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看著方運手中的飲江貝,無比眼饞,他早就知道凶君搶了一株龍參。

    龍參不是一般的神物,乃是吸收龍血長成,龍宮有個龍參苑,龍族會陸續放血灌溉,因為龍參對龍族也是大補之物。

    東海龍宮只有千年龍參,可登龍台里祭壇崩塌后飛出的龍參足足有萬年的火候,哪怕對龍聖都有巨大的作用。

    硯龜本來在亂爬,但在方運打開飲江貝的時候猛地抬頭,飛快向方運爬行。

    但是,硯龜忘記一件事,桌子高,而且有邊際。

    「啪……」

    方運循聲低頭望去,就見硯龜摔了一個狗啃屎,四爪朝上,茫然地仰頭看著上空。

    硯龜露出羞惱之色,用頭一頂地面,輕鬆翻身,然後憤怒地瞪著方運。

    「自己蠢,關我什麼事?」方運拎著硯龜放到桌子上,繼續查看飲江貝。

    方運本以為凶君的飲江貝里會有很多好東西,但卻發現所有的文寶都染上黑色的斑點,明顯是被鎮獄邪龍的力量侵蝕,除了凶君別人根本無法使用。

    不過,那些非文寶等物大都完好無損。

    整整二十張聖頁整齊排列。

    方運得到的聖頁雖然已經近百張,可這二十頁對他來說仍然不是個小數目,幾乎相當於六七首普通鎮國詩刊發在《聖道》上所得,只有半聖世家才拿得出。

    隨後,方運目光落在那棵龍形人蔘上。

    龍參通體淡金色,外形像是一頭騰空飛行的龍族,頭部有角,表面有細微的鱗狀痕迹,根須粗壯,散發著濃濃的香氣。

    方運露出淡淡的微笑,延壽果對龍族和一些種族用處不大,但龍參不同,雖然比月蓮那種最頂級的神物有一定差距,但足可以算是第二等的神物。

    尤其是可以延壽的神物,價值難以衡量,完全可以說是硬通貨,能換絕大多數神物。

    這龍參價值太高,方運不準備給別人,除非可以交換更有價值的神物。

    方運繼續搜查,面色突然微微一變,裡面不僅有凶君之物,還有刻有曾家標記的文寶和一些物件。

    「怪不得曾子世家的曾霆沒有從登龍台出來,原來被凶君殺死。」

    方運又看了看蒙家主的傳書,臉上浮現嘲弄之色。

    凶君的飲江貝里還有兩顆生身果、一顆妖侯龍珠、一截妖王龍角、一段大妖王龍骨等等價值不菲的神物,可見凶君在登龍台里獲利頗豐。

    方運收起飲江貝,繼續看後面的書信。

    很快看到雷家一位長老的傳書。

    「你在登龍台中,先是奪我孫兒龍氣,又對我孫兒見死不救,我以雷九祖父、雷家長老之身份命令你,限你在十日之內來雷家負荊請罪,並在雷九墓前磕九個響頭,否則,不要怪我雷家以大欺小!」

    方運看后表情沒有絲毫的波動,甚至沒有花時間思考,立刻看下一封傳書。

    雷家雖然跟龍族關係密切,但那只是軟實力,除非雷家動用傳說中的雷祖遺寶,否則根本奈何不了他。

    方運是按照時間正序閱讀傳書,在讀到前日的傳書後,發現幾十封內容幾乎雷同的傳書。

    「聖院風頭不對,你要小心。」這是曾原的傳書。

    「最近聖院暗流涌動,切記,不可魯莽行事。」這是孔德天的傳書。

    「你最近不要出門,安心讀書備考。」這是孔德論的傳書。

    方運眉頭緊鎖,這可不是好兆頭,那些人恐怕也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只是憑藉強大的世家關係網覺察了什麼。

    「還有一個可能,是半聖干預,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說出實情!」

    方運想了許久,外面傳來楊玉環喊吃飯的聲音,敖煌第一個竄出去,根本不管方運。

    方運卻突然一笑,聖院風頭再不對,雷家蒙家再如何,跟月樹神罰的威脅比也就不算什麼了。

    「方運,飯菜好了!」楊玉環再次招呼。

    「好,我馬上過去。」方運右手握著官印,離開書房,一邊吃飯一邊看那些傳書。

    很快看到昨日發來的傳書。

    昨日第一封傳書是曾原發來的。

    「方運,你……已經超過孔家之龍,你在妖族獵殺榜上的排名,已經超越所有大學士,進入大儒最後一名!」

    方運愣了一下,然後繼續夾菜,慢慢咀嚼。

    再次看了一遍傳書,方運搖頭輕笑,已經無所謂了,哪怕是成為大儒第一甚至進入聖位獵殺榜,也沒有任何意義,反正過幾日就會降臨月樹神罰。

    後面的傳書幾乎都是討論此次獵殺榜的,有人說聖院的一些進士很不服氣。

    最後,方運開始翻看今天早上收到的傳書。

    第一封是顏域空發來的。

    「你為何不答覆我們?莫非出了什麼事?我剛接到消息,你在登龍台里創出前所未有的喚劍詩?已經成為人族新的詩祖?不過聖院至今沒有宣布詳情,到底是一首什麼樣的戰詩?」

    「現在都在傳你已經成為詩祖,真的假的?快點告訴我啊,這幾天你怎麼一直不理我們?嫌棄我們這些舉人了?」

    「方運,求內幕!」

    很快,方運看到後面出現一封有聖院標識的官方傳書,東聖閣今日將派人來訪,驗證詩祖之事。一旦驗證通過,則會舉辦盛大的活動,同時為方運量身定做雕像,置放於虛聖園。

    詩祖地位等同虛聖。

    方運立刻傳書答覆,說自己在家恭候。

    答覆完,方運嘴角浮現一絲的苦笑,詩祖雕像入虛聖園,應該是臨死前最後的光芒了。

    「砰砰砰……」

    拍門聲驟然響起,力道之大遠超常人。

    「有殺氣!帶我一個!」敖煌立刻興奮起來,飯也不吃了,浮在半空,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龍嘴上到處是飯粒,他伸舌一舔,馬上一乾二淨。

    方大牛急忙跑去開門,方運則起身,邁著沉穩的步子向前大門走去。

    「敲什麼敲,趕死啊!馬上來!」方大牛知道來者不善,應該是找方運麻煩,所以故意不耐煩地喊道,一邊喊一邊往下咽嘴裡的飯菜。

    大門打開,十餘人站在門外。

    為首一人竟然身穿青衣大學士服!

    大學士親自砸門。

    方大牛嚇傻了,獃獃地看著眼前的大學士,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自己剛才竟然罵了大學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