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久無人說話。

    四具屍體漸漸冰凍。

    方運靜靜坐在稻草上,閉著眼,周圍一切的動靜都瞞不過他的耳朵,無論是眾人的呼吸聲,還是身體抖動的摩擦聲,就連能在嚴寒天氣活動的蟲子的聲音都可以清晰聽見。

    牢房的囚犯終於開始低聲議論。

    「這人是誰?好像和我們不一樣,被刑殿送來,可不是一般的大人物。」

    「身穿舉人服,殺人的手法乾淨利落,好像是從戰場上下來的。」

    「別猜了,他叫方運,我進來之前聽說過他。若是連他都死在這裡,人族完了。」

    「反正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人族完不完與我們何干?不過這人很不一般?」

    「那我就說說他的事迹吧……」

    方運感受到眾人不再有敵意,閉著眼,腦海中不斷思索,把這幾天發生的事在腦海中迅速過了一遍,又明白了許多事。

    「恐怕從我離開登龍台後,雷家與宗家就開始布局,最終卻一步一步把我逼到這裡。不過,他們仍舊不願意背上殺我的污名,方才那四個囚犯絕對不是他們派來的,他們應該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月樹神罰上。」

    「他們阻止我入虛聖園,但不知其餘眾聖世家為何不管不問,若我所料不錯,應該可能有所準備,只是不知準備到了何種程度。若其餘眾聖世家真的不助我,那此刻人族的逆種文人至少會增加十倍!」

    方運想了許多事,同時也在想脫困之法,又在幾個脫困之法中挑選最佳之一。

    許久之後,方運睜開眼睛,發現外面天色微亮,已經到了早晨。

    此時牢房極冷,方運靜靜聽了聽,眾人的呼吸極為微弱,一個人已經停止了呼吸。

    不多時,牢房門口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開飯了!」

    就見所有囚犯猛地起身,哪怕正在熟睡的人也在一眨眼的功夫竄到牢籠門前。

    方運起身,發現監牢的氣氛突然變得劍拔弩張,每一個人都在防備什麼。

    不多時,四個獄卒走過來,三個獄卒拎著木桶,一個空手,其中一個拎著桶的人停留在原地,其餘三人開始向前走。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甲一的囚牢前伸出四雙手,空手的獄卒從木桶里拿出一塊不知道用什麼製成的粗糧餅,又從另一個桶中拿出一塊拇指粗的鹹菜,遞給第一個人。

    那人接到食物后,如同被閃電擊中似的迅速縮回手,躲到一角,一邊警惕地看著其他人,一邊細細地咀嚼。

    方運沒想到這些重犯都很有常識,細細咀嚼可以更好吸收食物,若是狼吞虎咽必然會浪費。

    不多時,三個獄卒來到乙十三牢門前,方運伸出手。

    三個獄卒沒有多看方運一眼,和對待別人一樣,把一個粗糧餅和一塊鹹菜遞給方運。

    「謝謝。」方運在此時此地依舊沒有放棄基本的禮貌。

    三個獄卒詫異地看了方運一眼,兩個獄卒沒有表示,分發東西的獄卒點點頭,繼續向前走。

    方運仔細一看,這粗糧餅是由多重雜糧混合在一起蒸的,放在鼻子下輕輕一聞,一股濃濃的霉味充斥在鼻腔中,那鹹菜除了腌的過頭,沒有什麼問題。

    人族各地有讀書人控制風雨,除了密州等與蠻族相鄰的區域,糧食年年豐產,哪怕是牢飯也不應該如此差。

    方運知道其中必然有貪墨,不再多想,把堅硬的糧餅送入口中,咬下一塊,靜靜咀嚼。

    「唔……」

    方運差一點要嘔吐,但最後強忍著不適,憋著氣,繼續咀嚼,又咬了一點鹹菜咀嚼幾下,最後咽下去。

    方運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孟子的名言。

    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方運來到聖元大陸后,受過累,除卻在書山幻境中,卻未曾真正吃過苦。

    今日嘗到了。

    發霉的糧餅可能讓別人生病,但方運身體強大,完全不懼這種程度的霉物,配合鹹菜,只吃一塊就可以維持一天的消耗。

    不多時,那第四個獄卒拎著桶前來,每路過一個牢房,就用木勺打一勺水讓人喝光,然後繼續喂下一個。

    獄卒來到乙十三牢房的時候,方運看了一眼渾濁的水,道:「謝謝,不必了。」

    那獄卒立刻把水撒到地上,繼續給下一個人喂水。

    方運一招手,天地間純凈的水氣在他的面前凝聚成一團水,張口喝光。

    看到這一幕的囚犯和獄卒嘖嘖稱奇。

    吃過早飯,方運休息一刻,開始誦讀眾聖經典,從諸經之首的《易經》開始誦讀,聲音傳遍整座地下監牢。

    方運經歷過七次才氣灌頂,論質量還不如大學士,但論次數已經超過大學士,和大儒等同。

    在成為舉人的時候,方運的話語就接近大學士的「口含天言」,現在已經成為聖前進士,獲得七次才氣灌頂,已然擁有完整的「口含天言」。

    方運正常誦讀,但在口含天言的力量下,他對《易經》的理解自然而然化為神秘的精神烙印,猶如蒼天之言進入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連一些不識字的人在聽后也立即學會方運誦讀過的字,明白了《易經》中的意思。

    不過,這些人雖然知曉了《易經》的意思,但也只能算是方運最好的學生,若不經過大量的學習和積累,這一切都會漸漸淡忘。

    在場的囚犯們一開始還只是隨便聽聽,但聽著聽著就意識到方運的誦讀聲和其他人不同。

    很快,那些讀過書的人本能地跪向方運,低著頭,如同弟子聆聽老師講課一樣。

    接著,其餘人陸陸續續跪向方運。

    許多人慢慢沉浸在經典的奧妙之中,完全忘記了天寒地動,也拋卻了所有的煩惱與苦難。

    誦讀完《易經》,方運開始誦讀《論語》。

    當方運誦讀到「有教無類」的時候,一個囚犯突然哭天搶地。

    「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殺人!我應以死謝罪!」就見一人猛地撞向石牆。

    咚……咚……咚……

    最後那人活活撞死。

    有教無類乃是孔聖的名言,意思是什麼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正是在這個理念下,孔子打破了教育壟斷,成為人族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老師。

    一些人則一邊聽一邊流淚,懺悔自己的罪行。

    一人喃喃自語道:「我願流放北邊,為人族而戰洗刷罪行,若有機會,用心讀書,考取功名!」

    「官府雖無證據,但我罪當死!」

    「我真是冤枉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