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突然,鎮獄邪龍的眼睛一眨,看向敖煌。

    小黃龍嚇得魂飛魄散,瞬間猜到鎮獄邪龍的意圖,這龍頭裡必然蘊含一絲鎮獄邪龍的意志,明顯是想要一個真正的龍體奪舍,而真龍是最好的選擇。

    「姐夫救我!」敖煌像嚇哭了的小孩子一樣飛向方運。

    西海龍族的敖耘看到這一幕,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震撼,這才意識到凶君的真正目的!

    凶君不僅要得登龍台寶藏,還要殺方運,也要替鎮獄邪龍找到一具真龍分身!

    一旦鎮獄邪龍奪舍敖煌,憑藉這頭古龍的力量和經驗,可以在短時間內封聖,到了那個時候,必然會導致萬界大亂!

    其餘各族不知道鎮獄邪龍的威能,但龍族最清楚。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你們今天都要死!只有我和新的敖煌可以離開登龍台!方運,我要誅你全族!讓你們方家的男人世世為奴,女人代代為娼!」凶君面帶冷酷的微笑,意氣風發,那讓人熟悉的狂妄之色再度重現。

    突然,方運文宮輕震。

    一道身高百丈的巨大虛影屹立方運身後。

    那虛影身披骨玉戰甲,一頭黑髮,全身上下只露出如兩處虛空的空洞雙眼。

    帝洛手中握著一把神劍虛影。

    那劍猶如一截星空,其中星辰流轉,星雲噴發,帶著莫名的威壓。

    鎮獄邪龍猛地停止攻擊,盯著帝洛虛影,張口發音,明明只說了四個字,但眾人聽得頭暈腦脹,都感覺那四個字彷彿把一整部史書塞進自己的腦海中,一時間難以消化。

    帝洛回應,但只說出一個字。

    隨後雙方交談起來。

    在兩人交談的過程中,大殿中異象頻發,地涌岩漿、天降隕石、雷霆閃爍等等自然界任何可能出現的災害都輪流出現在這裡。

    兩人簡直就是在製造災難。

    因為這兩人的力量太強了,只要稍微不注意,就會改變周圍的自然環境,這就是聖道力量。

    幸好眾人實力極強,妖蠻不消說,方運等人隨便一件文寶就能解決周圍的自然災害。

    別人聽到兩個人的話頭暈腦脹,但方運只是略微感到吃力,兩個人的文字力量到文宮外基本被化解,對他沒有太多的影響。

    方運牢牢記住兩個人的對話內容,而且發現古妖語與這種語言有相似之處,但卻遠遠不如這種語言深奧。

    在聽了好一會兒后,方運終於確定,帝洛與鎮獄邪龍說的正是甲骨文!

    方運欣喜若狂,他雖然認識甲骨文,也知道每個字怎麼寫,但聖元大陸的甲骨文有太多的秘密,若是無法掌握讀音,則根本不可能明白每一個字後面隱藏了什麼。

    帝洛與鎮獄邪龍的對話雖然沒有形成文字,但只要記下來,以後可以慢慢研究。

    字形,字音,字意,三者結合,才能激發甲骨文的真正威力。

    方運目前僅僅停留在知道字形的階段,只能知道甲骨文表面的意思,還無法理解背後的真意。

    帝洛與鎮獄邪龍聊了十幾句后,突然輕蔑一笑,對準鎮獄邪龍揮劍。

    此劍一動,大片空間裂開,一道無聲無息的力量掠過,將碩大的鎮獄邪龍斬成兩段。

    鎮獄邪龍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崩潰,一絲黑線想要逃,但帝洛伸手一抓,把那絲黑線抓在手裡,然後扔向方運。

    方運身體一抖,這也太嚇人了,那麼恐怖的力量竟然往自己身上扔,簡直跟扔一座萬丈高山毫無區別。

    不過,那黑線並沒有攻擊方運,反而化為一道黑色龍紋落在血滴獸皮之上。

    方運默默看了一眼「獸皮客棧」,然後抬起頭,望向目光獃滯的凶君。

    「你……你……怎麼可能!你那是什麼東西?怎麼能殺死鎮獄邪龍?」凶君茫然了,萬萬想不到自己最強的殺手鐧就這麼被方運輕易破除。

    方運這才回憶起孔德天說過有關帝洛的一切,看來帝洛在臨走前發覺鎮獄邪龍的氣息,怕鎮獄邪龍對自己不利,所以才把一部分力量送入文宮,沒想到救了自己一命。

    方運突然向古蛟侯一拱手,用妖語道:「請古蛟侯受我一拜,多謝你救我們一命!」

    「怎麼?」古蛟侯戒備地看著方運,生怕他玩什麼兵法詐術。

    方運微笑道:「若不是把我們困在沙荒之地,我們也得不到神秘的力量!若是沒有你,我們恐怕已經被鎮獄邪龍殺死,所以我才要代表眾人向你致謝!」

    「你……」古蛟侯氣得七竅生煙,沒想到自己不僅被方運搶了龍氣與祖龍真血,還救了方運等人一命。

    方運卻突然面色一冷,向在場的所有妖蠻與龍妖一拱手,道:「我孕劍多日,只等此時!諸位,請上路!」

    話音剛落,兩把真龍之劍突然猛地暴漲數千丈,金光奪目,劍出如龍,散發著屠戮萬妖的殺意。

    一劍向左一劍向右,交叉橫掃,瞬間掠過大殿,刺耳的風聲與摩擦聲響起,在大殿牆壁上留下兩道深深的劍痕。

    整個過程無比簡單,但,每一把劍都掠過一次敵人的身體!

    太快!

    太強!

    直到兩把巨大的真龍之劍恢復原狀,那些妖蠻與龍妖才突然反應過來,發出慘烈的叫聲。

    「我的身體斷了!」一頭古虎侯低著頭,就見自己從肩部下方一直到尾部被橫切兩刀,鮮血緩緩流出。他那強大的力量竟然完全無法止住氣血外流,身體一晃,倒在地上。

    「我……呃呃……」一頭狼族聖子的身體被切成三段,喉嚨冒著血,倒在地上輕輕抽搐著,發出輕輕的嗚咽。它的目光中有一團永遠無法化解的疑惑,不明白這兩把巨劍威力為什麼如此強。

    所有古妖帥第一時間死亡,隨後除了古蛟侯一個,所有的古妖侯被殺光。

    這些古妖侯們再強,實力也只相當於妖帥聖子,遠遠不如登龍台外的妖侯聖子。

    隨後,一個又一個妖帥聖子倒下。

    唇槍舌劍第一擊因為孕育多日,積累力量,本身就會很強,再配合開鋒詩會發揮無與倫比的威力,加上藏鋒詩相助,這一劍的威力已經遠遠超出了進士的唇槍舌劍。

    大殿內血腥味濃烈。

    那些死去的妖蠻與龍妖身上都有龍氣或登龍石,大量的龍氣與登龍石所化的力量或飛入方運腳下的龍氣雲,或飛向半空中的真龍之劍。

    真龍劍的第二道龍紋緩緩增加。

    那些人族進士獃獃地看著眼前慘烈的一幕,他們知道方運的唇槍舌劍必然不凡,可沒想到竟然不凡到這種程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