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人笑過後,郭子通便向方運講述十國這些天的事情,除了那三件大事,最重要的事就是林蠻、沙蠻和雪蠻三大族蠢蠢欲動,甚至經常派出千人的隊伍不斷騷人甚至屠殺人族的小股部隊。

    「朝堂之上沒有發生什麼事吧?」方運問。

    姜河川與郭子通相視一眼,郭子通道:「在得知妖族提前發動月樹神罰后,左相突然提議給你加封,雖然是各種虛銜,可也都是一二品大員才可能獲封。同時,他還為楊玉環提議加三品誥命夫人,甚至為你的幾個子侄請封九等爵位!」

    「他倒是聰明,知我必死,若再打壓我,必然會引發眾怒,所以惺惺作態。」方運毫不客氣抨擊左相柳山。

    姜河川不語,郭子通道:「自然如此!只要你一死,之前那些猶豫不決的官員大都會重新轉而支持他,他此刻就是在收買人心。」

    姜河川突然道:「你是否能從龍族求救?」

    方運搖搖頭,道:「龍族與妖族也有契約。龍族可以幫助人族防守兩界山,但那是因為若不救,人族會被滅族。而這次月樹神罰是針對我一個人,龍族絕對沒有理由幫我。他們不來搶我的祖龍真血,我已經謝天謝地了。」

    「說的也是。龍族現在恐怕正在想辦法奪你的祖龍真血。按照人族與龍族的協議,人族應該把祖龍真血交給龍族,可你的情況特殊,是祖龍真血主動飛入你的文宮之中,他們不好強要。」

    「除卻東海龍族與我景國關係深厚,其他三海龍族恐怕都在盼著你死,只要你一死,祖龍真血必然會成為龍族之物。」

    「此次若非西海龍族故意把凶君放進去,你在登龍台本可更加順利!」郭子通道。

    姜河川道:「對了,你把在登龍台中的戰詩都寫給我,讓我好好看一看。」

    於是,方運就把喚劍詩《龍劍詩》和進士戰詩《白馬篇》以及其他的戰詩寫出。

    姜河川與郭子通仔細賞析,不斷叫絕。

    「好!怪不得能成為詩祖,全詩構思真是神妙,難得你竟然能在緊急關頭想出。一開始寫『劍出』,後來寫『劍分』,再寫『劍隱』,而最後寫『劍逢』,若此詩不能喚劍,則天下再無任何詩詞可喚劍!而你那《白馬篇》,與曹植的《白馬篇》不相上下。你的詩中不僅包含了曹詩中的為國抗蠻之情,也多出曹詩中不曾有的高潔和桀驁!」姜河川道。

    郭子通接道:「文相所言甚是!若是兩位白馬將軍是活生生的人,那曹詩中的將軍對我人族作用更大,可兩篇《白馬篇》講究的是單打獨鬥,你的《白馬篇》似乎略勝一籌,因為還有一身的傲骨!不過,兩首詩既然都是以古樂府詩為題,你不如將其更改,為方便以後讀書人學習。」

    「那就改為《白馬豪俠篇》吧。」方運道。

    「如此甚好。」

    「你多次使用一心二用之能,所剩已經不多了吧?」郭子通問。

    「應該還可以用數次。」方運道。

    「那便好。」

    三人一路飛行,沒有遇到任何阻礙。

    其他聖院進士可從海眼直接傳送到聖院,方運卻要回景國,只能如此飛行,不存在捷徑。

    京城,左相府。

    書房中,當朝左相柳山正在練字,寫完最後一個字,他把紙張放在另一邊,但是,那文字彷彿變成了一根根骨骼,把平放的紙張支撐起來,讓紙張立在書桌上。

    書法三境,字墨成骨。

    柳山餘光落在那張紙上,支撐紙的力量立刻消失,紙張重新平鋪在桌面上,壓在另一張紙上。

    柳山把新的紙放在吸墨的羊毛氈上擺好,然後提筆就要繼續書寫,前方傳來敲門聲。

    「進來。」

    「吱呀……」

    一個僕從推門而進,道:「啟稟大人,方運已經回到京城。」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柳山隨後一揮,繼續寫字。

    等那人把門關上,柳山突然伸手放在官印之上。

    一隻鴻雁飛出,鴻雁化為文字浮現在柳山前方,是一位遠方好友的傳書。

    等柳山看完傳書,文字突然炸裂,然後形成了新的文字。

    「方運得祖龍真血,似在登龍台得神秘力量庇護,為防有變,阻止他參與會試!」

    不過眨眼間,新的文字無聲無息消失。

    左相柳山原本淡然的神色出現細微的變化,彷彿一堆棉花中突然露出了一點刀尖,充滿了危險。

    「祖龍真血?神秘力量庇護?」左相陷入沉思。

    方運還沒等到家,大量的鴻雁傳書飛入他的官印之中,方運快速查看,並迅速回復。這些大都是關心他的人,許多都是好友。

    一同進入登龍台的聖院進士也發來傳書,都詢問他是否順利到達京城。

    姜河川的平步青雲降落在景國學宮一號上舍門前。

    「今日你先好好休息,一切事務等明日再說。我便不打擾你們小兩口!」姜河川笑著說完離開。

    正門開了一個縫,一道白影從中飛出來。

    「嚶嚶!嚶嚶!」奴奴興奮地叫著直撲方運懷裡。

    方運撫摸著它走進門,首先迎來的是楊玉環那激動的面龐以及關切的眼神。

    「我沒事,一切都很好。」方運微笑道。

    楊玉環愉快地笑起來,道:「我這就給你準備午飯。」

    「嗯,謝謝玉環姐。」方運道。

    「這有什麼好謝的!」楊玉環高高興興轉身離開。

    奴奴則躺在方運懷裡,用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盯著方運,一眨不眨,小流星也飛了過來,圍繞著方運飛行。

    方運不自覺鬆了口氣,無論在外面多麼疲勞多麼危險,可一回到住著楊玉環與奴奴的地方,心神馬上安定下來,哪怕面臨月樹神罰的死亡威脅,心中仍然有一片溫暖。

    方運抱著奴奴回到書房,看了看周圍,然後伸手摸向飲江貝,然後一愣。

    飲江貝里所有的墨硯都被硯龜吃掉了!

    無論是普通的墨硯還是文寶墨硯,統統被吃光,而硯龜正四腳朝天,躺在飲江貝中休息。

    方運知道硯龜吃墨硯會不斷成長,可再多的墨硯也禁不起硯龜這麼吃,隨後靈機一動,把硯龜從飲江貝拿出來,放到桌子上。

    「奴奴,你幫我看好它,不準讓這頭小王八逃跑!」

    全身縮進龜殼裡的硯龜突然探出頭,憤怒地看著方運,嘴不斷張合,好像在解釋自己是龍龜,不是王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