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隊琴音士兵和之前《將軍令》所形成的力量完全不同,因為他們一出來就是牛蠻將!

    方運手撫震膽琴,一心二用,口中先誦讀舉人強兵詩《兵戈頌》,就見所有牛蠻將手中的巨斧增添一抹銀光,威力倍增。

    隨後,方運高誦曹植書寫的舉人傳世增護戰詩《甲裳》。

    皇考建世業。

    余從征四方。

    櫛風而沐雨。

    萬里蒙露霜。

    劍戟不離手。

    鎧甲為衣裳!

    在「鎧甲為衣裳」誦完后,所有的牛蠻將身上都多出一層元氣鎧甲,防禦能力驟增。

    這是一支能獲得戰詩詞加持、能行軍布陣的蠻族大軍!

    凶君與獅妄看到這奇特的敵人,出現短暫的失神。

    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都曾開玩笑說過,妖蠻若能與人族的戰詩詞完全契合,必然會成為萬界第一強軍,橫掃天下,無人可擋。

    但是,逆種文人與妖蠻試過,由於力量性質不同,妖蠻與戰詩詞經常出現衝突,有許多限制條件,而且妖蠻身上的氣血越強,越排斥戰詩詞的力量。

    普通妖兵獲得舉人戰詩的力量加持已經是極限,到了戰將層次,很難得到加強。

    現在,這種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力量被方運創造。

    方運藉助君之星位的力量,生生創造了一支奇兵。

    這隊千人琴音士兵不僅有蠻族的強壯和人族的戰詩詞,隨著琴音的鼓盪,霧蝶的弱水與奇風的力量也在他們身上顯現。

    他們的甲胄與兵器上,時不時閃過一抹電弧,那是鳴雷石的力量。

    古蛟侯和獅妄突然感到背後有冷風吹過,鳴雷石本應該用在大儒文寶琴上,能夠稍稍削弱大妖王的防護力量。

    可他們一個是妖侯一個是妖帥,與大妖王差太多,兩妖已經能夠預見到,這些閃電巨斧一旦砍過來,體表的妖煞也好氣血也好,必然迅速潰散,若是擊中身體,那必然會被電得麻痹,傷口難以癒合。

    兩妖相互看了看,立刻改變戰術,一邊後退,一邊使用妖術進行遠距離攻擊,阻止這支琴音士兵靠近。

    獅妄怒吼:「本聖子傲嘯妖界,卻從來沒被區區一境琴道的戰曲嚇退,此乃本聖子遭遇的奇恥大辱,此仇不報,誓不為妖!」

    方運突然眼皮一抬,真龍古劍飛起,這一飛,平地炸雷,劍化五丈真龍,騰空而起,攜不可一世的龍威直撲凶君。

    古蛟侯見真龍古劍外形奇特,失聲驚叫:「不好,他動用了一絲祖龍真血的力量!」

    凶君第一次聽說劍化真龍,又因為體內邪龍意志被斬,信心受挫,本能地控制龍氣雲極速後退,之前的追趕前功盡棄。

    「他要控琴,又要控劍,必然無法發揮戰曲的全部力量!我們沖!」獅妄大叫,但他自己卻在猶豫。

    古蛟侯比獅妄更恨方運,見劍化真龍去殺凶君,立刻飛到半空,要從上千牛蠻將上空強行闖過去,擊殺方運。

    「哦?」方運卻是突然微微一低頭,張口誦讀,齒間生風。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古蛟侯不覺如何,獅妄和凶君卻是如遇晴天霹靂,面色驟變,徹底化攻為守。

    數百年前的兩漢時期,令妖蠻聞風喪膽的不是能動用渾天儀與地動儀的半聖張衡,不是神機妙算的半聖諸葛亮,甚至不是能用《史記》化歷史長河抹殺妖聖的司馬遷,而是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夫婦。

    卓文君毫無才氣,只能鼓瑟輔助,但司馬相如卻擁有殘破的無上文心一心二用,他在彈奏戰曲《鳳求凰》的同時,能夠唱誦漢賦《鳳求凰》,兩者合一,引天凰降世,十方俱焚,無人能敵。

    獅妄一邊後退一邊低聲道:「琴賦雙絕之後,竟然出了一個琴詩雙絕,此人不能留!我若殺此他,必然有資格得那太古星河支流。」獅妄雙目驟亮,仔細觀察前方。

    方運口誦戰詩的同時,天地色變,一邊狂風吹雪,一邊是黃沙席捲。

    「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

    蠻族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人族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這首《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描繪了在惡劣的環境下,人族大將出征的場面。

    之後,斗大的碎石憑空出現,不僅蘊含戰詩的力量,還蘊含文寶琴的力量,一起自天而降砸向半空的古蛟侯。

    古蛟侯的下方,訓練有素的牛蠻將開始拋射巨斧。

    碎石與巨斧數量太多,古蛟侯避無可避,只能硬頂著向前沖,但是巨石與巨斧蘊含著雷鳴石、君之星位和霧蝶力量,三重力量都能破除氣血與妖煞。

    「痛死我了……」古蛟侯就如同一個移動靶子一樣,雖然無性命之憂,但卻疼得嗷嗷直叫,周身的氣血以極快的速度消耗。

    「再堅持片刻!」古蛟侯咬著牙對自己說,念頭一動,就看到方運的右側突然冒出一道漆黑的龍捲風!

    黑龍捲風高十丈,而在黑龍捲風之中,有一尊騎乘龍馬的大將若隱若現。

    那大將也已經妖化,竟然化為蠻族之首的龍蠻人!而且是龍蠻侯,比方運這個進士的位階還高!

    這時候,敖煌與人族眾進士正在往這裡趕,那些手持千里鏡的人看完,個個目瞪口呆。

    「方運……這是要憑藉一己之力滅三凶嗎?」

    「我為什麼覺得這龍蠻侯強的可怕?」

    「何止可怕,那是典型琴詩並出的異象,詩人中司馬相如可能要出現了!」孔德天道。

    眾人一愣,司馬相如的聖號可是「賦聖」,漢賦之聖。

    那龍蠻侯將軍身披金甲,在黑色龍捲風中散發著光芒,而手中的血色龍槍表面雷霆閃動,槍頭有弱水環繞,槍身有奇風流動,數種力量集於一身。

    震膽琴上的鳴雷石漆光芒暗淡,而霧蝶也有氣無力地趴在琴上。

    方運低頭苦彈,琴弦生出一絲絲的雲煙,裊裊上升。

    戰曲一變,琴弦生煙。

    方運面色因為過度使用才氣而微紅,額頭的汗水還未流到臉上,就化為水汽蒸騰,而且那水汽因為映出方運的面色略顯微紅,並在琴音的作用下,與琴弦飛出的雲煙聯合,形成朵朵白雲浮在半空。

    「戰曲二變,霞蒸雲繞!」凶君喃喃自語。

    獅妄忙喊:「古蛟侯,你回來,此事不妙!此刻方運集中了戰曲、戰詩、霧蝶、文寶琴、鳴雷石、君之星位等等所有的力量,不可力敵!」

    古蛟侯卻猶如受到侮辱一般,高聲怒吼:「我乃古妖侯,怎會懼怕區區進士!此人搶我龍氣,奪我祖龍真血,又從龍聖屍氣中逃離,我必親手屠戮!」

    古蛟侯說完,周身暗紅的氣血大盛,強行沖向方運,展現古妖一族凶頑好戰的本色。

    那龍蠻侯胯下龍馬開始奔跑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黑色的龍捲風一直包圍著龍蠻侯將軍與龍馬,越吹越疾。

    片刻之後,龍蠻侯將軍大吼一聲,聲震百里,龍馬高高躍起,踏空而行。

    「吾來也!」

    龍蠻侯大將攜帶黑色的龍捲風如奔雷行天,眨眼間衝到古蛟侯身前,全力刺出血色龍槍。

    馬踏震天地,槍出有風雷。

    奇異的一幕出現,原本環繞在龍蠻侯大將身上的十丈龍捲風突然縮小,然後包圍著血色龍槍!

    颶風龍槍。

    「我乃古蛟侯!」古蛟侯大吼一聲,全身神光閃爍,氣血沸騰,兩爪去撥颶風龍槍,張開大嘴咬向龍蠻侯將軍的頭顱。

    槍頭與古蛟侯的兩爪相遇,雷光迸發,弱水奔涌,奇風絞殺,光華四射,古蛟侯的兩爪瞬間化為肉泥,颶風龍槍彷彿只是遭遇一張紙的阻擋,然後如升龍出海,直擊古蛟侯的胸口。

    「噗……」

    颶風龍槍旋轉著在古蛟侯的胸口刺出一個大洞,槍身洞穿蛟身。龍蠻侯用力一震,龍槍發力,生生把古蛟侯震斷,鮮血噴洒。

    「嗷……」被一槍兩斷的古蛟侯痛苦地向下跌落。

    下方數以百計的牛蠻將揮舞著巨斧,不過眨眼間,把古蛟侯剁成肉泥。

    古蛟侯體內的龍氣化為一道龍形濃雲飛出,電光石火間飛入方運的真龍古劍中,古劍的第三道龍紋快速增長,只差一點就形成完整的第三道。

    與此同時,真龍古劍所化真龍突然消散,然後慢慢返回。

    凶君惱羞成怒,這才發現方運用的竟然是兵書的力量,那劍化真龍是假的!

    凶君看到那真龍古劍有假,但聖子獅妄腦後不長眼,並未看到。

    方運收起震膽琴,提筆書寫,寫的正是喚劍詩《龍劍詩》。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

    在方運書寫的過程中,和上一次比雖然沒了首本寶光,但依舊有原作寶光、傳世寶光與詩祖寶光。

    詩祖寶光光芒四射,讓這首進士戰詩的力量無限接近翰林戰詩。

    方運一息詩成,原本一息間寫出四句,但隨著文心燈火不斷壯大,他現在一息詩成可寫八句!

    只不過這首《龍劍詩》足有十二句,方運需要寫一息半。

    對任何讀書人來說,一息半寫一首詩也足夠快,快到凶君和獅妄都沒有發現方運的真實意圖。

    第二把唇槍舌劍浮現在方運身前,與真龍古劍本體一模一樣。

    真龍古劍本體正位於凶君與獅妄之間!

    凶君隱隱覺察不對,於是舌綻春雷道:「獅妄,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