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記得便好。」原肅繼續目視前方,依舊不看霍司獄。

    霍司獄沒有絲毫不滿,依舊滿面陪笑,區區八品舉人司獄跟正三品的翰林侍郎之別猶如天淵。

    「此人你可認識?」

    霍司獄身體一顫,彎下腰恭敬地道:「認得,方運方鎮國,在學宮光幕上看過他的十國大比。」

    「你如何對待?」原肅問。

    「一視同仁,不分貴賤!」霍司獄突然挺直胸膛,正氣凜然。

    「好!若你真能做到,那就是有功於社稷,本官必將保舉你為『官進士』,任一方縣令,盡顯其才。」

    霍司獄大喜過望,深深作揖,道:「小人何德何能得大人垂青,感激涕零!感激涕零!」

    「能否成為『官進士』,成為一方父母官,就要看你接下來半個月的表現!」原肅道。

    「屬下一定盡職盡責,絕不讓您失望!」霍司獄眉開眼笑,但語氣中的寒意更勝嚴冬。

    「很好!我要親自帶他入死囚牢房。對了,還有兩位刑殿之人暫居於此,你好生招待。」

    「當然,當然。」霍司獄立刻笑著望向胸前綉著「刑」字的兩個進士,那兩人一個面露譏諷之色,一個扭頭望向另一邊。

    霍司獄的笑容僵在臉上,但瞬間恢復正常,心中大罵,口中卻不敢說半句不敬之言,這刑殿進士在大學士面前都可以昂首挺胸。

    眾人一路前行,唯獨方運腳下發出嘩啦啦的鎖鏈聲。

    方運身上的枷鎖和腳鐐都是最重的,枷鎖四十斤,腳鐐三十斤,足以把一個健壯青年壓垮,但方運卻視若無物,步履穩定。

    一旁的獄卒看著暗暗咂舌,這東西可是鎖大學士或妖蠻用的。

    眾人一路前行,繞過虎囚獄正堂,繞過地上牢房,進入地下牢房。

    方運邁步進入,只覺陰風撲面,一股難以形容的混合臭味進入鼻腔,直入腦門,嗆得方運眼前一黑。這臭味蘊含著腐爛的屍體、餿了的飯菜以及排泄物等等各式各樣的氣味。

    方運不得不把才氣送入鼻中,隔絕那些臭味。

    此時正值冬日,外面只是乾冷,但地下牢房卻帶著冷入骨髓的濕冷,好像冷氣每時每刻都在自己周身環繞,透體而入,深入五臟六腑。

    幸好方運吃過龍珠,又經過多次才氣灌頂,最後又在登龍台被帝洛注入大量的生命之力,寒暑不侵,哪怕溫度再低一倍,他也不會感到不適。

    那些沒有文位的獄卒明明穿著極厚的棉衣,卻輕輕顫抖著,方運和刑部刑殿的讀書人穿的很少,反而最耐寒。

    原肅不開口,其他人也不說話。

    眾人下了樓梯,進入重犯地牢。

    地牢的牆上掛著剛換上的火把,冷風吹過,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音,牢房陰暗,但在讀書人眼裡猶如白晝。

    方運本以為這裡的人遇到大官後會高呼冤枉,但舉目四望,映入眼帘的是一張張骯髒的面龐,一道道絕望的目光,以及揮之不去的死意,刺的人眼疼。

    方運心中一凜,自己所知所見也不算少,可卻從未見過這種人。

    不過一丈方圓的小牢房,竟然關押著五六人,吃喝拉撒全都在這狹小的空間,生存環境之惡劣可想而知。

    方運仔細一看,幾乎每間牢房都有或直立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這些人全都被扒光衣服,皮膚又青又白,已然沒了呼吸,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身上還有牙印。

    那些活著的人或在不斷活動,或者縮在一角瑟瑟發抖。

    方運原本古井無波的心臟猛地跳動起來,這些事情他都聽說過,可親眼看到,卻難以抑制心中的驚訝。

    如果要形容這些人,方運心中只有兩個詞語,絕望和麻木,若是再加上一個詞語,那就是等死。

    這些人的目光已經沒了人類應該有的神氣。

    眾人繼續在通道中行走,通道兩側都是大小差不多的牢房,由鐵條隔離。

    最後,刑部左侍郎原肅停在一處牢房前,裡面躺著整整四具屍體,每具屍體的衣服都被扒光。

    牢房的上面寫著「丁十三」。

    「霍司獄,我看這丁十三牢房空著,不如就讓給方運如何?」

    「大人說的是,此間牢房正適合讓方運入住。」霍司獄陪笑道。

    「那好,就送……」

    一個刑殿進士道:「慢!方鎮國雖是嫌犯,但並未定罪,進入這虎囚獄已經是極限,若是再住這等牢房,未免太過。哪怕是世家之敵也不應如此!」

    原肅不說話,霍司獄苦笑道:「刑殿的大人,您有所不知,這牢房採光已經是最好的了,每天還能見一個時辰的日頭,別的地方連日頭都看不著。原大人是心善才讓他住在這裡。」

    原肅詫異地看了霍司獄一眼,沒想到這個舉人如此會說話,滿意地點點頭。

    另一個刑殿進士冷聲一笑,拿出一塊牌子扔給霍司獄,道:「馬上把這間牢房打掃乾淨,鋪上新的稻草。若敢陽奉陰違,小心刑殿的鍘刀!」

    霍司獄身體猛地一抖,每個讀書人都被灌輸過刑殿如何恐怖,知道的越多,對刑殿越怕。他哆哆嗦嗦拿著刑殿令牌,無奈地看向原肅。

    原肅微笑道:「我原本就是想讓霍司獄清空這裡再讓方運進入,不曾想兩位誤會了,霍司獄,這間房屋只准方運一人居住,不得讓人打擾。」

    「遵命!快去找人,把這裡打掃乾淨!」霍司獄急忙去做。

    不多時,外面的獄卒爭先恐後進來,把丁十三牢房拾掇出來,雖然和普通的房間比一無是處,但是和其他牢房比猶如仙境。

    那些絕望和麻木的目光終於有了變化,有的羨慕,有的憎恨,有的暗藏殺意,有極少數人眼中的希望竟然死灰復燃。

    「卸下枷鎖!」原肅道。

    「是,大人。」幾個獄卒上前卸下方運肩頭的枷鎖,並沒有動腳鐐。

    「搜身!」原肅又道。

    兩個獄卒立刻搜身。

    方運早就把飲江貝給楊玉環,那獸皮等物也放在書房,身上空無一物。

    「侍郎大人,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再搜!」原肅的聲音稍稍大了幾分。

    「沒用的東西!」霍司獄罵了一句,急忙上前親自搜身。

    一無所獲。

    「罷了。不過,方運乃是聖前進士,為了防止其越獄,理當封住其文宮!」

    原肅說完,眼中閃過一抹奸詐之色,從袖口拿出一頁淡金色的聖頁。

    展開聖頁,上面寫著一個「封」字,此字明明用筆墨寫成,眾人看在眼裡卻如同聖道軌跡,封天鎖地,連自己的魂魄都好像被鎖住。

    其餘讀書人下意識扭頭,不去看這個字。

    兩個刑殿進士皺起眉頭,但並沒有說什麼。

    方運冷冷地看著聖頁,道:「宗家與雷家真是好手段,竟然捨得把如此重要之物浪費在我身上。」

    「你可是方鎮國,什麼事都可能發生!去!」原肅把封字聖頁拋向方運,就見聖頁化光進入方運的眉心,化為無數的鎖鏈困住方運的文宮,把他的文宮的力量與身體徹底隔絕。

    沒了文宮的才氣支持,地牢里的各種臭味再次進入方運的鼻腔。

    「霍司獄,方運乃聖院重犯,若稍有差池,提著你的腦袋來見我!」原肅轉身就走,霍司獄急忙跟上。

    兩個刑殿進士向方運一拱手,轉身離開。

    方運帶著腳鐐進入牢房,獄卒急忙鎖好門,然後快速遠離。

    突然,門口的火把晃動,獄卒拿著火把離開地牢,接著哐當一聲,地牢的牢門被鎖死。

    外面朦朦朧朧的月光照進地牢,不僅沒有讓地牢顯得明亮,反而多了一份陰森。

    方運四處看了看牢房,這牢房長寬差不多各一丈,一根根鐵條圍成囚籠,堅固結實。牢房北牆的上面有一尺見方的窗戶,窗戶也有鋼條,冷風從那裡灌注進來。

    之前那四具屍體就是被活活凍死的。

    方運淡然一笑,這冷風對他來說猶如春風拂面。

    方運收手捏了捏鐵條,鬆開手,上面浮現淺淺的手印。

    地面有乾草,有新刷的馬桶,除此之外別無他物,連床和被褥都沒有。

    「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住在這種地方。」方運搖搖頭,坐在地上,倚著一側的牢籠。

    不等方運坐穩,相鄰西面牢籠的四個人突然隔著鐵柵欄伸出手,一人抓方運的頭,一人抓方運的脖子,還有兩人抓方運的手臂。

    方運好像腦後長眼,在手臂被抓的一瞬間,一手抓住一隻手,一拉一扯,就聽嗤啦一聲,兩手各多了一條斷臂,鮮血四濺。

    「啊……」兩個人慘叫起來。

    方運放下兩條胳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手抓頭上的手,一手抓脖子上的手,他的動作太快,這兩人竟然沒反應過來。

    方運猛地起身向前拉,又是兩聲撕裂聲,手中又多了兩條手臂。

    西側牢房四個人慘叫著在地上打滾,四個人本來就身體虛弱,現在手臂再斷,嚎叫了一陣便昏倒在地。

    此刻天寒地凍,那四個斷臂人又昏死過去,很快會死亡,其餘牢房的人看著四個人眼冒綠光,但有方運在,無人敢妄動。

    方運隨手把四條手臂扔給東側牢房裡的人,隨後裡面好似傳來咀嚼聲……

    「想死的話,儘管來!」

    方運冷哼一聲,繼續靠著鐵柵欄坐在地上。心道那四人未必是原肅派來殺他的,但故意把四個人安排在這裡,必然是知道這四個人曾經殺過相鄰的囚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