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凶君的眼皮輕輕一跳,好像被方運散發的鋒芒所傷。

    此刻的凶君,已經不再是那個俊秀的翰林,而是一個皮膚下到處都是黑色血管的猙獰怪人,他的眼圈被染黑,眼白與瞳孔已經一片血色。

    此刻的人族天才宛若一頭兇狠的野獸,再也沒了凶君的狂妄與瀟洒。

    古蛟侯與獅妄突然冒出來,一左一右殺向方運,這兩妖快若奔雷,腳下出現大片的裂縫,黃土四散。

    獅妄過處,雲痕如河、雷霆閃爍。

    古蛟侯所在,水汽瀰漫,大雨傾盆。

    兩妖把力量催發到極致,已經能夠輕微改變身體附近的天象。

    凶君腳踏龍氣雲,快速趕來,他的呼吸突然加快,鼻子中竟然呼出兩道黑煙,但在吸氣的時候又縮回去,格外詭異。

    方運果斷把才氣送入敖煌的鱗片,期間控制龍氣雲急退,低下頭,左手與右手竟然各握住一支筆,以無上文心一心二用同時書寫戰詩詞。

    左手書寫《風雨夢戰》,原作寶光、傳世寶光與詩魂寶光齊出,讓此首戰詩的威力遠遠超出普通進士戰詩詞。

    霧蝶飛出,口吐弱水,翅生奇風,鐵馬冰河吸收了弱水與奇風的雙重力量,一部分化為擁有弱水力量的重騎兵,一部分成為擁有奇風力量的弓騎兵。

    方運右手書寫的是一首《白馬篇》,但不是曹植已經寫過且傳世的那篇,而是詩仙李白之作。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

    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

    鬥雞事萬乘,軒蓋一何高。

    弓摧南山虎,手接太行猱。

    酒後競風采,三杯弄寶刀。

    殺妖如剪草,劇孟同游遨。

    發憤去函谷,從軍向臨洮。

    叱吒經百戰,妖蠻盡奔逃。

    歸來使酒氣,未肯拜蕭曹。

    羞入原憲室,荒淫隱蓬蒿。

    曹植的《白馬篇》中最後一句「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展現出人族抵抗妖蠻時候的無私精神,為家為國的英雄形象躍然紙上,讓一首戰詩擁有不同尋常的精神力量,成就傳世之威。

    但是,李白的《白馬篇》卻不同,他的戰詩更加註重個人英雄主義,先書寫一位俠客宛如紈絝子弟,騎乘駿馬,揮金如土,一身華麗的服飾,鬥雞豪飲,但同時武藝高強,只是隱隱有些墮落。

    只不過,在妖蠻入侵人族后,這位遊俠終於醒悟,開始前往邊境,憑藉高強的力量斬妖滅蠻,歷經百戰,最後大獲全勝。勝利之後,既沒留戀權位,也沒有隱居陋室,而是繼續行走江湖,當自己的遊俠。

    這首詩比《風雨夢戰》長,等這首詩寫完的時候,《風雨夢戰》足足寫了五遍!

    在方運前面,超過兩千寒冰騎士對著古蛟侯與獅妄發起攻擊。

    若是普通的古妖侯或妖帥聖子,早就被兩千弱水騎士和奇風騎士淹沒,但古蛟侯和獅妄被千軍包圍后,除了速度有所減少,身體竟然沒有絲毫的傷口。

    古蛟侯周圍龍力沸騰,氣血厚如濃霧,所有的騎兵的攻擊都如同落到棉花里,讓古蛟侯不痛不癢。

    而獅妄更是兇悍,全身的妖煞化為金光鎧甲,那些槍與箭落在他的身上發出密集的叮叮噹噹的聲音,不能讓它傷到分毫,鐵馬騎兵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憑藉高速的衝鋒對它形成稍稍的阻礙。

    「哈哈,方運,你不過如此!」獅妄大笑起來。

    「奪我龍氣,奪我祖龍真血,今日我要活吞了你!祖龍真血屬於我!巨蛟吞天!」古蛟侯張開大口,就見一隻足足十層樓那麼高的半透明青色蛟頭出現,一口咬下,毀滅數以百計的弱水騎士。

    但是,弱水騎士身負弱水,那蛟頭很快被弱水的力量化為烏有。

    古蛟侯心中暗驚,方運的《風雨夢戰》只是區區一首舉人戰詩,所消耗的才氣對進士來說微乎其微,可他的巨蛟吞天是用盡全力!

    獅妄不禁皺起眉頭,這些騎士是傷不到他,但源源不斷,以多壓少,縱然他再強,也會被活活耗死。

    雙方的氣血與才氣的消耗完全不成比例。

    在獅妄與古蛟侯被寒冰騎士圍困的時候,方運的《白馬篇》成形。

    首本寶光、原作寶光、傳世寶光等紛紛閃爍,使得此詩的威力不下於普通的翰林戰詩。

    曹植的《白馬篇》形成的是一位翩翩青年將軍,而方運的《白馬篇》形成的卻是一位身穿破舊錦袍的絡腮鬍大漢,這大漢殺氣衝天,不等方運命令就主動挽弓射箭。

    白馬豪傑。

    這白馬豪傑足以力敵普通的古妖侯,但前面是古蛟侯,雖然箭箭命中古蛟侯,但卻無法傷到它。

    方運過了慎言階段,此刻是舌劍進士,兩首戰詩中都蘊含著一絲舌劍鋒芒,哪怕這樣也無濟於事。

    「哈哈哈……」古蛟侯狂笑不止,「方運小兒,我與獅妄就算在之前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也不是你可以戰勝的!凶君馬上就會趕到,他體內還有邪龍遺留的力量,一旦他出手,就等於是三種妖族的力量針對你,你必死無疑!」

    古蛟侯說的沒錯,他們兩妖實在太強了,任何人族進士都不可能擊敗,古蛟侯是憑藉高人一等的妖位,而獅妄雖然是妖帥,但血脈太強,乃是大聖親子,相當於人族亞聖的兒子,天生就蘊含強大的力量。

    方運的真龍古劍仍然沒有出擊,還在用妖王蛟龍角磨礪自身。

    方運緩緩道:「哦,那我也用一種妖族的力量反擊!」

    說完,方運伸手指向前方,全力激發君之星位的力量。

    古蛟侯、獅妄與凶君大驚,現在雙方明明只是試探,連激戰都算不上,方運理應拖延等待援軍,而他們一人兩妖則尋找機會將其擊殺,可方運卻果斷用出君之星位的力量,完全打亂了他們的步驟。

    方運身後,浮現一頭冰霜巨猿。

    巨猿身高百丈,全身的毛髮成冰,手持一根奇特的黑木棒,那木棒由細變粗,看似只是普通的木頭,可那樹木紋理竟然是數不清的頭顱,有古妖的,有妖族的,還有蠻族的,木棒的頂端甚至有數十尊半妖聖蠻聖面孔。

    冰霜巨猿雙目空洞,只是直立地站著,但方運卻如聖言貫耳,如沐春風,自然而然知道了星之王的力量。

    方運輕輕向前方一點,緩緩道:「萬星輝煌,吾為王;萬妖爭凶,吾為祖!」

    獅妄憤怒大叫:「你這是僭越!祖神遠在大聖之上,你敢稱王稱祖,天地不容,萬界排斥!」

    遠處的凶君一邊追趕,一邊無奈道:「他是祖,是一代詩祖。」

    詩祖借用妖祖的力量。

    突然,十里方圓的天空好像破了個大洞,漆黑一片,接著,數不清的星辰出現在漆黑的大洞中,每一顆星辰垂下一道星光,落向方運。

    銀河垂下,星光如瀑,浣洗天地。

    方運置身於星光之中,化身為真正的星之王。

    方運分毫不變,但白馬豪傑與冰河鐵馬也被星光照耀。

    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好像整個世界都變了。

    白馬豪傑突然怒吼一聲,馬鞍崩裂,衣衫紛飛,竟然化為一頭馬蠻侯!這馬蠻侯有著馬身馬蹄,但是馬頭和馬頸則被人族的上半身代替。

    白馬豪傑乃是戰詩所化,力量本來就不弱,現在變成馬蠻侯,手中的弓箭變成了巨弓和巨箭,一箭射出,箭頭包裹著濃濃的氣血之力與妖煞,同時還有天空群星的力量。

    這一箭又狠又准,直入古蛟侯的腹部,哪怕古蛟侯的身體遠比岩石都堅硬,巨箭仍然沒入了整整三寸。

    不僅白馬豪傑變成了馬蠻侯,那些寒冰騎士也被星光瀑布的力量影響,竟然齊齊化為寒冰馬蠻帥,要麼掌握弱水的力量,要麼掌握奇風之力。

    寒冰馬蠻帥全力出擊,獅妄與古蛟侯終於開始後退!

    方運盤坐在龍氣雲上,身前浮現琴架與震膽琴。

    霧蝶緩緩飛到震膽琴上。

    凶君的心臟猛地一抖,本能大叫:「阻止他!一定要阻止他!霧蝶本來就與戰曲無比契合,戰曲可直接調動弱水奇風之力!更何況,他的文寶琴上有鳴雷石漆!這時候又有星之王的君之星位,一旦戰曲奏出,不堪設想!」

    凶君說的很及時,但是,古蛟侯與獅妄卻無力攻擊方運,之前的冰河鐵馬只能稍稍阻擋他們,而現在,卻能在短時間內與他們抗衡!

    冰河鐵馬不怕死,但古蛟侯與獅妄怕死!兩妖必須要躲開那密密麻麻攻向要害的攻擊,必須要避免受到重傷,從而削弱了攻擊能力,卻也無法衝到方運面前。

    寒冰馬蠻帥如同銅牆鐵壁擋在方運前方。

    「錚……」

    震膽琴響,弱水潺潺,奇風呼嘯,雷鳴滾滾!

    凶君臉色當場就變了。

    「琴道九音,弱水得其潤,奇風得其透,雷鳴得其古,三音齊出……」

    但是,凶君離方運還是有一段距離,根本無法展開攻擊,他的龍氣雲的速度與方運的比,差的太遠了。直到這時候凶君才明白,方運早就算計好了一切,生生把古蛟侯與獅妄的時速優勢轉化為劣勢。

    方運目光如劍,兩手如輪,琴音鏗鏘,霧蝶振翅,一隊琴音士兵出現在前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