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等蒙家人遠離,夜鴻羽正要開口,又一位紫袍大儒腳踏平步青雲從不遠處飛來。

    「鴻羽,多日不見,別來無恙。」來者正是景國文相姜河川。

    「河川先生!」夜鴻羽比姜河川年輕十餘歲,曾與姜河川一同與妖蠻血戰,得到過姜河川的指點,所以現在夜鴻羽哪怕文位與姜河川相當,也依舊待之以長輩。

    姜河川白髮披肩,白眉輕揚,微微點頭,道:「可是為驗證詩祖之事而來?」

    「是,東聖大人說宜早不宜遲。今日剛請出《法經》與《詩經》,就連忙過來。」夜鴻羽道。

    聽到《法經》與《詩經》兩個名字,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都呼吸一停,連敖煌都目露精光,興奮地喃喃自語:「這趟沒白來啊!怕是要大開眼界了!」

    方運心中感激東聖。

    驗證詩祖與入虛聖園絕不可能如此快,沒有兩三個月的準備不可能開始,畢竟除了封聖儀式,虛聖儀式就是最重要的大禮,人族作為一個龐然大物,這種事情必然要經過長時間的準備。

    一旦方運成為虛聖,那他的家族就是真真正正的虛聖家族,就算方運死了,聖院也會在同宗之中選一人繼承虛聖家族的衣缽,每年都會從聖院領取價值不菲的神物以及資源,足以讓方家在短時間內達到豪門。

    最重要的是,方運身為虛聖,一旦遭到月樹神罰,那人族所有活著的半聖都必須出手保護!

    這個保護量力而行,半聖可以不出全力,但至少要出一半的力量,否則就是對整個人族的大不敬,人族氣運奈何不了半聖,懲罰會加諸於他的後代身上。

    方運在月樹神罰之下,存活的可能萬中無一,但若成虛聖,則存活的可能將達到百分之一,這個數字雖然微小,卻是百倍的提升,意義重大。

    姜河川微笑看了方運一眼,道:「鴻羽,驗證虛聖,動用三寶乃是大事,不如讓我景國稍稍準備一番,禮數不能廢。」

    「如此甚好。」夜鴻羽面容有了細微的變化,彷彿一切瞭然在心。

    方運向天空的文相一拱手,表達謝意。

    文相站在高空,俯視京城,張口舌綻春雷道:「方運勘破戰詩詞之妙,於登龍台中另立新詩,成千載唯一『喚劍詩』,助天下進士再得一柄唇槍舌劍,壯我景國國威,興我人族氣運,立下不世奇功!今日有聖院大儒夜鴻羽前來聖院驗證詩祖,以三聖寶試之,若成,則詩祖光耀十國,普天同慶!」

    姜河川的聲音瞬間傳遍京城,然後以百倍音速向四面八方傳播,不久之後傳遍景國全境,甚至與景國接壤的武國和慶國也有數州聽到文相的聲音。

    姜河川說完,飛到夜鴻羽近處,低聲耳語幾句,夜鴻羽猶豫片刻,點點頭,隨後道:「驗證詩祖乃是大禮,禮不可廢,還望景國皇室速速準備。」

    方運不知姜河川為何拖延,但應該是好事。

    蒙家人相互看了看,個個無奈,只要詩祖儀式沒有完成,他們就不敢威逼方運,否則就是阻撓聖院。

    像孔聖世家或亞聖世家遇到此類事敢與聖院抗衡一二,但蒙家萬萬不敢。

    蒙桐嘆了口氣,等詩祖儀式完成,方運的虛聖像進入虛聖園,那蒙家拿方運更沒有辦法,方運甚至有機會利用虛聖的身份解除世家之敵,除非有更多的世家站出來支持蒙家。

    方運看著文相,發現文相姜河川向自己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聖院的方向,眼中閃過一抹憂慮,但隨後目光變得無比堅定,最後帶著夜鴻羽等人離開。

    方運心中疑惑不解,姜河川的舉動太過奇怪,似乎是在擔心聖院那裡有什麼異變,可明明有變,卻為何要拖延儀式時間?

    「有好戲看了!嘿嘿嘿嘿……沒想到我也有機會看到三寶齊出,第三寶應該是東聖大人的聖道文寶吧?」敖煌笑眯眯道,「我家龍聖爺爺是東海龍聖,也可簡稱東聖,東聖大人又叫王驚龍,這是跟我家龍聖爺爺杠上了啊。怪不得每次東聖去東海海域,都會被龍聖爺爺胖揍一頓。嘿嘿嘿……」

    敖煌滿臉壞笑,絲毫沒有發現姜河川的異樣。

    方運轉身往回走,發現硯龜竟然爬出了書房的門檻,正賊頭賊腦地向外爬,看到方運回來,傻了,獃獃地看著方運。

    奴奴在不遠處盯著硯龜。

    「傻龜!傻透了,連我都不如!就你還吃掉一整頭龍龜?真浪費!方運,不如把這硯龜讓我吃掉吧?沒準我就能馬上成為大妖王,成為半聖指日可待!」

    硯龜嚇得急忙把頭和四肢縮進龜殼裡,生怕敖煌真吃掉它。

    方運搖搖頭,彎腰撿起硯龜回屋裡,然後在硯龜面前放了一方取自凶君飲江貝的墨硯。

    方運掂了掂飲江貝,心道蒙家也太小氣,飲江貝的作用是不如大儒文寶,可價格卻超過大儒文寶,這東西本來就少,改造成人族能用的才氣飲江貝太難。

    方運坐在書房裡前思後想,在紙上寫寫畫畫。

    蒙家,蒙聖,凶君,雷九,雷家,雷祖,宗聖,雜家,荀家……

    寫完一系列的詞語,方運把紙團成一團,開始為進士試做準備。

    進士試的考法與前面的科舉也有不同。

    童子試主要考記憶和分析,秀才試則在童子試的基礎上多了一個理解,而舉人試則在秀才試的基礎上多了策論,可以說是多了實用。

    進士試同樣考詩詞、經義與策論,可無論深度還是廣度都遠超之前,一旦某方面不足,會被三位半聖考官直接剔除。

    而且進士試分兩試,會試和殿試,會試考的再好,若在殿試成代縣令的時候實幹不足,也不會取得太好的名次,難以榮登狀元。

    在進入登龍台前,方運甚至聽說荀家等一些半聖世家想在殿試以及後來的「學海」和「爭國首」中狙擊他,準備特赦古地中的一些罪民,讓那些罪民中的天才舉人參與聖元大陸的進士試。

    方運之前還小心防備,但現在面臨月樹神罰,便不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因為研究了眾聖的「生之道」,方運此刻對死亡已經不再那麼恐懼,很快靜下心,開始學習眾聖經典。

    敖煌立刻乖乖地盤在半空中,聆聽方運讀經,觀看方運寫文,有時候方運閉目思考,他不知道方運想什麼,但可以靜心感受。

    龍族之所以派遣族內精英來人族遊學,學習人族學問還是其次,因為龍族可自行學習,接受人族氛圍的熏陶才是重中之重。

    小書院讀書,大文院做人,這是讀書人公認的至理名言。

    待到午飯時,與方運相熟的上舍進士帶領學宮最優秀的那一批學子前來拜訪,向方運道喜。

    他們知道方運正在準備進士試,別的時候都不便來,所以選擇午間。

    這些人對敖煌格外好奇,經常偷偷打量這條小黃龍,敖煌之前非常喜好熱鬧,但自從被他姐姐坑了之後,最討厭被人圍觀,乾脆浮在方運身後閉目養神,一動不動。

    眾人通情達理,在聊了一刻鐘后,便找借口離開。

    方運送他們到門外,這些人還沒等走光,就見東聖閣的嚴大學士一人前來。

    方運笑著迎上前,道:「學生見過嚴大學士。」

    嚴大學士微笑道:「方虛聖不要客氣,我們屋裡說。這位可是敖煌敖大人?」

    敖煌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若不是感覺嚴大學士沾染半聖氣息,他理都不理。

    方運做了個請的姿勢,與嚴大學士一邊走一邊道:「虛聖之事並未確定,這種稱呼欠妥。」

    「無妨,你可知我的來意?」嚴大學士問。

    「莫非為了我寄放在東聖閣之物?」

    「正是如此。」

    兩人走進方運的書房,嚴大學士把一枚飲江貝遞給方運,敖煌伸著頭觀看。

    方運接過飲江貝,上面有東聖閣和李文鷹的文膽烙印,沒有破損,可見無人打開過。

    方運破壞烙印,用神念一查探,裡面的東西都在。

    「多謝嚴大學士,也請替我謝謝東聖大人。」

    「東西還在就好。只不過……月樹神罰的事你可知曉?」嚴大學士肅容。

    「我早已知道。」方運道。

    「那你可有準備?」

    方運輕嘆一聲,道:「順其自然。在這些天里,一半的時間用來為進士試做準備,另一半的時間把我這些年所得匯聚成冊,未必於人族有用,想來給方家的孩子讀讀會有所收穫。」

    「方鎮國過謙了,你所遺留之……罷了,不談此事。你萬萬不可灰心喪氣,東聖大人一直在為你想辦法,他認定你的天賦超過孔家之龍,極可能成為人族未來的亞聖,必將全力助你。」

    方運嘆息道:「請轉告東聖大人,學生倍感歡欣,只是月樹神罰不比其他,望東聖大人萬萬不可勉強。」

    月樹神罰曾經重創亞聖周文王,半聖在月樹神罰面前不堪一擊,哪怕東聖全力以赴,也可能是東聖先死而方運后亡。

    「東聖大人的脾氣,你應該有所耳聞,怕是……此事我不便多言,但東聖大人一定會助你。文相讓你傍晚驗證虛聖,是為你好,不過,極可能引發波折。」嚴大學士道。

    方運正要問,卻發現嚴大學士突然閉口,意識到此事不宜多言,便道:「對我來說,再大的波折能大過月樹神罰嗎?」

    「也是。」嚴大學士輕嘆。

    兩人又聊了幾句,嚴大學士才離開。

    送走嚴大學士,敖煌屁顛屁顛跟方運進書房,道:「我知道你在聖墟里得了許多寶物,告訴我都有什麼?我用我的寶物跟你換。」

    方運轉過身,按著敖煌的頭把他推出門外,然後關上書房的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