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夜降臨。

    城南外的大戰悄無聲息,城中學宮聖廟前終於開始詩祖驗證儀式。

    京城萬人空巷。

    聖廟附近,數以十萬的京城讀書人翹首期盼,而在稍遠的地方,超過百萬的京城民眾或在景國學宮中,或在學宮外。

    學宮內外已經化為人的海洋。

    自陳觀海封聖,京城沒有任何一天可以和今天比,無論是國君登基、大儒初成還是北邊大勝,都沒有任何一人可以引發如此浩大的聲勢。

    方運之名,如日中天。

    景國的許多學子羨慕地望著方運,僅僅以名氣而論,方運已經超過了大儒,成為半聖陳觀海之下第一人!

    左相雖權傾天下,但漸失民心。

    太后雖萬民敬仰,終究沒有文位。

    文相一身正氣,但寧折不彎。

    陳大元帥雖兵道無雙,但除卻軍中文名不顯。

    國君年幼,不足敬仰。

    夜鴻羽看了看天色,目光緩緩掠過聖廟前所有人。

    在場數十萬人,人人都覺得夜鴻羽曾與自己對視。

    夜鴻羽緩緩道:「方運有詩曰《龍劍》,得窺天機,喚得新唇槍舌劍,疑似位列詩祖。但詩祖乃是不世奇功,不可妄言,需得三寶驗證。請《法經》,定分止爭,不法古,不循今。」

    夜鴻羽說著,向前方作揖。

    在場所有人一同作揖,楊玉環則低頭襝衽,而敖煌與奴奴一起學著讀書人的模樣,兩手交疊,低頭彎腰。

    一道寶光從夜鴻羽袖中飛出,攜帶長長的銀白色星光衝天而起,聲震萬里。

    聖寶化星,直升蒼穹。

    白天群星無光,夜晚升星,陰雲被明燈沖霄驅散,十國可見。

    十國各地數不清的人族抬頭望向景國京城的方向,望著那不斷向高空飛行的星辰。

    所有讀書人在看到那星辰的一瞬間,就自然而然看到,那顆星辰與天空中的普通星辰不一樣,在那顆星辰里,竟然浮現一本古書,古書封面上寫著「法經」二字。

    世人皆知,《法經》乃半聖李悝所著,是人族第一部完備的法家經典。

    十國各地的讀書人疑惑不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竟然請動《法經》原本,難道是出了驚天冤案?

    《法經》星辰升到一定程度后,散發出淡淡的銀色星光,籠罩整座聖廟廣場。

    直到這個時候,方運才明白姜河川為何要把這個儀式拖延到夜裡。

    讓十國可見!

    「請《詩經》,風,雅,頌,思無邪!」

    方運和眾人一樣,再次作揖。

    一顆新星在景國的京城冉冉升起,《詩經》乃是六經之一、孔聖親編,乃是亞聖典籍,比《法經》更加耀眼,更加明亮,亮度甚至超過了天空的文曲星。

    看到《詩經》之星升起,十國所有讀書人明白,有人可能成詩祖!

    十國沸騰。

    「請『驚龍筆』,初啼驚龍,再鳴驚天!」

    在場的所有人屏息斂聲,瞪大眼睛看著屬於東聖王驚龍的聖道文寶!

    第三顆星辰衝天而起,與《法經》並列,低於《詩經》。

    每個人都看到,這第三顆星辰里有一支普普通通的中楷湖筆,但卻充滿了無上威嚴。

    方運看到這筆的時候,立刻想起自己在孔城中秋文會的經歷。

    當時眾人即將進入聖墟,所有人都不知道凶君分神要進入,但卻瞞不過半聖,就有一支聖筆突然點來,針對凶君。

    但是,那支巨大的聖筆被一方同樣巨大的玉璽攔截。

    那支巨筆與此毛筆一模一樣。

    《法經》《詩經》與「驚龍筆」散發出的星光重疊在聖廟前,只不過這星光很淡,只有學宮附近的人可看,除了京城無人看清楚。

    「請方運於桌案之上書寫喚劍詩《龍劍詩》。」

    「是。」

    方運答應完,來到桌案之後,就見上面擺放著文房四寶,除了有一頁淡金色的聖頁不是凡品,筆墨硯等都是普通之物。

    方運緩緩書寫《龍劍詩》。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雌雄終不隔,神物會當逢!

    在方運寫完后,原作寶光、傳世寶光與詩祖寶光紛紛顯現。

    這首戰詩沒有燃燒,而是和普通紙頁一樣,靜靜地留在桌案上。

    突然,《法經》星辰猛地一閃,隨後,《法經》星辰向下投射出一道粗大的光柱,哪怕在極為遙遠的地方也可看到。

    這道光柱無比耀眼,遠遠比之前的星光更加明亮。

    不過眨眼間,星辰光柱下落,照在方運身上。

    周圍許多人都被星辰光柱照射,但他們在光柱中不僅沒有變亮,反而顯得暗淡無光,唯有方運此刻容光煥發,如同夜裡最亮的星辰。

    學宮內外沸反盈天,眾人無不大聲歡呼,聲音甚至壓過了夜鴻羽宣布《法經》認定此詩為方運所作的聲音。

    不僅京城之人大聲歡呼,十國各地歡聲陣陣。

    「竟然是景國方向,必然是方運不假!」

    「除了方運,我不信景國人有誰還能成詩祖!」

    「方運大才。」

    十國各地文人紛紛稱讚,因為人人都知道,方運以前哪怕有傳世戰詩詞,都屬於可以替代之物,但,任何一位詩祖都無法替代!任何一位詩祖都會引領一個時代!任何一位詩祖都是人族大功臣!

    荀家、宗家和雷家等等許多與方運有仇之人卻開始詛咒。

    「三寶同審,不過是一部《法經》確認而已,《詩經》未必確認,就算《詩經》確認,驚龍筆也未必確認!」

    「誰知道他寫的是什麼新類型的詩,或許只是一種用處不大的戰詩。」

    「看誰能笑到最後!」

    《法經》光柱穩定后,一聲奇響再度傳遍聖元大陸,就見《詩經》星辰輕輕一震,向下發出一道比《法經》星辰光柱更加耀眼的光芒。

    第二道星辰光柱落在方運身上,兩道光柱相加,方運的氣質越發超凡脫俗。

    隨後,驚龍筆的星辰光柱顯現,落在方運身上。

    三寶認定,詩祖降世。

    方運站在三道星辰光柱重疊的區域,衣衫鼓盪,黑髮飄搖,宛若聖人,目視虛空,神遊八方。

    數十億人族高聲歡呼。

    突然,方運面前的聖頁上發出一聲奇異的聲響,那聲音好像是劍鳴與龍吟的結合體。

    不過一剎那,聖元大陸每一個生靈,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無論是飛鳥還是游魚,無論是樹木還是蟲獸,耳邊都聽到這個奇異的聲響。

    隨後,每個有智慧的生靈都牢牢記住了這首詩。

    「詩祖授業!」數不清的人喃喃自語。

    進士或進士文位以上的讀書人,現在就可使用此詩,而進士以下之人,一旦成為進士,也不必去聖廟參拜,可以立即使用。

    得到詩祖授業之人練習此詩,提升此詩境界的可能性是沒得之人的十倍以上!

    在不久的將來,會有許許多多人掌握二境甚至三境的《龍劍詩》。

    同時,每個人讀書人都知道了方運是詩祖。

    「謝方師!」

    數不清的讀書人面向方運所在的方向,彎腰鞠躬,行弟子禮。

    「詩祖半天下師。」一位老舉人站在人群中,望著方運喃喃自語。

    計宅。

    啪地一聲,一支硬毫宣筆的筆桿碎裂。

    景國本年殿試的狀元計知白握著碎裂的筆桿,咬著牙,緩緩道:「聖道萬千,詩道千萬,方運之詩,不學也罷!吾之恩師,永無方運!」

    計知白說完,嘴角流出一絲的鮮血,《龍劍詩》的內容全部被他遺忘,隨後,他的文膽突然黯淡下來。

    計知白曾經用《陋室銘》磨礪文膽。

    左相府。

    左相柳山擦乾嘴角的鮮血,冷冷一笑。

    「秋後蝗蟲,時日無多!」

    與此同時,許多人放棄學習此《龍劍詩》,不拜方運,斷了自己的路,也永遠避免被方運「天行師道」。

    妖界,眾聖樹。

    一片死寂。

    「誰最先答應與方運賭鬥,自請處罰!誰奏請提前用月樹神罰殺死方運,重重有賞!」

    「太古星河支流該當如何?」

    「哼,在他完成十六首傳世戰詩詞之前,無法使用。更何況,要使用太古星河,必須要配合其他神物,而其他神物大都只給妖族眾聖享用,他方運豈能獲得!哪怕他得到那些神物,也極可能在太古星河中迷失,除非他能在《春秋》方面有極高的成就。」

    「望妖蠻兩族平安。」

    京城千里之外,長虹退回,春雨消散,不多時,一切都恢復原貌。

    姜河川望了一眼三顆碩大的聖寶星辰,微笑道:「方才一切,僅僅是開玩笑,既然諸位不想被阻攔,我等就隨訪陪同,算是賠禮道歉。」

    宗文雄望著姜河川,緩緩道:「不曾想你為方運能做到如此地步。不過,今日之事並沒有結束,僅僅是開始!姜河川,我們在聖院天牢里見!」

    景國學宮,聖廟門前。

    方運心潮起伏,現在詩祖儀式認定完成,只要把自己的雕像送入虛聖園,那他就是真正的詩祖。問題在於,月樹神罰即將發動。

    方運輕輕搖了搖頭,月樹神罰之事太過重要,不能隨便說,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

    三星降落,最後全進入大儒夜鴻羽的飲江貝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