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好!」郭子通失聲驚叫,這才明白,這敖煌看起來嘮叨,而且不通人情世故,可戰鬥的時候卻有著本能的狡詐,方才它故意削弱龍擺尾,只為欺騙方運!

    這才是龍擺尾的真正形態。

    郭子通右手緊緊握著官印,只要方運的真龍古劍可能被擊傷,他就立刻調動聖廟的力量提前護住。

    敖煌在發起最強一擊的時候,浮現勝利的笑容,他已經仔細算過,方運此時最少消耗了十二寸的進士才氣,哪怕有秘法相助,也所剩不多,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方運的真龍古劍原本已經有些許暗淡,可在敖煌龍尾拍下來的一瞬間,突然恢復了之前的光華,在一瞬間調轉方向。

    劍尖直指龍身!

    龍尾快速砸下,唇槍舌劍加速向上刺去,電光石火間,古劍與真龍相遇。

    龍尾沒有碰到真龍古劍。

    真龍古劍洞破敖煌背部的龍鱗,穿透龍軀,又穿透腹部的龍鱗,攜帶大量的龍血,飛出敖煌體外。

    「嗷……」

    敖煌發出高亢的慘叫,扭頭一看,靠近尾部的地方出現一個拳頭粗的大洞,周邊龍鱗盡毀,龍筋差點斷掉,大量的碎肉四處飛濺。

    「你騙本龍!你的才氣和文膽之力依舊充足,不然不可能如此快,也不可能穿透本龍的龍身!」敖煌憤怒大叫。

    「彼此彼此。」方運召回真龍古劍,認真看了看劍刃,收迴文宮。

    郭子通道:「勝負已分,方運勝!」

    敖煌正要爭辯,但餘光看到自己的傷勢,悻悻道:「輸了就輸了,本龍輸得起!哼,你就仗著本龍不與你生死相搏才出手,本龍若是跟你拚命,你現在已經死了!快快收回你才氣古劍的力量,我的傷口無法癒合,疼死我了!」

    「嗯!」方運心念一動,盤踞在敖煌傷口的力量消失,敖煌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不過幾個呼吸,所有傷口癒合,只有鱗片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敖煌飛到方運近處,抱怨道:「本龍剛來你這裡,你不好好招待本龍就算了,竟然還打本龍,太壞了!」說完變成一丈長的小龍,瞪著方運。

    「嗯,以後我讓你閉嘴的時候,你可以閉嘴了吧?」方運問。

    敖煌一愣,道:「你真是為了給本龍一個下馬威?」

    「用活著的真龍之角磨劍,比那些蛟龍角好得多。嗯,謝謝。」方運一邊說一邊往外走。

    敖煌愣了一下,大吼道:「你和我姐一樣壞!本龍堂堂真龍,你用來磨劍?你給本龍等著!等著!」吼完又飛到方運身後。

    「喂,方運,你的真龍古劍到底吸收了多少祖龍真血的力量?別等你死了我們什麼都得不到。」敖煌道。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打開文戰場的大門。

    外面站著黑壓壓一大片的人,有學子有老師。

    「方文侯可是贏了?」一人大吼。

    「這還用說么,那黃龍叫的真慘,跟被扒了皮似的,自然是方鎮國贏了。對了,方鎮國,這黃龍跟你是什麼關係?」

    「吼……」敖煌張口大叫,狂風涌動,把眾人吹得東倒西歪。

    「誰再敢說本龍的閑話,小心本龍弄死你們!」敖煌兇狠地掃視所有人,龍族威勢外放,讓眾多學子心跳加快,神色慌張。

    方運一巴掌拍在敖煌的額頭,道:「少在那裡裝腔作勢,快點跟我回去!」

    「你……」敖煌扭頭瞪著方運,發現方運看他就如同看寵物似的,頓時沒了脾氣。

    「哼,本龍暫且讓著你!」說完縮在方運身後。

    眾人知道敖煌不好惹,也就不再提他,只是不斷祝賀方運,有的祝賀他勝利,有的祝賀他安然離開登龍台,都希望方運可以帶領景國走出這段最黑暗的時期。

    方運默默地向前走著,心道看來月樹神罰的事只在人族的高層流傳,普通人沒有得知。

    回到上舍的第一舍,方運匆匆吃了些飯便叮囑敖煌,然後回卧室里呼呼大睡。

    一覺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天空晴朗,哪怕是嚴寒的冬日,京城之內也遠比城外暖和。

    方運推開卧室的門,發現對面門開著,敖煌探出一個龍頭向門口張望。

    方運循著敖煌的目光望去,就見硯龜正在吃力地向外爬,而在旁邊的院牆上,奴奴正居高臨下冷冷地注視著硯龜。

    小流星則圍繞著奴奴徐徐旋轉。

    眼看硯龜就要爬到門檻,奴奴從牆上躍下,然後伸爪揪著硯龜的脖子,拖著往書房走。

    敖煌發出幸災樂禍的聲音,道:「小狐狸太聰明了,硯龜傻透了,哈哈。」

    硯龜憤怒地晃腦袋,要擺脫奴奴,可惜無論怎樣都無法掙脫。

    奴奴隨手把硯龜扔進書房裡,然後才轉身撲到方運懷裡嬉鬧。

    「今天外面有很多人要見你,不過怕打擾你,本龍都把他們趕走了。」敖煌得意洋洋說,好像立下了大功。

    方大牛卻哀怨地看了敖煌一眼,雙手捧著一卷錦書送上來,道:「老爺,宮裡太監送來太后的親筆錦書,差點被敖煌大人趕走。幸好我去找了夫人,不然太監早帶著錦書嚇跑了。」

    敖煌不好意思嘿嘿一笑,道:「這不是送來了么?你快看,快看!」

    方運接過錦書,錦書不是普通的紙張,而是錦緞為紙,華貴精美,重要的文書常用錦書傳達。

    方運打開一看,的確是太后親書,一開始是客套的問候和祝賀,之後暗示景國會全力保他,讓他安心讀書,不要被外界困擾,除此之外沒有提其他。

    方運又仔細看了看這錦書,和以往的懿旨不同,之前太后頒發給他的文書下面都是官印,可這卷錦書用的卻是太后的私印。而且錦書的式樣也不是制式,明顯是私人之物。

    「還有其他的請柬或文書,都已經放在您書房裡。」方大牛道。

    方運點點頭,看著錦書思索片刻,然後與敖煌和家人一起吃早飯。

    敖煌不挑食,剩下的飯菜都被他吃光,可惜沒吃飽,又從他自己的吞海貝里取了許多海魚吃掉,吃完后與方運進入書房。

    方運沒去管那些請帖,而是翻看這些天的朝會摘要以及邸報,對近期發生的事情更加了解。

    之後,方運拿起筆,心神不安,一個字都寫不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