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發現自己說走嘴了,急忙閉上嘴,低下頭。

    蒙桐深吸一口氣,道:「方運,你此刻最清楚自己的處境。若交出龍參,我蒙家會全力助你,若你不交出,沒有一絲的希望。」

    「你們蒙家若能助我,也不至於為了龍參如此興師動眾。」方運一語道破蒙家的虛實。

    蒙家眾人怒火衝天,但卻只能強忍。

    蒙桐眼皮垂下,眯著眼,似乎在看地面,片刻后看向方運,道:「如此說來,方鎮國是不肯歸還我蒙家之物了?」

    蒙桐身後一個年過五十的老進士一直低著頭,此刻突然抬頭看向方運。

    方運心中本能地感到驚悸,下意識望向那老進士。

    入眼是妖蠻屍山,滿目是妖血河流。

    方運急忙眨了一下眼,眼前的異象消失,那老進士重新低下頭,乍一看只是一個頭髮花白、身穿破損劍服的老進士。

    方運心思急轉,很快猜到那老者的身份。

    眾聖世家會選一些天賦有限但心志堅定的讀書人,培養他們成為進士。

    之後,會把這些人派遣到兩界山、荒城古地或鎮獄海等險地,讓他們夜以繼日地與妖蠻廝殺。

    這些人在很老的時候勉強能成為翰林,終生無望大學士,但是,他們有著聖元大陸讀書人永遠無法比擬的戰鬥經驗與生死經歷。

    這種進士與妖蠻鏖戰二十年以上而不死,聖院將會賜予「浴血之士」稱號,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功勞,更因為他們這些浴血之士的實力遠遠超出同文位的年輕人。

    哪怕是聖院七進士那種天之驕子,有眾聖世家的資源全力培養,若生死相搏,也遠遠不是這些浴血之士的對手。

    二三十年的積累,超過任何天賦。

    進士與翰林是人族中堅,而浴血之士則是中堅里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針。

    這種浴血進士實力非常之恐怖,人族進士對戰妖帥的勝率一般是五五開,對戰更高的妖侯的勝率幾乎為0,可浴血進士哪怕對戰妖侯,勝率也高達七成!

    換言之,浴血進士的實力全面超越普通的翰林,只有那些屢次參戰且成翰林十年以上的人才能在浴血進士面前保持不敗。

    普通讀書人追求的是聖道,讀的是經義文章,學的仁義禮智信忠勇,但這些浴血進士不一樣。

    他們只學「勇」,為了保護人族放棄一切,取「殺」而行,乃是真正的殺身成仁、捨生取義。

    浴血進士對外不對內,當日荀家寧可承受被方運文壓一州,也沒有讓浴血進士自降文位與方運文斗。

    現在蒙家帶浴血進士來,已經是狗急跳牆。

    方運甚至懷疑,這老者不僅是浴血進士,還可能是蒙家唯一的那個詩狂,蒙仇。

    蒙仇已經把舉人戰詩《滄浪行》修鍊至三境,達到喚聖的層次,詩成必然有虛聖力量加持。

    至於他的進士戰詩詞,必然已經達到二境,擁有詩魂,這是浴血進士強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方運知道,浴血進士不僅會把殺敵戰詩詞練至二境詩魂,還會把防護詩、強兵詩、疾行詩等等各種類型的詩詞都練至二境,各種二境詩詞的威力疊加,會成為同文位讀書人的噩夢。

    敖煌脖子上的龍鱗直立,也看了那浴血進士一眼,露出兇巴巴的表情,隨時可能開戰。

    「那不是蒙家之物,是我方運之物!」方運的話斬釘截鐵,彷彿根本沒有看到那浴血進士。

    「是你從蒙霖堂手中搶奪之物!」蒙桐道。

    方運淡然一笑,道:「堂堂大學士如小兒斗舌拌嘴,蒙家果真沒落了。是,凶君就是我親口將其罵得文膽破碎、文宮崩塌,你,又能奈我何!」

    方運說完,看向那浴血進士,眼中閃過真龍古劍,鋒芒如昔,不減分毫!

    敖煌翻了翻白眼,方運現在正是舌劍進士,遇敵第一個念頭就是戰而不是退,誰也沒辦法阻攔。

    那浴血進士再次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方運,他臉上的皺紋猶如斧鑿的岩縫,清晰可見,而眼神格外獃滯。

    無鋒無芒。

    蒙桐盯著方運看了好一陣,從含湖貝中拿出一份文書,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宣讀蒙聖世家家主之令。江州方運,起於寒微……不知敬聖,不言尚德……私慾彌天,禍心填海……」

    蒙桐讀了洋洋洒洒千言,最後正式把方運列為世家之敵。

    在蒙桐念誦完文書的一瞬間,方運只覺眼前一暗,天地迷濛,一股莫大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隨後感到文宮上空好像有烏雲密布,陰風慘慘。

    眾聖世家乃是人族屹立不倒的根本,世家之敵一旦立下,便是無法破解的困局,除非有半聖金筆廢除,否則永遠如同一道枷鎖纏在方運身上。

    只要方運在人族勢力範圍內,一切的力量都會被壓制,若心志稍有問題,就會文宮受損。

    方運始終面帶微笑,目光里隱隱透著一絲不屑,在月樹神罰的威脅下,世家之敵的壓制根本不算什麼。

    蒙桐道:「你為世家之敵,我蒙家就先為人族除害,讓你知曉半聖世家的底蘊。蒙仇。」

    「在。」浴血進士蒙仇邁步向前,眼看就要走到方運面前,一個聲音自天空傳來。

    「方運,你這門口很熱鬧啊。」

    一道道雷氣自天而降,半空閃著淡藍色的雷光電弧,令人生畏。

    眾人急忙抬頭,就見天空有三朵平步青雲,為首一人身穿紫袍大儒服,身後跟著兩個青衣大學士。

    那大儒的一頭黑髮,目光威嚴,雙眼中有雷霆閃爍。

    方運只認得其中的一位嚴大學士,此人是東聖的再傳弟子,在東聖閣多年,當日從聖墟出來的時候,方運與嚴大學士見過面,正是他把方運得自聖墟的寶物寄放在東聖閣。

    至於這大儒,方運不曾見過,但卻有種熟悉感。

    蒙桐急忙躬身道:「見過夜先生。」

    方運一聽這人姓夜便明白了,這位竟然是聽雷大儒夜鴻羽,當日自己在參與舉人試的路上遭到妖族伏擊,那些妖蠻就是被這位的聽雷古劍一劍滅殺,第二劍則開闢出一條一里長的深溝。

    方運隨後道:「謝過聽雷大儒相救之恩。」

    那夜鴻羽微微一笑,道:「我來此是驗證詩祖之事,無關人等暫且退下。」

    夜鴻羽的前一句還暖如春陽,后一句卻威如冬雷。

    蒙家眾人連猶豫都不敢,老老實實退後,傻子都知道東聖閣和這位聽雷大儒的脾氣,要是在這種時候阻撓,對方真敢一劍劈下來。

    這位大儒可是斬了十年的天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