮壓在鎮獄海嗎?誰獲得了他的力量!」敖煌一眼認出邪龍的來歷。

    邪龍頭張開血盆大嘴咬向眾人。

    「是我!」黑衣蒙面人回答敖煌的問題,摘下帽子,解開面具,浮現出一張奇異的面龐。

    他白色的皮膚下面的黑色血管鼓起,猶如一條條樹根盤踞在臉上,異常恐怖。

    「凶君!」所有人族難以置信看著凶君蒙霖堂。

    「你們今天必死無疑!方運,今日我將你碎屍萬段!」凶君的瞳孔無比幽深黑暗,那不是人類應該有的顏色,那是只有九幽地府、妖界亡山才應該有的顏色。

    方運恍然大悟,根據所知的一切,把事情經過勾勒出來。

    當日凶君的分神進入聖墟后,被方運斬殺,而當時凶君在鎮獄海,並且因為分神死亡而昏迷。

    就在那個時候,凶君被鎮獄邪龍的一絲意念侵入。

    凶君深受重創,翰林文位可能不保,懲罰提前結束,回到蒙家老宅養傷。

    但是,凶君不甘心,為了登龍台的寶物,他乾脆自降文位,成為進士,然後與妖族交易,從妖族那裡獲得一顆登龍石,從西海龍宮進入登龍台!

    凶君既然敢進登龍台,必然已經溝通鎮獄邪龍,一人一龍達成協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