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過了一刻鐘,大家實在想不出好辦法。

    孫仁兵扶著張知星道:「方運,你那首《龍劍詩》引發詩祖寶光,乃是一種新類型的戰詩,需要你來命名,可有眉目?」

    「讓我考慮片刻。」方運道。

    雲弄章道:「叫疊劍詩如何?」

    「我看不如通俗一些,就叫雙劍詩。」

    「此詩理論上不僅能額外召喚舌劍,還能召喚唇槍,用劍來命名是否不妥?」

    「詩意在即可,無需執著於槍劍之分。我倒是好奇這首新戰詩的威力。正常來說,進士戰詩的力量比唇槍舌劍一擊要強,但唇槍舌劍可以連續攻擊,這是戰詩無法比擬的。以一首戰詩換額外一把唇槍舌劍,穩賺不賠。」

    「此首龍劍詩等於讓進士第二次脫胎換骨,以後在進士與妖帥的戰鬥中,我人族開始有優勢。」

    「方運,你用戰詩喚出的仿劍能維持多久?」姬守愚問。

    「至少可維持三十息。對這首詩的掌握越強,則持續時間越久。」

    「三十息夠了!足以決定一場戰鬥的勝負。我現在只是好奇,若大儒用出這首詩,喚出的仿劍威力如何。」

    「威力定然不如大儒原本的唇槍舌劍,若區區進士戰詩就能完全仿製大儒的唇槍舌劍,天下豈不是大亂?」

    方運道:「以我的推斷,此詩每提高一境,則仿劍的威力提高一個文位,若能把這首詩掌握到四境,則喚出的仿劍必然與大儒的唇槍舌劍一模一樣。」

    「這……」眾人駭然,這遠比他們想的更加驚人。

    那些龍族的眼中也充滿驚疑。

    一頭東海龍帥道:「若是李文鷹那種凶人掌握四境的此詩,同時喚出兩把瀝血古劍,普天之下,同文位之人誰還是他的對手?簡直半聖之下無敵手啊!」

    「四境戰詩哪裡是那麼容易掌握的。」

    敖煌道:「方運,你的唇槍舌劍還沒有命名,我看不如就叫『真龍古劍』吧。嘿嘿,以後等你名滿天下,也能揚我真龍一族美名。你要是再大氣一點,改名為『敖煌古劍』,那你就天下無敵了。」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其餘進士和龍族也一起給敖煌白眼。

    劍名槍名可不是隨便起的,一般只有到了大學士,且立下赫赫戰功,而且唇槍舌劍的威力不同尋常,才能擁有正式的「古劍真名」。

    敖煌滿不在乎道:「我是真龍,給方運的古劍賜名,誰能說我?誰敢說我?大不了我讓龍聖爺爺賜名!」

    眾人一聽,竟然無言以對,真龍的確有資格命名。

    「那就叫真龍古劍了,不過戰詩得需要你自己命名。」敖煌道。

    方運點了點頭,道:「新類型的戰詩就叫『喚劍詩』吧,通俗易懂。」

    孔德天立刻彎腰作揖,道:「老師在上,請受學生一拜,允許學生學習此喚劍詩。」

    其餘人族進士隨之拜師,早拜師早學,不用等以後去聖廟中拜師學習。

    唯獨司馬合與宗集兩人猶豫不決,兩個人心知這首戰詩的威力,不學的話必然會被其餘進士遠遠拋在身後,可兩人心中有鬼。

    宗集乃是雜家宗聖之後,對方運恨之入骨,司馬世家更是與宗家休戚與共,若是兩人拜師學習這首戰詩后還對方運心存怨恨,不僅戰詩的威力會下降,用多了甚至可能傷及文膽。

    一旦跟方運文戰或生死戰用處喚劍詩,必然會和荀隴一樣,遭遇天行師道。

    可為了一首戰詩就放棄對方運的仇恨,兩人一時半會還無法做到。

    兩人看了看,神色無比複雜,如同兩隻老鼠看著捕鼠夾上的美食,最終輕嘆一聲,放棄學習,等回到家族后聽長輩的指示。

    孔德天看到宗集與司馬合的反應,若有所思,隨後重新審視方運。

    方運的手,已經掐住了所有進士的喉嚨!

    方運之前的戰詩雖然強,但對軍中之外的秀才舉人來說,作用很一般,可這喚劍詩不同。

    喚劍詩可以在短時間讓一位進士獲得兩倍於平時的實力,放棄喚劍詩,就等於落後所有進士,一旦參與文戰或與妖蠻的廝殺,就等於比別人更容易死亡。

    一首喚劍詩,半條進士命!

    近半個時辰之後,眾人離開迷宮一般的寶藏之地,來到破碎的祭壇大洞,飛到中心空島之上。

    重新看到蔚藍的天空,眾人鬆了一口氣,神態輕鬆許多。

    這裡的雲氣終於徹底消散,成為一處普通的地方。

    這些人族或龍族的腳下都有龍氣雲,但唯獨方運腳下的龍氣雲大的不像話,別人的龍氣雲像是蒲團,最多像是圓桌,可他的龍氣雲則像是一張大床。

    「方運,路上我一直在思索你的事。」孔德天說完,掃了一眼那些龍族。

    「德天兄請直說,方運洗耳恭聽。」方運道。

    孔德天指了指祭壇大缺口,道:「你幾乎以一己之力橫掃數十妖蠻聖子與龍妖,此事一旦傳出,你在妖族的大學士獵殺榜上至少可排名前三。更何況,你已經是一代詩祖,人族之功已經不下於一位普通半聖!」

    宗集與司馬合不服氣,很想反駁,可卻都無力開口,喚劍詩的作用毋庸置疑,關鍵是可以永久提升整個人族的實力。

    「孔兄過譽了。」方運謙虛道。

    「不是過譽,是在擔心你。一旦妖族知曉你成為喚劍詩祖,他們必然會放棄賭約,直接動用月樹神罰!你,性命堪憂!」

    周圍的空氣好似凝固,讓方運喘不過氣來。

    那可是月樹神罰,可以越界擊殺人族半聖!

    妖族雖然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但他們付得起!

    「我們人族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雲弄章問。

    「人族本來就弱於妖族,對方用的又是月樹神罰,除非孔聖復生,或者六大亞聖一起複生,否則人族的力量絕對無法抗衡!那可是僅次於萬聖神罰的力量。」姬守愚道。

    孔德天環視周圍,最後目光落在方運的臉上,此刻的方運眼中隱隱有一絲焦慮。

    孔德天猶豫片刻,道:「你們可能所知不多,但守愚兄應該知曉文王為何沒能全壽。」

    姬守愚目光一黯,道:「當年妖蠻眾聖用盡全力,才把幾尊妖聖蠻聖送入人界,但除了那頭蛇聖,都被先祖文王擊殺。那時候妖界已經沒有破除兩界山屏障的神物,無法再度派遣妖聖,於是便發動了月樹神罰,讓先祖重創多年,以至於後來那些年先祖大半時間都在沉睡,一旦清醒馬上撰寫《周易》。」

    方運恍然大悟,怪不得哪怕當年周王室日漸沒落,文王也不出手拯救,原來是這個緣故,跟周朝的興衰比,《周易》顯然更加重要。

    孔德天繼續道:「孔祖不僅遭遇過月樹神罰,甚至還遭受了最強的萬聖神罰!」

    「什麼!」眾人大驚。

    「只不過,孔祖在萬聖神罰的力量下屹立不倒,震懾所有妖聖,逼得妖蠻眾聖不得不簽下千年不戰條約。」

    方運緩緩道:「我的力量遠遠不如當年的亞聖文王,哪怕有聖院和眾聖力保,也必死無疑,對吧?」

    孔德天忙道:「你不必太過擔心,等離開登龍台,我會把事情經過稟報家主。若動用孔祖遺留的大部分力量,足以保你安然無恙。」

    方運正色道:「首先感謝德天兄與孔家,但……孔家願意動用小部分力量已然仁至義盡,動用大部分力量的話,對孔家極為不利,還請轉告孔家家主,莫要為我浪費力量。」

    孔德天輕輕嘆息,沒有說什麼,他自然明白,孔家不可能為方運動用大部分力量,但若不動用必然會被指責,而方運又不想讓孔家難做,所以主動拒絕。

    方運突然笑了笑,道:「妖蠻眾聖若動用了月樹神罰,全族必然元氣大傷,足以讓我人族獲得喘息之機,我死而無憾。」

    「但我心中有憾。」孔德天道。

    天空明明大亮,可所有人都覺得陰雲密布,暴雨將至。

    敖煌道:「不然我讓龍聖爺爺……」

    說到一半,小黃龍不說話了。

    龍族與人族有契約,要保護兩界山不失守,但與妖族也有契約,龍族不得干涉月樹神罰。

    方運問:「我若是想辦法把祖龍真血交給龍宮,四海龍聖會不會幫我?」

    敖煌無奈道:「你只有一滴,無論給了誰,另外三尊龍聖都不會相助。月樹神罰力量太強,僅僅一位龍聖相助人族,你還是得死。不不不……你瞧我這張嘴,掌嘴!」說完一邊偷偷打量方運,一邊打自己的嘴巴。

    方運不說話,其餘人靜靜站著。

    西海龍族的敖耘道:「不知道登龍台何時關閉,我們還要尋找龍氣或其他龍妖,告辭。」說完帶著其餘西海龍族離開。

    敖煌罵道:「這群蠢龍!一旦離開登龍台,必然會把事情泄露給妖界,妖蠻眾聖必然會加緊對方運進行神罰!」

    「動用月樹神罰需要一定時日,我們還有機會。」孔德天道。

    沒人答話,現場又陷入一片寂靜。

    方運左思右想,既然自己出了登龍台橫豎都是死,不如先殺凶君與獅妄,永絕後患,也算是為人族做最後的貢獻。

    方運道:「凶君三人必然分頭逃跑,我們不能集中力量追,要向不同的方向追趕!」

    「啊?若他們聯手潛伏在某處怎麼辦?」孫仁兵狐疑地看著方運,不相信方運竟然蠢到這種程度。

    「不會,他們三方絕不可能聯手。你們有九人,三人一組,而我孤身一人一組。」方運堅持自己的想法。

    孫仁兵乃是兵法大家,立刻清醒,方運竟然想自己當誘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