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絮絮叨叨訴說自己的天賦,方運理都不理,對家裡的下人道:「收拾出一間客房,讓他住在這裡,你們不用怕。」

    除了楊玉環一點都不害怕,其他人嚇得頭都不敢抬,這可是龍!而且是戲里說的黃龍,只有國君才能穿綉著黃龍的衣服,現在一頭活的黃龍出現在面前,那可比國君都厲害!

    方大牛低著頭,偷偷打量敖煌,滿面通紅,沒想到傳說中的龍竟然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跟自己的堂弟關係這麼好,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要不是方運在這裡,方大牛恨不得給敖煌磕幾個響頭。

    敖煌認真點點頭,道:「既然要學習人族的學問,那本龍就應該活的像個人族一樣,以後本龍就跟著你,你去哪裡本龍就去哪裡,你學什麼本龍就學什麼!嘿嘿,說不定本龍會成為眾龍表率、龍族小詩聖!」

    「敖煌,你天天如此不要臉,好么?」方運道。

    「本龍已經聽多了你們的誹謗和嘲諷,完全不在意,本龍會用事實戰勝你們的污衊。」敖煌搖頭晃腦說著。

    方運道:「那你還是變成人吧,當我的書童。」

    「不!本龍是龍,不當人!」敖煌面露惱羞之色。

    「你的前輩們遊歷十國,都是變成人。」

    「天才會跟那些蠢材一樣嗎?本龍就要當一頭徹徹底底的真龍,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怎能理解本龍!」敖煌驕傲地道。

    方運盯著敖煌,把敖煌看得全身發毛,龍鱗微微直立。

    「本龍就是吹個牛而已,還沒吹龍呢,你就生氣了?你的心胸呢?你的肚量呢?」敖煌稍稍後退,死死盯著方運的口,生怕他突然用唇槍舌劍偷襲。

    「我的才氣已經恢復,你我到文戰場去切磋一下。你不準動用龍族的妖術等殺招,我也不用殺招,只用唇槍舌劍和正常的戰詩詞。」

    「你一不準舌劍巨化,二不準喚出雙劍!另外,我們龍族那不叫妖術,叫龍族神威!你懂什麼是龍族神威嗎?」敖煌道。

    「嗯。」方運隨便答應一下,給掌院大學士郭子通傳書,然後轉身向學宮的文戰場走去。

    敖煌跟在後面,浮在半空飛翔,四根龍腿不斷划動,龍頭賤賤地搭在方運肩頭,絮絮叨叨:「本龍知道你要做什麼,不就是想給本龍個下馬威嗎?嘿嘿,本龍沒古蛟侯那麼蠢,非要靠近殺你,也不像凶君有文膽,本龍看你奈我何!本龍雖然不能用龍族神威,可你也不能用強大的戰詩詞啊。本龍……」

    敖煌一路嘮嘮叨叨,始終沒有閉嘴。

    一人一龍剛離開院子的時候,還沒什麼,在走了幾步后,附近所有人都看到怪異的一幕。

    一條一丈長的小黃龍正把頭搭在一個黑衣進士肩膀上嘮叨。

    一個舉人一邊抬頭四處張望,一邊問旁邊的幾位友人:「是我進入了海市蜃樓里,還是墨家的機關術高明到能製造黃龍了?」

    「那好像是真的龍族,誰家機關獸也沒那麼嘴碎。」

    「那是方鎮國,不會用什麼障眼法吧?」

    「方文侯哪有工夫玩什麼障眼法,應該是條蛟龍。」

    「你眼睛讓誰的唇槍舌劍戳瞎了?看它的龍角和爪子,五爪黃龍,純正的龍族!」

    「也是!對了,方運既然剛離開登龍台,不會帶了條黃龍私兵回來吧?」

    「龍族私兵?你不僅眼睛讓唇槍舌劍戳了,連腦袋也被戳了?」

    一旁的幾個損友齊聲大笑。

    「少廢話,走,去看個究竟。」

    凡是看到黃龍的人,無論要去做什麼事,哪怕明明有課,也會立刻跟上方運與敖煌,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

    龍族的身影對聖院、兩界山、鎮獄海等等許多地方的人族來說並不陌生,但對景國學宮來說卻是極為稀罕之物,幾十年也難得一見。

    方運走了不到半刻鐘,數以千計的學子跟在後面,許多聽到消息的學子正在快步向這裡趕。

    方運一言不發,繼續向文戰場走,而敖煌依舊絮絮叨叨。

    「方運,你什麼意思,怎麼找了這麼多人族來?想仗著人多嚇唬本龍嗎?那你可想錯了,本龍可是見過大世面的,區區人族豈會放在眼裡!不過,你能不能讓他們離遠點?本龍現在看到密密麻麻的東西有點暈。你們人族要是照這麼生下去,萬界遲早是你們的啊……」

    方運繼續無視這條突然患了密集恐懼症的小黃龍,一步不停,每當前面有人問候,就拱手還禮,落落大方,風度翩翩。

    又走了一段時間,人越來越多,敖煌終於按捺不住,扭頭沖著數千人怒吼:「煩不煩啊!沒見過黃龍嗎?滾遠點,小心我吃了你們!」

    方運一巴掌拍在敖煌的額頭上,敖煌頭輕輕一晃,然後詫異地看著方運,道:「你手勁挺大啊,人類!來,跟我比比手腕!」

    「你那叫爪子。」方運終於開口。

    「呵呵,對我們龍族來說,你們人族的手腕就是爪子,我讓著你,你還蹬鼻子上臉了!廢話不多說,敢不敢跟我掰手腕!」敖煌得意洋洋。

    方運白了一眼敖煌繼續向前走。

    後面跟著的人原本被敖煌的吼聲嚇了一跳,龍族的地位太高了,這頭黃龍恐怕比國君地位還高,要是真大開殺戒,對方可能只是被龍族圈禁,等他們看到方運給了小黃龍一巴掌的時候,心臟都快嚇出來。

    等看到方運安然無恙才鬆了口氣。

    一個舉人忍不住道:「方運連黃龍都敢打,他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太牛了,以後我就是方運門下走狗!你們問問別國人,就算大儒敢如此打黃龍嗎?」

    「敢打的應該有,可打完了黃龍還死皮賴臉跟著的絕對沒有。」

    「這黃龍不會真是方運的私兵嗎?人族浩蕩數千年,也沒哪位聖人有龍族私兵啊,最誇張的也不過是蛟龍私兵。」

    敖煌扭頭怒吼:「少在那裡編排本龍,小心本龍吃光你們!你們哪隻眼睛看本龍是私兵了?再亂說,讓你們當本龍的私兵!」說完敖煌驕傲地扭過頭,繼續跟方運聊天。

    在敖煌眼裡,整個人族也就方運值得他開口聊天,其餘人族都不值得多看一眼。

    剛聊了幾句,敖煌突然想起什麼來,扭頭道:「人族小兒們,記住,本龍是敖煌,乃是萬世不朽的真龍!不久之後,本龍便可封聖,而且是下一個封聖的真龍!」

    方運望著前方,緩緩道:「你姐姐呢?」

    敖煌身體一顫,急忙用更大的聲音吼道:「下一個封聖的真龍是我姐姐,本龍是下下一個封聖的真龍!跟你們說話真沒意思,什麼都不懂!看看人家方運,差點救了我一命!哎!方運你等等我啊……」

    眾人一聽敖煌是真龍,全都無比震驚,然後變得異常興奮。

    「終於看到真龍了!」

    「沒想到真龍能出現在我景國,這可是天降祥瑞啊!」

    「我說他身上的威壓怎麼那麼重,原來是真龍。」

    「真恐怖,他若是大吼一聲,我們都站不穩吧。」

    「天佑景國!」

    「不知道朝廷祭天的時候會不會請這條黃龍去。」

    眾人一開始還很怕這條黃龍,可說著說著就出現變化。

    「這條真龍挺有趣啊,怎麼跟個孩子似的?偏偏人族語說的那麼好。」

    「龍族不是很有威嚴嗎?他怎麼有點……不一樣?」

    「這條小黃龍的腦袋應該被方運的唇槍舌劍戳過,而且不止一次!」

    「我看著像……」

    不多時,方運與敖煌來到文戰場之外,掌院大學士正在門口站著,好奇地看著敖煌,沒想到這條真龍竟然來到景國。

    敖煌老氣橫秋地點點頭,道:「這位大學士,我們又見面了,快帶本龍進去,本龍要好好教訓教訓方運,讓他知道天多高龍多長!」

    郭子通面對這條不稱呼自己名姓的真龍沒有一點脾氣,道:「隨我進入。」

    兩人一龍進入文戰場中,郭子通關好大門。

    門外的學子不高興了,紛紛哀求掌院大學士開門。

    「不行!」敖煌叫道,「誰也不準進來,等本龍打敗方運再放他們進來!」

    郭子通也不插話,靜靜站在文戰場的觀眾席上,而方運與敖煌走到文戰場中並分開,相隔三十丈。

    「方運,你可別說本龍以大欺小!」敖煌說著恢復真身,足足三丈長,差不多是方運身高的五倍。

    方運張口吐出唇槍舌劍,一點白光映金色,真龍古劍表面形成金光閃閃的龍形虛影向前衝去,速度越來越快,一鳴、二鳴、三鳴……最後提高到五鳴。

    此刻方運的真龍古劍上面有完整的三道真龍紋,古劍威力提高了六成!

    才氣劍音響起,真龍古劍上布滿了金色鱗片,唯有劍刃寒光閃爍。

    敖煌本來還不把方運的真龍古劍放在心上,可真正面對真龍古劍,感受到其中的鋒芒,目光中的稚氣消散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真正的龍族戰士,分外認真。

    「來的好!」敖煌說著張牙舞爪撲向方運,周身龍力涌動,晴空生烏雲,照日落暴雨,方圓一里內雨水瓢潑。

    郭子通輕輕搖頭,這真龍一族的天賦太強了,隨隨便便就能引發天象變化。

    敖煌如同一尊大日,耀眼奪目。

    敖煌快,但五鳴真龍古劍比敖煌更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