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就在他不熟悉天樹的時候殺了他!誰先動手?」

    「貓捉老鼠的時候自然要好好戲弄一番,我們一百多妖蠻面對一個人族,難道不應該好好玩玩嗎?」一個貓妖帥笑道。

    一旁的鼠蠻人白了貓妖一眼。

    「呦,這個人族還真傻啊,一點不怕,還低頭看!」

    「沒事沒事,等他看夠,讓他知道咱們妖蠻的手段!」

    方運低頭掃了一眼自己的身體,四肢俱全,皮膚比原本白皙的多,看來是新的身體,不過除了下半身有東西擋著,其他地方不著寸縷。

    方運知道,第一次進入天樹第二層,人族身上都會有短褲,可自己腰間的不是普通的布短褲,而是一片片白色玉片組成的短褲,白色玉片上有一些灰色的奇特花紋,好像蘊含亘古的蒼涼,彷彿是從億萬年的遺址中挖掘出來的神物。

    幾乎在看到這玉片短褲的一剎那,方運就想起那個埋葬在登龍台中的帝洛。

    帝洛外形只是高一點的人,身披極為華貴美麗的銀色玉甲,只是他玉甲甲片的花紋非常複雜,方運看一眼就眩暈,不過這玉甲短褲上的花紋則相對簡單。

    大敵當前,方運沒有想太多,緩緩後退,再一次掃視周圍。

    這裡的巨大樹葉也分層,上面的天空被綠色的樹葉擋住,四周的樹葉高高低低,只能從樹葉縫隙中看到一根根和山峰一樣粗細的枝幹,自己所在的這片十里樹葉上,只有前方一百餘妖蠻,其餘地方空空如也。

    方運試著調動才氣,發現自己的文宮竟然也被送入天樹,只是這具身體似乎和本體有所區別。

    方運輕輕握了握拳,感覺此刻的身體強度至少是原本的十倍!

    「呼……」方運輕輕鬆了口氣,自己的情況和書中所說一樣,除了短褲不同,身體強點,其他都很正常。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的相貌也會出現細微的變化。

    方運伸出手指,以指代筆,凌空書寫《白馬豪俠篇》。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

    就見方運體內的才氣引動周圍的天地元氣,在指下形成一個個黑色的字,和在紙上書寫一模一樣。

    只是沒有各種寶光。

    方運並沒有用奮筆疾書,只是驗證天樹的環境,這裡果然不用筆墨也能紙上談兵,只是也無法獲得聖頁、文寶筆或墨汁等力量的加持。

    前方的數百妖蠻帥絲毫不在乎方運的戰詩,笑嘻嘻地開始進行包圍。

    「人族戰詩的力量在天樹最多只有六七成,不用怕!別讓這個人族小子跑了,先把他包圍起來!」

    「他可能是真傻,看到咱們竟然不跑!」

    「象瀧聖子,您說怎麼辦?」一頭狐妖帥笑著望向眾妖帥中地位最高的象瀧。

    象瀧不屑地看了看方運,一甩鼻子,轉身遠離,邊走邊道:「一個人奴有什麼好玩的,我不知道殺了幾百幾千。前面的樹液泉眼即將出世,這一層的所有妖蠻大都會過去,人族的廢物們大概只會在遠處觀戰,等待最後獲取一絲天樹氣息。你們先玩,記得跟上我,那個樹液泉眼應該很大,咱們離得不遠,最後都有份。」

    「嘿嘿,那您先走,我們先玩玩這個人族進士!我之前就被一個孔家的人族進士殺過,連身體都被毀壞,今天一定要報大仇!」

    那象瀧也不管其餘妖蠻,近兩丈高的身軀緩緩向前行走,踩在巨葉地面上不斷發出悶響。

    方運寫完《白馬豪俠篇》,一個騎著白馬的人族豪俠出現在方運身側,這將軍身上的鎧甲只是尋常的鐵甲,但鐵甲上也有一些奇異的花紋,風格和帝族花紋一樣,只是比方運玉甲短褲上的花紋更加簡單。

    方運越發好奇,因為他發現自己哪怕沒有文寶筆、墨汁等力量,這首戰詩的力量也很強,遠遠超出原本預計的範疇。

    「這小子很鎮定嘛。」一頭熊妖帥直立著身體,慢慢悠悠走向方運,其餘妖蠻除了圍向方運,沒有一個進攻,反而都在起鬨。

    「狗熊,你小心點,別被人族耍了。」一頭猴妖帥道。

    「哈哈哈,老熊,別丟我們的狗臉。」一頭犬妖帥笑道。

    「比豬還笨,有你好果子吃。」一頭跟那熊妖帥有矛盾的豬蠻人哼哼著。

    熊妖帥被眾妖蠻說的有些不高興,由直立變為四肢著地,慢慢小跑向方運,同時張開大嘴嘶吼一聲。

    方運與妖蠻對戰不多,但看的書多,這熊妖看似憨厚,實則和獅虎一樣兇殘,很多時候同妖位的獅虎都奈何不了熊妖,因為熊妖看似笨拙的身體蘊含著不相稱的靈活與速度。

    方運一指熊妖,道:「你去試試。」

    那半透明的白馬豪俠收起弓箭,左手劍,右手長槍,一夾馬肚,猛地沖了過去。

    在白馬豪俠衝鋒的一瞬間,許多妖蠻露出疑惑之色,哪怕是戰詩生靈也應該遵循最基本的東西,比如騎兵需要一定的助跑,可這白馬豪俠竟然在一瞬間就把速度提升到極致,這是只有妖王才能有的天賦。

    雙方相隔不過五丈,不過一眨眼的工夫,白馬豪俠就與熊妖帥相遇。

    熊妖帥揮動巨爪拍向白馬豪俠,身後浮現一隻熊頭祖靈。

    噗……

    熊妖帥的頭顱飛出,眼中還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所有妖蠻清晰地看到,在最後一瞬間,白馬豪俠的速度突然暴增一倍,不等熊妖帥反應過來,一槍捅穿熊妖帥的胸口,隨後一劍斬下熊頭。

    白馬豪俠很快回身,站在方運身邊一動不動,面甲中的兩道縫隙中,目光格外專註。

    在熊頭死亡的一瞬間,方運短褲中的一片玉片閃過淡淡的光芒。

    「這……這是怎麼回事?」一頭猿妖帥糊塗了。

    「一首進士戰詩怎會如此強?就算翰林的進士戰詩也做不到啊。」狐妖帥糊塗了。

    「為防夜長夢多,一起動手吧?」

    「不玩玩了?」

    「我感覺他不是傻,他好像是一點都不在乎咱們,在他眼裡,一百多妖帥蠻帥好像和一百個妖兵沒有區別。」猿妖帥疑惑地說著。

    「裝腔作勢的人奴,你們別動,我來!」一頭虎妖帥如同被觸犯了身為王者的尊嚴,盯著方運沖了過去。

    方運看向猿妖帥,微笑道:「你這個小妖很聰明,就留下你吧。至於其他妖蠻……嗯,這裡的環境我差不多適應,就不再試了。」

    方運說完,以指代筆凌空書寫藏鋒詩《送常東雲赴邊關》

    「邊烽警榆塞,進士過寧安。柳葉開銀鏑,落花照玉鞍。滿月臨弓影,連星入劍端。不學燕丹客,空歌易水寒!」

    這一次,他動用了奮筆疾書,一息書寫八句詩成。

    一道微光飛入他的眉心,附著在真龍古劍之上。

    方運張開口,一道凍絕萬物的寒意瞬間掃過全場。

    沖向方運的虎妖帥本能地停下。

    正在遠離的聖子象瀧快速轉身。

    圍向方運的過百妖蠻下意識向後退去。

    「一息詩成!」一頭鼠妖帥發出刺耳的尖叫。

    「人族不是只有方運才能一息詩成嗎?方運怎可能進入天樹?他不是快要被神罰劈死了嗎?」

    「不對,他的力量好可怕!」

    在妖蠻的尖叫聲中,金色的真龍古劍自方運口中飛出。

    古劍飛空,發出一聲聲的破空聲,最後連響五聲,達到五倍音速。

    在見到真龍古劍表面那真龍影子的時候,妖蠻們齊齊變色,在聽到才氣劍音響到第三鳴的時候,它們還是變色,之後他們彷彿什麼都不會,只會變臉。

    「去吧。」方運說完,就見五鳴的真龍古劍以妖蠻們根本無法躲避的速度展開了屠殺。

    一劍洞穿虎妖的額頭,下一劍切下狼妖的頭顱,再下一劍刺穿狐妖的心臟……

    真龍古劍是一個一個殺妖,但在別人眼裡,妖蠻是十個十個的死,是成片成片倒地。

    在場的上百妖蠻無一可讓真龍古劍破損或減慢,因為真龍古劍的才氣劍音是龍鱗,有著所有才氣古劍中最強大的防禦力,讓才氣古劍的唯一弱點消失。

    五鳴的才氣古劍,一息可飛行三里。

    過百妖蠻相距很近。

    不過是一個人急促呼吸一次所用的時間,所有的妖蠻都已經倒在地上,除了方運說要放過的猿妖帥,還有那頭走遠正回頭的聖子象瀧。

    猿妖帥與象瀧獃獃地望著停在半空中的真龍古劍,然後又望向方運。

    象瀧一邊後退一邊驚恐地道:「這裡只是天樹第二層,這位人族大學士,您不能亂來!這裡是進士該來的地方,您……走錯地方了!」

    堂堂象族聖子徹底失去了鬥志。

    猿妖帥用力點頭。

    方運面帶微笑道:「初到天樹二層,請多指教。另外,我不是大學士,是進士。嗯,你也死吧。」

    才氣古劍帶著刺耳的破空爆鳴聲,直刺象瀧。

    猿妖帥突然指著方運大叫:「我知道了!你是方運!是人族第一天才!是大儒獵殺榜上的進士!」

    象瀧發出長長的嘶鳴,要凝聚全身的力量攻擊真龍古劍,希望可以拚命一搏。

    但是,在他凝聚完力量之前,方運的劍已經洞穿他的額頭。

    連古蛟侯都擋不住這一劍。

    象瀧龐大的身軀倒下,震的巨大的樹葉輕顫。

    猿妖帥身體輕輕顫抖,猶如看著滅世妖王一樣看著方運。

    方運一臉平淡。

    玉甲短褲光芒連閃。
最近更新小說