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要寫重要的文章,你陪奴奴玩吧。」方運隔著門道。

    「拋棄本龍?不仁不義!就是寫留給你子孫後代的?反正本龍早晚能看到!對了,把《西遊記》也寫出來,本龍要看看那個叫悟空的猿人最後能不能當上半聖!」敖煌哼哼唧唧說了幾句,沒有打擾方運。

    方運回到屋裡,從飲江貝中拿出厚厚的三大疊紙張,每一疊都有一千頁。

    方運走到書櫥邊里,翻看之前寫下的一些文章,主要就是《狐狸對韻》,其他的並不重要。

    「在聖元大陸,文章不是說寫就能寫,才氣不足,文位不足,難以支撐起一篇雄文。若我現在寫那種蘊含特別力量的名篇,怕是會導致文宮星辰墜落,文膽動搖,文宮碎裂,得不償失。但像《狐狸對韻》這類工具類、啟蒙類的書則不在話下。」

    「我對聖元大陸已經有一定的了解,文的根本是字。人族的字義字形基本無需補充,但字音方面卻有巨大的缺陷。聖元大陸的字典依舊沿用古代的方式,一直在利用直音,連反切法都沒有。」

    「直音是用同音字為另一個字注音,如『烎』字注音是『銀』,但若兩者都是生僻字,那麼直音之法就出了問題。」

    「華夏古國有反切之法,以『裂』字為例,可用『龍謝切』,取龍之聲母和謝之韻母。但反切也有缺點,甚至有些簡單字反而需要用複雜的反切。」

    「一直到後世的北洋政府頒布了注音符號,取自漢字的一部分或者簡化而形成的注音方案,比直音和反切更加易學,是音韻學的一大進步。可以說,注音符號和漢語拼音等更先進的注音方式,對提高識字率有巨大的貢獻。一旦在聖元大陸使用注音符號,會減輕蒙童的識字負擔,更好地認字學習。」

    方運在紙上寫上「反切」與「注音符號」,準備在字義字典、字形字典之後,仿《聲類》等書在聖元大陸首創一部字音字典。

    之後,方運又寫下「增廣賢文」、「幼學瓊林」和「二十四孝圖說」等字,這三部是後世赫赫有名的蒙學讀物,在古代的地位絲毫不下於《三字經》。

    之後,方運寫上「醫書」兩字,但又劃掉,自己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和實踐,寫醫書不妥。

    方運又寫上「儒家經典」四字,也全部劃掉,後世的大儒之作處處有聖道之音,可能寫幾十頁自己的才氣就會耗盡成為人干。

    「兵法可寫。把後世的著名戰例融入小說之中,然後借書中人之口闡述兵法,開創『歷史小說』,不如就以唐代歷史為脈絡,只寫主要的歷史事件和主要人物,憑藉奮筆疾書足以在短時間內寫完。也可以把一些優秀且不至於過好的詩詞寫入其中。如此說來……」

    「不如……乾脆儘可能把後世的工藝技巧、醫學、琴棋書畫之道、兵法、詩詞、名言等等全部融入一部書里,甚至還可以旁敲側擊提出一些後世儒家理念。不過,一部《大唐》難以寫完,後面還需要《大宋》和《大明》。把李世民、武則天、李隆基、趙匡胤、朱元璋等等多位帝王寫入三個朝代,還有那些歷史名臣名人,若是能成書,不知道會有如何異象。」

    方運越想越興奮,可想到最後發現,整個過程太過繁複,以一己之力不可能在月樹神罰前完成,若是要寫得更好,連大唐一朝都難以寫完。

    「罷了,朝代跨度太大,不如就以一位帝王為一部書,書寫一個時代發生的事和人。那麼,這部書就叫……」

    方運想了想,提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上三個字。

    帝君書。

    三個字突然發出淡淡的金光,隨後文字燃燒,整張紙也燃為灰燼,可火焰沒有波及下面的紙張,而燃燒成的灰燼也無影無蹤,沒有留下半點紙灰。

    方運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心中隱約明白了原因。

    「我雖然名義上是寫一部叫《帝君書》的小說,可實際上卻是把唐朝到明清的一切寫入書中,幾乎就是微型的《永樂大典》加《四庫全書》。對聖元大陸來說,等於從零開始構造一個嶄新的世界,單從價值來說,絲毫不下於部分眾聖經典,甚至猶有過之。我文位不夠,而區區白紙無法承載。」

    紙張無法承載書名,那整本書就無法寫下去。

    就在方運思索的時候,一旁的硯龜探出頭,嘴巴大張,兩隻綠豆大的眼睛瞪得溜圓,驚駭地看著方運。

    它可是硯龜,比人類更善於從字墨中感受力量。

    方才,硯龜從文字中感受到了聖位的力量!

    那力量很輕,也一閃即逝,可終究是聖位的力量!

    硯龜眼珠子快速亂轉,隨後陷入沉思。

    方運想了想,鄭重拿出一張淡金色的聖頁,然後在硯龜後背上認真研墨,並拿出最好的翰林筆來書寫。

    硯龜的眼珠子又開始亂轉,就見它後背的龜殼突然滲出一絲絲暗金色的液體,無聲無息融入墨汁中,而方運正在低頭思索,並沒有發現。

    硯龜偷偷奸笑起來。

    研墨完畢,方運用筆蘸墨,然後在聖頁上再次寫上三個字。

    帝君書。

    這一次,三個字再度燃燒,形成金色火焰,但聖頁無比強大,紋絲不動,只是表面寶光流動。

    不多時,金色火焰消失,「帝君書」周圍出現火焰痕迹。

    黑字金頁。

    方運鬆了口氣。

    硯龜臉上再次浮現奸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寫著「帝君書」的聖頁上,就要把整頁紙張吞下。

    但是,就在硯龜張口的一瞬間,三個字中的「書」字突然扭曲,然後變得模糊,最後化為一個新的字。

    典。

    帝君典。

    硯龜狂笑著繼續咬向《帝君典》,但在它的嘴離帝君典還有半寸遠的時候,聖頁毫無變化,硯龜卻如同被一頭萬丈巨龍撞中,整個身子倒飛出去。

    硯龜轟地一聲撞破一層牆壁,落在隔壁的房間中。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南牆露出一個大洞,洞口有數不清的裂縫向四面八方蔓延。

    隨後,方運看著「帝君典」三個大字,臉上浮現出驚喜和無奈兩種矛盾的神色。

    驚喜是因為《帝君書》化為《帝君典》,意味著整部書若完成,至少可以成為半聖典籍。

    無奈的是,方運面臨月樹神罰,幾乎不可能完成整部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