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刺耳的劍鳴自真龍古劍上散發,劍鳴中隱隱有龍吟虎嘯,足以讓普通的妖帥或進士心驚膽戰,但在敖煌耳中,這種層次的劍鳴連雜訊都算不上。

    敖煌謹慎地揮動左爪拍向方運的真龍古劍,只見它的左爪光芒突然暴增十倍,大量的龍力聚集其上,為琉璃一樣,美輪美奐,又無比危險。

    不遠處的郭子通暗暗心驚,雖然敖煌僅僅只有爪子有一層薄薄的琉璃光芒,算不得完全的真龍琉璃身,但也已經有了強大的雛形。

    郭子通的目光隨後落在敖煌的右爪上,和左爪的張開不一樣,它的右爪正在微微蜷縮,琉璃之光沒有外漏,凝聚在爪心之中,隨時可以展開強大的攻擊。

    郭子通再次暗暗搖頭,驚嘆龍族的戰鬥天賦,這敖煌出生才這麼久就有如此戰鬥本能,人族萬萬不能比,人族沒有十多年的生死經驗,不可能比得過同文位的龍族。

    龍族的力量主要源自血脈,而人族的力量卻主要源自學習,各有優劣,前者先天強大,後者則擁有無法比擬的開拓性和延展性。

    方運這一劍沒有絲毫的花俏,直直飛向敖煌。

    敖煌迅速做出判斷,眼中突然閃過一抹狡黠,身為龍族,不僅要研究龍族的戰鬥方式,更要研究妖蠻與人族的戰鬥方式。真龍古劍再強,也不可能一劍擊傷一個龍侯的爪子,畢竟龍侯相當於翰林,而方運不過是進士。

    「哼,方運此刻若要擊傷我,必然要用連擊之術!除此之外,不可能傷到我的爪子,我只要破壞掉他的連擊,就足以讓他無功而返。更何況我右爪蓄力,一旦他真形成連擊,我也可以用右爪打走他的真龍古劍!真龍古劍連名字都是本龍起的,本龍怎會怕!」

    方運與敖煌四目相交,一龍一人中間好似虛空生雷,戰意衝天。

    不過剎那間,敖煌的左爪就與方運的真龍古劍相遇,敖煌正要以龍族秘法震飛真龍古劍,卻驚駭地發現,真龍古劍並沒有攻擊它的指頭部位,而是順著兩指之間的指縫飛去。

    真龍古劍落在爪子兩指之間的細肉上,以舌劍九術中「切」的力量迅速掠過那裡。

    只聽嗤地一聲輕響,真龍古劍衝天飛離,而一道足足有一尺深的傷口出現的敖煌的指縫中。

    一滴紅中透金的真龍之血滴落在文戰場的地面上,龍血不散,猶如珠子一樣呈完美的球形立著,格外神奇。

    「疼死本龍了!」敖煌慘叫一聲,換了別的妖蠻或者人必然會因為疼痛而遲疑或者避開鋒芒,可敖煌不僅不退,反而加速飛向方運。

    方運微微點頭,敖煌不愧是龍族天才,這點傷對龍族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要敖煌衝到面前,自己必輸無疑。

    但是,隨後方運嘴角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

    敖煌繼續前沖需要一個大前提,那就是才氣古劍在飛出后無法迅速回返。

    方運不會給敖煌製造這個前提!

    在二境文膽的驚人控制下,真龍古劍僅僅飛出很短的距離,正好超過敖煌三尺高就突然迴轉,直刺敖煌的後頸!

    敖煌是龍不假,但就算龍聖的爪子都抓不到自己的後頸,這是龍族的身體構造導致的缺陷。

    「怎會這般快!」敖煌在吼叫的同時,身體立刻開始急速側滾翻,反應之快、側翻之靈敏,如同在刀劍上跳舞,形成一種奇特的暴力美感。

    哪怕身為天空與海洋的王者,龍族在側翻的時候速度也有所減弱,但方運的真龍古劍卻好像不知減慢為何物,仍然以五鳴的速度直追敖煌。

    這次,真龍古劍的目標是敖煌的後腦。

    「不要逼本龍跟你拚命!」敖煌大吼一聲,不得不後退躲避方運的真龍古劍,憋了一肚子火。若是生死之戰,他完全可以硬抗方運的攻擊衝過去,但且不說會失手,就算成功了,自身也會被重創,得不償失。

    方運一邊後退與敖煌拉開距離,一邊控制真龍古劍再度迴轉,這次是直奔敖煌的龍爪,看樣子是要正面決戰。

    「那本龍就正面解決你的破劍!」

    敖煌大吼一聲,突然伸出兩爪,十指如同鎖天之籠,琉璃光耀,抓向方運的真龍古劍。

    郭子通心臟猛地一跳,一旦方運的才氣古劍被抓牢,意味著這場戰鬥失敗了,哪怕真龍古劍上面有龍鱗,也禁不起真龍兩爪猛抓。

    哪怕敖煌左爪的傷口一直無法癒合。

    眼看敖煌就要得逞,真龍古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敖煌的兩腕之間穿過,先掠過龍嘴,在上唇和下唇之上各切開一道口子,然後上升,擊中敖煌的龍角,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疼疼疼!」敖煌嘴角又落下兩滴龍血,如血金色珍珠在地面輕輕滾動,壓出淡淡的痕迹。

    不等敖煌喊完三個疼字,真龍古劍再度回返。

    敖煌眼中閃過一抹懼色,本以為自己是真龍龍侯,無論是血脈還是妖位都高於方運,哪怕被擊傷也可以迅速癒合,一滴龍血也不會掉,誰知道方運的真龍古劍蘊含的力量太強了,讓他的自愈能力降到了最低,傷口沒有三天絕對無法癒合。

    敖煌心想幸好自己是真龍,要是換成普通龍族,傷口別說三天癒合,不擴大就不錯了。

    敖煌目光連閃,大吼道:「本龍不管你了,一定要先打傷你的真龍古劍!」

    在說話的過程中,敖煌屢次閃避真龍古劍,既沒有再向方運飛行,也沒有後退多少。

    敖煌憑藉龍族強大的反應能力,經常能化險為夷,讓方運無法傷到他。而在躲閃的過程,他的目光不斷變化,似乎在思索什麼。

    郭子通瞪大眼睛認真觀看,前方簡直如同一條蚯蚓在追逐一條巨蟒,分外怪異。隨後,郭子通仔細盯著方運的真龍古劍。

    「好強的鋒芒,不僅內有鋒芒,外也有鋒芒,他一定是用了什麼了不起的孕劍詩和開鋒詩!而且,他的龍紋與我們的龍紋完全不一樣,竟然不是虛龍紋,而是實打實的龍紋,與龍骨上面的龍紋毫無區別。他的文膽……我也不過如此,他的劍速……已經相當於幾年前初入大學士的我,而劍的威力也遠遠超過普通的翰林!」

    郭子通心中暗暗評判,越發震驚。

    不過三尺長的真龍古劍不斷追著敖煌攻擊,雖然一直沒有傷到敖煌,但也偶爾從龍鱗或龍角上掠過。

    敖煌一直躲避,但眼中戰意如火焰熊熊燃燒,不減反增。

    真龍古劍又一次掠過龍角,就要和往常一樣迴轉下落,而敖煌也如之前一樣側身躲避,但是在側身的一瞬間,龍尾突然高高揚起,宛如一座插天巨峰,隨後砸向方運的真龍古劍。

    龍腿短小,但龍身卻又長又可彎曲,這一擊乃是龍族很有名的龍擺尾,爆發時的速度絲毫不下於五鳴才氣古劍,其力道更是能把聖子妖帥輕易砸成肉泥,乃是龍族近身最強的殺招。

    方運神色微變,真龍的力量太強了,而且敖煌已經算計許久,自己倉促迎擊的唯一結果就是傷到真龍古劍,除了撤劍別無他法。

    方運立刻全神貫注,用盡一切力量控制真龍古劍向下飛。

    「砰」地一聲輕響,敖煌的龍尾擊中真龍古劍的劍柄末端,導致真龍古劍突然加速下落,脫離敖煌的攻擊範圍。

    方運則身體一顫,文膽微動,定睛一看,才氣古劍表面的龍鱗裂開一半。

    方運心道龍族果然不凡,若是換成普通聖院進士的才氣古劍遭到這種攻擊,早就遍體鱗傷,甚至可能崩成碎片,徹底失去唇槍舌劍。

    「咦?你才氣劍音形成的龍鱗很厲害嘛!再來!」敖煌開始主動出擊,揮舞著龍爪攻擊方運的真龍古劍。

    方運在氣勢上落了下風,但不急不躁,心中不斷盤算,敖煌的龍角與龍爪都不怕真龍古劍,龍尾也十分堅硬,同樣不可能被真龍古劍擊穿,但其他地方的普通龍鱗絕對無法承受真龍古劍的力量。

    「要想贏敖煌,必須要給予他一次中等程度的創傷,否則他不會認輸!」

    方運一邊思索,一邊後退。

    敖煌則不斷洋洋得意稱讚自己,並表示方運名不副實。

    方運沒有上當,敖煌是嘴碎,可在戰鬥中如此嘮叨明顯是在偽裝,只要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來,他不僅沒有絲毫的鬆懈,反而隨時可能發動致命一擊。

    一人一龍各懷鬼胎戰鬥,過了好一會兒,方運的腳步突然出現輕微的虛浮,額頭冒出幾滴汗水,他立刻用才氣強行蒸發掉汗水。

    敖煌繼續說別的話,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方運的才氣所剩不多。

    過了片刻,真龍古劍又一次從下而上掠過敖煌的龍嘴邊,這一次敖煌似乎躲閃不及,嘴邊被劃破,然後因為疼痛突然低頭,導致龍角摩擦著真龍古劍,發出刺耳的聲音,並形成點點火星,讓真龍古劍的速度有所下降。

    就在真龍古劍的速度降到最低的時候,敖煌的龍頭猛地下沉,而龍尾猛地上升,再一次使出龍擺尾,而這一次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都比之前的快!

    速度快了整整一成!

    在速度上完全超越五鳴才氣古劍。

    後半截龍身表面風雷交加,仿若攜帶天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