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默默走上前,輕輕撫摸,為奴奴順毛。

    小狐狸好像突然夢到了什麼開心的事,笑了起來。

    不多時,就聽到敖煌的龍吟從四面八方傳來,全京城的人都聽得到。

    「方運呢?方運呢?快帶我吃好吃的,快帶我找花女,我要當成龍!我是妖侯,已經長大了,誰也不能攔住我!哈哈哈……」

    方運差點翻白眼,自己維持多日的形象徹底被小黃龍破壞,不過一想起那神秘白衣人的話,突然自嘲一笑,自己離死亡不足一個月,這名聲已經沒有必要在乎。

    全城嘩然,數不清的人笑罵方運。

    與此同時,花街柳巷、畫舫香樓的女人卻跟著了魔似的,明明還沒到夜幕降臨,都開始梳妝打扮。

    一時間京城各條河流充滿了脂粉的香味,整座京城因為小黃龍的一聲吼叫變得春意盎然。

    大量的書生士子開始前往花街柳巷,希望能與方運相遇,沾一沾景國第一天才的才氣。

    楊玉環紅著臉匆匆來到書房,眼中又羞又疑惑不解,問:「小運,怎麼回事?聽著不像好人。」

    「根本不是人!」方運道。

    「啊?那該如何是好?」楊玉環焦急起來,雙手不斷在圍裙上擦拭,不知道該做什麼。

    方運哈哈一笑,伸手握著楊玉環的手,微笑道:「是一條小龍,等它來你就知道了。」

    方運說著,拿出之前敖煌送他的真龍鱗片,注入才氣。

    「我知道你在哪裡了!」敖煌的聲音再度傳遍京城。

    方運站在院中等候,不多時一條騰雲駕霧的黃龍飛過來,敖煌不過三丈,氣勢倒很足,但因為神態急切年紀尚小,反而有些滑稽。

    不過,三丈對人族來說太長了,方運的大宅院也不過五丈寬。

    「哈哈,看到你了!」敖煌俯衝而下,狂風驟起,吹得院里的人不得不舉手遮擋眼睛。

    「你變小一些,或者變成人身。」方運道。

    「好,那我變成人身,我姐姐臨走前幫我打扮了一下人身,說我只要來京城站在最繁華的街道上,所有的女人都會不顧一切撲向我!」

    敖煌說著,身體爆出大量的白雲,等白雲散去,出現一個身穿書生袍的少年。

    「噗……」楊玉環捂著嘴笑起來,然後一邊笑一邊捂著肚子離開。

    方運默默地看著敖煌。

    此刻的敖煌像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但頭上扎著一個衝天辮,像是一根黑色棒子立在頭頂。

    他的臉上塗滿了厚厚的腮紅,眼皮塗了厚厚的眼影,而口也塗了大紅色的口紅,比年畫中的人物更加濃艷。

    最讓人怪異的是,敖煌的脖子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金項鏈,足足有三十多條。

    「看到我的項鏈了嗎?姐姐說這是身份的象徵,這是地位的象徵!」敖煌得意洋洋。

    方運沉默許久,道:「你還是變回龍吧。」

    敖煌笑嘻嘻說:「怎麼,你是怕我太過英俊瀟洒,搶走你的女人?你身邊的那個女子看到我很高興,一定是迷上我了!」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道:「你被你姐姐耍了!他完全把你當丑角打扮,你什麼妝不畫也比這樣好看!」

    敖煌猶豫地看著方運,眼珠一轉,露出遲疑之色,道:「我不信!你先等等,我先飛到無人的小巷,然後去人多的街道,讓他們看看!」

    敖煌說著飛走。

    「那你注意點,別嚇死人。」

    敖煌身體一抖,不理方運。

    方運讓楊玉環去沏茶,然後在庭院里擺下茶桌和椅子,自己慢慢品茶。

    不多時,一聲凄厲的嘶吼從不遠處的一條街道上發出。

    「敖雨薇,我跟你勢不兩立!」

    不多時,敖煌悶悶不樂飛了回來,但不再是人身,而是龍身,並且身體也縮短了一些,和進入登龍台前一樣,只有一丈長。

    「我不當人了。」敖煌道。

    方運知道,敖煌徹底留下心理陰影。

    「你被圍觀了?」方運問。

    「圍觀?對,他們都笑瘋了!媽了個蛋,我姐太壞了!我最近也沒得罪她啊,我還說讓她趁你沒死前嫁給你……」敖煌說到一半,馬上閉嘴,然後可憐兮兮看著方運道,「我知道我姐為何要害我了!」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早在敖煌說漏嘴的時候就外放文膽之力隔絕內外,隨後道:「你來京城想做什麼?」

    敖煌詫異道:「我成為龍侯,是成年龍了啊,可以選一國而遊歷,學習人族學問,我就選景國了。」

    方運一愣,感慨道:「已經有百多年沒有龍族選擇在景國遊歷了。」

    「嗯嗯,誰叫我看你順眼呢,你放心,我絕對不是為了祖龍真血來的!」敖煌說完,龍尾輕輕晃了晃。

    方運道:「祖龍真血自己不出來,你想要也沒用!你們龍族就沒有別的辦法引祖龍真血出來?」

    「祖龍真血又不是小貓小狗,怎麼引?殺了你,祖龍真血自然會出來,不過我們龍族不能殺你。」

    「所以你來這裡是等我死?」方運微笑著問。

    敖煌想了想,頹廢地點頭道:「你這麼說也很有道理。唉……我姐正在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救你。你也知道,我們龍族雖然有輝煌的歷史,可這些年不僅沒有長進,反而在衰退。龍族要是有你們人族的進取之心,也輪不到妖蠻稱霸萬界!龍族的許多力量是保護龍族的,你與龍族關係再親密,龍聖們也不可能為了你付出過大的代價。」

    「但為了雷家可以?」方運問。

    敖煌一愣,又仔細想了想,道:「若你是雷家的單傳,你若死亡會導致雷家血脈斷絕,龍族說什麼也會與人族合力,攔截下這次月樹神罰。可惜你不僅不是雷家單傳,連龍宮女婿都不是,四海龍宮根本沒有理由救你。」

    「嗯,人之常情。」方運道。

    「你不會生我的氣吧?畢竟你救了我一命。不是我不想救你,是我實力太過低微。」敖煌道。

    「你放心,我心裡明白,不會怪你。」

    「唉,你果然是胸中有天地之人。你也放心,等我將來成為龍聖,就替你報仇!等我成為亞聖,一定殺了那頭獅族大聖!」敖煌愁眉不展。

    「你的好意我領了,但你這麼傻,真的成不了亞聖,你想多了。」方運道。

    「怎麼可能!我很厲害的好不好!我……」敖煌立刻開始爭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