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左相……」

    數不清的人私底下提到這個詞語,這些京城的讀書人深諳政事,全都意識到這是左相的布局。

    方運心中思索,於尚書不去別的地方,偏偏去燕州,而康王就在燕州,說明左相與康王極可能已經聯手,因為除了康王,沒有人敢強行留下於尚書,阻止他回京。

    方運冷冷一笑,宗家、雷家和左相等人能有如今的地位,果然不是憑空得來,哪怕自己面臨月樹神罰,也不給自己任何機會,看來是吸取了足夠多的教訓,這次要全力以赴。

    「景國諸位,告辭!」徐長靖說完帶著刑殿的人離開。

    宗文雄和雷廷榆兩位大儒卻沒有飛走,雷廷榆笑眯眯道:「景國物華天寶,人傑地靈,正值冬日,自然要來賞雪。文雄兄,你我不如在京城逗留幾日,等進士試結束后再離京如何?」

    「景國雪景甲天下,老夫自然願往。」

    雷廷榆微笑道:「雷家在城外玉山上有一處別院,你我煮茶共話天下事!」

    兩人相視一笑,腳下生白雲,緩緩高飛。

    飛到半空,雷廷榆突然低頭望著下方,舌綻春雷道:「哦,老夫忘卻一件事,方運罪名未洗清,不得鑄造虛聖像!不入虛聖園,誰敢妄稱方運為虛聖,便是僭越,便是違禮!」

    滿場嘩然。

    大多數人只是憤怒,但是在場的大儒與大學士卻都清楚月樹神罰之事。

    方運的虛聖像不入虛聖園,就不是真正的虛聖,若月樹神罰降臨,人族半聖可不出手相助。

    東聖閣的嚴大學士微微張口又閉上,好似要對方運說什麼,隨後他的目光望向聽雷大儒夜鴻羽的袖子,裡面有飲江貝,其中有《詩經》《法經》與「驚龍筆」。

    嚴大學士看向張衡世家的大儒張戶,兩人四目相視,微微點頭。張戶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文相姜河川,和嚴大學士一樣,欲言又止,最後靜靜地站在原地。

    方運望著離去的雷廷榆,眼中殺機一閃,但最終輕聲嘆息。

    挺不過月樹神罰,一切都是虛妄。

    夜鴻羽惋惜地看著方運,道:「雷廷榆所言不錯,你之事在徹底查明之前,無法鑄造聖像。不過我即刻回聖院,為你奔走,或許能在進士試前讓你入虛聖園。」

    「多謝夜先生。」方運拱手致謝。

    「告辭。」夜鴻羽說完,回頭看了看與自己一同前來的嚴大學士。

    哪知嚴大學士給夜鴻羽使了一個眼色,道:「還請夜先生到一旁說話。」

    夜鴻羽不知何事,跟著嚴大學士一起走到聖廟的偏殿之中。

    大儒張戶舌綻春雷道:「詩祖儀式結束,天色已晚,諸位請返家。」

    眾人見大儒下了逐客令,紛紛離開,許多人一邊走一邊罵慶國與雷家無恥,為方運惋惜。

    方運告別諸位大儒和大學士,與楊玉環、奴奴、敖煌和小流星一起離開。

    其餘大儒與大學士紛紛離開,唯獨張戶留在聖廟前。

    不多時,夜鴻羽與嚴大學士走出偏殿,夜鴻羽離開,嚴大學士走到張戶身前。

    「張大人,此次利用渾天儀定星路,之後請劉徽世家之人算軌跡、測天威,配合東聖大人的力量,不能出半點差錯。南聖與其餘幾位半聖也已經準備妥當。」

    「張家已經著手準備,渾天儀已經安置在張家老宅,恐怕連守京大儒都不曾知曉,大概只有陳聖一人覺察。」

    「月樹神罰,方運將亡,已成定局,但我人族絕不坐以待斃!」

    「只是東聖大人他……」

    「師公心意已決,我等只需辦好分內之事。」

    「唉……可惜啊……」

    聖廟外,馬車上。

    奴奴趴在方運懷裡,憂心忡忡看著方運。

    楊玉環輕聲問:「小運,你是否有大難臨身?」

    方運微微一笑,道:「是有些磨難,但終究會雨過天晴。」

    「嗯,小運一定會平平安安的。」楊玉環見方運不多說,也沒有多問,只是柔柔地看著方運,目光暖的能把人融化。

    敖煌的龍頭從外到里搭在窗棱上,舌頭耷拉在嘴邊,跟死了一樣,偶爾睜開眼看看方運,有氣無力。

    車到門口,方運下車,就見剛從門縫裡鑽出來的硯龜一臉絕望。

    奴奴縱身跳過去,抓著硯龜的脖子往裡拖。

    硯龜雙目無光,不再掙扎,任由奴奴拖回書房,龜殼撞在地面門檻發出叮叮咣咣的聲音,卻沒有半點的墨汁濺出來。

    方運與楊玉環聊了聊家常,然後回到書房。

    敖煌對著門吐出一口氣,進行隔音,尾巴一甩一晃飛到方運身邊,道:「方運,你到底要怎麼辦?雷家和宗家太壞了,簡直自絕於人族啊!雷九死了就死了,哪有活人重要啊!」

    「這是他們最好的機會致我於死地,我若一直活著,讓景國不斷壯大,豈不證明他們錯了?」

    「你不能入虛聖園太可惜了。你若入虛聖園,所有半聖不得不出手相助,足足多了一成的生還機會。」

    「宗家和雷家準備如此充分,斷然不會給我……」

    砰砰砰……

    砸門聲震得房樑上的灰塵簌簌下落。

    「開門!刑部緝拿要犯方運,我數到一百,要犯若不出來自首,當以對抗朝廷之罪穿透琵琶骨,大刑伺候!」這個聲音極為尖銳陰寒。

    方運早知會遇到這種事情,於是對敖煌說:「你不用跟我走。我怕玉環她們受委屈,你幫我看護好她們。若我……不幸亡故,還請你多多照顧。」

    敖煌眼圈紅了,用龍爪拍著胸膛高喊:「在登龍台里,本龍差點被邪龍奪舍,多虧你救我一命!你放心,只要我敖煌一天不死,楊玉環和小狐狸就一天沒人敢欺負!誰要是敢害嫂子,我跟他拚命!再說我姐也一定願意幫助你家人。」

    方運拍拍敖煌的肩頭,走出書房,楊玉環正快步出來。

    方運把飲江貝遞給楊玉環,道:「我若回不來,裡面的東西都是你的,記得請敖煌相助。」

    「相公……」楊玉環輕聲一喚,含淚撲到方運懷裡,泣不成聲。

    方運眼角濕潤,用力擁抱楊玉環,輕輕拍打楊玉環的後背。

    砰砰砰……敲門聲還在繼續。

    奴奴用力咬自己身上的狐毛,可無論怎麼用力,都咬不下狐毛。

    小狐狸急得團團轉,最後坐在地上,嘴一扁,眼淚吧嗒吧嗒奪眶而出。

    小流星圍著奴奴飛快旋轉,束手無策。

    敖煌猛地沖門外大喊:「敲你媽個蛋!再敲本龍吃了你!滾!」

    敲門聲戛然而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