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姜河川乃是景國大儒,執掌文相數年,早就已經處變不驚,哪怕是妖族大軍侵犯兩界山,他都不會皺絲毫的眉頭。

    可是現在的姜河川面沉似水,印堂灰暗,正低著頭在思索什麼,連方運等人從登龍台返回都沒有發覺,直到身邊的掌院大學士郭子通輕輕碰了碰,他才警醒。

    姜河川目光一凝,恢復了往日的從容,只是眼中泛著血絲。

    方運等聖院進士心中暗驚,這可是大儒啊!

    大儒能不眠不食,永遠保持精力充沛,再疲勞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可恢復。堂堂大儒眼中竟然有了血絲,這是殫精竭慮的徵兆,意味著被巨大的問題困擾,一般只有在感悟聖道失敗后才有的現象。

    其餘聖院進士面帶憂色看向方運,景國搖搖欲墜,若再給方運二十年的時間,必然可力挽狂瀾,可現在連文相也如此疲憊,景國前途更加渺茫。

    進去的時候有二十人,可現在只剩十六人,有四人死於登龍台,而聖院七進士都還在。

    方運環視周圍的人,除了姜河川與郭子通,沒有別的人族,剩下都是龍族。

    那些龍族看方運的目光也各有不同,有的惋惜,有的不敢看方運,有的搖頭嘆氣。

    姜河川急忙收斂愁容,微笑道:「恭喜諸位人族大才安然離開登龍台,日後必然平步青雲,為人族建功立業。方運,你與我速速回景國,就不留在龍宮了。」

    一條青龍低聲抱怨道:「那《西遊記》算是聽不完了。」

    青衣龍侯瞪了那青龍一眼,讓他閉嘴。

    方運點點頭,沒有說話。

    姜河川腳下升起一團白雲,然後飛到方運身邊,等方運踏上平步青雲,便急速離開,郭子通緊隨其後。

    那些聖院進士都沒了勝利的喜悅,隱約猜到方運將有大難。

    姜河川腳踏平步青雲從龍宮飛出,路上一言不發,很快來到海眼處,通過海眼,三人在短時間跨越幾十萬里的路程,來到聖元大陸近海處,然後向景國方向飛行。

    方運見姜河川不說話,自己也不說話。

    過了許久,姜河川道:「登龍台中收穫可好?」

    「超出想象。」方運道。

    「恭喜你成聖前進士。」姜河川道。

    「多謝文相大人。」方運自然知道姜河川不可能看不出他已經成為進士。

    「你在登龍台的期間,發生了幾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就是文曲星垂,文曲星光更加濃烈,幾乎是之前的十倍,人族必將大興!」

    「好事。」方運由衷高興,這意味著人族將開始從未有過的高速成長,對人族的作用僅僅弱於孔聖教化天下,功勞堪比數家半聖之和。

    姜河川卻沒有絲毫喜色,道:「第二件大事,便是龍族發出密令,說有太古遺族出世,具體是什麼族,具體如何,龍族也不知曉。無論是人族、妖蠻還是龍族,都為此事舉行過眾聖集會。」

    「哦。」方運輕輕答應著,心中越發覺得帝洛比想象中更加不凡,竟然能逼得三族眾聖如此。

    「至於第三件大事,妖蠻眾聖已經正式啟動月樹神罰,正在積蓄力量,大約十二月初會對你進行神罰。此事原本不應告訴你,但我左思右想,決定如實相告。你……如何看待此事?」

    方運哪怕早有心理準備,但聽到下個月就會啟動月樹神罰的噩耗,心臟依舊重重一跳,呼吸出現短暫的紊亂。

    那是月樹神罰!

    不要說區區進士,哪怕是人族半聖遭遇月樹神罰都必死無疑!

    「嗯,我早就料到。」方運深吸一口氣,但心跳仍然無法恢復。

    這是方運唯一一次生出無法消除的無力感,無論是在舉人試前被打傷還是被柳子智算計無法入府文院,無論是被龜妖將威脅還是被海市蜃樓困住,方運心中都有一絲希望。

    可是,現在方運觸摸不到希望,也看不到希望,甚至無法感知到希望。

    方運心裡清楚,且不說自己無法發揮祖龍真血的力量,哪怕能發揮全部力量,也無法抵擋月樹神罰的力量!

    亞聖周文王的力量遠遠超出一滴祖龍真血,可還是被月樹神罰擊成重傷,甚至都無法庇護周王室。

    不要說祖龍真血只能抵擋月樹神罰三分之一的力量,哪怕抵擋了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的力量,最後那微不足道的一絲力量落在方運身上,也能將其殺死。

    方運不想讓文相擔心,所以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

    「從妖族傳來的消息說,獅族大聖說,是你殺了他的親子獅妄,所以才提前開始月樹神罰,此事當真?」

    方運點點頭,道:「的確是我所為,而且我還殺了過半進入登龍台的妖蠻!」

    「啊?」姜河川與郭子通詫異地看著方運。

    「那你快快說來!」郭子通道。

    於是方運就把在登龍台中的一些經歷詳細說出來,但隱去自己晉陞進士的異象以及跟帝洛有關的一切事項。

    等方運說完,姜河川與郭子通相視一眼,都無法相信登龍台中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祖龍真血真的在你身上?」姜河川道。

    方運點頭。

    「你真的一劍滅殺數十妖蠻聖子?」郭子通問。

    方運點點頭。

    「你真能以一己之力連殺獅妄、古蛟侯與凶君?」姜河川再問。

    方運有一次點點頭。

    「你成詩祖……」

    郭子通還要問,姜河川無奈笑道:「罷了。怪不得妖蠻眾聖提前動用月樹神罰,方運此等妖孽,已然超出孔家之龍了!若方運生在孔家,怕是早早就成大學士第一。」

    郭子通突然苦笑道:「我在妖族的大學士獵殺榜上不過位列第二十,放在以前足可以說是小有名氣,可跟方運一比,差遠了。若我所料不錯,現在方運在大學士獵殺榜上已經排名第一!」

    「方運,你接下來如何做?」姜河川問。

    「回家,吃飯,睡覺,繼續讀書,為會試做準備。」方運道。

    「然後呢?」郭子通問。

    「然後?沒有然後,就做這些,和之前一樣。」方運道。

    「你……不料理一下後事?」姜河川嘆息道。

    「後事啊?我成名不到一年,沒有建立起太大的勢力,不用處理。若我亡故,一切都會順其自然,不值得我費神。」方運雖然如此說,可目光閃動。

    兩人都飽經風霜,看得出方運的不甘心,可現在的方運又沒有任何辦法反抗,與其惶惶不可終日,不如繼續做自己的事,讀自己的書,平平靜靜度過餘生。

    「或許……眾聖會竭盡全力救你!」姜河川道。

    「若眾聖用全力救我,那兩界山必然不保,人族根基必然受損。你我都明白,這是不可能的。當年孔家之龍被殺,其實孔家有辦法救活,但最終沒有出手。無論是誰,都不值得人族耗盡全力拯救,除非他能夠挽救人族!」

    姜河川與郭子通啞口無言,方運的話一點沒有錯,若人族有亞聖遇到此等神罰,人族必然會全力挽救,可絕對不會挽救一個「有潛質成為亞聖的人」。

    無論是孔家之龍,還是方鎮國。

    「那你真的不想說些什麼?」姜河川本來無比淡泊,可為了方運殫精竭慮,完全沒了平常的風度。

    方運深吸一口氣,又長長呼出一口氣,輕輕搖了搖頭。

    能不能把事情埋在心裡一個人承擔,能不能壓住自己向別人傾訴的慾望,是成熟的重要標誌。

    「無論如何,你都不應放棄希望!或許到時候月樹神罰力量削弱,人族眾聖必然會聯手相助。畢竟現在妖族中也只有一位大聖,只能勉強動用月樹神罰!方運,你乃是頂天立地的讀書人,乃是我人族青年中的第一人,怎可放棄希望!」姜河川的聲音突然提高。

    方運一愣,看著姜河川眼中的血絲,雙目中的迷茫消散,好像突然恢復了活力。

    在登龍台中,方運與敖煌對話,那時候只是推測妖蠻會動用月樹神罰,所以他可以十分鎮定。

    可從姜河川口中聽到確切的消息,方運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無力感,隱隱生出一絲的自暴自棄。

    可現在發覺堂堂一位大儒為了自己焦慮得眼中布滿血絲,方運彷彿透過這雙眼睛看到楊玉環,看到奴奴,看到濟縣的親友期盼的眼神,看到景國人景仰的目光,看到數十億人族一起抵抗妖蠻的堅定之心。

    「多謝文相大人指點!我不應該自暴自棄,無論如何,我都應該抱有希望,哪怕希望非常渺茫!進士試的第一考『會試』恐怕是我人生最後一段歷程,從今日開始,我便全力以赴,奪得會試的第一,成為會元!我要成為人族歷史上第一個在同一年連成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之人,成為四同!而且,還要成為連中案首、茂才、解元和會元的四首!」

    姜河川痛快大笑,道:「好!這才是景國的文人表率!不過,你已經完成了!」

    「完成什麼?」方運不知道姜河川想說什麼。

    姜河川拂須一笑,道:「你已經是千古第一個四同!而且是比四同更進一步的聖前四同!」

    郭子通微笑道:「或可說,是更更更進一步的聖前全甲四同!」

    方運與姜河川被郭子通的三個「更」字逗笑,一起笑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