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一部明明可以改變聖元大陸的書不能親自完成,方運心中傷感。

    方運正要嘆氣,就見聖頁《帝君典》輕輕一動,屋裡颳起旋風,大量的塵土落在聖頁上面,讓整張聖頁變得髒兮兮。

    寶物自晦。

    方運輕輕點頭,心中無比喜悅,但眼中無法掩飾淡淡的落寞之色。

    在「帝君典」三個字形成的一瞬間,屋外的敖煌與奴奴一起望向書房。

    一龍一狐隨後相視一眼,奴奴嘻嘻一笑,繼續和小流星玩耍。

    敖煌則低聲喃喃自語:「古怪啊。方才那氣息,我似乎在龍聖爺爺那裡感覺過,莫非方運尋到了聖道?」

    敖煌隨後搖搖頭,道:「不可能,應該是方運領悟了什麼,他不過是進士,跟聖位差距太大,不應該是聖位力量。」

    聖院。

    眾聖殿的屋樑赤紅,地面白玉,眾聖像金光燦燦,書架漆黑,各種古舊發黃的書籍位於書架之上。

    人族最珍貴的典籍都在這眾聖殿中,或是原本,或是原作者手抄之本。

    三位半聖坐在眾聖像前,監察天下,同時也在思考進士試的考題。

    普通聖廟的半聖只有排位沒有塑像,而眾聖殿無比寬廣,眾聖塑像都在其中。

    塑像不多不少,整整九十八座。

    眾聖殿內掛著萬盞琉璃長明燈,這些長明燈的燈油由鯨妖的鯨油製成,燈油不過一碗,火苗不過一寸,可燃百年不滅。

    三聖坐在蒲團之上,不言不語,時而睜眼,時而閉目,正以普通人難以理解的方式快速交流,一眨眼的時間等於普通人交流數個時辰。

    一**奇異的氣息在眾聖殿中翻騰。

    突然,萬盞長明燈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音,火焰衝天,燈火冒出三尺高,整座大殿被長明燈照得輝煌如晝。

    隨後,一萬長明燈火光突破眾聖殿,在聖院的上空形成一道火焰虛影,虛影高百萬丈,幾乎要衝破天空、焚盡八荒。

    整座聖元大陸的所有雲朵全被這火焰虛影衝散,晴空百萬里,一日無雲天。

    三聖突然瞪大眼睛,目光不移,卻掃視大殿。

    「明燈沖霄!」米奉典喃喃自語。

    只有在聖道典籍形成雛形之時,才有如此異象!

    長明燈可不僅僅是普通的燈,而是代表人族的方向,是人族的指路之燈。

    就算封聖的時候,都不會出現明燈沖霄,只有聖道典籍才擁有為人族指路的資格,才可能成為人族的明燈。

    「咦……我本以為是衣知世天縱奇才,在封聖前立下聖道典籍,竟不是他!」米奉典左側的半聖道。

    「其餘半聖也無新作問世。」

    明燈火焰緩緩縮小,最後萬盞長明燈恢復如常。

    米奉典突然長長一嘆,道:「或許是天佑人族,方運將死,卻有新聖道典籍顯現,願人族昌隆。」

    「可惜了……」

    三聖只是稍加惋惜,便恢復如常,彷彿天塌下來也無法讓他們心志動搖,至於尋聖道典籍之事讓聖院其他人去做即可。

    東海龍宮。

    「哦?」東海龍聖突然睜開眼睛,望向聖元大陸方向。

    「這氣息……怎會突然斷了?明燈沖霄,好厲害的人族!哼,蠢貨,十個明燈,也不如一個方運。不過方運畢竟與我龍族有緣,我若不救,雨薇那丫頭又會來揪著我龍鬚不讓我睡覺。若全力救援,卻又壞了規矩。讓我想想……」

    雪蠻,狼蠻部。

    狼族大蠻王仰望聖院方向,冷笑道:「苟延殘喘!狼穹陛下準備多日,月樹神罰一旦結束,便引動天狼星力,逼陳觀海進行最後一戰,吞併景國!」

    武國,衣家。

    半聖之下第一大儒衣知世茫然地望著明燈沖霄,待火焰虛影消散,才收回目光。

    「他日星光不照我,今時我不為明燈!惜哉!惜哉!」

    衣知世想起那日文曲星照沒有落在自己身上,今日明燈沖霄又不是自己所為,神色黯然。

    景國京城,方家書房。

    「《帝君典》恐怕只能完成一卷,不過,這一卷足以讓人族在許多方面獲得啟發,節省上百年的時間!」

    方運心中有了決定,就開始先寫比較容易的《增廣賢文》和《幼學瓊林》。

    《增廣賢文》由許多短小精悍的句子組成,收集了歷代名言警句,有積極向上的,諸如「知己知彼,將心比心」。還有警世的諸如「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詩句,方運考慮了一下也寫上。

    裡面還有許多至理名言,都不曾在聖元大陸出現,不過方運已經不在乎,反正別人發現此書的時候,自己已經死了,那些人要是懷疑什麼,就由他們去。

    增廣賢文不過數千字,方運利用奮筆疾書很快寫完。

    《幼學瓊林》不同,屬於百科全書類型,講述了天文地理、朝堂君臣、人倫親屬、飲食風俗和訟獄鬼神等等許多事情。

    有言道:讀了《增廣》會說話,讀了《幼學》走天下,可見《幼學瓊林》對蒙童的幫助有多大。

    《增廣賢文》裡面都是各種短小的道理名言,處處適用,但《幼學瓊林》中的許多百科知識只適用於華夏古國,過半的內容不適合聖元大陸。

    「聖元大陸的形勢更加複雜,《三字經》因為形式有限,能收錄的內容很少,但《幼學瓊林》可以書寫更多的事!我乾脆就大大擴充,把各種基礎知識都收錄到《幼學瓊林》之中,讓蒙童可以在很短的時間了解萬界大勢,有更寬廣的視野。」

    方運心中下了決定,開頭就完全拋棄《幼學瓊林》的原作,而是利用古妖傳承和星妖蠻的記載,來書寫聖元大陸的古代歷史。

    方運用簡單順口的駢文開始書寫,從龍族稱霸萬界、古妖獲得統治地位、妖蠻崛起一一書寫,然後再開始介紹人族,接著介紹重要的歷史人物、眾聖事迹、聖院須知等等各種普及知識。

    人族有關科舉的書籍汗牛充棟,但這種書幾乎沒有,就算有也因為各種缺陷無法普及。

    這個過程不能一揮而就,必須要合理安排篇幅,考慮哪些內容適合入選,還要用朗朗上口的駢文來寫,是一個考驗方方面面的大工程。

    方運寫寫停停,停停寫寫,幸好他已經是聖前進士,又因為創作了戰詩詞才氣增長,而文宮文膽都是一流,寫作起來沒有太大的障礙。

    《幼學瓊林》不像詩詞考驗的是妙手偶得和渾然天成,考驗的是基本功底和對聖元大陸的了解,方運在這方面無人能敵,無論是閱讀的廣度還是深度,都遠超同輩,單單是古妖傳承和奇書天地就足以讓他獲得大量的學問。

    在聖元大陸,知識學問就是力量!

    太陽偏西,在夕陽還有一刻鐘就要落山的時候,方運收到文相姜河川的傳書。

    「你帶家人前去聖廟前接受詩祖儀式,不要擔心。」

    方運疑惑不解,姜河川是說「前去」而不是「前來」。

    「文相大人,您難道不參與詩祖儀式?」

    「我還有其他事要做,京城幾大世家的大儒不能全到場,你莫要多心。我們,在為景國、為人族出力。去吧。」

    方運還想問,但沒有傳書。

    「文相和那些大儒要做什麼?難道是跟我或詩祖儀式有關?」方運想起文相在見到夜鴻羽的反應,實在想不明白便搖搖頭,離開書房。

    小狐狸正在院子里玩耍,方運一招手,奴奴就竄到他懷裡。

    方運走到正堂,就見敖煌興高采烈對楊玉環道:「嫂子,本龍說的您可別不信!方運的喚劍詩一出,詩祖寶光衝天起,天地鬼神齊慟哭,嚇得本龍的龍鱗掉了一層,您看,這真龍鱗亮吧?都是新長出來的!方運厲害,凶君也了不得,說時遲那時快……」

    方運見楊玉環津津有味聽敖煌在那裡說書,笑著搖搖頭。

    楊玉環見方運來了,急忙起身。

    「小運。」

    經過多日的休養,楊玉環越發珠圓玉潤,貴氣襲人。

    敖煌扭過頭,抱怨道:「本龍正講的高興呢,講完你就輪到本龍的英姿!」

    方運笑著道:「玉環,詩祖儀式即將開始,你和家裡人放下手中的事,和我一同前往聖廟前。」

    「好。」楊玉環立刻招呼人。

    敖煌屁顛屁顛飛過來,笑嘻嘻道:「本龍也去,本龍長這麼大,還沒看過詩祖儀式什麼樣。走!」

    方家眾人稍稍收拾一番,方運便與楊玉環坐上馬車前往聖廟,其他人跟在後面步行前往。

    敖煌無比興奮,在車窗外嘮嘮叨叨,盡顯碎嘴龍本色。

    楊玉環心善,不時回應敖煌幾句,方運早就習慣,對敖煌的話左耳朵聽右耳朵出。

    奴奴有些煩惱地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捂著耳朵。

    由於姜河川聲傳全國,京城裡凡是有文位的人大都早早前往學宮中的聖廟邊,而沒有文位之人也可進入開放式的學宮,只是不能進入聖廟區域。

    方運的馬車剛出上舍區,就陷入汪洋般的人海中,寸步難行。

    敖煌立刻竄到車前,大吼一聲:「本龍要看熱鬧,給本龍讓開!」

    敖煌的聲音攜帶龍威,那些人本能地讓開,然後才看向敖煌,個個心驚。

    「黃龍!真是天降祥瑞啊!」

    「這就是那頭方文侯的私兵黃龍?沒曾想是真的!」

    「黃龍都如此厲害,真不知道方文侯強到何等程度。」

    敖煌鼻子差點氣歪,可這裡人太多,他也不敢耽誤方運,只能氣哼哼地為方運開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