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收起筆,默默地坐著。

    方運身在異象「千里傳情」的中心,心神被此詞影響最大。

    傳天下之悲詞的力量依舊在方圓千里內回蕩,悲情繼續傳播。

    景國長樂宮中,長公主趙紅妝泣不成聲。

    「太后陛下,求求你救救方運吧!」一身鵝黃色宮裝的趙紅妝撲到太後面前,伏在她的腿上。

    「哀家不是不救……」太后一手輕輕擦拭淚水,一手輕輕拍打趙紅妝的後背。

    「方運若死,我也不活了……」

    「你……」

    京城外的大雪更疾。

    玉山雷家別院中,雷廷榆與宗文雄兩位大儒手握著茶杯,茶水卻涼了。

    「只道他是雛鳳凰,卻有一顆玲瓏心。旁人看的是他的思妻,我看到的卻是他的委屈。聖道無情,只是送他入虎囚獄,過於卑劣。你我理應阻止。」宗文雄緩緩放下茶杯。

    「如此才情,當真可惜。更可惜人留天不留,天留,妖蠻不留!為一將死之人,不值得。」雷廷榆默默地喝光涼茶。

    「聽說你們雷家神物異動?」宗文雄伸指一彈,冷茶消失,一旁的水壺中冷水沸騰,再一彈,水溫稍降,然後用此水沏茶。

    就見那茶葉竟然沿著水汽上升,飛到半空又徐徐落下,茶香足足蔓延一里,乃是茶中珍品。

    雷廷榆臉上浮現淺淺的自得之色,道:「的確如此,只是不知是禍是福。」

    宗文雄看了雷廷榆一眼,輕啜一口茶,望著京城方向,道:「雷家即將大興,或許廷榆兄就是第一位雷聖。」

    雷廷榆終於按捺不住,嘴角上揚,口中卻道:「哪裡哪裡……」

    左相府。

    計知白輕敲書房的房門,身為左相柳山最得意的門生,他可隨意出入左相府。

    「知白吧,進來。」柳山的聲音從書房中傳出。

    「恩師,您覺此詞如何?」計知白推門而入。

    柳山淡然一笑,道:「你還是這般急性子。想聽真話?」

    計知白也不多禮,搬了一把椅子在左相對面坐好,正色道:「恩師您小瞧我了,我心中敬佩他的才情,只是不喜他的張揚,更何況,他既然是恩師之敵,便是學生之敵。」

    柳山輕輕頷首,道:「他已經有兩篇傳天下之詞,若能再活二十年,便可獲封虛聖之詞聖,成為前無古人的雙虛聖。若是不出意外,他也有詩聖之資,極可能在封聖前獲得三虛聖之大榮耀。」

    「恩師果然有中正之心,不偏不倚。我十月十五從寧安縣回京城,迎者甚少,遠遠少於歷年的狀元。那日我是記恨方運,不過事後把此事放下。現在只是惋惜,任方運才氣通天,也難在一日三鎮國。」

    「獄中三篇,老夫很期待,突然覺得如此之人,死的太早了,不知日後到了朝堂之上,會是一番怎樣的光景。只怪聖道無情,聖道無情……」柳山望著窗外。

    計知白微笑道:「不出意外,宗聖必然事成,您坐鎮景國,運籌帷幄,功業最大。雜家下一位半聖或許不是您,但第二或第三位半聖,必然有您的一席之地!」

    柳山點點頭,目光漸冷,道:「我為左相之位,壓制文位數年,一旦事成,必可直入大儒,探尋聖道!」

    「待到那日,恩師必將光耀天下!」計知白口中如此說,心中卻明白,柳山雖成左相,但乃是宗聖多年前布下的棋子,得位不正,若不能在成大儒前消弭心病,則終生無望浩然正氣,也就半聖無望。

    柳山把一切都押在宗聖的連蠻之策上,一旦連蠻成功,他便是為人族建立大功業,無愧於心,可成大儒。

    孔城,孔府。

    在登龍台中與方運共抗妖蠻的聖院進士齊聚於此,反覆閱讀《江城子?獄中夢》。

    張知星道:「方運的外號怕是又要升一層,改成方天下?」

    「還是方傳世的好。」

    「真期待他叫『方驚聖』的那一天。」孔德天道。

    「守愚,你說方運能不能在月樹神罰之下存活?」賈德低聲問。

    姬守愚眼中的八卦圖一閃即逝,隨即搖搖頭,輕聲道:「不知。」

    「唉……」

    孔城第一青樓醉花樓中,孔城第一才女蘇小小倚著窗戶,指捏手帕,如泣如訴。

    哭了許久,蘇小小走到桌案上提筆書寫。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蘇小小一遍又一遍寫著,寫一遍哭一遍,哭一遍,寫一遍……

    醉花樓的老鴇聞訊趕來,哭著勸慰,但蘇小小充耳不聞,只是著了魔似的不斷書寫《江城子?獄中夢》。

    老鴇心急如焚。

    聖元大陸才氣至上,十國真正的名妓花女早就脫離賣身的行業,最頂級的花女全都是賣藝不賣身,甚至連半聖世家的子弟也能光明正大迎娶名家花女。

    十國花樓甚至把名家花女分為三等,從低到高分別是女童生、女秀才和女舉人,卻是不敢設女進士。

    如今十國真正的女舉人不過六人,其中一人便是孔城蘇小小。

    蘇小小乃是醉花樓最大的招牌,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贖身,與醉花樓的主人簽訂契約,只要她找到如意郎君,便可隨意離開。

    抄了不知多少遍,蘇小小突然拋下毛筆,筆落墨濺,竟隱隱有刀劍之鳴。

    「方君夢中失玉環,妾身哀之,當布衣荊釵,終生不嫁,以奴侍之!」

    老鴇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蘇小小命人好好救治老鴇,然後撕掉身上的華美衣裙,換上女傭的粗布衣裙,以樹枝當釵梳發,以草木灰塗臉,取了自己積攢多年的私房錢,命人備馬車前往孔府。

    「方君與孔家多人有舊,那裡是尋方君的最好之處。」十八歲少女的眼神前所未有地堅定,只是雙眼依舊紅腫。

    景國京城,方家。

    楊玉環擦乾眼淚,素麵朝天,蓮步輕搖,向門外走去。

    敖煌急忙竄過去,在楊玉環身側道:「嫂子,你這是做什麼?你可千萬不能犯傻啊,你是去見方運還是尋死?方運你是見不到了,尋死萬萬不可!」

    楊玉環邊走邊道:「十年前,妾身被賣於方家,承蒙爹娘不嫌棄,待我如兒女。如今我與方運雖未拜堂,但我早已當他是相公。相公有難,妾身女流之輩不能為他做什麼,唯有敲響皇宮鳴冤鼓,告御狀,為相公討回一個公道!」

    敖煌呆住,原來方運的「十年生死兩茫茫」,也暗指兩人相識十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