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方運相熟的人呼啦啦涌過來,以喬居澤為首的學宮學子滿面通紅。

    「我就知你一定能安然出獄!」喬居澤道。

    「宵小之輩怎能是方鎮國的對手!」

    「此事我們斷不會善罷甘休,必然讓原肅那奸賊還清這筆帳。」

    方運面帶微笑,同時臉上浮現淺淺的倦意。

    喬居澤看在眼中,舌綻春雷道:「諸位!方文侯在牢獄多日,身心俱疲,明日還要參與會試,大家不要為難他了,讓他回家好好休息。」

    「自然自然!」眾人紛紛答應著,為方運讓出一條路來。

    方運拱手道:「我雖不知獄外發生了何事,但也能猜到一二,方運在此謝過諸位,我景國讀書人的脊樑,誰也壓不彎!」

    「對!」眾多學子激動地叫起來。

    喬居澤看著方運,目光微動,心中已然明白,方運此刻國運與民心加深,一舉一動都可以牽動景國子民的心,凡是文位低於方運之人,都會不由自主被方運的魅力吸引。

    方運所在,民心所向!

    「走,先上馬車,一起回上舍。」喬居澤帶著方運走上他的馬車,然後拉下窗帘,馬車加速前行,馬蹄聲越來越響。

    「你在獄中如何?」喬居澤關切地問。

    「一切安好,我畢竟是聖前進士,幾日牢獄不算什麼。」方運道。

    喬居澤點點頭,道:「我料也是如此,區區虎囚獄不可能難到你。你的獄中三篇簡直文驚全國,一傳天下兩鎮國,前所未有。」

    「僥倖。」方運沒有絲毫的倨傲之色。

    「自謙的話你就不必說了,當務之急不是宗家等人的阻撓,甚至也不是進士試,哪怕你落第都無所謂,最要緊的是月樹神罰。據妖界傳來的消息,三四天之後,月樹神罰就會積蓄完力量,破界神罰!你可有應對之策?」喬居澤問。

    方運無奈一嘆,輕輕搖頭,眼中充滿了迷茫,還有一絲的不甘心。

    「本來入虛聖園能讓你獲得更多的眾聖相助,諸聖有權動用聖院中的寶物,甚至可能請出最強之物《春秋》書。但你並未正式獲封虛聖,就算孔家提議用《春秋》書救你,宗聖等人也能阻攔。為了阻你成虛聖,他們幾乎動用了一切力量。」

    「嗯,既然在月樹神罰前無法成虛聖,那就不要考慮這個因素,忘掉吧。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自救之法。」

    喬居澤搖搖頭,道:「不可能,只要有一位半聖不同意,其餘眾聖就不能動用聖院寶物。關鍵是,在前一次兩界山大戰之時,九成聖位文寶已經用過一遍,有的力量並未恢復。若是用來救你,那兩界山若再遇大敵,很可能失守。除了兩界山,其餘古地也需要聖位文寶鎮壓防守。否則的話,東聖不至於放棄二十年一次的聖議強行要求眾聖保你。」

    方運問:「聖議怎麼樣了?」

    「東聖生怕宗聖離開聖院后又對你用手段,似是一直在拖延,只要等你開始會試,宗聖無法逼你出來,到那時,聖議大概會有結果。」

    「那結果會如何?」

    喬居澤想了想,道:「聖院里已經有人推測,大概是雙方都妥協。宗聖等人可以不救你,但要出手報復妖蠻。至於其他半聖和世家,必然會助你一臂之力。在你入獄之前,已經有多個世家閉門謝客,齋戒沐浴,正式祭祀先祖,只為在最後能幫到你。你不要以為他們對你入獄不管不顧,他們其實都在為月樹神罰做準備,入獄不值得他們出面搭救。對這些世家來說,無論你是否正式成虛聖,他們都會儘力而為!」

    方運微笑道:「此事我自然知曉,所以我不曾有過怨言。」

    「只是……你要明白,眾聖世家大概會用掉一滴聖血,或發動一次聖位文寶的力量,至於再多的力量,他們沒辦法用出。畢竟那些力量要用來對付妖蠻,要為最後……最後一戰做準備。我人族已無聖人,但妖蠻還有祖帝。」喬居澤的目光無比暗淡。

    「我明白,人族與妖蠻,終究會有一場驚世之戰,勝則存,敗則亡。最終之戰的確遠比我的性命重要。」

    「你能如此豁達便好。若是人族力量無盡,斷不會有這些麻煩,月樹神罰來了抵擋便是。實在是妖蠻太強,那月樹可是妖族第一大帝『亂芒』親手所創,據說祖帝亂芒之力還在孔聖之上,若是沒有人界壁障阻攔,讓完全的月樹神罰降下,後果不堪設想。」

    方運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其實他所知比喬居澤都多,畢竟讀過星妖蠻的藏書,同時有古妖傳承,想到很多自救之法,但就如同自己不能妄談聖道一樣,文位太低,力量不足,根本無法用那些方法。

    成虛聖可以說是最後一根稻草,但卻被宗家、蒙家、司馬家與雷家聯手誣告,導致不能憑藉虛聖的身份獲得聖院更強大的庇護。

    車內陷入沉默。

    喬居澤道:「倒是有一個法子可以……算了,那個法子幾乎不可能,畢竟只剩三四天的時間。仔細想想,月樹神罰已經與你無關,畢竟你自身的力量微不足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參與會試,為最後的時光……抱歉,多餘的話我不說了。」

    「多謝喬兄勸慰,我心中有數。」

    「對了,楊玉環與拙荊廣邀各家夫人,在皇宮門前擊鼓鳴冤,太后已經召見她們。現在她們應該在與太后見面,本來會鬧的不可開交,但你現在已經出獄,事情會緩和許多。據我所知,內閣彈劾刑部左侍郎原肅與左相的奏章已經堆了半個屋子,再加上楊玉環擊鼓鳴冤,不出意外,明日早朝眾官與太后必然對原肅發難。」

    「原肅無足輕重,左相那裡你有沒有聽說什麼?」方運問。

    「哦?柳山那裡有事發生?」喬居澤疑惑不解。

    方運點頭道:「我以《竹石》為引,牽動國運與民心攻擊他,此刻他定然不好受。」

    「啊?你……你一個進士以國運和民心攻擊大學士?你……你沒傷著?」喬居澤大驚。

    「你看我像有傷的樣子嗎?」

    喬居澤隨即拊掌大笑:「你若無傷,定然是左相文膽有傷!好,那老奸賊一定有苦難言!我定會把此事散播出去,逼得他不敢上朝,若他文膽有傷還敢上朝,那些官員有一百個法子讓他傷上加傷。只要他不在廟堂,其餘大臣就可徐徐圖之,趁機剪除他的羽翼!景國,還得靠你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