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孫仁兵猶豫了,從兵法的角度來說,方運做的很好,因為凶君、獅妄與古蛟侯必然會合力逃跑。

    而且古蛟侯已然暴露一個能力,那就是可以利用蟲子跟蹤窺伺眾人,方運一旦獨自行動,必然會被三人知曉。以三人對方運恨之入骨的程度,哪怕明知道是誘餌也會先除之而後快。

    其餘進士與龍族陸續明白方運的意圖,這說是計謀,可實際是挑戰。

    方運要單獨挑戰凶君、獅妄與古蛟侯三者聯手!

    「方運,你不會自暴自棄吧?」雲弄章問。

    方運微微一笑,道:「方才殺的都是小蝦小魚,沒有盡興。你們放心,我研讀兵法,又有速度遠超所有人的龍氣雲,哪怕不敵也能逃跑。更何況,我想看看星之王所化的君之星位是何等力量!」

    方運的話擲地有聲,無比堅定。

    孔德天低聲道:「孔家研究過,你的君之星位相當於妖祖意志,那麼人族若使用,必然是妖化,至於是你妖化還是什麼妖化,不得而知,你千萬小心。」

    「我自有分寸。」方運道。

    張知星突然道:「此刻方運是舌劍進士。」

    所有進士恍然大悟,明白了方運如此激進的原因。

    唇槍舌劍一成,所有進士的氣質都會有明顯的變化。

    舌劍進士是讀書人最鋒芒畢露的時期。

    若鋒芒不露,則才氣古劍無法快速成長,在衝擊翰林之位時無鋒芒可收斂。

    許多進士之所以無法晉陞翰林,往往是在剛擁有唇槍舌劍時鋒芒受挫,或者鋒芒不銳!

    而每一位日後有大成就之人,在舌劍進士都異常可怕。

    哪怕是最淡泊悠閑的南聖,在舌劍進士之時都凶名遠播。

    舌劍進士是一道門檻,鋒芒出得去回得來,則能成翰林,鋒芒出不去或回不來,則一生停留在進士的層次。

    敖煌肉痛地從自己身上揪下一片龍鱗,道:「我也沒辦法勸你,不過以你之能,他們想殺你痴心妄想!你去吧,一旦他們圍攻你,你就把才氣送入龍鱗中,我會馬上感應到,全力救援!」

    「多謝!」方運不也矯情,接下敖煌的鱗片。

    隨後,方運看著姬守愚道:「守愚兄,請指一條明路。」

    姬守愚看了一眼方運腳下那遠遠超出所有人的龍氣雲,露出少許愧色,道:「當日十國大比時,聽說你要入登龍台,我還起了比試之心,在聖院說要勝過你。可沒想到,你我差距如此之大,在下心服口服。」

    就見姬守愚眼中浮現兩道後天八卦圖,然後向東南方一指道:「方兄可去那個方向。」

    「謝過!」方運二話不說,駕馭龍氣雲急速飛行。

    方運身後的人算了算,他的龍氣雲的速度竟然是他們的兩倍!

    「有了如此強的龍氣雲,方運保命不成問題。」雲弄章道。

    「但你們別忘了,除了凶君,獅妄與古蛟侯都可以不用龍氣雲飛行,而且全力飛行的速度遠遠超過方運。」

    「唉,不愧是方鎮國,簡直一腔豪氣,哪怕面對三族頂尖的天才也敢主動出戰。」

    「我們怎麼辦?」

    「我可沒方運那麼大膽,我看咱們九人一族,敖煌一組,其餘龍族一組吧,否則的話,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孔德天道。

    「如此甚好。」

    方運腳踏龍氣雲,在藍色天空與白色雲海之間飛行,他一身黑衣,目光冷峻,周身散發著以前不曾有過的銳氣。

    方運狼顧鷹視,目光如透明的刀子切割前方。

    在千里之外的前方,是密密麻麻的浮空雲陸,如同一座座島嶼懸浮在天空。

    前方是伏擊的好地方,之前方運請姬守愚用《易經》的力量進行卜算,並非是要算凶君三人的位置,而是要在危險重重之地找出最不危險的方向。

    姬守愚並非能預知未來,而是通過《易經》的力量,聯繫一切因素諸如天氣、地形、水紋、時間、濕度、氣溫和敵我雙方的種族、實力、習慣、性格等等進行推斷,選出可能性最大的一個結果。

    「易」,本來就變化之意,根據此刻的所有變化,自然也能推斷出未來的一些變化。

    新的龍氣雲雖然很快,但飛行千里仍然需要許久,方運坐下,雙目緊閉,誦讀眾聖經典。

    唇槍舌劍已成,不再持續消耗才氣與文膽之力,再加上眾聖經典的輔助,方運的才氣以不可遏止的速度增長。

    在抵達浮空雲陸區域近處后,方運睜開雙目,起身站立,背負雙手,昂首望向前方。

    「嗤……」

    一聲輕微的布帛撕裂聲響起,好似無形的利刃掠過,方運的右手衣袖口裂開一寸長的口子。

    若此刻被其餘人看到,必然高聲驚呼,這可是典型的「舌劍出鋒」,只有唇槍舌劍的力量接近進士文位所能承受的極限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等異狀。

    在這種階段,進士要處處小心,不能與任何人靠近,否則周圍的人必然會被舌劍出鋒所傷。

    方運心中詫異,但面不改色,從飲江貝中取出一截龍角,放在龍氣雲上,然後張開口,白光閃爍。

    真龍古劍飛出,立刻突破音障,發出刺耳的破空聲。

    白劍金紋,乍一看並不出奇,但劍身散發的殺意如浪、凶念似潮,一波接著一波,永不停歇。

    方運完全不掩飾舌劍的鋒芒,使得舌劍激發了真龍遺骨的力量。

    龍雖與人為善,但也是遠比所有妖蠻都兇悍的太古凶物,一旦全力施為,便是災難之源。

    在真龍古劍之下,還有一把只有一半長的黑色墨劍,如影隨形。

    真龍古劍飛到蛟王龍角之上,輕輕摩擦著。

    龍骨孕劍,龍角磨礪,是增強唇槍舌劍的好方法。

    磨劍聲聲,龍角中最精華的力量全都被真龍古劍吸收,一絲絲的粉末隨著劍刃四散。

    這些粉末原本無用,但墨劍卻不嫌棄,進行第二次吸收,最終會形成更細的粉末,隨風消散。

    凶君無聲無息地浮現在前方的浮空雲陸上,舌綻春雷道:「方運,你真是自大,竟然妄圖用我們三人磨礪你!」

    「你誤會了。」方運好似在解釋。

    不等凶君疑惑,方運繼續道:「能磨礪我者,在上為天,在下為地,除卻天地,無一物可為我磨礪之石。你們,不過是那磨劍所剩的粉末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