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目光掃過門外的那些人,很快發現許多是在孔城見過的蒙家人。不過,這些人的目光有些奇怪,沒有太多的憤恨,但充滿了防備。

    最後,方運看著青衣大學士,心中回憶蒙家裡的重要人物。

    在凶君崛起前,蒙家衰落不堪,連大儒都沒有,可謂是極為凄慘的世家。

    蒙家有四個大學士,其中三人是年過七十的老者,唯有蒙桐是年過五十的年輕大學士,剛晉陞不足五年,與眼前之人年齡相仿。

    蒙桐眉毛濃厚,相貌方正,雙目看似平靜,但卻如人觀海,不知海下藏龍。

    方運不亢不卑拱手道:「可是蒙桐蒙大學士?」

    「正是,你就是方運方鎮國?」蒙桐看都不看方大牛,直視方運。

    方運與蒙桐目光對視,就見蒙桐目光微動,如海中巨龍蘇醒,海浪輕撫,蘊含巨大的危機,隨時可能出海巡天。

    一股大學士獨有的氣息向四面八方散發,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粘稠的膠水中,思維緩慢,頭腦遲鈍。

    「學生正是。」方運的語氣出現輕微的波動,目光暗了半分,但又緩緩恢復明亮,最終亮度保持在原來的九成五,而其餘人的目光都暗了三分。

    連敖煌體表真龍鱗片的光芒都少了一絲。

    敖煌轉了轉眼珠,輕哼一聲,卻也不敢冒犯大學士。

    「你為蒙家除掉邪魔,讓霖堂昭雪,我代蒙家上下致謝!」蒙桐說著彎腰作揖九十度,腰身與地面平行,蒙家其餘人也隨之作揖。

    方運暗道不好,但快走幾步,衝上前托起蒙桐,道:「使不得,使不得……」

    可是蒙桐乃是大學士,方運托之不動,只能生生受了這些人一拜。

    蒙桐直立身體,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方鎮國大恩大德,蒙家無以為報,特帶來蒙祖曾用過的大儒文寶『裂日筆』,贈與蒙家恩人!」

    蒙桐說著,從含湖貝中取出一個筆盒,然後讓筆盒沖著方運打開。

    「呼……」

    一股淡紅色的浩然正氣自筆盒中衝出,裂空驚雲,發出連綿不斷的破空聲,直上千丈,方圓數里之人可以清晰看到。

    方運定睛一看,筆盒中卧著一支中楷宣筆,筆桿有少許磨損,筆毫也不夠整齊,但整支比被淡紅色的浩然正氣所籠罩,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勢,如筆中王侯。

    在這支筆的筆桿上,有兩個黑色小篆文字。

    裂日。

    這支筆非常之有名。

    蒙聖成大儒時,武國皇室將此筆賜予蒙聖,當時還不叫裂日,而後一日,蒙聖率軍與蠻族交戰之時,被大蠻王遮天蔽日的妖術包圍,天空唯有昏暗淡白的太陽。

    危難之際,蒙聖妙手偶得一首大儒戰詩,詩成直入三境喚聖,撕裂昏暗妖術,擊傷大蠻王,如同裂開大日,所以最後詩名為《裂日》。

    蒙聖憑藉《裂日》無往不利,屢戰屢勝,後來有一日,因為那支文寶筆書寫的《裂日》過多,原本封入的戰詩竟然被《烈日》替換,最後此筆改名為裂日筆。

    浩然正氣原本是白色的,但因為蒙聖用此筆殺戮過重,染上蠻族氣血之力,若用此筆寫戰詩詞,威力對蠻族額外增強兩成。

    可以說,裂日筆還是蒙聖的象徵,更是蒙家的象徵。

    沒有裂日筆的蒙家,不是完整的蒙家。

    但蒙家偏偏把裂日筆相贈。

    在看到裂日筆的一瞬間,方運就明白了。

    裂日筆再強,也是一件普通的大儒文寶,哪怕意義再大,等多年之後也會腐壞。

    但是,龍參不同!

    普通成熟的龍參都能讓人延壽八十年以上,若是那支登龍台的龍參,極可能讓人延壽百年以上!

    蒙家只要能培養出一位大儒,哪怕達不到頂尖大儒的層次,僅僅是一流的大儒,只要多活一百年,也有額外三成的機會封聖!

    三成的封聖機會,足以讓眾聖世家為之瘋狂!

    所以凶君捨得用蒙家的象徵裂日筆交換,這代表蒙家願意放下過去的一切與方運和解,只求一支龍參!

    方運突然記起傳書中曾原和孔德天等人那些模稜兩可的話,那些話所指可能很多,但龍參必然是其中之一!

    眾聖世家之所以不搶先動手,是因為那原本是蒙家之物,而且龍族也在虎視眈眈,一旦龍族和蒙家無法爭奪,其餘世家必然會伸手!

    百年的壽命對一流大儒來說,增加三成封聖的機會,但對頂尖大儒來說,封聖的機會至少能增加四成!

    哪怕對於孔聖世家來說,四成都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方運原本就知道龍參寶貴,但見到蒙桐的態度,才有更準確的認識。

    凶君既然死了,別說蒙家,哪怕半聖都無力回天,在這種時候,蒙家乾脆將計就計,把蒙霖堂這些年種種惡行都推給鎮獄邪龍。只要換得蒙霖堂的飲江貝以及裡面的龍參,蒙家就有崛起的機會。

    方運並沒有想到蒙家竟然如此狡猾,一開始先威逼,後來發現方運根本不答覆,堂堂半聖世家派遣地位最高的大學士來請罪,這是給足了面子,更是把方運逼到牆角。

    蒙家如此對待,方運若是還不交出龍參,那蒙家便可毫無顧忌把方運列入世家之敵,然後光明正大聯合其他進士文戰方運,直至擊敗方運甚至毀壞方運的文膽或文宮。

    只不過,現在方運面臨月樹神罰,一旦方運死亡,遺物的處理就會出現問題,到了那個時候,龍參很可能成為眾聖世家的必爭之物,對蒙家極為不利。

    方運道:「蒙大學士客氣了。此乃蒙聖之物,乃是蒙家的重要傳承之物,我怎能據為己有?請收回,在下萬萬不會接下。」

    蒙桐合上筆盒,浩然正氣消散。

    「方進士,你這是何意?」蒙桐緩緩道,目光竟然如實質的波浪一樣,形成了強大的威壓。

    敖煌突然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道:「說話就說話,要打就開打,少在那裡憑藉文位壓我們,人類!」

    蒙桐目光一動,緩緩收斂自身的氣息。

    方運道:「我也不知諸位大駕光臨,有何貴幹,在下愚鈍,可否提醒一二?」

    「裝模作樣!」蒙桐身後的一人低聲道。

    蒙桐道:「我蒙家願意用『裂日筆』換取被邪魔奪取的蒙家之物。」

    方運心中冷笑,蒙家真是夠陰險的,只要咬定鎮獄邪龍在搞鬼,一切責任都不用承擔,一切好處都成了蒙家。

    「我想問問,邪魔何時開始控制凶君的?」方運問。

    蒙桐道:「據我們猜測,霖堂一直與邪魔抗爭,有時候清醒,有時候完全被邪魔控制,從而做出種種惡事。在前幾日,我們蒙家已經向各家認罪,把邪魔所奪之物如數奉還給那些受害家族。」

    「好借口。那你們如何確定登龍台里的人是凶君,而不是邪魔?」方運問。

    「司馬合與宗集認為當時搶龍參的人正是霖堂,而非邪魔。」蒙桐道。

    方運還真不能找司馬合與宗集,且不說兩人都是自己的仇敵,主要是那時候的凶君的確沒有被鎮獄邪龍完全控制。

    方運立刻道:「凶君與妖蠻交易,勾結人族大敵,已近逆種,他后與妖蠻聯手殺我,不僅沒有被邪魔操控,還操控邪魔殺我,此事該當如何?」

    蒙桐道:「你誤會了,殺你的時候,是邪魔在控制霖堂。」

    「你有何證據?」方運道。

    「因為他若不被邪魔控制而做出種種惡行,早就已經逆種,他可曾逆種?」蒙桐道。

    方運盯著蒙桐的雙眼,緩緩道:「凶君之所以敗與我手,正因逆種,文膽破碎,文宮崩潰!」

    「你胡說!」幾個年輕的蒙家人齊聲大喊。

    「你們不信,可帶我去聖院,在商鞅商聖的立木法典前立誓辨真偽,以我之能,無法欺騙堂堂半聖的聖道文寶。」

    蒙桐沉默了。

    方運家門前寂靜無聲,只有冬日的微風掠過。

    在聖廟的力量之下,已近寒冬臘月的京城城內並不寒冷。

    不遠處站著許多聖院的進士,幾位上舍進士也在其中,方運好友喬居澤靜靜地看著。

    片刻之後,蒙桐道:「他在死前逆種,但他在逆種之前所得,皆屬於我蒙家。」

    方運突然輕聲一笑,沒有說話。

    一號上舍門前再度陷入寂靜。

    方運緩緩抬高頭,直視蒙桐的雙目,口中突然發出洪亮如鐘鼓、犀利如刀劍的聲音。

    「我方運殺逆種所得,便是我方運的!莫說你們蒙家,就算眾聖在此,也依舊是我的!」

    蒙桐散發的力量如同春雪融化,被方運的聲音徹底擊潰。

    「據理力爭!」喬居澤道。

    眾多進士紛紛點頭微笑,反觀蒙家眾人面色不好看,那大學士蒙桐更是像被噎著似的,但迅速恢復正常。

    敖煌笑嘻嘻道:「霸氣!這才是方鎮國!他得到的東西就是他的,管它是凶君還是邪龍的,現在都姓方!方運,你看我幫你說話,能不能把祖龍真血給我們東海龍宮?」

    敖煌一提祖龍真血,周圍所有人齊齊色變,對任何一族來說,祖龍真血都比龍參更加重要,那可是祖龍之物,但凡研究出點什麼秘密,對一族的作用都遠遠大於一人增加百年壽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