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真龍古劍倒飛出去后,迅速回返。

    所有人在在心裡默念。

    一返。

    真龍古劍再次擊向獅妄。

    獅妄舉起左爪,左爪金光閃爍,氣血凝聚,足以輕易撕裂鋼鐵。

    獅爪與古劍相擊,聲音轟鳴,氣浪翻飛,不過短短眨眼間,才氣古劍連擊十四下,再度退回。

    獅妄的左爪與左小腿炸成粉末,如紅色的煙花四濺。

    方運的真龍古劍太過強大,獅妄的傷口在短時間內無法癒合。

    「吼……」

    獅妄大叫一聲,眼中最後的一絲理智消散,戰鬥本能完全控制住它的身體。

    就見獅妄身體猛地一甩,兩條重創的前腿支著龍氣雲,身體猛地扭動,長長的尾巴如同一條鐵鞭,包裹著氣血之力與妖煞,帶著刺耳的破空聲擊向飛回來的真龍古劍。

    二返。

    尾斷,真龍古劍再度被震退,片刻之後,又展開攻擊。

    三返。

    不過,這次是攻向獅妄的頭顱。

    獅妄張口一咬,強大的咬合力鎖住真龍古劍,喉嚨中爆發的妖術全都落在真龍古劍之上。

    眼看真龍古劍就要被咬碎,一直按兵不動的墨劍突然離開真龍古劍的劍身,刺向獅妄的喉嚨。

    獅妄嚇得急忙鬆口,並噴發出氣血之力要驅趕真龍古劍。

    眨眼間,真龍古劍又發動了一次連擊,只見血光衝天,獅妄的半個臉被切掉,鋒利的牙齒也不見了。

    真龍古劍離開后又再度返回。

    「四返!」眾聖院進士齊聲道。

    眼看方運的唇槍舌劍就要殺死獅妄,一把才氣古劍突然激射過來,劍身上除了金色龍紋還有血絲與黑線。

    方運認出那是凶君的破血古劍。

    凶君曾經憑藉一把唇槍舌劍進入妖蠻軍營殺了個三進三出,在才氣古劍上的造詣遠超目前的所有聖院進士。

    這破血古劍來的極為恰當,無論是時機、進攻的位置以及力道等等,全都讓方運陷入被動。

    破血古劍的劍尖即將擊中真龍古劍的背面,只此一擊就可能讓真龍古劍受到輕微損傷。

    凶君臉上浮現惡毒的笑容,他雖然現在只是進士,但曾經是翰林,破血古劍的許多力量依舊保留,現在的破血古劍至少有全盛時期的八分威力!

    登龍台的所有進士的唇槍舌劍都無法與凶君相提並論。

    除了方運。

    破血古劍的時機和角度堪稱完美無缺,因為真龍古劍正在全力攻擊,任何一個聖院進士都無法在這個時候大幅度扭轉古劍的方向,但是,控劍者是方運。

    就見真龍古劍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和速度順勢一轉,不僅沒有被凶君的破血古劍擊中,反而在兩劍交錯的一剎那,連擊出了七劍!

    凶君突然身體一顫,嘴角有絲絲鮮血流出。

    凶君伸手擦拭嘴角的鮮血,兇狠地盯著方運,他之所以在方運四返的時候攻擊,是以為方運的真龍古劍力量大減,可是,萬萬沒想到,方運憑藉強大的文膽之力讓真龍古劍在全力出擊時還有餘力改變方向,更沒想到,真龍古劍的材質如此之強,哪怕被獅妄震退四次,也依然蘊含強大的力量。

    破血古劍無奈地飛回凶君文宮,若再敢與真龍古劍交手,破血古劍必然崩潰,到了那時候,凶君會偷雞不成蝕把米,連文膽也會跟著受影響。

    真龍古劍全力擊傷破血古劍后,再次被震退,然後又一次攻向獅妄。

    五返。

    獅妄長長吐了口氣,原本凶厲的眼神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如釋重負,還有留戀。

    獅妄不再去看真龍古劍,而是望著遠方,天空湛藍,雲海如地,空島如雲,和妖界的環境截然不同。

    「原來,登龍台如此美麗。」獅妄用最後的氣血之力凝聚成聲音,他的聲音里充滿了坦然和誠懇,最後目光一轉,望向方運。

    獅妄已經說不出話,但方運卻聽到它的聲音。

    「我敗了……」

    真龍古劍斬在獅妄的頸部,碩大的獅頭掉落。

    但就在方運的真龍古劍斬中獅妄的同時,凶君動手了。

    凶君的雙目之中閃過鎮獄邪龍的虛影。

    遠處的聖院進士們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沒想到凶君竟然還能動用鎮獄邪龍。

    無人知曉鎮獄邪龍到底有多強,但既然被鎮壓在鎮獄海,其力量絕對遠遠超過大聖,哪怕僅僅是鎮獄邪龍的一絲力量,方運也難以抗衡。

    「方運……」孔德天眼中閃過一抹悲痛,在鎮獄邪龍的力量下,方運的一切手段都毫無用處,除非帝洛再一次出現,但可能性太小。

    「等等我啊!」敖煌開始燃燒龍力,瘋狂趕路,所過之處風雨交加,氣象變更。

    與此同時,登龍台外暗流涌動。

    奴直城中,妖族、蠻族與人族和平共處。

    奴直部落乃是人族眾聖聯手打造的一處妖蠻歸化族群,凡是宣布脫離妖蠻勢力加入人族的妖蠻,都可以加入奴直部落,居住在奴直城。

    奴直部落有十萬之眾,首領乃是一位大蠻王,據說有成聖的可能。

    一旦這位大蠻王成聖,那麼必然會有大量的蠻族前來投靠。

    在幾個月前,一頭牛蠻帥與犬妖將加入奴直部落,一開始並不受重視,因為這對妖蠻無比蠢笨,甚至聽不懂人族語,被圈禁學了幾個月的人族語才放出來。

    學習人族語,是馴化妖蠻的關鍵。

    當年曾有目光短淺的大儒認為不應該讓妖蠻學習人族語,應該保證妖蠻的傳承與習俗,結果就是奴直部落大量的妖蠻被妖界買通,時常叛亂。

    那個大儒最後被懷疑背叛人族,被聖院關押,直到臨死前才被送出聖院。

    自從奴直部落必須學人族語后,族內動亂大減,尤其是聽著人族語長大的妖蠻,已經不再仇視人族,反而仇視塞外的那些他們的同族妖蠻。

    不過,新來的牛蠻帥與犬妖將天賦極高,牛蠻帥剛到沒幾天就成牛蠻侯,而且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成長,天賦相當於聖子!

    犬妖將稍差,但仍然強於王族妖蠻,資質相當於普通的聖族妖蠻。

    冬日的奴直城比其他三個季節更加冷清,一頭牛蠻侯與一頭犬妖帥站在城牆之上。

    「牛山大哥,我們既然已經知道月皇陛下叫方運,陛下就在景國,怎麼不去找他?」

    「傻狗!且不說兩地相距數萬里,也不說妖蠻不得隨意離開本州,只說奴直王就不可能送我們離開。哼,而且奴直王很不服氣月皇陛下,我總有一天要讓他服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