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很清楚,眾聖經典遠比任何煉膽詩都更加有效,但前提是要理解眾聖經典的聖道。

    在成為半聖之前,用煉膽詩乃是最好的煉膽之法。聖元大陸煉膽詩文不少,足足有十四首,但都比不上方運之前的《陋室銘》。

    才氣使用過度,才氣會不穩,文膽也一樣。無論過度使用文膽還是錘鍊文膽過久,都會讓文膽的力量透支,在相同時間內,煉膽詩文越好,煉膽的效果越好。

    所以現在半聖之下的讀書人若錘鍊文膽,大都會選擇《陋室銘》。現在有了《石灰吟》,那必然會用兩篇詩文交替而行。

    計知白髮現自從出了方運,自己的人生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好友柳子智死亡,恩師柳山在景國深陷泥潭,連自己這個景國狀元也好像失去了光芒。

    「方運!方運!方運!全景國全天下都在談論這個名字,誰還知道我乃今年的景國狀元!我非世家子弟,擋我文名,就是阻我聖道!只要非親手殺你,我就問心無愧!」

    計知白緩緩抬起頭,目光變得堅定。

    片刻之後,計知白髮現左相柳山面色似乎有些陰沉,低聲問:「恩師,您在擔心方運?」

    「你若了解方運就會發現,他對那些沒有威脅的敵人和喪家之犬從來都是懶得理會,但對威脅到他的人,必然顯現出狠辣的一面!方運奈何不了我,怕是會針對原肅。若我所料不錯,就算他第三篇詩文無法鎮國,最後死在月樹神罰之下,控告他的宗集與司馬合也不會有好下場。」

    「只要恩師無礙,又能阻止方運成虛聖,犧牲一個原肅不算什麼。」計知白道。

    柳山點點頭,繼續望著窗外,只是眼中的陰霾揮之不散。

    「靜等第三篇。」

    虛聖乃是介於大儒和半聖之間的榮譽文位,是舉人族之力「製造」的一種聖位,因為這種聖位的力量遠遠不如真正的聖位,所以被命名為虛聖。

    一旦有人被封為虛聖,那家族會立刻成為豪門世家,會世世代代享受聖院的加賞,虛聖子孫也有一定特權。

    若已經死亡之人被封為虛聖后,他的經歷和力量會被文曲星與天地元氣重塑,化為虛聖意念存在於天地間,後人的戰詩詞等力量若能引發這種力量,便可獲得虛聖意念的加持。

    十國從未加封活人為虛聖,都是死後追謚,沒人知曉活著的虛聖擁有什麼樣的力量,這也是宗家與雷家竭力阻止方運銅像入虛聖園的原因之一。

    虎囚獄,地下牢房。

    刑殿進士謝過方運后,突然發現方運的手在抖,而且額頭濕潤,泛著極淡的水光。

    「方文侯,你莫要心急,小睡片刻吧。先是一首悲情傳天下,后是一首無瑕煉膽詩,損耗遠比普通的傳天下或煉膽詩更大,萬萬不可強行作第三首鎮國詩。否則的話,明天你就算參與進士試,也沒有足夠的精力答題!」

    另一位刑殿進士低聲道:「過幾日,你還有更大的危險,那才是最後的……考驗,萬萬不可為今日三篇鎮國而殫精竭慮。我看,第三篇不如寫一篇極好的鳴州,離鎮國不遠,只要詩文經過傳播,很快就會鎮國,完全可以完成刑殿的要求。」

    方運點點頭,沒有說話。詞聖蘇軾蘇東坡的《江城子》蘊含深切的思念,傷人心神,明代名臣于謙的《石灰吟》則蘊含一個人的意志和精神,都不是普通詩文。只是這種詩文雖然難寫,但從長期看來卻大有益處。

    「我小憩片刻。」方運說完,閉上眼,進入夢鄉,竟然發出輕輕的鼾聲。

    周圍的眾人一動不動,生怕吵到方運。

    荀家。

    荀天凌的出現讓荀家眾人沉默許久,待有人接到傳書誦讀出《石灰吟》后,更是無人敢反駁。

    之前那些沒有指責方運的荀家人二話不說,悶頭默背此詩,檢驗第一首非大儒也能用的無瑕煉膽詩。

    不多時,使用了無瑕煉膽詩的荀家人各個面露喜色,高興商討。

    「此詩果真不一般!我當時攻擊過方運,雖然在天意誦文之下屈服,可仍然對方運有惡意,以至於文膽在那時多出少許污塵。在讀了方運的喚劍詩后,我心悅誠服,只是那些瑕疵難以驅除。方才我不過默誦了一遍《石灰吟》,那時留下的瑕疵就消失了一點點,不出三個月,當日的污塵必然全部消散!」

    「誦完此篇無瑕煉膽詩我才明白,方運又不是聖人,遇到雷九被毒,猶豫乃是人之常情,更何況就算是聖人也要分親疏,也有私念。方運此詩說的一點沒錯,他或許在別的地方不夠完美,但救雷九之事絕對是清白!」

    「至於蒙家控告方運奪凶君遺物更是可笑至極。別人不知曉實情,咱們眾聖世家哪個不曉得?若非方運在,凶君不知道會繼續害多少人族進士!那些東西作為他救人族進士的獎勵都不夠!」

    「我也是荀家主家人,說句難聽的諸位別介意,前幾日我就想明白。方運文壓一州,是不是荀家恥辱?是!但荀家舉人是不是不如方運?是!既然技不如人,那就大大方方承認!荀聖不如孔聖,難道荀聖整天也像那些人一樣去算計孔聖或孔家人嗎?」

    「有些人,無非是有荀家人的驕傲,卻不知荀家的驕傲只屬於荀聖,自身的驕傲要靠自己創造!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天凌叔說的。」

    之前那些敵視方運的人聽到,有的羞愧,有的露出後悔之色,還有人猶豫。

    就在這時,荀家別院傳來荀天凌的舌綻春雷。

    「荀家人什麼時候變成傻子了?方鎮國先送了一首第一煉膽文《陋室銘》,又送了喚劍詩《龍劍詩》,現在又給了咱們一份叫『無瑕煉膽詩』的大禮,收買我都夠了,還收買不了你們?都是能讓我等文戰更強、文位更高的好東西,就算再為了荀家面子,嘴上罵兩句就算了,心裡難道不應該感謝方運然後偷偷學他的詩詞文嗎?蠢啊……」

    許多荀家人忍不住笑起來,荀天凌說的很對,其實很多荀家人都在偷偷學方運的詩文,只不過礙於亞聖世家的顏面不好直說,現在有荀天凌的話,大家的心結也就解開了。

    「嗯,方運的詩文好,我應該向他學習,但以後見面我絕不會給他好臉色看!」一個荀家人綳著臉道。

    「算了吧,若方運見到你叫出你的名字,你保准笑的比小狗都歡快!」

    眾人哄堂大笑。

    但是,一些頑固的荀家人拂袖而走。

    「我就不信沒了他方屠戶,荀家人就必須吃帶毛的豬!」

    一個荀家老人望著這些荀家人,輕輕搖頭,低聲道:「膿包總要擠,污血總要流。只是……以方運的脾氣,第三首可不好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